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30. 先打锦、葫,还是先打廖耀湘


蒋介石不会想到,他要“重占锦州”的主张,恰恰符合毛泽东的意图。锦州解放后,毛泽东和林彪、罗荣桓等东北野战军首长即在酝酿歼敌妙计。毛泽东对蒋介石的心理吃得很透此时,毛泽东不希望廖耀湘兵团撤回沈阳,更不希望沈阳的区民党军倾巢经营口走海路撤退。据悉,蒋介石在天津征集5 万吨轮船,似准备11月从营口撤退,向华中增援。这正是毛东最为担心的。

为了吸引廖耀湘兵团继续西进以便寻机歼灭之,毛泽东缺定了在锦州战役之后打锦西、葫芦岛,积极主动调动敌人的划。

毛泽东的这个设想早就有了。10月14日23时,毛泽东致电林、罗、刘,指出:“如果你们的总预备队没有使用,如果锦州城内之敌比较容易解决。则我们主张在锦州残敌将歼未歼的时机,或者将敌指挥机关及敌军一部故意保留,不急于歼灭,让其急叫呼援,而将锦西方面防御向后撤退,将锦西援敌五个师,诱至锦州附近加以包围歼灭。”

朱总司令也有这样的意见。10月16日,他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作战局战况汇报会上发表讲话说:“现在我们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打锦西,这比较好打;一个是打沈阳出来的敌人。最好是打下锦西,使东北的敌人更加孤立。”

就在长春即将解放之际,毛泽东认为,东北野战军下一仗以向南打锦西、葫芦岛之敌为有利。

10月17日5 时,毛泽东致电林、罗、刘,仍然认为东北野战军下一步行动宜打锦、葫,并且不宜太迟。电报说:“蒋介石素来对我军力量估计不足,他似在判断我军打锦州后伤亡必大,非有一个月以上休整不能再打,而我军过去在一次战后,总是要作长时间休整,亦给他这种判断以根据。他当然不相信你们现在能打新民、彰武之敌,也不相信你们在半月之后能打锦西。他的计划大概是在本月内完成撤退长春,以长春兵力回守沈阳,以沈阳全力增援锦、葫。”“你们下一步行动,我们认为宜打锦、葫,并且不宜太迟,宜在休整十五天左右以后即行作战,先打锦西,后打葫芦岛争取*月完成夺取锦、葫任务。在你们打锦、葫时,沈敌可能被迫增援。因锦、葫守军是国民党嫡系,和锦州守军多为杂牌不同。我克锦州,卫立煌实际上坐视不救,必为许多人不满。故我攻锦、葫时,沈敌可能增援。而只要沈敌远离沈阳走打虎山、大凌河增援锦、葫,便于大局有利。”

身处战场的林、罗、刘也在考虑如何诱沈敌南下而聚歼之,但具体想法与军委有所不同。他们决心乘胜回头围歼沈阳西援之敌。10月17日12时,在尚未收到毛泽东17日5 时电报时,林、罗、刘向军委报告:决心采取诱敌深人,吸引沈敌进入打虎山、沟帮子、锦州之线而歼灭之。

但是,就在他们发出电报的当天,传来长春第60军起义。新7 军被围的消息,林、罗、刘估计,这样一来蒋介石就不敢再按原定计划向锦州前进了。同时,他们也收到了毛泽东17日5 时的电报,于是,林、罗、刘于10月18日10时向军委表示:下一步行动,只有攻锦葫为好。

战场局势在继续变化。廖耀湘兵团新1 军10月17日占领新立屯后,18日继续向南挺进,第刀军也进至新立屯附近。

同一天,根据毛泽东的建议,林彪、罗荣桓、刘亚楼具体分析是歼灭南面的“东进兵团”,还是围歼北面的廖耀湘兵团,并拿到中共东北局会议上讨论。会上,大家的意见是,应根据廖耀湘兵团的行动来决定我下一步作战。如廖兵团撤回沈阳,则先歼灭锦、葫之敌;如廖兵团继续西进,则应不惜代价,坚决在运动中歼灭该敌,尔后再向华北之敌进攻。

