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09. 林彪“拉条子”


东北的秋天,风猛雨勤。雨,浙浙沥沥的落着,敲打着黑色的泥土,宛如珍珠帘带,覆盖着黑油油的原野,覆盖着哈尔滨南边一座名叫双城堡的小镇。

在双城堡众多的土屋构成的街区中,坐落着一座由砖瓦结构建成的小院。这个小院古色古香,房屋齐整,白灰抹墙,青砖铺地,六根红漆木柱,擎着两米宽的廊檐,檐下青砖雕着凤凰、花草,做工精细,栩栩如生。整个房屋建筑虽年久失修,但仍不失往日富门宅邸的气派。

东北野战军的前线指挥所就设在这里。

院分两处,东西各成一体,一道月亮门由中间打开,把两处联结起来,西院为东北野战军司令部参谋处,东院住的是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和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

林彪到东北三年,大部分时间是在这里度过的。

刚人不惑之年的林彪,善用疑兵,声东击西,隐蔽自己,从侧翼和敌后奇袭和伏击敌人。他所统帅的东北军区下辖司。政、后机关及冀察热辽等12个军区和军政大学等,总兵力达33万余人,东北野战军总兵力达70余万人,下辖2 个兵团,12个步兵纵队,1 个炮兵纵队,1 个铁道兵纵队。

夜幕中,雨仍下个不停。桌子上放着9 月7 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名义发来的电报。林彪静静地躺在躺椅上,审视着墙上的作战地图,时而苦思冥想,时而自言自语。

良久,他从躺椅上站了起来,从审视的作战图上收回了视线,站起来开始在青砖地上有节奏地踱了几个来回,然后坐在写字台前凝神、运笔,用那支红色油笔在十六开白纸上缓慢滞重地写下一行行并不连贯的字,写好了字的纸有的被叠放好,更多的则被搓揉成团,扔在脚下。

这是林彪多年戎马生涯养成的习惯——拉条子。而且,往往是林彪认为极重要的文件才亲自动手“拉条子”,一般情况都是由他口授。

拉成的“条子”,也就是极简明的提纲,交给参谋处整理后,林彪再审阅。审阅时,也最多只是动个别词句。

他高度评价了东北野战军广大指战员的战斗意志、献身精神和英勇善战、果断顽强,他写道:“我们完全相信东北人民解放军有过冬季攻势的严重考验,军力更加充实与又经过两个月的紧张练兵,必定能够继续争取自己的荣誉,必能英勇地吃苦耐劳地作战,求得歼灭大量的敌人,完成全东北的解放,打通对华北解放区之联系,配合全国各战场继续扩大战争胜利。”

他鼓励指战员:“新的行动作战对全军、对各兵团皆是一新的考验和巨大的锻炼,这一战略机动的胜利,将决定我们各级党委的领导和军事指挥上的艺术及全体指战员的高度英勇精神,不怕疲劳,不怕伤亡,不怕小的挫折和异常忍受困难和克服困难的精神,以适于继续作战的需要,必须把全军的觉悟提高到最高,并以积极的精神去运用战术与技术,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定能获得伟大的胜利。”

林彪拉成的条子被整理成(北宁线作战政治动员令)。

“条子”的最后一行,几个字硕大而突出,林彪默默凝视着,慢慢咀嚼,细细品味,口中念出了声:“干净、彻底、全部消灭蒋匪军!”

据说,林彪进入此种情境,正是他将下最大决心作出决策之时,而这决心绝不容易下定,这决策也绝不容易作出。

拉完“条子”,林彪把东北野战军司令部作战处长苏静叫来:“把这些整理成北宁线作战政治动员令,罗政委、刘参谋长、谭主任看后再交给我,尔后下发各兵团、各纵队、各师。”

苏静接过那叠“条子”。林彪又吩咐道:“向毛主席发报,完全同意军委所指示的前途与任务,认为可能和应当争取东北与华北战局的根本变化。我军已在北宁线附近的部队于12日在锦州、义县间打响,北线主力于13日起从四平街、长春附近南下。”

接着,林彪又吩咐道:“命令南下各纵队,动作要快,半小时向我报告一次部队开进情况。通知罗政委、刘参谋长、谭主任来我这里,部队要作调整。”

林彪、罗荣桓、刘亚楼指挥东北野战军那百万大军,开始横扫全东北。

9 月10日,毛泽东接到了林罗刘给中央军委的报告:目前北宁线作战,最主要的关键,在于能以奔袭动作将锦州以南和以北的敌人堵住切断。如此,则我军第一步即能歼灭兴城。绥中等五城之敌,第二步即能将主力集中起来,攻锦州和打援。

9 月11日,毛泽东批准了这一计划。

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对攻锦战斗作了周密部署:围困长春的九个独立师继续摆出攻城的架势,东野主力则极隐蔽地、迅速地从长春外围撤下来,急转南下,锋芒直指锦州:以六个纵队及炮兵纵队主力和四个师的兵力集中围攻锦州;以四个纵队位于沈阳西北及长春、沈阳之间,阻止沈阳之敌向锦州或向长春增援,并随时准备参加攻锦作战和歼灭长春突围之敌;以两个纵队及两个独立师配置于锦州西南的塔山、高桥地区,阻止由锦西、葫芦岛方向增援锦州之敌。

9 月12日,锦州外围作战开始。

东北野战军第2 兵团第11纵队和冀察热辽军三个独立师等部,在兵团司令员程子华的指挥下,出击昌黎至兴城一线之敌,打响了辽沈战役的第一枪。

东北野战军各部队,按照统一的部署,以奔袭动作向北宁线锦州外围诸点之敌展开强烈的攻势,拉开了辽沈决战的帷幕。

至9 月23日,38岁的贺晋年司令员、35岁的陈仁麟政委指挥第11纵队,在长城脚下,萧瑟秋风中,首克石山门,再下昌黎,攻占北戴河,扫清了滦河以东至北戴河一线各据点之敌,斩断了国民党陆上运输线,完成了其保障东北野战军主力挥师南下,分割包围锦州之任务,为造成东北野战军关门打狗之势创造了条件。

与此同时,位于沈、锦间及位于长春、开原间的东北野战军主力,如钢铁巨流,源源不断向北宁线开进。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