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32.“让开大路,占领两厢”


山海关、锦州地区的失守,中共中央东北局又被迫退出了沈阳,现在是前方国民党大军步步紧逼,后方特务、伪满分子、土匪四处破坏,形势极其严峻。从全国各解放区抽调来的10万军队和2 万余干部向何处发展?还能否在东北最后站住脚?这都是需要中共中央和东北局作出正确选择并拿出解决危机的办法的。

东北初战遭受挫折,使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意识到与国民党争夺东北这场斗争的严重性和长期性,意识到由于国共在东北的力量对比已发生变化,阻止国民党军队进入东北已无可能。至此,中共中央原拟从军事方面全部控制东北的条件已不存在。当此形势突变之际,苏联在美国及中国国民党政府压力之下,也不得不在外交上有所表示,执意要求我方退出东北的各大城市及主要交通线,让与国民党政府接管。从*月下旬起,中共中央和东北局领导人逐渐改变战略,根据条件变化而重新布置东北的工作。

11月19日,苏联红军正式通知中国共产党:长春路沿线及城市全部交蒋,有红军之处不准中共与国民党军队作战,中共要退出铁路线若干里以外,以便国民党军能接收。斯大林的态度变化显然与国民党政府施加的外交压力有关,中共中央对此也十分清楚,但为了避免与苏军发生冲突,不得不表示服从苏方决定,并重新考虑中央在东北的策略方针。

有关沈阳苏军当局与中共中央东北局交涉的情况,当时在场的伍修权曾有一个回忆,谈了不少细节。他说:就在我们在东北开始站住脚并正待开展工作时,国民党军在美国支援下,从海陆空三路也涌来东北,蒋介石政府向苏军要求接管东北,由他们的军队进驻接管沈阳等地。苏联出于自己的政策需要,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就于当年12月正式通知我东北局,限令我党的机关及所属部队,在指定日期内全部撤出沈阳,将地方让给国民党政府及其军队。出面同我们会谈此事的是苏军驻沈阳的一个少将卫戍司令,此人级别有限,年纪不大,架子却不小,自以为是个将军就很了不起。其实并不会办外交,其简单粗鲁和傲慢态度,使我们十分反感。彭真同志和我听完他的话以后,尽量抑制住心头的不满,向他陈述了我们认为不能这样做的理由,委婉地请他从我党和我国人民利益出发,重新考虑自己的意见。哪知那位少将竞根本不听我们的解释,只强调他们已与国民党政府议定了,不容许我们讨价还价,必须遵从他们的决定。彭真同志依然耐心地说明我们的立场,请他向上转达我们的意见,他讲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竟无礼地嚷嚷道:“要你们退出沈阳,这是上级的指示,如果你们不走。我就用坦克来赶你们走!”彭真同志一听也按捺不住了,抓住他的话责问道:“一个共产党的军队,用坦克来打另一个共产党的军队,这倒是从来没有的事,能允许这样做吗?”我们都指出他的说法是错误的,大家毫不客气地吵了一架,闹得不欢而散。

11月20日,彭真、林彪、罗荣桓电告毛泽东、刘少奇等,指出:苏方提出长春路沿线及大城市全部交蒋,有苏军之处不准我与国民党军作战,如我军不撤,苏军将不惜武力驱散我军。

20日,对已在预料中的这一情况,刘少奇当机立断,致电东北局:彼方既如此决定,我们只有服从,长春路沿线及大城市让给蒋军,我们应作秘密工作布置。你们应根据新情况速作布置,东北局本身及林彪应靠西满联系热河,部队主力亦靠西边,罗荣桓、萧华及山东部队靠东面,成立东南满分局,另派部队及负责人(如周保中)到北满佳木斯、嫩江一带组北满分局。现仍在路上到东北的干部均在承德停止。大城市让出后应力求控制次要城市,站稳脚跟,准备和蒋军斗争。

3 小时后,刘少奇又为中央拟稿复电东北局,决定改变自10月以来扼阻国民党军进入东北的方针,并照顾苏联外交,同意我方迅速退出大城市及铁路线以外。随电明确提出下一步的工作方针是:从大城市退出后,我们在东北与国民党的斗争,除开竭力巩固一切可能的战略要点外,主要当决定于东北人民的动向及我党我军与东北人民的密切联系。因此,你们在一切行动中,必须注意政策,给东北各阶层人民以好的影响。从城市退出应保持良好的纪律,除开我们所需要的物资机器可以撤走外,其他一切工厂、机器、建筑均不要破坏,这些工厂在将来若干年后,仍将归于我有,不怕暂时让给别人。……你们应迅速在东满、北满、西满建立巩固的基础,并加强热河、冀东的工作。应在挑南、赤峰建立后方,作长久打算,在业已建立秩序的地方,发动群众控制汉奸及减租运动。国民党将不能满足东北人民的要求,只要我能争取广大农村及许多中小城市,紧靠着人民,我们就能争取胜利。

