《木兰奇女传》第27回 天禄焚香祝神明 丧吾悬书试门人


却说朱天禄自木兰出征之后,心中忧闷,病热转加。幸妻子杨氏善言劝解,尽心调理,过了一年有余。正值三春之候,梦至北番地界,与木兰巡探番营。见营中旗幡招展,刀枪乱动,抢出一将,十分凶恶,飞马赶来。大叫道:“贼将休走!”天禄恐伤了木兰,挺身上前,大战三十余合。营中又抢出三将,拍马追来。天禄见势不好,勒马而逃。转过山坡,被伏路小军上前围住,后面番将追至,捉下马来,绑见突厥。突厥道:“且不要杀他,放在太阳之下,晒他一晒,渴死此贼。”谁知烈日如火,又渴又饿,浑身汗出如水。又见突厥出来骂道:“大胆的贼将,窥我营盘,自来送死!”手执马鞭向头上打来。猛然惊醒,是南柯一梦。果然周身汗出,湿透被褥。急唤醒杨氏,以梦告之。杨氏道:“此相公心梦也。然太阳照身,当作吉解。”天禄自此气血周流,筋骨活动,不上一月,精神如旧。

天禄即差人请丧吾和尚、醉月长老、香元禅师、慧参尼僧、铁冠道人、杨延臣、谌于飞、陈荣衮、叶同观九位贤人,如期而至,皆与天禄作贺。天禄道:“晚生染病二年,不药而愈。欲往木兰山谢神,更求诸位贤辈联名具疏,为晚生求嗣。”众皆大喜,斋戒三日,备了香烛,同到木兰山而来。排开祭礼,天禄同九贤罗拜。焚疏化帛毕,十人盘膝而坐,众人四下巡酒。丧吾道:“贤侄此回,必定熊罴入梦,麟趾呈祥。”遂举觞称贺,众人亦皆向天禄庆祝。天禄又酬醉一回,齐缓缓而回。次年果生一子,名曰金兰。时天禄年已五十五岁矣,杨氏年四十六岁。

光阴易过,日月如梭,金兰年已九岁。一日,杨氏对天禄道:“昨夜梦杜鹃并翼而啼,恐非吉兆。”天禄曰:“杜鹃所啼者,布谷也。布者,施也,谷者,善也。言我夫妇所施皆善,必有余庆。”金兰曰:“父亲所言极是,以儿思之,吾姐今日必回。”天禄愕然曰:“子何以言之?”金兰曰:“杜鹃亦名子规,规者,回也。儿是以知之。”

再说朱木兰见了天子,即上表省亲。太宗见他童年出征,准其所奏。木兰命众将保花阿珍登车后行,分付小心伺候,自己骑上翼孝明驼。此驼一日行三千里,不上数日,到了家乡。天禄手挽金兰,正在门首观看,父子相见,悲喜交集。木兰叩头起来,抱着兄弟,步入内室,见了母亲,慢慢的诉说出征始未,于今天子赐爵封侯,官拜兵部左侍郎之职。天禄大喜,命众人忙排香案,叩谢天地,又设酒相贺。朱明妻子尹氏,见丈夫未回,啼哭起来。木兰慰之曰:“嫂嫂何太拙也。兄长现任界牌关总兵,况有家书为证,不日就有京报下来,并皇上诰命,难道也是假的?我纵说谎你,难道也谎我父母?即或兄长阵亡,我亦无独回之理。”尹氏听了,勉强入席而坐,终流泪不止。只待朱明差人接夫人到任,方才不疑。木兰亲送五十余里,挥泪而别。此是后话不表。

再说木兰回家数日,问及父母,方知叶同观、杨廷臣、陈荣衮、慧参尼僧、醉月长老皆羽化升仙,即告知父母,来大悟山参见丧吾和尚。不料丧吾前知,接至半山而来。木兰就道旁叩头,丧吾指明驼言曰:“将军今不出征,留此驼无用,送老僧罢。”木兰曰:“祖公既要此物,晚生敢不相送。”丧吾双手捧驼头大喝道:“记性尚在否?”那明驼将头点了三下。丧吾吟云:

见机不早有谁怜,空抱明珠向暗投。
解脱从前人我相,身归净土乐优游。

驼儿听了丧吾之言,又将头点了三点,丧吾命徒弟牵入后院去了。丧吾同木兰步入方丈,木兰将靖松之书呈上。丧吾将书子拆开封筒,伸指向封筒内一探,竟无片纸只字在内。丧吾将书挂在方丈门外,晓谕众僧道:

五台山白云庵靖松道人,千里寄书,问候老僧。老僧启书看之,内中渺无一字。尔等僧众,有能会其意者,老僧即让方丈,将本寺衣钵付你执掌。众僧自不敢争论。

方丈丧吾示。

这告示一出,寺中僧众一百多人,都猜疑不定。有两个入方文禀曰:“道家戒荤不戒酒,莫非这道人年纪老大,醉后修书,将书信未曾放在封内?我若猜着了,这个方丈让我做几年。”丧吾道:“胡说!”那两个和尚光着两眼,看着丧吾,见丧吾不理,不敢做声,退出方丈去了。又一个和尚进来禀曰:“五台山离镇市甚远,朱将军又急欲回,买纸不及,只在封筒上写个拜上拜上。内中虽然无信,外面之字也就可以拆得。”丧吾曰:“一发胡说!”又有一个进来说道:“必是朱将军在路上拆书盗看遗失了,也是有之。”丧吾将头摇了一摇,对木兰说道:“佛家尽是伶俐子,道家那有糊涂仙?我寺中僧徒虽多,今日看来,谁是佛家种子?将军素明禅机,可达靖松之意否?”木兰曰:“弟子素蒙祖公诣教,靖松之意虽不能尽知,亦可识其大意。”即提笔书云:

道有何物,惟集于虚。
外实内空,不与物具。
往来开阖,信在中处。
视之若有,探之则无。
妄中有真,心言意语。
理妙难书,空空如如。

木兰写罢,双手送于丧吾。丧吾看罢曰:“靖松叫我如是如是。”即将木兰之言,遍示诸生。有两个愚和尚见了,私说道:“朱将军在路上偷看了来,却又在我师傅面前卖乖。可恶!可恶!”要知后事,下文分解。


分类:南北朝历史 书名:木兰奇女传 作者:佚名 前页  目录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