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0. 范汉杰叹服:打锦州这一着,非雄才大略下不了这个决心


锦州城破,蒋介石焦急万分。就在东北野战军攻打锦州的各纵队,在锦州城内与国民党守军展开巷战时,蒋介石第二次亲临沈阳督战。

蒋介石这次带来了时年44岁的嫡系将领、徐州“剿总”副司令杜聿明。

蒋介石在沈阳的住处戒备森严。当天晚上,杜聿明告诉卫立煌,蒋介石曾派空军给长春的郑洞国投下一封亲笔信,命他率部突围,同时又给守锦州的范汉杰投一信,命他自审情况突围到锦西。卫立煌问这两封信投下后果怎样?杜聿明说,这样一来,两处全完了。卫立煌又问是何原因?

杜聿明解释说:“郑洞国一定会执行命令,但要激起军变;范汉杰会乘机西逃,结果将是群龙无首。”

杜聿明接着问卫立煌为什么不动声色,是否有办法可想。卫说:“总统亲自来指挥,当众再三说明他负全部后果责任,我不应该多说。当晚,东北总部电务科向卫立煌报告,锦州指挥所电讯中断,卫立煌命令将此消息立即转告蒋介石。

对于锦州失守、范汉杰和卢浚泉被俘,蒋介石15日当天还不知道。他只知道锦州吃紧,于是又一次乘飞机由北平来到葫芦岛督战。侯镜如和“总统府”战地视察组组长罗奇向蒋介石汇报了锦州失守,,而塔山仍未攻下来的情况。蒋介石被这意外的重大打击给吓懵了,呆了片刻,突然敲打着桌子,暴跳如雷:“塔山这么近,敌人怎么可能那么快就修了那么坚固的工事呢?阚军长(第54军军长)长驻葫芦岛,早就应该发现,为什么不阻挠他们修工事?你哪里是黄埔生,你是蝗虫!”

蒋介石仍不相信锦州已经失守。不久,飞行侦察报告:锦州已无炮声。蒋介石面对事实,无话可说。但他还想挣扎一番,于是严令攻下塔山,夺回锦州。随后气得连第54军准备好的饭也没有吃,就又飞走了。

14日拂晓,攻击塔山的国民党军发疯似地赶着士兵,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以密集队伍分三路一拨一拨地涌向塔山阵地。解放军防守部队拼命阻击。不到中午,敌人的嚣焰已经被压了下去……

敌人此招不成,夜半过后,妄图以偷袭手段攻占塔山。

保持着高度警惕的解放军将土,发觉敌人的偷袭行动后,立即组织反击。黑夜里,他们发挥夜战特长,与敌人短兵相接,一鼓作气地将敌人赶出阵地。

天色大亮后,偷袭未成的敌人又轮番发起集团冲锋。可是,仍然不是解放军的对手。

锦州攻城战露出了胜利的曙光。

11时,各突击队发起冲击撕开突破口,分割包围。

至15日18时,战斗结束,全歼守军12万人,俘虏东北“剿总”副司令范汉杰、第6 兵团司令卢浚泉以下9 万余人。

15日,范汉杰和卢浚泉被解送到忙牛屯。

当范汉杰被带到林彪住处时,范看到堂堂人民解放军东北最高军政统帅、指挥部队将自己打败的林彪、罗荣桓,竟住在简陋的土坯房内,感到非常惊讶。

林彪、罗荣桓热情接见了范汉杰,并询问他对锦州之战的看法。

锦州解放,是毛泽东为关闭东北通向关内的大门。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最后解放全东北下的一着好棋。连国民党一些高级将领也深为这着妙棋所折服。范汉杰沮丧地说:“打锦州这一着,非雄才大略是下不了这个决心的。锦州好比一根扁担,一头挑东北,一头挑华北。现在扁担断了。”

范汉杰还说:“你们攻锦,炮火猛烈,出乎意料。我们的炮火全被压住了。我们的指挥所到哪里,你们的炮火就跟到哪里,真神了。你们部队近迫挖壕作业很熟练,从地面上看不到你们部队的运动,无法组织反击。这也是我们未曾料到的。

在接见卢浚泉时,林彪问卢:“曾派人骑送给你一封信,见到了吗?”

卢浚泉答:“没有。”

林彪像对下级交待任务一样,用极其简明的语言说:“你可以给60军通个电。”

守长春的第60军和卢浚泉指挥的第93军同属滇军。卢同第60军军长曾泽生有袍泽之谊。卢浚泉明白了林彪的意思,当即草拟了劝曾泽生率部起义的电报。

锦州守军全部被歼后,国民党东进兵团仍被阻于塔山以南地区,16日蒋介石令其撤回锦西。至此,塔山阻击战宣告结束。

东野第4 纵胜利完成塔山阻击战任务!太阳照耀着巍然屹立的塔山堡,血战六昼夜的英雄们心中充满着胜利的豪情,站在制高点欢呼:“我们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第4 纵在这场阻击战中付出了重大牺牲,更打出了威名,第12师第34团被授予“塔山英雄团”称号,第10师第36团被授予“白台山英雄团”称号,第10师第28团被授予“塔山守备英雄团”称号,纵队直属炮兵团被授予“威震敌胆炮团”称号。这些英雄的部队,在此后的和平年代哺育出一代又一代钢铁战士。

锦州战役大捷!在西柏坡的中共中央、毛泽东得到这一喜讯后欣喜万分。10月19日,毛泽东致电林、罗、刘,称赞说:“部队精神好,战术好,你们指挥得当,极为欣慰,望传令嘉奖。”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