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18. 一场意想不到的恶战


随着锦州攻坚战打响,在塔山一场恶战也即将开始。

10月10日,凌晨3 时许,国民党的“东进兵团”乘落潮之际,涉海滩袭占打渔山阵地。

天色微明,大地剧烈地抖动起来。山炮、野炮、加农炮。榴弹炮,加上飞机俯冲,炮火侧射……,国民党军集中了全部炮火,对塔山阵地全线猛轰。

成千发炮弹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倾泻到第4 纵队各个阵地上,炮弹的爆炸声像暴风雨来临前的惊雷突然从空中压到了地面,沿着打渔山、塔山、白台山一线,轰轰隆隆不停地滚动着。炮弹毁坏了几乎所有刚刚修好的工事,地堡掀掉了,掩体炸塌了,铁轨翻飞,枕木破碎。

随着炮弹而来的是,国民党军第54军三个步兵师,展开在十余公里的正面,以密集队形向塔山阵地连续不断地实施全线冲击。一个梯队接着一个梯队,一群接着一群,叫着骂着,稠密得像蝗虫一样,整连、整营、整团向第4 纵队阵地压来。

随着纵队司令员吴克华一声令下,第4 纵前沿部队第12师奋起反击,拉开了塔山阻击战的序幕。每一块阵地都抗击着几倍、十几倍,乃至几十倍的敌人。

敌军以炮火向第4 纵队阵地纵深延伸,借此压制其后面兵力的援助,再以优势兵力向前沿猛冲,以求全面突破,进而轮番推进,逐步深人,攻占塔山。

这一招果然奏效,第4 纵前沿阵地打渔山失守。

林彪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打电话给吴克华:“要立即夺回!丢了塔山,我要你的命!”

真正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

吴克华放下电话,立即对第12师师长江文元下了死命令:“迅速组织反击,坚决夺回阵地!绝不能一开头就叫敌人逞凶,要打掉他们的威风!”

林彪不放心,又给吴克华打来电话,叮嘱道:“守住塔山,胜利就抓住了一半。告诉你,塔山必须守住,拿不下锦州,军委要我的脑袋;守不住塔山,我要你的脑袋!”

第4 纵队与敌军绞在一起,进行着反复争夺:敌军冲进来。第4 纵的二梯队又以反冲锋把他们打出去。

敌军再冲进来。第4 纵再组织反冲锋,把敌人打下去!

敌军一次次失败后,又一次次的重新集结,然后按照突击队、二梯队、后续部队的顺序,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实施集团冲锋。双方展开白刃搏斗。

如此血战一天,敌军仍没有冲过去,只占领了打渔山。

至傍晚落潮后,第12师又夺回了打渔山阵地。

第二天,国民党军第17兵团司令侯镜如率第92军第21师由塘沽到达葫芦岛,当晚即召集各军、师长会议,总结攻击受挫原因,决定改取中央突破战法,采取两翼突破,夹击塔山的战法,集中三至五个师的兵力,在飞机轰炸、军舰开炮配合下,猛攻塔山。

早晨7 时,侯镜如集中了第54军和第62军所有的大炮,并派空海军支援,以塔山为中心发动钳形攻势。

敌人的炮火从前沿轰击到纵深,又从纵深轰击到前沿,树木截断,房屋倒塌,整齐街道顿时成为一片瓦砾场,残垣断壁的废墟中横竖着无辜百姓的尸体,修筑在村周围的工事被打塌了,泥土翻卷,硝烟弥漫。塔山成为绞肉机。

接着就是步兵密集队形的冲击。机枪疯狂扫射着,掩护冲锋的敌人,一个梯队接一个梯队,杀气腾腾,蜂拥而上。

第4 纵将士奋勇抵抗,战况空前激烈。解放军官兵与敌人展开肉搏战,演绎着一幅幅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场面。敌人每前进一步,都倒下成堆的尸体。解放军组织多路反击部队向国民党攻击部队展开夹击,杀声震天,势不可挡。

塔山脚下,国民党军在督战队驱赶下,成连成营,波浪式地轮番向解放军8 公里宽的阵地冲击。从飞机上扔下的炸弹,从军舰上和滩头阵地上发射的炮弹,几十分钟内倾泻了几千发,泥土被炸松了好几尺,地表工事全部被摧毁。冲上来的国民党军士兵,一批被打倒,另一批又冲上来。在阵地上,解放军指战员同冲上来的敌人展开白刃格斗。傍晚,国民党军在阵地前遗尸6000余具,但始终未能越雷池一步。

两天两夜,敌人似乎攻累了,第三天只以少数兵力在前沿骚扰,战火纷飞的塔山一时沉寂下来。

敌人的异常引起了吴克华、莫文骅的注意,这沉寂意味着什么?

