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09.毛刘周朱任看好关东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是走向国内和平,还是走向内战,是建立一个新型的民主国家,还是重走蒋介石专制主义制度的老路,这是摆在中国人民面前的两种命运和两种前途。

在这两种命运、两种前途的大决战中,东北地区以其优越的经济条件、重要的地理位置,以及突出的军事、政治价值,成为美。苏两国十分关注的热点中的热点和国共两党极力争夺的战略区域。如果国民党占领这一地区,那它就能利用东北雄厚的工业基础,同华东、华中相配合,南北夹击中共及其解放区。反之,如果中共控制东北,就可以形成背靠苏、蒙、朝的战略基地,根本改变长期以来被国民党四面包围的状态。

东北,包括现在的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和内蒙古东部、河北省承德地区,总面积130 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国总面积的9.2 %,人口3800余万。这里幅员辽阔,土地肥沃,资源丰富,工业发达,交通便利,是中国现代化较早启动、现代化工业较早建立和较为发达的地区。

东北物产十分丰富,在大山和黑土之下,闪耀着各种瑰丽色彩的数十种矿藏,其储量之丰富,有的是中国之最,有的为世界之首。据1944年矿产储量调查统计,当时的东北拥有铁38亿吨,煤228 亿吨,铜132 万吨,铅、锌113 万吨。据1943年统计,煤产量2532万吨,占全国煤产量的49.5%;安全发电能力107 万千瓦,占全国的78.2%;水泥产量150 万吨,占全国产量的66%。这在旧中国工业中是个不小的数字。

东北是全国主要产粮区,清一色黑钙土的松辽平原,是中国最大的粮食产地。

在关东这片肥沃的黑土地上,可耕地面积3273万余公顷,年产将近2000万吨粮谷。

盛产大豆、高粱、玉米、小麦。其中大豆产量占当时世界产量60%以上。

东北的长白山和大、小兴安岭的森林面积为2615万公顷,木材总蓄积量30多亿立方米,占全国的1 /3 ,木质优良,是造船、架桥、建筑、军用的优质材料。

东北的铁路、公路运输较为发达。当时铁路有1.4 万公里,占全国铁路全长1 /2 以上;公路有10.8万公里,几乎占全国公路的50%。

东北南临黄海、渤海,港湾众多,有大连、旅顺、安东(今丹东)、营口、葫芦岛等优良港口。还有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辽河及其支流,河流交织、航运贯通。关东的经济,在全国的经济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从地理环境和战略位置看,关东的北面是苏联。西与蒙古人民共和国接壤,东南和朝鲜为邻,南面的辽东半岛同山东半岛的胶东解放区隔海相望,西南与冀热辽解放区毗连。如果共产党控制关东,就将打破国民党军长期对关内各革命根据地四面包围的局面,使之有一个巩固的战略基地,一个革命的总根据地,以支持关内各解放区的斗争,加速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进程。相反,如果东北地区为国民党所占据,关内各解放区就会处于国民党军南北夹击的不利的战略态势之中。所以,抗战胜利后的关东立刻成为国共两党争夺的重点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的眼光显然要比自命正统的蒋介石要高明得多,社会整合能力也较这位“委员长”强得多。他们最先看到了东北地区背靠强大的苏联,西邻蒙古人民共和国,东联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南与冀热辽、华北根据地连成一片,是理想的战略大后方和总根据地这一步带有全局意义的好棋。因此如考察中共中央抗战后期诸多决策,就可以发现进军东北不是中共中央的临时决定,而是毛泽东等政治局成员向往已久的设想。

中国共产党在抗战中后期,就已考虑从日本侵略者手中收复东北的问题。1942年7 月毛泽东和刘少奇曾在电报中探讨过在战后为争取同国民党合作建国,把八路军、新四军集中到东三省的问题。

1944年9 月1 日,刚刚担任中央城市工作委员会主任的刘少奇,提出:“成立城市工作部……现在主要准备一批干部做满洲工作。”

同年11月,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六届七中全会主席团会议上曾说过:中国的国土蒋介石丢到哪里,我们就到哪里。还要准备几千干部到满洲去。

