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29. “校长”与“学生”的交锋


蒋介石在他的行邸,左等右等,始终不见一个人来开会,心中暗暗骂了起来。当晚午夜12点,又派罗泽闿来找杜聿明:“老头子要你到东北去接卫立煌的事,要我来征求你的意见。”

蒋介石准备撤换卫立煌,让社聿明重操东北国军指挥大权。

杜聿明的心思在徐州而不在东北。他已打定主意第二天回徐州。他想:东北已弄得不可收拾,危在旦夕。徐州方面,解放军即将发动冬季攻势,自己如果再在北平待下去,势将又弄得一败涂地。自己可以不对东北负责,徐州不能不负责任。所以,他打定主意第二天向蒋介石要求马上回徐州,对付中原解放军的冬季攻势。现在听到罗泽闿传达老头子的命令,很干脆地回绝说:“我有病不能去。”

罗泽闿善于奉承,对杜聿明说:“老头子认为东北只有你去才能执行他的命令挽回败局。现在卫立煌和各将领都不听老头子的话,不执行他的作战计划,所以弄得一败再败。希望你去能替老头子多分担点责任,为国家民族及个人着想,还是去好。”

杜聿明推脱说:“卫俊如的能力见解都比我高,经验又丰富,还是卫在东北有办法。我在徐州还有任务,现在徐州各部队都沿铁路线摆着,万一共军发动攻势,来个措手不及,势将打得一塌糊涂。”

杜聿明进一步分析了他对局势的看法,说:“东北失败的局面已经形成。谁也无法撒豆成兵,增加部队,击退共军的攻势。现在重要的是徐州,万一徐州再遭到失败,则南京亦危,我们连半壁江山也无法保存。所以,我们大家应该向老头子建议,赶快对东北下定决策,要守就叫卫俊如守着,尚可能牵制东北共军主力不至马上入关。如果不守东北,就干脆从营口撤退,免得一个一个都被共军吃掉,然后集中兵力巩固徐州,相机击破敌人的冬季攻势。”

两人越谈越远,直到午夜两点仍然僵持着,罗泽闿见未能完成蒋介石交给的使命,便拿老头子来压杜聿明:“那么老头子的命令下来你怎么办呢?”

“就是下命令来我也不去。”杜聿明态度坚决。他心里想:你这个一步登天的小鬼(罗是黄埔军校第六期),也敢以老头子的命令来威胁我!

罗泽闿站起来就走,杜聿明躺在床上没有理他。

罗走后,杜聿明有些后悔了,觉着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万一罗泽闿回去添油加醋在老头子面前告上一状,那还不吃不了兜着走!

第二天,一夜没合眼的杜聿明一大早就赶到蒋介石的行邸。7 点钟,蒋介石一起床找罗泽闿,罗对杜聿明说:“老头子要你去”。

杜聿明跟随罗泽闿小心翼翼地来到蒋介石的会客厅,蒋介石正在吃早点。

“你昨晚同罗参军谈得怎么样?”蒋介石一边吃,一边问。

“我觉得还是卫俊如在东北,我回徐州比较好,详细情况及意见已同罗参军说过了。我想我还是赶回徐州去。”杜聿明小心翼翼地答道。

蒋介石不掌握毛泽东已经在酝酿淮海战役,所以很有把握地说:“徐州不要紧,重要的还是东北。你去接卫俊如的事,指挥廖耀湘打锦州,一切都有办法。”

杜聿明说:“东北我军士气不振,各军残缺不全,要打也得经过补充整训,才可以相机对敌攻击。”

蒋介石又问罗泽闿:“罗参军看怎么样?”

罗泽闿当然附和蒋介石的意旨,说:“总统看得对,我们空军优势,炮火优势,可以同敌人决战。”

这时,杜聿明举战国时代秦王代楚故事讽刺罗泽闿说:“昔日秦王伐楚问李信需要多少兵力,信说:”不过二十万人。‘又问王翦,翦说:“信以兵二十万攻楚必败,以巨愚见非六十万不可。’秦王以王翦老而怯,不如李信壮而勇,遂用李信,而罢王翦。罗参军既有这样的高见,认为目前可以与敌人决战,请校长任用罗参军做卫先生的参谋长,既可不变更指挥机构,更可以收速战速决的效果。”

罗泽闿一听,大吃一惊,连称:“使不得,使不得。”

蒋介石瞪了一眼杜聿明,未置可否。

这时,杜聿明反问蒋介石:“校长看收复锦州有几成把握?”