这份重要文电内容,体现了中共中央关于让开主要交通线及大中城市,广占次要交通线及中小城市的新的战略思想。

两天后,刘少奇把这样的战略思想概括为八个字:“让开大路,占领两厢。”22日,他在为中央起草致重庆中共代表团电中指出:彭林电,戌皓友方通知他们,长春路沿线及城市全部交蒋。“我们已去电要他们服从彼方决定,速从城市及铁路沿线退出,让开大路,占领两厢。”

这个电报是中共中央致电重庆中共谈判代表团周恩来等的一份重要文电,东北局彭真方面未收到此指示。

28日,中共中央就此问题电示东北局,进一步指出:近两个月来我在东北虽有极大发展,但我主力初到,且甚疲劳,不能进行决战,而国民党已乘虚突入,占领锦州,且将进占沈阳等地。又东北问题已引起中美苏严重的外交纠纷,苏联由于条约限制,长春铁路沿线各大城市将交蒋介石接收,我企图独占东北无此可能,但应力争我在东北之一定地位。长春铁路沿线及东北各大城市我应力求插足之外,东满、南满、北满、西满之广大乡村及中小城市与次要铁路,我应力求控制。目前你们应以控制长春路以外之中小城市、次要铁路及广大乡村为工作重心。在长春路沿线各大城市以及营口、锦州、吉林、龙江、安东等城市,则需准备被国民党军队占驻,我需作撤退准备,目前尽可能抓一把,并布置秘密工作及群众工作的基础,但工作童心不要放在这些城市中。东北局应本上述方针速作部署。但林彪在北宁路附近,罗、萧在东满均各须组织一支野战军,作为机动突击力量。

中央最后指出:上项具体部署,由东北局及林彪决定电告。上述几电内容,集中表明了中共中央对东北工作重心转移的果断决策,并且高度概括出这一重大战略方针调整的核心任务,这就为东北局在复杂的斗争形势下指明了正确发展的方向。

在这一段时间内,部分东北局领导人认为时机有利时,还可集中兵力,消灭国民党军,夺取大城市。这种观点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文件上:一是11月29日,东北局做出关于今后新方针的指示。在这个精神提出:“目前我党已无独占东北之可能,必须改变计划。”强调:在过去的情况下,把工作重心放在南满及长春路沿线各大城市是正确的,现在由于情况变化,必须把工作重心放在沈阳至哈尔滨一线之长春路两则的广大地区,以中小城市及次要铁路为中心,创造强大的根据地,面向沈阳、长春、哈尔滨等城市,以便在苏军撤退时与国民党争夺这些大城市。

二是12月5 日,东北局给中央的复电中。该电仍坚持要夺取沈阳和长春。电报认为“除北宁作战部队外,我们拟集中3 万至4 万主力夺取沈阳,并集中二万主力威胁长春。”“如蒋军开到后,苏军即撤走。我即坚决争取消灭顽敌,先占领沈阳,再夺长春。”

东北局是11月四日撤至本溪的。在此之后,为统一思想,刘少奇就东北工作的发展方向问题,又连续5 次致电东北局,指示他们在今冬明春“应集中力量发动农民减租,解决土地问题”,确立我们对国民党的优势;其中12月7 日,刘少奇同意东北局5 日复电的部署并重申了中央的战略方针。刘少奇再一次指出:……第一由于目前国际条件不够,第二由于我在东北还有各种缺点,我企图独占东北,特别是独占东北一切大城市已经是肯定的不可能,因为苏联为了照顾与美国的关系,不能完全拒绝蒋军进入东北和接收大城市,我亦不可阻止蒋军进入东北,即使在苏军撤退后我们消灭进入东北之蒋军占领东北大城市,美军还有可能进入东北。因此我们目前不应以争夺沈阳。长春为目标来布置一切工作,而应以控制长春路两侧地区建立根据地,利用冬季整训15万野战军,建立20万地方武装,以准备明年春天的大决战为目标来布置一切工作,这是一个工作方针问题,望你们迅速考虑成熟,加以确定,否则动摇不定,妨害工作,丧失时机。

