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8. 蒋介石坚持不惜血本夺回一座空城


10月18日,沈阳东北“剿总”司令部。

却说解放军攻克锦州,使蒋介石愁肠满结,回到北平后更是坐立不安。锦州陷落,长春失守,沈阳“孤悬关外”,蒋介石明知“东北战局业已绝望”,却仍梦想夺回锦州,打通关内外联系。为此,他打算亲自部署收复锦州。

蒋介石乘专机刚刚到达沈阳,便马不停蹄,立即召集卫立煌、杜聿明和东北“剿总”司令部参谋长赵家镇、蒋介石的随从参军罗泽闿开会。

首先由杜聿明汇报了新立屯视察中各将领的意见。蒋介石听过后,说:“据连日空军侦察,共军大批向北票、阜新撤退。我料定共军不会守锦州,现锦州已没有什么共军。”

依据这一判断,蒋介石坚持要卫立煌将第52军、第51师全部调归廖耀湘指挥,继续向锦州攻击,协同葫芦岛、锦西间已集中的部队,一举收复锦州。他说:“连日来空军反复侦察,已查明共匪攻锦伤亡惨重,锐气丧尽,短时期内不可能再战,目前,一部分溃向阜新,另一部分则在锦西、塔山一带活动。这个战机千载难逢,失掉了子孙后人要责骂我们无能的。廖耀湘兵团至今才走到新立屯,这么迟缓哪天才能收复锦州?沈阳要加强廖耀湘,迅速打通锦州。”

听到这儿,卫立煌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苦笑。他在心里骂道:老蒋究竟听了谁的报告?又在胡说八道,蒋介石想借此削尽自己的兵权。因为一旦第52军和第51师都拨归辽西兵团,留在沈阳的就只剩下周福成的第53军两个师了。蒋介石之意,是要完全控制沈阳的兵力,使卫成为一个无兵司令,光杆司令,所以卫听后铁青着脸,一直沉默不语。蒋介石再三催问“俊如兄意见如何?”卫立煌才说:“请光亭、大伟讲讲。”

杜聿明有些事不关己的想法,推脱说:“对于东北敌我情况,我尚未十分摸清,请大伟兄作情况判断,然后再研究是否可以收复锦州。”

这时,卫立煌的参谋长赵家壤起身摊开两张国共军队态势图,详细介绍了双方的兵力及部署,然后说:“两军比较,敌军兵力超过我军近两倍,而且无后顾之虞,可以集中兵力同我决战。而我军既要保卫沈阳,又要收复锦州。南北分进,既不能合击,又有被敌军各个击破之虞。所以,继续向锦州攻击,是值得慎重考虑的。”

蒋介石听了这个不符合他的主观愿望的意见,愤怒地说:“你那个估计不准,空军优势,炮兵优势在我们一方,为什么不能收复锦州?”

见其他三位都不支持收复锦州,蒋介石便问罗泽闿:“罗参军看怎么样?”

罗泽闿完全听从蒋介石的旨意,他回答说:“委员长的看法是对的,我们空军、炮兵都占优势,可以南北夹击一举收复锦州。

蒋介石连说嗯嗯,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又问杜聿明:“光亭的看法呢?”

“赵参谋长的判断可能符合实际状况,目前敌我力量悬殊,还是以守为攻,相机收复锦州为好。”杜聿明委婉表达了不同意立即收复锦州的看法。

蒋介石见杜聿明没有迎合他的主张,虽心里不悦,但也没有作硬性的决定,只说:“你们研究研究再说。”

当天,蒋介石又匆匆飞回北平。

回到北平东城圆恩寺行宫,蒋介石寝食不安,仍在为设法说服东北将领“重占锦州”而绞尽脑汁。一大早,他就吩咐打电话要卫立煌和杜聿明立即来北平开会。

卫立煌和杜聿明知道老头子召他们是“研究”收复锦州的事,在飞机上,两人做反复讨论。

杜聿明说:“俊如兄,校长这么着急,光是推托怕是交待不过去,你我今天务必申厉害,明确表态。”

认为决不能同意马上攻锦州,并建议老头子迅速将廖耀湘兵团撤回新民,等东北部队补充足额、整训完毕后,再相机收复锦州,打通北宁路。万一蒋介石坚持要放弃东北的话,也只有从营口撤退,而不能照蒋介石的意志强攻锦州,否则东北国民党军将全军覆灭。卫立煌非常赞同前一意见,对后一个意见,说见了蒋以后再说。

杜聿明向卫立煌保证,这次他再不怕校长了,他也坚持廖兵团应立即撤回沈阳。不过有一点小事他要卫体谅,说他是黄埔生,蒋是校长,因此不能带头说反蒋的话。卫与蒋的关系则不同,卫既可以说是蒋的部下大将,又可说是和蒋一起闯出来的同僚,所以开会的时候,卫可坚持原则,他则只能在一旁打边鼓。他探身问卫:“俊如兄,为什么蒋非要沈阳主力从陆路冲到锦西。”

