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02. 惜别陕北,移住西柏坡


经过1947年7 月以来的激烈角逐,蒋介石在军事上一蹶不振,他所代表的国民党反动统治也随之江河日下,陷于风雨飘摇之中。向解放区进攻的300 万国民党军队,死伤、被俘110 多万,占三分之一以上。从建制上说,蒋介石共有248 个旅,被消灭97个半旅,也超过三分之一,国民党军必败,解放军必胜,将成为事实。

与此相反,毛泽东作为善于驾驭战争规律的战略大家,以其精湛的指挥艺术和卓越的胆识,赢得了扭转战争全局的主动权,战线迅速向长江北岸推进。无论从陕北这个局部,还是从全国战局来看,中共中央、毛泽东坚持留在陕北的任务已经胜利完成。形势的发展,要求中国革命的统帅部不能再限于陕北这个小地方,要走出陕北,向华北进发,在更宽广的天地间绘制更加壮阔的历史画卷。

中共中央前委决定,中央机关和军委总部东渡黄河,到河北平山县同以刘少奇为书记的中共中央工作委员会会合。

1948年3 月10日,周恩来在中直机关全体人员会上宣布:一年来,敌我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中央坚持在陕北的任务已经胜利完成。为了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全国范围的胜利,中央决定东渡黄河,移驻华北。

启程前,负责中央首长警卫工作的汪东兴,派警卫科长慕丰韵带一个战士到了吴堡、佳县和山西临县,专门了解黄河渡口的情况。为了保密起见,起初打算只用陕西的水手和船只,可是一计算船不够,临时打造来不及,就到临县找船。渡口选在吴堡的川口。

为了防备国民党飞机袭扰渡口,汪东兴还提前抽调了一个警卫连的兵力到渡口布防,并将到渡口的时间选在下午。

3 月21日,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中央和军委机关离开杨家沟,经过两天行军,穿越吉镇、媳蜊峪,于23日中午赶到黄河西岸的吴堡县川口园子塔渡口。

经过精心挑选的二百多名水手组成了水手营,船只也编了号。

前面是汹涌激荡的黄河,身后是陕北黄土高原。站在黄河渡口,毛泽东心潮澎湃,思绪万千……

从1947年3 月18日至1948年3 月23日,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领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机关,转战陕北,凡一年零五天,行程2000多华里,途经12个县,驻足38个村庄。这是一次艰难而伟大极富意义的行程。

在战火纷飞的行军途中,哪怕只是临时休息,报务人员也会迅即架起电台,接通中央与各地的联系。一到宿营地,不等卸下马搭子,毛泽东等便开始办公,批阅电报,起草指示;端起饭碗,手边还不离开文件。不管是炕沿、树墩、缸盖、碾盘、石头,随处一坐,就是办公桌。

在这转战陕北的非凡一年中,条件虽然艰苦异常,环境虽然险象环生,但毛泽东却意气风发,精力充沛,指挥若定,充分展示出非凡魄力,战略家的远大目光。

如今,就要离开生活了近13年的陕北了,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让人难舍难分。

该吃午饭了,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席地坐在河滩上吃着随身带的干粮,喝附近老乡烧的开水。当地的干部看见毛主席、周副主席这么艰苦,深受感动,落下了眼泪,觉得没照顾好中央首长,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一再向各位首长表示歉意。

这时,毛泽东站起身来,面对前来送行的陕北老乡满怀深情地说:“乡亲们,我知道咱们陕北的老百姓生活是很艰苦的,所以就没有事先让你们准备饭,我们打游击在外边吃饭惯了,这没什么关系。我知道陕北人民群众对我们很好,现在就要离开陕北了,还真有点舍不得。等全国解放了,我们还要会来看望大家的,谢谢你们,谢谢陕北的乡亲们!”

为了防备敌机空袭,吃罢午饭就过河,毛泽东上船前,同送行的地区、县干部和老乡们握手告别,直到船开动了,还不住地招手。

接着,毛泽东等又转身同船工们—一握手,说:“同志们,又要辛苦你们了,劳驾你们了。”并和大家合影留念。

毛泽东的船由水手工会指导员薛海玉和十二名最优秀的水手驾驭。_船已经离开黄河西岸好远了,毛泽东仍不肯坐下休息,仍然站在船上,挥动着双手向送行的人群致意。

刚起锚的时候,水面还比较平静。可越往前行,水面越不平稳。船划到河中间,水面上骤然发生了变化。滚滚的巨流夹杂着磨盘大的冰块,咆哮着,横冲直撞。小小的木船,忽而被推上浪尖,忽而又被卷入巨浪之中。冰块把小船撞得“咯吱咯吱”直响,船颠簸得很厉害,警卫人员怕出危险,都紧靠毛泽东站着。毛泽东若无其事地说:“你们放心,船工们的本领是很高明的。”

