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12.密使延安汇报


尽管此时具有远见卓识并且棋高一着的毛泽东等中共领袖大胆作出了一系列经营东北的举措,但东北和苏联政府及红军的实际情况究竟怎样?苏军对于中共进入东北后究竟持什么态度?已在重庆的毛泽东和周恩来以及在延安主持中共中央工作的刘少奇、朱德、任弼时等中共中央领导人并不十分清楚,因此亟待进一步获取上述方面的新的情报。

为了了解东北情况,此时中共胶东区党委即已派日其恩、邹大鹏率领一个连100余人带电台渡海到辽东半岛进行战略侦察,于8 月30日攻占庄河县城,发现当时苏军只占领少数大中城市,广大乡村和中小城镇均未占领。吕、邹立即将这些情况报告山东军区并转报给中共中央。

但是仅仅靠上述情报仍解决不了问题,中共中央对部署大规模行动仍有顾虑。

9 月11日,先期到达东北大连同苏联红军取得非正式联络的中共胶东区党委的吕易来电,报告他们到达东北后的情形。尽管苏方并没有允诺中共领导的军队进入东北的大城市和要道,但具有过人眼光的刘少奇仍决定加大进军力度。他当天向毛泽东报告说:胶东区党委派吕易率一排武装乘汽船到大连与红军联系,现已返回,红军某少将与之非正式接头。据称我在乡村活动,红军不加干涉,在大城市组织非武装之团体亦可。现红军只控制大城市及要道,乡村及内地小城市相当混乱,伪组织有的等待交待,有的畏罪逃跑,有的小城市被土匪占领,群众情绪极高,自动殴打日人,并有自发组织。我在东北之抗日同盟会员,有大作用及活动。我一排武装在大连登陆后,一经号召便有数百人参加工作。从胶东去东北,水路甚便。亦甚安全,部队过海船只亦不成问题。胶东已决定派两个营及百余于部即去东北。我们根据上述情况,已电山东抽调四个师十二个团共二万五千至三万人,由萧华率领即日分散进入东北;并已电华北各地去东北干部即日集中起程。

为适应这一部署,刘少奇向毛泽东建议派一个“有名的军事指挥员”和一名“最高负责人到东北去领导。”

经过几次电报来往磋商,9 月13日,中共中央和刘少奇初步拟议彭真、康生和程子华前去东北,“组织东北中央局,以彭为书记,以便迅速开展东北工作”。当天深夜,毛泽东和周恩来复电同意。至此,中共中央的工作重心在相当程度上转向了东北。

是时由于中共抗日军队进入沈阳并接收一些城市的活动,引起了国民党政府的恐慌和美、英等国的关注。国民党政府强烈指责苏联政府违反中苏条约规定,并再三提出抗议,美国和英国则在外交上不断向苏联施加压力。在紧迫而又关键的复杂形势下,驻东北的苏军远东总司令华西列夫斯基元帅经请示苏共中央,决定派代表赴延安与中共中央取得联系,这就顺应了中共中央控制东北和掌握东北所急需情报的需要。

9 月14日,先期进入东北收复山海关和锦州等地后迅速自行进入沈阳的八路军冀热辽军区第16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经冀热辽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李运昌的批准,陪同苏军驻东北的马林诺夫斯基元帅的全权代表苏军上校卫斯别夫(中共中央文电中译成贝鲁罗索夫中校)以及苏军中校副官谢德明,乘苏军运输机从沈阳直飞延安。

14日上午,卫斯别夫、曾克林一行飞抵延安。飞机在延安东关机场着落后,受到了熟悉俄语的杨尚昆、伍修权的迎接。

朱德作为中国共产党抗日军队的总司令在王家坪总部会见了苏军代表。陪同的还有伍修权。双方进行了认真的谈判。苏军代表奉命转达苏方意见,为履行(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之规定,长春、哈尔滨、沈阳等大城市必须交给国民党。中方提出,热河、辽宁部分地区,从1937年抗战爆发时即有八路军活动,并开创冀热辽根据地,而且这一地区不在中苏条约范围之内,应交给中共。卫斯别夫给中共中央带去了耐人寻味的谈判条件。譬如“按照红军统帅部的指示,蒋介石军队与八路军之进入满洲,应按照特别规定之时间”:“在红军退出满洲之前,蒋军及八路军均不得进入满洲”;并要求朱总司令发布命令,命令已进入满洲、热河的八路军,“退出苏军占领之地区”。由于朱德和伍修权的力争,中苏双方最终达成协议,即苏军同意将原属冀热辽抗日根据地范围内的锦州、热河两省完全交给中共接管(锦州为满洲一个省,辖辽西14个县)。