1945年4 月,在苏日中立条约终止后不久,身在酉北高原的毛泽东则更加关注东北这块战略要地了。为此,他在批转给晋察冀分局的一项指示中说:苏联终止苏日中立条约表明,苏日战争爆发已经为期不远,远东形势已发生重大变化,今后配合盟军作战,将主要配合苏联。现在即加紧进行主力军、地方军的训练与扩大,以便能抽出若干主力,用于开辟东北。

1945年4 月召开的中共“七大”会议上,毛泽东在其所作的政治报告中指出:“在沦陷区中,东北四省沦陷最久,又是日本侵略者的产业中心和屯兵要地,我们应当加紧那里的地下工作。对于流亡到关内的东北人民,应当加紧团结他们。准备收复失地。”

5 月,毛泽东在七大会议上又一次指出:“如果东北能在我们领导之下,我看这就可以说我们的胜利有了基础,也就是说决定了我们的胜利。现在我们这样一点根据地,被敌人割得相当分散,各个根据地都是不巩固的,也没有工业,有灭亡的危险。所以我们也要争城市,要争那么一块整个的地方。我们要有包括东北在内的一块整个的根据地。这就全国范围来说,就是胜利有了基础,有了巩固的基础。”

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还提出:“要准备20到25个旅,15万到20万人,脱离军区,将来开到东北去……东北四省极重要,有可能在我们的领导下。有了东北四省我们即有了胜利的基础。”

6 月9 日,在七大会议选举中央委员会时,毛泽东再度谈到东北,指出:“东北是很重要的,从我们党的发展,从中国革命的最近将来的前途看,东北是特别重要的。只要我们有了东北,中国革命就有了巩固的基础。现在我们的基础是不巩固的,因为我们根据地在经济上还是手工业的,没有大工业,没有重工业,在地域上也没有连成一片。”

此后的6 月11日,毛泽东在(关于选举候补中央委员问题的报告)中又进一步强调指出:“东北是很重要的,从我们党,从中国革命的最近及将来的前途看,东北是特别重要的。如果我们把现有的一切根据地都丢了,只要我们有了东北,中国革命就有了巩固的基础。当然,其他根据地没有丢,我们又有了东北,中国革命的基础就更好更巩固了。”

毛泽东还指出,如果东北四省被我党我军占领,中国革命不但有巩固的后方,而且将使平津的国民党军队处于我四面包围之中。相反,如果东北落人国民党手中,就将使我敌后根据地陷人蒋介石的四面包围之中。

1945年8 月,当中国抗日战争进入大反攻阶段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任弼时在26日的政治局会议上也曾指出:“我看我们控制东北将是远东和平的保障。掌握东北是极重要的问题。掌握了可将革命提早若干年,掌握不了可使革命迟延若干年。东北可说是决定中国革命之命运的,所以掌握东北是首要问题,别的地方丢一点也没有什么。”

中共中央领导人的这些具有远见卓识的预见,集中反映了中国共产党对东北战略地位的认识,成为中共中央确定战略方针,把战略发展的重点指向东北的根本依据。正是在这一战略思想指导下,随着东北很快光复,中共迅即布置军事力量以最快速度抢进东北和热河地区,好比棋手对弈,刚一交手,棋艺高超的共产党人已先胜一着。

急剧变化了的国内外政治格局,使东北成为不仅是中国,而且是国际两大政治势力争夺、角斗的一个焦点;也使中国共产党人挺进东北,把东北变成夺取全国的战略基地的理想变为可能。

朝气蓬勃地创造历史的共产党人,以铁的纪律、意志和信念,把种种可能化作现实。

日本宣告投降时,国民党400 万军队的主力远在西南、西北大后方;而中共领导的130 余万八路军、新四军及220 余万民兵,则遍布于同东北海上联系和陆地接壤的华东、华北广大地区。不仅如此,中共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早已在东北生根,有很好的群众基础。抗战胜利后的形势,极有利于中共向东北的发展。鉴于上述有利形势和东北的战略地位,中共中央审时度势,确立了迅速发展东北的方针。