就是在这样的黄河水上行舟,毛泽东仍然兴致勃勃。望着渐渐往后退去的深蓝色远山、黄土地和频频招手的乡亲们,毛泽东依依不舍,他对叶子龙说:“怎么样?以陕北为背景,给我照一张像吧。”

叶子龙说:“好,照一张。”说完,拿出照相机,给毛泽东照了一张像。

毛泽东笑着说:“好啊!把陕北的人民。陕北的山水照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纪念。”

船工们经过半个小时紧张而顽强的搏斗,终于使船冲出了激流。

这时,毛泽东仍然站在船上,望着对岸远去的人群,望着渐渐在前面消失的陕北一座座大山,深情地说:“陕北是个好地方,陕北人民对我们太好了。我现在和撤离延安时一样,还是不愿意离开陕北。但是,我们不能再提出,不打败蒋介石,我就不离开陕北,如果这么说,那就不切合实际了。”

这时;运载中央首长坐骑的船上,几匹马被惊涛骇浪吓惊了,在船上相互拥挤,随着一声马嘶,毛泽东骑的那匹老青马被挤进滚滚浊流中,船上的人都急坏了。谁想这匹平日显得极温驯的老青马竟格外冷静,水性又好,嘶鸣着在河中打转,最后拼命向西岸游去。

毛泽东看着心爱的老青马游向西岸,这才松了一口气,默默地说:“马犹如此,人何以堪?再见了,陕北!等全国解放了,我一定会回来的!”

十几条木船把中国革命的统帅部送到了黄河东岸,送到了指挥全国解放战争的前沿。这时,毛泽东凝望着汹涌飞卷的浪花,深情地说:“黄河真是一个大天险啊!如果不是黄河,我们在延安就住不了那么长时间,日本军队打过来,我们可能又到什么地方打游击去了。”

毛泽东还说:“过去,黄河没有很好地得到利用,今后应该利用黄河灌溉、发电、航运,让黄河为人民造福。”“你们可以藐视一切,但是不能藐视黄河。藐视黄河,就是藐视我们这个民族。”

船队经过一片浅滩,按预定方向在黄河东岸山西省临县下滩里平稳靠岸。岸上早有成群结队的干部群众迎候着,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边下船边向大家招手。

下船后,毛泽东等又与船工交谈,嘱咐当地干部要关心他们的生活。

毛泽东刚上岸一会儿,那匹落水的老青马又被西岸的木船载送过来了,毛泽东抚摸着老青马,连声向送马的同志道谢。为了按时到达宿营地,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首长没顾得上休息,就又踏上了北上的路程。沿黄河北上,经临县达士、债口,下午2 时左右到达临县寨则山,决定在这里过民毛泽东、周恩来、任捕时一行离开五台山,顺沟走一段,便进入了河北阜平县境内。这里已是满目春色,满山的绿油油的青草,满山遍野的桃花。

1948年4 月12日,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一行翻越长城岭到达阜平县西下关村。

当即由任弼时主持召开有部分县、区委书记参加的座谈会。在阜平参加土地改革和整党试点工作的邓颖超也赶来出席座谈会。她同周恩来已有一年多没有见面了。见面时,毛泽东握着邓颖超的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坚持在第一线工作,取得了成绩,又有了经验,很好啊。可你这个后勤部长没有当好。这么久,你连到前委来慰问也没有啊。可苦了恩来呀。”

邓颖超笑着说:“周恩来身体很好,又有警卫员照顾,又有主席的关心,我不去也很放心呀。”

毛泽东开玩笑地说:“那可不行。我们都代替不了你这个后勤部长啊。”

周恩来也笑着说:“通信联系,也等于见面了。”

13日下午,毛泽东、周恩来、任迅时和党中央机关从西下关村出发,前往城南庄。

城南庄是中共晋察冀党政军机关所在地,聂荣臻是晋察冀党政军的主要领导人,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共晋察冀中央局书记,他的指挥所离城南庄还有一段距离,虽然简陋,但不失幽静清雅。一片新盖的白色灰顶平房,修在山坡上。

听说毛泽东要来,聂荣臻和晋察冀中央局领导人认真进行了研究,并派晋察冀中央局副秘书长周荣鑫带领一个小分队赶到五台山去迎接毛泽东一行。

当时,华北战事正紧,城南庄一带敌情复杂,聂荣臻出于对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的安全考虑,命保卫处在城南庄实行短暂的戒严。但山里人有着自己的奇思妙想,虽然不知道来到城南庄的是什么样的大人物,但看到聂司令员都走出老远去迎接,认定要来的是个很大的官儿,于是他们扶老携幼,攀梯登房,居高临下观望。一双双睁大的眼睛专注着街心。

傍晚时分,毛泽东一行来到晋察冀边区党政军领导机关所在地阜平县城南庄。聂荣臻、刘澜涛、萧克等晋察冀党政军领导人高举火炬,到菩萨岭以北迎接。

聂荣臻等人等候多时,远远看见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逶迤而来,焦灼的心一下子踏实了。