卫斯别夫的谈话记录如下:(一)按照红军统帅部指示,蒋介石军与八路军之进入满洲,应按照特别规定之时间。

(二)在红军退出满洲之前,蒋军及八路军均不得进入满洲。

(三)因八路军之单个部队已到奉天、平泉、长春、大连等地,红军统帅请朱总司令命令各该部队退出红军占领之地区。

(四)未得红军允许进入满洲之国民党部队已被红军缴械,红军统帅部转告朱总司令,红军不久即将撤退,届时中国军队如何进入满洲,应由中国自行解决。我们不干涉中国内政,中国内部问题由中国自行解决。元帅转告总司令他不论对总司令个人,不论对八路军均抱深厚之同情。

朱德还交给苏军方代表一封信,请其转交马林诺夫斯基元帅。这封信的内容是:(一)贵使贝鲁罗索夫中校来此,得悉国民党军及八路军均需按照特别规定的时间,在红军撤退后方得进入满洲。

(二)现按照贝意,命令进入沈阳、长春、大连、平泉及满洲其他各点之八路军部队,迅速退出红军占领地。

(三)在热河、辽宁之各一部,自1937年中日战争爆发时即有八路军活动,并创有根据地,请允许该地区之八路军仍留原地。

刘少奇对苏军代表说,中共中央准备派几位同志前往沈阳与苏军联络,希望能搭苏军飞机一起走。苏军代表答应了刘少奇的这一要求。事后,朱德即安排苏军代表食宿。

中共中央对苏军代表和曾克林到达延安,是十分重视的。主持中央工作的刘少奇以及朱德、任弼时、陈云、彭真、张闻天、彭德怀、李富春、叶剑英等领导人均决定亲自听取情况报告。

下午,在刘少奇的主持下,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杨家岭召开临时会议。曾克林由彭真带领进入会场,会议由刘少奇主持,朱德、彭德怀、叶剑英、陈云、张闻天、任弼时、李富春等中央领导人参加了会议。刘少奇首先说:“日本侵略者投降后,毛主席和周恩来副主席到重庆和国民党谈判去了,暂时很难有结果。党中央根据当前的局势和东北的情况,确定我党我军在东北的主要任务是:继续打击敌伪,收缴敌伪武器,扩大人民武装力量,发动群众维持治安,消灭汉奸,肃清土匪,建立根据地,力争控制东北,以便依靠它加强全国解放区及国民党统治地区人民的斗争,争取和平民主的早日到来。为了力争控制东北,中央准备派大批干部和主力部队向东北开进。但是,我们对东北问题研究了好几天,就是不知道具体情况,下不了决心。现在政治局的同志都在这里,请你(指曾克林)谈谈东北情况,越详细越好。”曾克林首先汇报了带领16分区部队进军东北,接管各城市和进驻沈阳的经过,以及部队发展壮大至两万余人,并还在不断扩大的情况。并告知各领导人由于日本统治14年,东北人民的苦难十分深重,纷纷参军参战,对敌斗争情绪高涨,我军扩军很容易。每一号召都有数百人参军,目前我们已接管了许多重要工厂及仓库,内有大批枪炮、弹药。军需物资、粮食。此外,苏军只驻大城市及交通要道,各中小城市及乡村无人管理,秩序混乱,我军应该配合苏军,消灭敌伪势力,接管东北。

此时的曾克林心情十分激动,情况也谈得格外细。他说,东北各地秩序混乱,到处堆积着武器和物资,无人看管,各种轻重武器都可以随便拿。任何人只要不打八路军和中央军的旗号,都可以自由进入东北。乘火车不用车票。在东北招兵很容易,我们四个连进沈阳,一星期就扩大了4000人,还收编了1 万多人的保安队,全都装备了新式武器。我们已经看守了沈阳各重要仓库和工厂,枪有几十万,大炮有几千门。弹药多得数不清。红军只占领大城市,中小城市和乡村都没有人管。红军虽然不让八路军进满洲,但我们个别同志去了,可以在红军帮助下当市长、卫戍司令。