种种迹象表明,敌人正在酝酿着更大规模的进攻。在大小东山一带的高地上,大批国民党军官在炮火掩护下,不断向塔山阵地窥探,在其后方频繁调动部队。

吴克华、莫文骅意识到敌人正在调整部署,重新选择主攻方向,锦州攻城的时机越近,塔山攻防战越激烈,第4 纵肩上的担子越重,为准备同敌人进行更激烈的硬仗,他们命令部队抓紧时机加修工事,整顿组织,总结经验,鼓舞士气。不但构筑了各种火力点,每个人也挖了单人隐蔽洞。

蒋介石听到塔山严重受阻的战况后,火冒三丈,向侯镜如下了死命令:“该军扶陆海空之绝对优势,攻击数日不能拿下塔山,诚我革命军人之奇耻大辱,限于明日(14日)拂晓攻下塔山。12时进占高桥,黄昏到达锦州,违者就地正法。”

蒋介石以为这是在跑马拉松。他特别指定总统府战地视察组组长华北督战主任罗奇,监督新调来的独立第95师“悉力猛攻”。

侯镜如不敢怠慢,决定改变战法,挥师再战。为了在自己进攻时可以掩护,而当解放军出击时,又可抵抗,他们在距离第4 纵前沿阵地一两百米的地方做起了临时工事。同时派飞机和火炮再次对塔山纵深地区进行轮番轰击。

10月13日,敌人在经过充分的准备之后,发动了更为猛烈的攻击。重点是先打铁路桥头,再包围塔山堡。先以飞机、大炮、舰炮,对第4 纵阵地进行毁灭性的轰炸,而后就整团整团地发动集团冲锋,上千人一起往前冲锋。

一梯队垮下了,二梯队跟上;二梯队倒下了,三梯队再上在总统府战地视察组组长华北督战主任罗奇的督察下,独立第95师拼着老本往前打。该师是蒋介石的中央军嫡系部队,美式装备,被吹嘘为“赵子龙师”,罗奇曾担任该师师长。这时,他重金收买亡命之徒,组成所谓“敢死队”,并吹嘘说:“没有‘赵子龙师’拿不下的阵地!”准备打胜仗向蒋介石邀功。

第4 纵队伤亡也很大,吴克华、莫文骅及时对兵力部署进行了调整,缩小伤亡较大的第12师防御正面,以第10师主力第28团接替塔山以东阵地,加上第4 纵一个炮兵团,集中保障塔山堡两翼。

根据敌人先用飞机、舰炮、地炮狂轰滥炸一通,然后步兵按一梯队、二梯队、后续部队,一拨接一拨地实行集团冲锋的战法,吴、莫研究制定了新的对策:敌人打炮时,只留少数兵力在阵地上警戒,其余都隐蔽起来;等到敌人炮火延伸,步兵开始冲击时,再迅速进入阵地;等敌人靠近50米、30米时突然开火。同时趁敌人迟滞之际,以精干的小分队迂回到敌人两翼,配合正面,实施突然猛烈的反冲击。

新的一轮激战开始了!

此时,潮水已经退落,敌人出动四个师近5 万人的兵力,在数十门重炮和军舰、飞机炮火的掩护配合下,采取两翼突破,中间夹击的战法,利用露出的海滩冲锋,全力向塔山阵地展开了猛攻。密集的炮弹猛烈轰击着塔山防线,落弹数量,爆炸强度,流血深度,开中国阻击战史先河。

第4 纵将士兵来将挡,沉着应战,用机枪、步枪、手榴弹将敌人杀伤一批又一批。地堡打塌了,跑到战壕里打;战壕打平了,再转到弹坑里打。打光了手榴弹,就拼刺刀,拼石头,只见阳光下刀光闪闪,血肉横飞。直杀得“敢死队”成了“送死队”,尸横遍地,血溅海滩,终于将敌人击退了下去。

遭到痛击的敌人,在战地督战队的威逼下,不顾死活地一次又一次重新组织冲锋。国民党的史书中记载说:在蒋介石严令下,“各军、师长均能奋不顾身,亲临最前线指挥”,“海军各舰艇均能不畏艰辛,冒狂风巨浪一致奋勇作战”。空军部队也频频出动配合,这在国民党军战史上是不多见的。然而,在人民解放军的顽强阻击下,始终难以得手。

第4 纵将士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不管是坚持在前沿的防守部队,还是作为二梯队的反击部队,都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13日这一天,是敌人投入兵力最多、火力最猛,进攻最凶的一天,但是敌人的赌注下得越大,就输得越惨。号称常胜不败的“赵子龙师”,在英雄的解放军战士面前碰得头破血流。这一天,国民党军伤亡1245名,第4 纵队亦付出了1048人的代价,莫文骅称这一天是“对塔山存亡有决定意义的惊天动地的一天。

当天晚上,侯镜如召开三军作战会议,决定14日晨7 时,陆海空炮火一齐轰炸塔山阵地,“务期于当午一举进占塔山”。南京国防部亦命令“锦西兵团以最少兵力守备,锦葫主力不顾一切向锦州地区挺进”。

14日一早,莫文骅打电话给各师领导,传达林彪和罗荣桓的指示:主攻锦州的部队将于当天发起总攻,估计锦西及葫芦岛的敌军不甘失败,战斗可能更为激烈更残酷,嘱守备部队积极准备,坚守到底。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