毛泽东确实看好了关东,还在8 月10日他就电示山东罗荣桓、黎玉等,令关东子弟兵“万毅部东北军人数、战斗力与干部配备状况请查明,即告并待命调动”。

苏联出兵东北第三天,中共中央就向各中央局、中央分局发出准备进占城市和交通要道的指示。第三天,朱德一口气发出七号命令。

与关东直接有关的第二号命令指出:为了配合苏联红军进入中国境内作战,并准备接受日满伪军投降,我命令:(一)原东北军吕正操所部由山西、绥远现地,向察哈尔、热河进发。

(二)原东北军张学思所部由河北、察哈尔现地,向热河、辽宁进发。

(三)原东北军万毅所部由山东、河北现地,向辽宁进发。

(四)现在河北、热河、辽宁边境之李运昌所部,即日向辽宁、吉林进发。

总司令朱德1943年8 月11日8 时同日,中共中央又做出新的指示:晋绥分局晋察冀分局山东分局:本日延安广播总部命令第二号系为对外宣传,抢先取得国内外公开地位而发,除李运昌部队外,并非要吕、张、万等部马上开往东北四省,而应依中央的指示,动员全军执行当前任务勿懈。惟山东万毅部,应准备待命出发。

中央1945年8 月11日毛泽东及其中共中央核心层的领袖们眼睛盯住了整个大东北。然而消息传来,苏联8 月14日与国民党政府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以及《关于大连之协定》《关于旅顺口之协定》《关于中国长春铁路之协定》,两国政府还互换了关于中国政府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的照会。这些条约和协定,保证了苏联在中国东北的特殊权益。作为交换条件,苏联政府承认国民党政府是中国惟一合法政府,并确认在东北“一俟收复区任何地方停止为直接军事行动之地带时,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好担负管理公务之全权”,准备把占领的沈阳、长春、哈尔滨三大城市及长春铁路干线交给国民党。苏联的此种以己利益为中心的对华政策条文犹如一盆凉水泼到了中共领袖们头上。仅从条文上理解,形势对中共很不利。决定变不变?东北还去不去?

久经腥风血雨斗争考验而又经验丰富的中共领袖们认准了大东北这块宝地,几乎没有丝毫的动摇,不管你“老大哥”如何态度(此间斯大林与毛泽东和中共中央一直未直接联系,中共对苏联的态度一时不十分清楚)。

为了关东,中共中央动员了全党和全国各个解放区的力量。

8 月17日,政治局委员、中央候补书记彭真代表中共中央书记处致电晋察冀晋绥分局和太行太岳区党委,指出:“你处所有东北籍及曾在东北工作过之干部,凡可能调出者,望立即集中待命;其工作不能立即离开者亦望即找人接替,准备第二批集中待命。”

8 月18日,毛泽东致电罗荣桓、黎玉,做出具体部署:万毅支队即调东北,经河北至热河边境待命。该支队现有2500人,汰去老弱及开小差者外,能有1500人到达目的地即好。东北干部凡能调动者,尽可能调至万部。万电台与军委联络。

为适时发展东北,中共中央继电令冀热辽军区和山东军区万毅部率先北上之后,由毛泽东拟稿,以中央军委名义电示各地布置挺进关东事宜。毛泽东指出:红军占领东北,国民党力图争夺东北。我方除李运昌率三个大团深入辽宁,冀东、冀察两区各有一部深入热河之外,中央决定从山东调两个团(万毅支队在内),冀鲁豫调一个团,冀中调一个团,共四个团,归万毅率领开赴东三省。山东之两团,限在10天内准备完毕,即行出发,经河北会合冀鲁豫及冀中之两团,开至热河边境待命。

……另有陕甘宁边区配备一个团,晋绥军区配备三个团,中央配备一个干部团,共五个团,由吕正操、林枫率领开赴东三省。

依地理位置而言,从山东进入东北最为便利,故毛泽东对于八路军山东军区出人出枪进入关东寄予的希望和托付也最大。

8 月22日,毛泽东发出关于派人打人满洲开展地方工作给山东分局的指示,要求:……为迅速争取满洲起见,分局应即抽调大批干部在红军占领旅顺大连之后,穿便衣到满洲去,进入建立地方党、地方政权,发动与组织群众,……如果红军能允许山东八路军部队进入满洲(先去交涉)肃清散敌与汉奸,则应从山东抽调部队用东北义勇军名义进入满洲。