“六成总有。”蒋介石虽这样说,但底气显得不足。

杜聿明感到老头真是老糊涂了,有六成把握就想同解放军决战!他意识到不能不对蒋介石讲明胜败之道,遂引用孙子兵法说:“孙子说,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现在我们算到六成,只会失败,不会胜利。”

孙子兵法紧接着下面还有一句“而况于无算乎”,杜聿明怕触怒了蒋介石,没有敢说出口。即使这样,蒋介石仍然有些窘态,愣了半天,才说:“你看如何才可以收复锦州?锦州是我们东北的生命线。我这次来时,已经同美国顾问团商量好,只要我们保全锦州,美国就可以大量援助我们。现在应研究如何把锦州的共军打退,将沈阳的主力移到锦州,保全锦州。以后我们一切都有办法。”

蒋介石这时才说出了收复锦州的真实意图,他把希望寄托在依靠美国人的援助上,而不是制定高明的战略战术,不是依靠纪律严明、战斗力强的部队。

蒋介石等着杜聿明回答。杜聿明思考良久,说:“我现在还不完全了解我们的政策,就是说是不是放弃东北h 如果放弃东北的话,就干脆明令放弃沈阳速从营口撤退,预料共军两三日内尚不至于发现我军的企图。在两三日后即使敌人发现,我亦处于主动地位,边打边撤,有可能全师而归,将主力控制于锦西、葫芦岛、兴城间,先打通北宁路西段(锦西、山海关段)然后补充整训完成,再大举进攻收复锦州。如果要东北的话,就必须先巩固沈阳、锦西、葫芦岛等大据点,锦州与锦西战略上只五十与百步之差。然后以追待劳,锐意整补。如共军先我发动攻击,然后一举出击,南北夹击,收复锦州。如果在我整补完毕,共军尚处未发动攻势,我即主动发起攻击,南北夹攻,亦可收复锦州。”

蒋介石觉得杜聿明的分析有些道理,也没有完全违背他必须收复锦州的意志,便问:“这样你要多少时间?”

杜聿明心里也没有数,便塘塞说:“目前还不敢预定,要看兵员补充和训练的情况而定。如马上将东北所有损失的部队补齐,三个月后可能向敌人攻击,否则半年也不敢定。”

蒋介石说:“太久了,太久了!要赶快收复锦州,才对我们有利。”

杜聿明又搬出孙子兵法说:“孙子说五则攻之,十则围之,倍则奇正并用;有奇无正,有正无奇,每战必殆。以目前的敌我兵力比较,不是我倍于敌,更谈不上什么奇兵正兵。相反的倒是敌倍于我,敌人有奇有正,并可能集中五倍十倍兵力攻我,围我,消灭我军。所以,我认为目前收复锦州是凶多吉少,并有全军覆灭的危险。”

杜聿明终于把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说得头头是道,警告老头子收复锦州凶多吉少,并有可能全军覆没。

蒋介石说:“那么我把东北完全交给你好了,你自己发纸币,找粮食,扩充军队。”蒋介石想一推了事。

杜聿明没想到老头子在这里等着自己,便推辞说:“这样,我可不敢去,我从来没搞过政治、经济,还是让卫先生在东北。他在政治上经验丰富,又有现成的一套班底。我还是回徐州准备击破共军的攻势。”

蒋介石说:“我已决定要你到东北,你应该听我的命令,赶快去接卫的事。”

杜聿明一看蒋介石来硬的了,就不敢违背,略加思索后,说:“既然校长已决心命令学生去,学生当然要服从,希望校长对东北今后的军事、政治、经济完全同过去一样,中央统一计划,并要尽先补充兵员,充实装备,恢复已损失的各军、师部队,才可以完成收复锦州的计划。”

不料,这句话惹恼了蒋介石,只见他又大发雷霆,握起拳头说:“为什么共军能打游击,就地筹粮、筹晌,而我们黄埔学生不能做到呢?”

杜聿明说:“共军现在占有整个东北,而我们只有沈阳、锦西两个孤城,我就是想要就地筹饷,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何况学生并不是个巧妇,何以能担当这样大的使命呢?”

听到这里,蒋介石大发脾气,站起来,面红耳赤地骂道:“哼!你们黄埔学生都不服从我的命令,不照我的计划执行,懦怯畏敌,这样子我们要亡国灭种的。”说完,丢下杜聿明,把手一甩,边骂边走上楼去了。

蒋介石的这一番激动,很能反映出东北失利时他的沮丧情绪。他已乱了方寸,对于他所重用的军事将领失望透顶;同时也失去了理智的判断力,对在东北面临的绝境毫无办法。

“校长”与“学生”的交锋陷入了僵局。被骂了个乌眼青的杜聿明也陷入两难境地:想溜,但又慑于老头子的淫威不敢走,坐在这里干等,又生怕他硬要自己去。又怎么办呢?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等等再说。如果老头子回来了,再向他力陈利害,急回徐州。

一个小时过去了,仍不见老头子出来。又等了一会儿,蒋介石终于又下楼来了。面带笑容,一进客厅,就对杜聿明说:“好!好!我们再谈谈!”