……请你们注意目前事实:杜聿明两个军由山海关打到锦州几乎未遇严重抵抗,我之东北新部队还不能作战,黄、梁、杨国夫等部因疲劳没有地方群众配合及各种困难,如不经休整准备,亦几乎不能作战;阻断北宁路及大量歼灭顽军暂时是不可能的。林彪2 日电部署以旅为单位分散打土匪、做群众工作是对的。因此目前与顽军作战,我们一切条件都不够。但我们必须利用东北一切对我有利的条件,迅速准备,以便明春能够进行胜利的决战。

刘少奇提醒他们注意建立东北长期永久的根据地,加强长春铁路两边深远后方的工作。他指出:必须派必要的老部队和干部去开辟工作,建立后方,建立工业,组织与训练军队,开办学校,以便能够源源供给前线,有如汉高祖之汉中。只有这一计划的成功,我在东北的斗争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并能迟早争取胜利。你们部队和干部应该更高度的分散到内地去建立工作。看到现在,还要看到将来。看到顺利的情况,还要看到困难的情况。你们应抓住现在有利的时机以发展力量,同时建立巩固的后方根据地以准备将来。

11月29日,中共中央在致电各中央局的指示电中也要求东北局:努力控制长春铁路以外的中小城市、次要铁路及广大乡村,建立根据地,以争取我在东北之一定地位及可能的优势。

12月10日,对于中共中央对东北局有关方针问题的指示和帮助,以彭真为首的东北局成员一致表示“决遵照执行”。但实际上此时领导成员的认识仍与中央的电示存在距离。如12月13日,罗荣桓依据战场形势及时局变化问题,单独致电林彪、李运昌、吕正操的电文称,虽然提出了“放手发动群众,整训并充实野战军,建设地方军”等许多好的意见,但是仍存有“同国民党可争夺大城市和可以夺取大城市插一脚(之可能)”的认识。

再如12月15日,东北局在研究中央的指示后,对东北工作作了新的部署,在这个长长的指示电中,分析了当前我方的不利因素,确定下一步的总方针是“为了争取在东北之一定地位以至优势,主要力量应放在控制长春线两侧的广大地区(包括中小城市及次要交通联络点),建设根据地。”“目前对于沿长春线大城市的争夺,基本上应该放弃。但对个别大城市如哈尔滨或齐齐哈尔,如果国民党兵力不大,兵力不够分配,我军可能夺取的情况下,我们应不放过时机,以适当兵力争取控制之。”

刘少奇看到东北局的这个部署后,仍然不放心。他担心东北局还没有下这样大的决心,来实行工作的大幅度转变。于是在12月24日,他又给东北局书记彭真发了一份长电。该电文日:彭真同志:东北情况,我不会比你更清楚,但我对你们的部署总有些不放心,觉得是有危险性的。你们主力是部署在沈阳、长春、哈尔滨三大城市周围及南满,似乎仍有夺取三城姿势。而在东满、北满、西满许多战略要地如通化、延吉、密山、佳木斯、嫩江、挑南等,并无坚强部队和有工作能力的党的领导机关去建立可靠的根据地。屁股坐在大城市附近,背靠着很多土匪的乡村,如果顽军一旦控制大城市,你们在城市附近不能立足时,你们主力以至全局,就不得不陷于被动。“你们不要在自己立足未稳之前,去企图保持在东北的优势,你们今天在东北的中心任务,是建立可靠的根据地,站稳脚跟,然后依情况的允许去逐渐争取在东北的优势。这应作为下一阶段的任务。在友方必须执行条约的情况下,你们只有这样才是稳当的。没有危险的、不会陷于被动的。否则,恐有一时陷入被动之危险。”现到东北的主力部队和干部,必须分散部署,应以大半分到东满、北满、西满各战略要地去建立根据地,只留一小半在三大城市附近发展,并准备随时能撤走。你应了解主力从四周向城市集中是容易的,士气是高涨的;而主力在紧张情况下从城市撤走,是困难的,必将引起混乱。你们应趁顽军尚未到达时,将主力从容移至安全地带,好好在冬季进行几个月发动群众建立根据地的工作。你们务必在今冬能建立几个可靠的根据地,明春才有办法应付。黄克诚及梁(兴初)、罗(华生)等部,必须迅速分散到全西满各地,才能过活。否则严冬一到,即是分散与剿匪亦难进行,冬季工作将不能获得很好结果。以上意见,请你们考虑。如你同意的话,请向东北局提议迅速适当地改变若干部署。

刘少奇1945年12月24日应当讲,主持中央工作的刘少奇在关于东北工作的方针的调整和确定这一极为重大的问题上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和战之间 作者:田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