毛泽东不仅战略眼光过人,而且十分善于集中政治局请成员的智慧。8 月26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指出:陇海路以北迄外蒙一定要由我们占优势。

东北行政大员由国民党派,我们去干部,一定有文章可做。如果这些还不行,那么城下就不盟,准备坐班房。如果是软禁,那倒不怕,正是要在那里办点事。红军不入关,美军不登陆,形势上是中国自己解决问题,实际是三国过问。三国都不愿意中国内战,国际压力是不利于蒋的独裁的。根据政治局扩大会议精神,中共中央决定先派千余名干部在林枫率领下去东北;万毅(原系东北军将领)等所率部队仍需在热河待命,可去东北则去,不可去则在热河发展,以造成强大的热河根据地。

8 月26日,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致各中央局、各区党委的电报中又以正式文电的形式强调了以上思想,该电文指出:东北四省为中苏条约规定范围,行政权在国民党手里,我党能否派军队去活动,现在还不能断定。但是派干部去工作没有问题。

但时隔3 天后,具有远见卓识的毛泽东及其他中共中央领袖们就已经作出了对形势的进一步判断,并消除原先只能派干部暂不能派部队的顾虑,而大胆地向关东派遣部队了。

8 月28日,朱德在延安为即将去东北开辟工作的干部作报告时就重申了中共中央的决心。朱德说:我们要积极向东北发展,东北大有文章可作。蒋介石的部队大部分在南方,到东北要走半年。即使他到了东北,顶多是他占城市,我们占乡村。

有同志这几天看到苏联和蒋介石订了条约,有些灰心。过去以为苏联会大大帮我们一手,现在失望了。这是因为过去希望过奢。但是要知道虽然有个条约,东北的工作还大得很。苏联三个月撤兵,中国要归中国人自己管,东北要归东北人管,我们当然可以管,条约上没有规定不要我们去,不要我们管。现在要派五万部队插过去,再派万把干部,将来还要去。这是很长远,很巩固的路。

朱德的上述讲话,是在毛泽东赴重庆谈判后讲的,代表了中共中央领袖们的一致意见。刘少奇在这次会议上也指出:东北“我们决定还是派军队去,能走路的先走,能快走的先到,到了热河边境瞪着眼睛望一望,能进去就进去,以后再抽些队伍抽些干部去东北,抽八万去。一切要看情况,有空子就钻,铁路不能走就走公路。

大路不能走就走小路。日本人垮了,满洲皇帝博仪捉到了,苏联红军走了,国民党还没有去,你们要赶快去抢“。

当然必须承认此时中共中央对于东北究竟能否进入,以及怎样进入尚未有很大的把握,但并未停止发展东北的部署。

8 月29日,代理中共中央主席的刘少奇以中共中央名义向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山东分局发出指示。指出:由于中苏条约明确规定所有中国籍人员,不论军民均归中国管辖,苏联不干涉中国内政。如此,我党我军在东三省之各活动,只要它不直接影响苏联在外交条约上的义务,苏联将会采取放任的态度并寄予最大之同情,同时国民党在东三省与热、察又无基础,国民党派军队去尚有困难,现在道路还不通,苏联红军将于三个月内全部撤退,这样我党还有很好的机会争取东三省和热。察。

要求晋察冀和山东准备派到东三省的干部和部队,应迅速出发。还指出:晋察冀与山东应派得力干部带电台到苏联红军后方了解情况,随时报告。中共中央在给各地的电示中还要求“山东干部与部队,如能由海道进入东三省活动,则越快越好。”

该电示中还要求晋察冀解放区、山东解放区进军东北的部队和干部应迅速出发,“但要用东北地方军和义勇军的名义,非正式进入东北,不要声张,不要发表消息……不要勉强与红军作正式接洽与联络……”这说明,中共中央虽然早已有争取东北的预案,但由于对东北的情况不大了解,又考虑到条约的限制和不明苏军的态度,因此尚未最后定下派大部队前去争取东北的战略决心。但是,随着形势的变化,中央对于东北的了解越来越清楚,对于争取东北的决心也越来越大了。解越来越清楚,对于争取东北的决心也越来越大了。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和战之间 作者:田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