杜聿明恭恭敬敬地站着不敢说话。蒋介石说:“有什么意见再谈。”

杜聿明这才说:“我刚才意见没有说完全。校长栽培我到东北接卫的事,在个人讲是衷心感激的,也应该服从命令。可是,从国家的剿共大计着想,目前我们作战的主力是靠的黄埔学生,我应该不计名利地位,以国家民族为重,服从命令杜聿明话还没说完,蒋介石便说:”好,好,你既然……“

杜聿明上面这些话是面子话,实际上他仍然不同意去东北,因为在东北斗不过解放军,心中胆怯,怕被消灭掉,但又怕老头子钻他的“服从命令”的空子,仍把东北套在自己头上,所以抢着说:“在长春、锦州遭到全军覆灭的是我们同学,如果我再将沈阳送掉,势必舆论哗然,影响黄埔将领,影响校长的威信,甚至使校长无法重用黄埔同学。这是一。其次,东北胜败之局已定。目前攻既不可能,守由卫主张守,我也主张守,都一样是守,而且卫守比我驾轻就熟。只要守住沈阳、锦西两大据点,可以牵制敌人80万大军,既可减轻华北压力,又可利用海路机动转运部分兵力,拱卫首都,增加徐州的兵力与敌人决战。第三,目前徐州之战胜负关系极大。原定攻击计划未能实施,如何以攻势防御敌人冬季攻势的计划也未定,因之,我觉得我有赶快回徐州的必要。”

对于杜聿明这一番解释,蒋介石并不感兴趣。他有自己的主意,抹了一下胡须说:“你既然深明大义,不计个人名位,那么就以原名位调到东北,任卫的副总司令兼边区司令官,司令部设在葫芦岛。你认为怎么样?”

杜聿明觉得没有勇气也没有理由再推卸了,只好说:“我认为徐州比较重要,如果校长认为葫芦岛重要的话,那就由您决定好了。”

蒋介石下命令似地说:“葫芦岛重要,就这样决定,你到葫芦岛去指挥。我叫空军马上给你运参谋人员去,你午后就同俊如一道去沈阳。”

杜聿明没办法,只好接受,但他又不想急于去沈阳,说:“我先到葫芦岛看看再说。”

蒋介石说:“不。你先到沈阳召集廖耀湘、周福成,把我的命令直接下给他们两人,要周福成守沈阳,廖耀湘带现有的部队打黑山,收复锦州,并将第207 师也归廖耀湘指挥,第52军还是先占领营口,掩护廖耀湘的后路。”

杜聿明清楚,这一部署,明明白白就是不要东北,但老头子就是不敢明令放弃东北,他是想把放弃东北的责任推到部属身上,如果谁放弃了东北,激起舆论谴责,他就法办某一将领以推卸责任。杜聿明明知这样,还得为蒋介石背过,只好硬着头皮说:“既然校长的意见是这样的,那么是不是我就去同廖耀湘讲要他由新立屯向营口撤退?”

蒋介石说:“你们对共军作战都丧失了信心,我料定只要我军主力从沈阳出发攻击,与葫芦岛各军南北夹击,共军必退,我们就可以收复锦州。万一共军打不退,有第52军占领着营口掩护后路,再令廖耀湘撤退也不晚。你照我的意见给廖耀湘下命令好了。”

蒋介石就是蒋介石,想好了退路却不让点破。

杜聿明说:“最好命令还是交卫下达,我再同廖耀湘详细部署。”

蒋介石说:“你去替我给廖耀湘下命令,有我负责。我跟俊如说这一计划归你指挥。”

杜聿明觉得心慌意乱,心中生出难以名状的难过和悲哀。

10月20日午后,蒋介石又把傅作义、卫立煌、杜聿明召集到他的行邸开会。

蒋介石说:“现在要杜聿明任卫的副总司令兼冀热辽边区司令官,驻在葫芦岛,先同卫一道回沈阳给廖耀湘、刘玉章下命令。要廖耀湘以营口为后方,以全力攻锦州;要刘玉章先占领营口掩护后方;同时葫芦岛、锦西部队亦向锦州攻击。”

接着,蒋介石又当着众人的面,给杜聿明灌了一肚子米汤:“光亭去指挥,我相信收复锦州是有把握的……”

几个人面面相觑,各有难言之苦。杜聿明感到恐慌万分,但再无勇气申辩。卫立煌只表示欢迎杜聿明去,傅作义正在为平津地区作战发愁,不愿多管东北的事。

当天下午,卫立煌和杜聿明同机飞沈阳。在飞机上,杜聿明问卫立煌:“总司令接到作战命令没有?”

“没有。”卫立煌说。

“那么命令如何下达呢?”杜聿明又问。

卫立煌说:“研究研究再说。”

杜聿明向卫立煌谈起上午同蒋介石争吵的经过,卫立煌说:“不是今天的事,从今年春天起,就三令五申要打通沈锦铁路,将主力移到锦州,我一直顶着。蒋介石几次来沈阳,都是不顾大家反对,不分皂白地骂人。我不同意就不参加意见,也不执行他的命令。”

卫立煌的意见很明白,蒋介石的命令在他这里行不通。杜聿明已被蒋骂得没有勇气了,不想直接顶了,便问卫立煌:“是否再把他的命令顶回去?”

卫立煌考虑很长时间之后才说:“我们打电报到沈阳,叫廖耀湘、刘玉章来,把蒋的口头命令讲给大家听,研究看如何办。”

在蒋介石与卫立煌为廖兵团的使用问题争论不休时,毛泽东、林彪已开始部署自己的部队,为廖兵团“造饭”了。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