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20.“经营东北”,刘少奇部署“分散”之策


彭真等是东北局最早进入黑土地的高级干部,然而,一到东北就发现情况并不乐观。作为中共第一代老党员,并具有丰富的白区工作经验的彭真在抵达沈阳后立即召开了中共中央东北局的第一次会议。出席这一会议的有彭真、陈云、伍修权。叶季壮、李运昌、朱其文、段苏权等。在这次会议上彭真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全力争取东北”的指示,要大家放手接管城市,收集武器资材,猛烈扩大部队,建立人民政权。

彭真还对时局作了估计,他认为中共中央为了争取东北发动了津浦路中段战役和平汉战役等作战,牵制了全国抢夺抗战成果的国民党军,因此国民党短期内进不了关东。这正是东北发展的大好时机。遗憾的是东北局自己手里可掌握的兵力太少,除了李运昌、曾克林的冀热辽部队和周保中的少量抗联干部外,大批各解放区的部队和干部刚刚上路。面对重重困难,彭真等决心很大,一定要在短时间里开创新局面。

而中国共产党在东北与“友人”取得协同是首要任务。彭真在伍修权陪同下首先拜访了苏联红军驻沈阳的指挥官。起初,苏军态度客气,甚至还将沈阳附近的一个储存有10万支枪的军火仓库告知彭真,并说可以移交八路军。但是随着调查的深人,我方发现东北的实际情况与原先所掌握的情况相差甚远。为此,彭真在9 月21日致电中共中央书记处。电文日:(一)曾克林部原1500,现已发展到3.7 万,轻重机枪400 及相当数量的子弹。

(二)现在我看守下的较可靠的军械库只有七五山炮11门,迫击炮70门,六五子弹55万发,曾在延报告数不确。

(三)沈阳兵工厂仍在苏军看守下,传有步枪60万支,大炮6000门不确。究有多少正调查中。

(四)绥中飞机已被苏军搬走,沈阳南机场确有27架双引擎日本烂飞机,及十余个大零件库。但修理不可能。沈阳西机场有单引擎完整的战斗机70,但无点滴汽油,目前对我全无作用。备用运输车交涉尚无结果。

(五)已获得许多帮助,将来能否取得大批武器,还是个谜。

(六)在大城市如沈阳我受有相当限制,但仍有相当便利。在广大乡村和中小城市基本上我们可以放手干。

东北工作是中共中央最为关注的工作之一。最初,中共中央和刘少奇的计划是独占东北。刘少奇曾设想在苏联的帮助下,在冀热辽地区屯集重兵,堵塞国民党军队从陆路进入东北的通道;在东面控制渤海湾一段,阻止国民党军从海上登陆,进而控制整个东北。但苏联的帮助因受外交条约限制而不能做到,国民党在美国直接帮助下,却大大加快了运兵到东北的速度。如此,刘少奇认为原有的“独占”设想难以实现。中共中央对于彭真的报告及时作了答复。9 月24日,中共中央电示如下:(一)目前对于你们最重要的工作,是迅速组织和接引山东部队和干部进入东北。

(二)较集中的武装,应布置在靠近热河、外蒙。苏联、朝鲜的地区,以便生存发展和保持多量武器,尤其是重武器。(三)沈阳及其他城市的武器资料,应向乡村及热河运出。

这份电报是刘少奇起草的,刘少奇在这份电报中说出了关于分散的一些考虑。

9 月28日,刘少奇根据变化着的情况,主持修改独占东北的计划。提出:“我军进入东北的部署,应将重心首先放在背靠苏联、朝鲜、外蒙、热河有依托的有重点的城市和乡村,建立持久斗争的基点,再进而争取与控制南满沿线各大城市。”10月2 日,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一部署上的改变,刘少奇再次为中共中央起草电报,指示东北局:“军委前有一满洲军事部署电告你们,你们有何意见。这个部署的精神不是首先将主力部署在满洲门口,抵住蒋介石,而是首先将主力部署在背靠苏。蒙、朝鲜边境,以便立稳脚跟之后,再争取大城要道。而目前在大城要道除找取物资兵员外,主要是发动群众,进行民主运动。望你们注意这一方针,不使紊乱。”