曾克林还谈到:到苏联学习的义勇军干部大部分已经回到东北。在抚顺、本溪、鞍山有八路军被俘人员2 万多人,他们已经组织了游击队。国民党的地下人员也从监狱里出来了,到处活动,挂起牌子招收人马。我们已经禁止国民党的活动,但是现在我们的大批干部还没到,处处缺乏干部。

曾克林还汇报了一批苏军在东北的情况。他指出:红军士兵生活艰苦,衣衫破烂不堪,纪律很坏,强奸妇女的事很多,我每天都去红军政治部报告苏军违犯纪律的事件。他们政治部主任说,这些部队是从西线调来的,对法西斯十分痛恨。强奸日本女人不好管,政治部已经下令枪毙了20人,扣押了380 多人,还是无法维持。

整个汇报使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们都很兴奋,曾克林也受到领袖们的高度赞扬。

在一个多小时的汇报中,刘少奇说:“东北是战略要地,北靠苏联,东接朝鲜,西邻蒙古,有山区,有大平原,进便于攻,退便于守,可以成为我国革命的重要战略地区。东北交通便利,物产丰富,工业发达。国民党十四年前出卖了东北,现在人民斗争胜利了,他们一定不会死心,会抢占东北,夺取胜利果实。我们要和他们针锋相对,力争这个战略地区。我们的部队先进去了,就站住了脚,就可以控制东北,我们掌握了东北,就能为毛主席、周副主席在重庆谈判创造有利地位。我们有了东北,就可以加速中国革命的进程。抗日战争开始时,毛主席就预料,日本帝国主义是能够战胜的,最后胜利一定属于中国人民,现在抗战胜利了,只要我们继续战斗下去,一个和平民主的新中国一定会建立起来。”

朱德告诫曾克林说:“东北人民受了日本侵略者十几年压迫,要使他们感到我们党的温暖,感到党和人民的军队是他们的靠山,使党的影响深人人心,你们是第一批进入东北的部队,责任更是重大。”

这次会议,使中共中央政治局进一步了解苏军在东北只占领中长路沿线的大城市,许多中小城市及广大乡村或为真空地区,或为匪伪盘踞。苏军虽碍于中苏条约不允许八路军在其撤退前进入东北,但不用八路军番号即可得到默许。人民自治军在东北扩兵极容易,每一号召都有数百人参加,极有利于军队发展。

在这次会议期间,政治局以刘少奇名义给在重庆谈判的毛泽东、周恩来发出了电报。电文指出:今天下午,有马林诺夫斯基元帅的代表贝鲁罗索夫中校乘飞机由沈阳到此,并由我冀热辽军区16军分区司令曾克林(现任沈阳卫戍司令)同来。贝中校明日飞回沈阳,今天拟与贝中校正式谈话,详情另告。传令电台等候。

当天晚上,中央政治局继续开会,并就东北局势和中共的政策展开讨论。政治局成员一致认为,东北的条件太好了,蒋介石还没有来得及进入东北,这是我党占领东北的天赐良机。

朱德兴奋地说:“冲央要迅速派人到东北去,要准备40万至O 万军队。”

刘少奇拟组建中共中央东北局的想法已有多时,曾克林的汇报促使他定下了决心。经过集体讨论,通过了两项决议:(一)立即成立东北局,以彭真为书记,陈云、程子华。林枫、伍修权为委员,马上随苏军飞机去沈阳。“东北局全权代表中央指导东北一切党的组织及党员活动,东北一切党的组织和党员必须接受其领导。”

(二)从华中、华北派遣100 个团的干部去东北。“不带武器,穿便衣作为劳工到满洲找东北局。”在进入满洲边境时,绝不可被红军及英、美、国民党人发现,绝不要经过有红军驻扎的地方,并且一旦进入满洲境内,即须使用满洲本地番号,消灭八路军原有的证件。“只有用东北地方部队的名义和非共产党的面目,才有可能得到红军的帮助。