卫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你知道,我知道,他知道。”

卫、杜到达北平后,下午2 点,蒋介石在他的行邸召集傅作义、卫立煌、杜聿明开会。

会议一开始就陷入难堪的僵持局面。蒋介石重申要反攻锦州,卫立煌则坚决反对。

锦州战役初始,蒋介石坚持在撤退东北之前与解放军进行一次决战,现在锦州战役结束,他又不顾东北野战军重兵云集锦州、塔山以及黑山、大虎山一带的事实,坚持重占锦州,走陆路撤人华北。他不说无兵保卫南京,也不能再说增援锦州,因为锦州已失。他说是据空军侦察与情报材料,发现在锦州的解放军主力向北票和阜新去了,因之沈阳主力应迅速到锦州收复一座空城。

卫立煌则坚持要集中兵力死守沈阳。他说,共军既已轻易占领锦州,有何理由要突然离开呢?空军侦察共军白天向北去了,黑夜后他们又会回来的,我们东北总部还没有接到空军转来这样的报告,即使有,可能也是共军的诱敌之计。归总说来,沈阳主力不动,还有点救头;主力过辽河,必然兵败城失。

杜聿明附和卫立煌,说俊兄的意见不无道理。

蒋介石便问傅作义:“宜生兄的意见如何?”

傅作义说:“关系国家大事,要好好地考虑。”

蒋介石见无人附和他的意见,急得头胀眼红,从沙发上站起来,拍桌瞪眼对卫立煌大骂一顿,然后又举起拳头说:“马歇尔害了我们的国家。原来在抗战胜利后,我决定军队进到锦州后再不向前推进。以后马歇尔一定要接收东北,把我们所有的精锐部队都调到东北去,弄得现在连守南京的部队也没有了。真害死人。”

这一表白,说出了蒋介石的心里话。他要确保锦州,争取美国的援助,锦州一失,他无脸面见他的主子。同时他认为收复锦州就是他的胜利。他不考虑此时的军情、地形,尤其是兵力悬殊的实际情况,更想不到毛泽东已牵着他的鼻子,要把他的部队牵到大凌河附近消灭。他把其所谓王牌军的新编第一军、新编第六军估计得太高,把东北解放军估计得太低,并从“惟武器论”的观念出发,以为可以不计双方的兵力、士气,用空军、火炮就能吓退解放军。所以他还是一意孤行,一定要反攻锦州。任何人的意见只要不符合他的主观意图,他是不可能接受的。

可是,尽管蒋介石发了火,但他的主张还是没有得到赞同。卫立煌本来就不同意撤退,听蒋这么一说态度更加坚决。他再次重申:锦州失守,廖耀湘兵团再无西进的必要,应迅速撤回新民,否则有被解放军包围消灭的危险。

而远在前线的廖耀湘,坚决主张首要的是脱离险地,应该抓紧时间撤退营口。也就是说,无论是卫立煌还是廖耀湘,都与蒋介石意见相左,都反对再向锦州攻击前进,收复锦州。

就这样,蒋、卫争执从两点钟一直持续到5 点钟左右,仍无结果。

僵持下去怎么办?杜聿明早已看清蒋介石以赌博方法把沈阳主力全抽出去保卫关内的企图,他在沈阳处理问题时,就是按蒋介石的旨意行事的,所以才引出卫立煌的“你知道,我知道,他知道”那句话。

这时,杜聿明揣摸蒋介石的心思,认为老头子已下定决心要放弃东北,但为顾全他个人的尊严,顾虑到国际影响和国内的政治压力,他绝不会明令撤退部队,放弃东北,而是希望由他的部属替他出主意背过。因此,杜为迎合蒋介石的心理,提出两个方案:第一,令东北国民党军有计划地迅速从营口撤退;第二,以营口为后方,以一部守沈阳,主力归廖耀湘指挥先转移到大虎山、黑山以南,将营口后方掩护确实,再向大虎山、黑山攻击;如果攻击成功,进而收复锦州;攻击不成功,即逐次抵抗并迅速向营口撤退;并先以第52军占领营口,掩护廖兵团撤退。

蒋介石一听,喜上心头,心想到底是杜聿明,这回真和我想到一起了,当即称赞说:这个主意好。

卫立煌没想到杜聿明会拆他的台,鼻子都气歪了,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傅作义倒背着手,在屋里转来转去,也沉默不语。蒋介石问道:“宜生看怎么样?”

傅作义犹豫半天才说:“这是两条心。”

蒋介石的会议一直拖到6 点钟快吃晚饭。这时,一直心神不定的傅作义说:“我还要约他们几位吃饭。”

蒋介石见没有什么结果,只好说:“好,好,你们去吃饭,吃了饭再来开会。”

等吃完饭,杜聿明说:“我腰痛坐不住,不能去开会了。”傅作义说他也不去,卫立煌说他也不去了。于是,大家分手告别。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