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24.摘“桃子”容易路难行


中国经历了八年抗战的苦难,无论是沦陷区或者是大后方到处是一片荒凉破败的景象,这次战争对于社会生产力的破坏程度是中国现代历史上最为严重的。美国驻重庆的情报官员们向其政府的报告中是这样记述的:中国的情况,无论在哪个方面都很糟。与外部世界的贸易全部停顿。通货急剧膨胀;学生、职员和士兵都感到生计难以维持。中国的铁路叨%陷于瘫痪。全部车辆都被砸烂焚毁,隧道和桥梁被破坏,中国曾极为依赖的内河航船几乎全部毁坏,或因桔据而无法经营,在大多数地区,公路破烂不堪,各种货运车辆都为数极少。

以上是外国人的记述,从中反映出了抗战后中国的交通业瘫痪的实际情况。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重庆这地方日本人进不来,但中国人又出不去。日本投降正值8 月,连续暴雨使江水猛涨,当时大后方为数不多的几条旧轮船,想运送成千上万的乘客,犹如杯水车薪。许多人只得乘汽车沿着艰险的盘山蜀道,转至贵州、广西,最后从越南走海路辗转广州、上海。

抗战胜利了,整个中国就像是一棵结满鲜桃的大树,够蒋介石吃一阵子的。其中南京、上海、北平、广州、青岛等大城市则是这棵大树上的大桃子。为了抢夺胜利果实,蒋介石在调用了大后方全部的运输工具之外,主要是依赖美国的空军。然而,有限的交通工具不仅要运送军人和老百姓,还需要将100 余万名侵华日军和几百万日本侨民遣返回国,这对于已经十分脆弱的中国交通运输业的压力之沉重是可想而知的。

由于蒋介石有美国政府的支持,在其接收华中和华东的大中城市的港口时,比较顺利,京沪一带和长江以南大多数地区,几乎没有费吹灰之力就摘到了“桃子。”

但是到山东和华北地区摘“桃子”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当时,通向北方的道路,无论是铁路还是公路,都被人民及其武装扒得破破烂烂的。从10月下旬开始,有十多天津浦和陇海两大铁路干线无法通车。蒋介石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急令国民政府交通部次长凌鸿勋视察津浦路,只见“大多数路轨枕木,均被移走。路基亦有被掘断者。桥梁之破坏,工程尤为巨大。钢骨水泥建造之坚固桥墩,均被炸毁,电线杆则多平地锯去。依照片所示种种迹象,均可证明为有计划且备新式破坏工具之破坏行为。”

蒋介石有不给中共以应得的民主,不承认人民抗战的现实,不许中共参加抗战受降,中共就有力争民主和受降权的权力。正是基于这一点,中共中央当然也不会坐视国民党军自由进入华北,进入解放区,这个道理是十分浅显的。为保证解放区人民的利益,争取部分受降并配合抢占东北工作的开展,中共中央先后下达了许多有关破路、破袭的指示。其中10月15日,中共中央在(关于在铁路线上消灭和阻止北进敌军的方针部署给各局、各区党委的指示)中指出:“目前华北、华中解放区作战的重心,应放在铁路线上,作战的主要目的是消灭和阻止北进之顽军。”

在实行破路中,解放区军民是按照各军区、军分区所在位置分片负责实施的。主要破坏了津浦、陇海、平汉、正太、同蒲、平绥等铁路线。其目的有两个,一是阻挡国民党军北上;二是防止阎锡山、傅作义部对解放区的进攻。这个指示强调:“必须发动广大群众和民兵去进行破坏。群众在破路时,所获得的一切铁料、枕木、电杆。电线及其他东西,均归群众所有,由公家定价收买。其破坏桥梁、道基、水塔、机车及车辆者,则由公家定价奖赏。对于铁路工人和路警,应十分注意联合和解释,其失业者,须加救济,使其参加破路,不反对我军破路。”“凡为我控制之线路及在可能时,对于高出地面用土垫起之路基,及车站、月台等,均须彻底破坏。所有机车及车辆、行车用具均须彻底毁坏。”

中共中央的指示一旦下达,各解放区军民群众起响应。仅几天时间,就将几条国内铁路扒了个稀烂。解放区军民称这种战术为“铁路大翻身”。由于南北交通大动脉的中断,火车无法通行,国民党军下山“摘桃子”的步伐被大大延迟了。相反的是,10万八路军、新四军和各解放区的数万名干部则硬是靠两条腿走在了蒋军的前头。如果不破路,这个先机是得不到的,可见破路对于装备落后处于劣势的中共军队来说意义多么重大啊。

蒋介石对此恨之入骨,国民政府也开动舆论工具大肆攻击中共领导的人民军队是什么“八路八路,就是专扒铁路”。不管你政府怎么说,中国共产党的态度是,只要你蒋介石一天不给人民的民主,我们就一天不停地同你斗。要你知道摘桃子容易,这路可不怎么好走的道理。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和战之间 作者:田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