这便是中共中央为东北局制定的最初的“分散”发展的方针。

当时,有些人对中共的这一部署不以为然。“彼认为满洲北部不成问题,主张我将主力布置在山海关15万人,沈阳为中心10万人,批评我未脱离游击战争概念(系指将主力布置在靠近苏蒙边境事)”。这种看法在东北党内也产生某些影响。10月9 日,刘少奇再电东北局,指出:“山东部队已大批运入东北,望即成立东满指挥机关,负责迅速开辟东满工作。部队必须迅速摆开分散,每县一连一排,迅速发展扩大,收编改造伪军伪警,在目前决不应集中部署,不要怕人家讥笑我未脱离游击概念,因我无飞机大炮,游击概念决不能脱离,否则将遭灭亡。在将来适当时机,部队即须集中整训和作战,但这是下一时期要做的。只有在目前高度分散发展之后,下一时期才有大量部队集中作战。将来作战即使采取抵住蒋军进入东北方针,山海关至锦州一线以及沿海地带亦完全可能被蒋军占领,我不能在沿海到处抵住蒋军,我只有吸引蒋军深入内地一二百里之后,才能进行主力决战歼灭之,不可作到处防御的想法。”

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分散”的指示,东北局认真地进行了一系列“分散”的布置。他们坚信抓军事建设在战争年代是头等重要的大事。不论是“集中”还是“分散”,抓军事建设没有错。

彭真、陈云等依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指示,组建了军事和行政领导机构,并对进入东北的部队进行整编、扩编。

1945年10月9 日,中共中央同意组建东北临时性军事指挥机关,并指示东北局:这一临时性军事指挥机关,定名为东北军区司令部,对外不公开,暂以程子华为司令员,彭真为政委,伍修权为参谋长,东北军区司令部受东北局指挥。东北军区司令部成立后,程子华、彭真、伍修权加强先期抵达东北各部队的协调工作,对老部队进行整编和扩编。此外,在此期间,还以萧华率领的山东军区部分机关人员为基础,在安东成立东满临时指挥部,统一领导由山东挺进东北的部队。

中共在踏上这片黑土地之初,力量的确太小了,因此只得在东北招兵买马以迅速扩大武装力量。然而这不仅直接刺激了国民党,而且也引起了苏军的不安。因为有约在先,他们认为不仅向蒋介石方面难以交待,对美国人亦不好交待。为了这一缘故,苏军代表甚至通知彭真,要中共军队退出沈阳。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李运昌所部于10月6 日撤出沈阳,将司令部移至锦州。但东北局机关最终留在了沈阳。

中苏条约对中共的限制太大了。八路军先期进入关东的部队,大多驻扎于南满地区(今辽宁省境内)。中东铁路为苏军控制,中共不能使用。由此形成北满广大地区中共仅有少量干部活动的局面。彭真等为打开局面,经中共中央同意,决定组织人民代表会议形式,以图将地方的行政权力纳人中共领导范围。而此间东北局只是一个空架子,八路军、新四军主力尚未到达,彭真手里既缺武将,又缺文官。为解决东北局急需大批干部的困难,延安把所有能够派出的干部都给派出了。在林枫、陶铸等带领下,800 名干部千里转战,于10月23日到达沈阳,同时到达的还有张平化、倪志亮、程世才、袁任远、刘澜波、雷经天等。这些干部一到沈阳,即马不停蹄地奔赴各地开展工作。不仅如此,中共中央派出的由李富春率队的第二批延安干部也正在赴东北的途中。毛泽东在给彭真的电报中还专门询问彭真:“10月底止已到东北及热河之干部,计有:山东2000,林枫1900;晋察冀500 ,太行、太岳600 ,冀鲁豫350 ,黄永胜1500,万毅80共计6900. 张启龙、倪志亮、伍晋南等批尚不在内,是否均收到?”

为了争得这片黑土地,毛泽东抽空了陕北和其他一些根据地,并把大批得力的部队和干部派到这里,这不愧为中国革命历史上的一个壮举。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和战之间 作者:田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