为了能够一下子钓到廖耀湘兵团这条“大鱼”,东北野战军首长作了精心部署。在攻打锦州前,林彪打援战术是“东拖南阻”,即南边坚决顶住东进兵团,东边则拖缠住西进兵团,叫它进退不得。现在改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林彪罗荣桓签署命令:——在辽西牵制廖耀湘兵团的第10纵进到黑山以北头道境子一带隐蔽。敌不动则不动,敌西进则退至黑山、大虎山一线固守。如敌有东退征候,即不分昼夜插到新立屯以东,切断敌人退路;——第5 纵队进至广裕泉西南隐蔽,敌停则停,敌进则退,如敌有东退迹象,立即插到新立屯以南,截断敌人退路。

——第6 纵暂于彰武西北隐蔽,准备突然包围彰武之敌。

——第1 、3 、8 纵及第6 纵第17师为第一梯队,10月20日开始东返。一路沿北宁线向大虎山疾进;一路沿公路直奔黑山;一路经义县向白土厂前进。第2 、7 、9 纵及炮纵为第M 梯队,于10月22日随后跟进。

命令要求所属部队一律夜间行动。并提出假如未能在新立屯、彰武地区抓住敌人,敌人转营口撤退时,所有部队立即转向营口,在营口和牛庄间歼敌。

林、罗同时命令第4 、11纵继续在塔山一线抗击东进之敌,并安排在锦西附近的两个热河独立师和第u 纵一个师,大天白日向西南作战役佯动,沿途大肆筹办粮草房舍,虚张声势,作出东北野战军要进关的样子。

10月18日20时,林、罗、刘致电中央军委:“第17日进占新立屯敌新1 军,本日继续前进,我军决采取诱敌深入方针,我10纵主力向沟邦子、黑山撤退,我5 纵主力向阜新方向撤退。”

诱敌深人是为了聚而歼之。林彪、罗荣桓在用兵上也更灵活。

19日,廖兵团仍无撤退迹象。当天晚21日,林、罗、刘又致电中央军委:“昨日进至新立屯以南之敌,如果仍按蒋计划继续前进,则我们来不及先歼锦、葫之敌,而只有先歼灭由沈阳向锦州前进之敌。”

林彪、罗荣桓还认为:打锦西对我不利,因为锦西、葫芦岛敌兵力密集,有*个师地域狭窄,我兵力展不开,用不上,战斗不能很快解决。在我们打锦西、葫芦岛期间,新立屯之敌可能乘虚南下,重占锦州,而我既不能打下锦州,又不能歼灭向锦州前进之敌。因此,建议采取诱敌深人的方针,将廖耀湘兵团消灭在沈阳、锦州之间。

毛泽东接到林、罗、刘19日电后,针对廖耀湘兵团仍然继续南进的情况,表示完全同意他们的意见,果断地放弃了他原来先打锦、葫之敌的主张。电报说:“如果在长春事件之后,蒋卫仍不变更锦葫沈阳两路向你寻战的方针,那就是很有利的,在此种情况下。你们采取诱敌深人打大歼灭战的方针甚为正确。

同一天的另一份电报中,毛泽东发出了歼灭廖耀湘兵团的指示:“你们在锦州各部须争取至少再休整一星期,准备歼击由新立屯向你们前进之敌。如该敌不再前进,则攻新立屯,抓住廖耀湘攻击,使他走不脱,各个歼灭之。”

毛泽东更看清楚了战局发展的另外一面,即蒋介石、卫立煌改变计划,从营口撤退,虽然廖耀湘兵团的新一军等部相当西进,甚至进到沟帮子一带,但仍然有利于他们突然向营口撤退。所以,毛泽东在19日17时电报中,一方面充分肯定他们诱敌深人的方针是正确的,一方面提醒他们仍然要考虑部署兵团于营口及其西北与东北地区,以免在蒋介石、卫立煌采取从营口撤退时措手不及。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