在这次会议上,刘少奇强调说:“目前我党对东北的任务,就是要迅速地、坚决地争取东北,在东北发展我党的强大力量。”并指出:“这是千载一时之机。”为了加强东北的力量,完成控制东北的任务,中央改变南下意图,并将原来计划从延安等地派到中南华东的部队和干部一律改派东北;并准备从各解放区抽调10万主力部队和两万干部到东北。

关于苏方的要求,政治局会议决定按照中苏条约处理,撤出单个部队,一部分转人农村。会上,张闻天、李富春、高岗也纷纷请战,要求去东北工作。会议直到深夜才结束。

立即组成东北局是经营黑土地的当务之急,为此9 月15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成立东北局的决定。全文如下:中央决定成立东北中央局,以彭真、陈云、程子华、伍修权、林枫为委员,并以彭真为书记,他们已在奉天之沈阳城市设立机关(对外不公开),各地到东北干部及党员,可到沈阳城南街张作霖公信卫戍司令部找司令曾克林(党员)即可找到东北局接头。东北局全权代表中央指导东北一切党的组织及党员活动。东北一切党的组织和党员必须接受其领导。

中共中央还决定彭真、陈云、叶季壮、伍修权、段子俊。莫春和6 人乘苏军的飞机离开延安。

由于考虑到苏方实行军衔制,而中共方面则没有军衔,为便于开展工作,在彭真一行离开延安时,中共中央决定,以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的名义,授予彭真、陈云、叶季壮中将军衔;授予伍修权少将军衔;授予段子俊、莫春和上校军衔。并用中俄两种文字书写了任命书。

中共中央政治局及主持中央工作的刘少奇还于当天将上述重要情况通报各中央局,并向毛泽东作了报告。该报告如下:各中央局:我冀东军区16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奉命率1500人于日寇投降后向东北前进,曾配合红军打下山海关、兴城、绥中、锦州、北镇等城市。8 月12日进入沈阳城,并被红军委为沈阳卫戍司令。昨随红军代表飞低延安,据曾报称东北情况如下:(一)曾克林部队已发展到二万余人,全为新式武器,从山海关到沈阳各城均驻有曾部,曾率四个连到沈阳,一星期即发展成4000人,并改编保安队万余人。

(二)原在东北做苦工之我八路军被俘人员一二万人,已组织八路军游击队若干股,并进入长春。

(三)国民党人员从监狱释放者甚多,甚为活跃,到处成立国民党部。

(四)在沈阳及各地,堆积之各种轻重武器及资材甚多,无人看管,随便可以拿到,曾克林已看守沈阳各重要工厂及仓库,据说有枪10万支,大炮数千门及弹药、布匹粮食无数,武器资材落在民间者甚多。

(五)扩兵极容易,每一号召即有数千人,并有大批伪组织武装均待改编。

(六)红军只驻大城市及要道,各中小城市及城乡无人管理,秩序混乱,伪组织等待交代或畏罪潜逃,土匪兴起,并占领若干小城市。

中央1945年9 月15日9 月17日,彭真、陈云、伍修权、叶季壮等乘苏军到延安的飞机一同去沈阳。但飞到山海关时,飞机出了故障,降落时,彭真、叶季壮、伍修权、段子俊、莫春和、曾克林都受了伤。

关于这次意外事故,伍修权的回忆是这样说的:由于苏联飞行员的疏忽大意,飞机在路道中段降落下来,结果一下子冲出了跑道,直插到一块稻田里,机头栽进地,机尾高高地翘了起来,机身几乎成了垂直状态,将我们这批乘客连同装运的东西,全部倒进前舱,我和段子俊、莫春和同志被撞成了轻伤,彭真同志的头部也受到了撞击,叶季壮同志受伤最重,翻倒的油桶和无线电器材,一齐压到他腿上,使他吃了不少苦头。陈云同志是幸运者,当飞机出事时机舱前门被撞开了,他被一下子推进驾驶室里,居然未受损伤。苏联机组人员马上将我们—一请下飞机,叶季壮同志是抬下来的。正在我们狼狈不堪时,远远地奔来了一些八路军同志,带队的是我冀东行署主任朱其文。他们看到一架苏联飞机降落后遇险,立即赶来接应。他们马上把我们安顿下来,表示了欢迎和慰问,并找人为我们检查治伤。