“荣臻同志,我和恩来、弼时来打扰你呀。”毛泽东下车笑着和聂荣臻等握手。

“这一路不好走吧,听说西边下了雪。”聂荣臻关切地问。

毛泽东意味深长地说:“下了雪,好风景!五台山上一片洁白,整个世界一片洁白,多惬意呀!荣臻呀,严冬已经过去,这春天的雪,踩上去咯吱咯吱的,我心里蛮舒服唆。”

周恩来也高兴地说:“一到龙泉关,我们就有这样的感觉了。一路上经过的村庄,群众都是这样的热情。”

4 月23日,周恩来、任弼时等前往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毛泽东因准备出访苏联而继续在城南庄留住,并为即将召开的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作准备。

4 月25日,毛泽东致电在西柏坡的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提出了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的议题,包括邀请港、沪、平津等地各中间党派及民众团体的代表人物到解放区,商讨关于召开人民代表大会并成立临时中央政府问题;关于在今冬召开二中全会的议题;关于酌量减轻人民负担、大力发展农业生产和工业生产问题;关于消灭某些无政府状态和酌量减小地方权力的问题;关于区、乡、村人民代表会议组织大纲草案;陈粟兵团的行动问题及其他问题。毛泽东请他们在西柏坡先作讨论。

4 月底,毛泽东审时度势,亲自起草了(纪念“五一”劳动节口号),号召巩固和扩大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官僚资本主义的统一战线。为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而奋斗。团结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新的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并响亮地提出“打到南京去,活捉伪总统蒋介石”的口号。

毛泽东委托聂荣臻用电话将这些口号逐条口述给在西柏坡的周恩来。4 月30日,由陕北广播电台向全国播放。

《五一口号》公开发表后,立即得到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和无党派人士广泛响应,纷纷表示愿意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结成民主统一战线,为彻底实现新民主主义而奋斗。就连与蒋介石结为金兰之交的冯玉祥将军,也对蒋介石的独裁内战政策不满,表示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的主张。

这些表明蒋介石已正在走向穷途末路。

4 月30日至5 月7 日,毛泽东在城南庄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史称“城南庄会议”。

会议讨论了把战争引向国民党地区的问题。毛泽东分析,将战争引向国民党地区无疑会有很大困难,打出去的主力会减弱,打不了很多胜仗,但无此一条不能战胜国民党。打出去以后,敌我都到蒋管区去吃,不能依赖后方,后方要尽量供给前方。

会议讨论了发展生产、减轻人民负担问题。毛泽东认为,土地改革、整党、开人民代表会议,目的是为了发展生产,使人民负担适当减轻,要使后方的农业和工业长上一寸,才能适应战争需要。

毛泽东在城南庄会议上提出的战略性意见,后来被归纳为“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二十个字,成为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的行动方针。

5 月27日,毛泽东也来到西柏坡,与先期到达的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迅时会合。

中共中央的住处,由若干个普通的北方农家小院组成。周恩来住最东头的小院,接着是毛泽东的住处,小院外边有一个大碾盘,每遇重大问题难以决断,毛泽东便常来推碾,周恩来在另一端帮助。刘少奇和任弼时两个湖南老乡在西柏坡又成了邻居。朱德总司令住后院,是三间窑洞式建筑,前边有一块宽大的土坪,朱德常于晨风中在此习拳舞剑,好不潇洒!

毛泽东小院的西北,就是解放军总部兼军委作战室,在这不到35平方米的农舍里,摆着三张大桌子,一张是作战科,一张是情报科,一张是资料科,几乎占据了所有空间,桌上放着几部老式手摇电话机和军用电台,墙上挂满了军用地图,地图是作战参谋们用红毛线、蓝毛线标识的敌我态势。大屋子里彻夜灯火通明,电话声、电报声不绝于耳,来自全国各战场的电报汇集到这里,又从这里向全国各战场发出指示文电,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任弼时,中共中央的这五大书记,就是在这样简陋的条件下,指挥百万大军,最终打败了蒋介石。

淮海战中被俘的原国民党第12兵团司令官黄维,在被特赦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西柏坡看一看。他想知道,毛泽东怎样在短短四个月,就指挥人民解放军打败了国民党蒋介石sic 万军队。迈进中共中央军委作战室的门,。黄维站住了。借着幽暗的光线,他打量着屋子里简陋的一切,一动不动,站了很久,他想解开那个一直困扰着他的谜。

对于失败的原因,黄维也许已想过不少,可是面对这四间小小土屋,不由让他感到震惊。几间寒酸的民房,与蒋介石设在南京的豪华的总统府相比,实在相差太远。黄维深深低下了他那高傲不屈的头颅,由衷地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共产党伟大,国民党当败,国民党当败啊!

毛泽东赞誉西柏坡“是个理想的总指挥部”。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