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11. 蒋介石欲救锦州,卫立煌坚决反对


北宁线突然打响,义县垂危,刚刚从济南战役中回过神来的蒋介石,又慌了手脚。山东紧,他急于山东;东北紧,他忙于东北;与毛泽东打了几十年交道的蒋介石,根本摸不清毛泽东的战略底盘。东北一开战,蒋介石才急急慌慌将注意力转过来。

此时,包括蒋介石“五大主力”的新1 军、新6 军在内的国民党军,被分割在锦州、沈阳、长春三个孤立的据点:——长春地区有10万余人,主将是45岁的东北“剿总”副总司令郑洞国;——沈阳地区30万人,由51岁的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亲自指挥;——锦州地区15万余人,主将是53岁的东北“剿总”副司令范汉杰;兵不可谓不众,将不可谓不强,可是如何才能取胜?

9 月24日,蒋介石急召卫立煌到南京。他深感形势严重,认为“东北局势好坏,就在锦州一战”。他要卫立煌经由沈阳沈锦路出辽西直接派兵增援,解锦州之围,卫立煌却认为锦州之围应由关内出兵直接解决,尔后与锦州部队会合于大凌河,向大虎山攻击前进,到那时沈阳主力可西出与东进部队会师。

卫立煌在前往南京途中,在北平作短暂停留,与国民党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在北平西苑机场见面。

傅作义说:“锦州紧张,我已知道,并非不愿增援,实在是无兵可派。东北若出了问题,华北、华中都会发生连锁反应。蒋先生已无机动部队使用,你与蒋先生的关系深远,我与你比只能算是外人。你去南京,希向蒋先生把东北的重要情况讲清,放弃沈阳,兵撤出来,华北也就更不好办了。”

卫立煌说:“蒋先生听话有先人为主的习惯,他对东北的指挥,在兵法上犯了三大忌。兵法上说:勿以三军重而轻敌,勿以独见而违众,勿以辩说为必然。这三个‘勿’,蒋先生都犯了。我到南京后若蒋先生坚持原见,不听东北将领的一致意见,那是必败无疑。东北问题原来并不复杂,是他自己搞复杂的。这次我去,不知他是听了什么人的主意,我已作好辞职的打算,不过很可能辞不了。蒋先生是个宁肯全军皆墨也不肯放弃个人独见的人。”

傅作义鼓励道:“希望你力争。”

卫立煌说:“我一定坚持我的原则。”

在南京的蒋介石也在想,若把沈阳主力撤到锦州,就等于放弃了东北。这将在原本剧烈动荡的国民党内部引起什么反响呢?又该怎样面对国际视听?当年丢失东三省,国内外人声鼎沸,如今再丢一次,这“总统”和“委员长”的老脸往哪儿搁?

怎么办?长痛不如短痛,自己拉下面子总比被人打掉面子好。无论退还是战,蒋介石认定锦州这扇大门是绝对不能打开的。

正想之间,侍卫通报卫立煌到。两人一见面,就争论不休。蒋介石执意让卫立煌出兵锦州。

蒋介石的计划是:由范汉杰固守锦州,华北“剿总”第62军等部共五个师会同从烟台撤出的第39军两个师加上已到葫芦岛的四个师,组成东进兵团,由第17兵团司令侯镜如指挥增援锦州。沈阳地区的新1 军、新6 军等部十一个师另三个骑兵旅组成西进兵团,由第9 兵团司令廖耀湘指挥,经彰武。阜新趋义县,协同东进兵团对围攻锦州的解放军实施夹击,以解锦州之围。

对于派廖耀湘率西进兵团援锦,卫立煌不赞成。卫认为,此举风险很大,路途遥远,易受解放军攻击。

卫再三说明目前态势,坚持沈阳主力不能单独经辽西走廊至锦州。蒋介石有些不耐烦了,说:“俊如,你不要再说了,回去后,你要立即指挥东北‘剿总’主力前去辽西,不得有误。”

卫立煌仍含糊其辞地回答说:“我一定根据总统的指示,回去与属下详细商量,做出决断。”

蒋介石不高兴地吩咐在座的空军总司令周至柔说:“百福,你马上搞个空运计划,迅速将49军空运锦州。”

接着又对国防部参谋总长顾祝同说:“墨三,你代我到沈阳走一趟,监督空运并协助俊如,制订出反击共匪的战役计划。”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实际上是要顾祝同到沈阳监督卫立煌。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