飞机是不能再坐了,第二天只好改乘火车。

9 月18日,巧得很,正是东北沦陷14周年的日子,中共中央东北局的领导成员回到了“九一八”事变的发生地东北最大的城市沈阳。

当天晚上,彭真、陈云等立即在当年张作霖的大帅府安营扎寨,正式开始了中共中央东北局的各项工作,担当起这片黑土地上的中共党政军领导之责。第二天,东北局在大帅府的西楼召开了第一次扩大会议。会上,彭真、陈云传达了中共中央的决心和指示,确定了东北局的主要任务,是力争控制全东北,组织部队接管城市,控制交通线,迎接中央派来东北的大批干部和部队,粉碎国民党抢占东北的阴谋。

毛、刘、周、朱、任等为代表的中共中央领导核心确实较蒋介石计高一筹。他们充分估计到,由于国民党的军事力量较为强大,这就决定了对东北的争取和发展绝对不是短期的和顺利的。因此,继续加强共产党在东北的政治、军事实力是支撑东北已有的局面和发展共产党强大力量的决定因素。

9 月6 日,中共中央军委就迅速和隐蔽地开展东北工作发出了指示。

9 月10日,中共中央在得知八路军、新四军可以自治军名义进入东北后,再次电示山东、冀鲁豫、晋察冀各解放区,决定除原调之四个团外,再拍出1500人到2000人的团10个开赴东北。

9 月*日,中共中央根据山东分局派往东北侦察人员的报告,又两次电示山东分局,指出:为利用国民党军尚未到达东北之前的时机迅速发展我之力量,争取我在东北之巩固地位,中央决定从山东抽调四个师12个团,共2.5 万人进入东北活动,并派萧华统一指挥。还要求部队首先进入乡村和中小城市,发动群众,建立地方政权,消灭并改编伪军,组织地方武装,壮大我军力量,改善群众生活,出版报纸,发动民主运动。同时,从各区抽调的大批行政、教育、技术干部组成干部团加紧送往东北。

一贯执行中共中央意图最坚决的刘少奇于9 月15日,为中共中央起草了向各中央局的指示,该指示提出:“目前我党对东北的任务就是要迅速地坚决地争取东北,在东北发展我党强大的力量。”“山东、晋察冀、冀鲁豫及太行准备开人东北之部队,应迅速继续前进,但在进入满洲边界时,绝不可被红军及英美国民党人发现,决不要经过有红军驻扎的地方,并且一进入满洲境内即须使用满洲本地番号。”“现在最需要的是派遣大批军事干部到东北。华北华中应派遣一百个团的干部迅速陆续起身前去。从班长、副班长、排连营团长及事务人员、政治工作人员均配齐,不带武器穿便衣,作为劳工到满洲找东北局,再行发展和装备。其他炮兵、工兵、骑兵、化学、教育等技术人员亦应派去。100 个团干部的分配,中央提议华中20个团,山东30个团,晋察冀25个团,晋冀鲁豫25个团。各地准备去东北之部队在外,晋绥及陕北亦在外。此数是否可能,望考虑电复。其他到东北能做司令、市长、专员、经济、文教工作的干部亦望尽可能派去。干部集中一批即走一批,不要等齐,各自寻找最迅速到达的路线前进。”

为了与苏联方面达成进一步协同行动及其相互了解的协议,刘少奇、朱德、任弼时还致电苏军马林诺夫斯基元帅指出:已令进入沈阳、长春之八路军部队退出苏军占领区;并再次提出八路军部队仍留冀热辽根据地问题。这一要求得到了苏军的同意。

在重庆的毛泽东和周恩来也完全赞同刘少奇的这些部署,致电延安:“各电均悉,甚为欣慰。这里友人和我们意见完全一致,希望力争东北,时机要紧,万勿失机。”“除完全同意你们的部署及东北局组织外,请考虑吕正操率一至二个团兼程北进。”

有毛泽东、周恩来的全力赞同和支持,刘少奇等延安领导人心里就更有底了,其抢占东北的部署遂越来越紧,力度也越来越大了。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和战之间 作者:田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