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32. 黑山阻击战


打锦州是攻坚战,塔山战斗是阻击战,这些都不是从游击战、运动战中成长起来的解放军所惯用和擅长的战法。但是战争发展到1948年秋,这些新的作战都是绕不过去的。现在,锦州攻克了,在塔山把敌人顶住了。剩下的就是对付廖耀湘,这可是运动战,是人民解放军惯用的战法。

面对此战,在打了锦州、塔山那样史所罕见的硬仗之后,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确实有些激动,有些兴奋,但他们又十分冷静。因为他们知道,越是临近胜利之时,敌人越是容易逃跑,要抓住这条大鱼,首先是不要让它脱了钩。于是,他们授意新华社发出报道,详细介绍攻锦部队已转人休整,正在总结经验,评选战斗英雄,补充兵员弹药,如此等等,以麻痹廖耀湘,以免惊动了他。

同时,林彪、罗荣桓急电在彰武、新立屯地区监视廖耀湘兵团的第10纵队:“长春十万敌军起义投降,锦州十万敌军被歼,沈阳陷于孤立。廖耀湘兵团有企图向锦州突围,与锦西北上之敌会合,妄图夺路逃回关内。令你们即返黑山、大虎山,选择阵地,构筑工事,顽强死守,阻击敌人,掩护主力到达后,聚歼前进之敌。”

林彪、罗荣桓一面在黑山、大虎山一带布置力量坚决阻击、迟滞南进的廖耀湘兵团,一面令攻锦主力立即回师,隐蔽地向新立屯、黑山地区急进,从两侧包围敌人。廖耀湘在国民党军中也是个人物,黄埔六期生,讲得一口流利的英语。他的部队是美国佬给装备起来的,打起仗来也完全是美军那一套,因作战有功,傲气十足,陈诚、卫立煌等元老都拿他没办法,此人没有别的爱好,整天就是看书,是国军中怪得出奇的书呆子。现在,他率领10万之众,向南出击,内编有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中的两支——精锐的美械部队新1 军和新6 军。他打着旗开得胜的算盘,对进攻黑山的部署做了精心的安排:以一个师的兵力,在兵团直属重炮掩护下,从胡家窝棚由东向西从正面攻黑山;以两个师为攻击黑山的主力,由北向南从黑山以北侧击并包围黑山。

10月21日,廖耀湘兵团的新1 军、新6 军和第71军向锦州方向行动,主力进到了胡家窝棚、尖山子、拉拉屯、正安堡一线,准备向黑山、大虎山攻击。

野司短短百余字的电文,给了第10纵一个紧急而艰巨的任务。他们只有一个纵队,而将面对的,却是装备精良的国民党军一个兵团,兵力之比为一比五;同时,要以三个师担负20公里以上的防御正面,同时展开,压力异常沉重。

纵队司令员梁兴初、政委周赤萍,召开纵队党委扩大会议发布动员令,号召部队以与阵地共存亡的精神,坚决阻住敌人的攻击,决不放过夺取伟大胜利的机会。

34岁的周赤萍政委说:“可以预见得到,即将到来的战斗,绝不是轻磨慢擦,零敲碎打的,而必然是一场极残酷的浴血战!既要反复争夺,又将来回拉锯。”

比周赤萍大一岁的梁兴初司令员说:“要想打好这一仗,不咬咬牙是不行的!现在林总和罗政委在看着我们,各兄弟部队也在看着我们。打好了,不仅是标志着东北的全部解放,更重要的是蒋介石的又一个‘十万主力军’被我们从他的军簿上一笔勾销;打坏了,十万大敌就将逃入关内,对我们整个解放战争,又将意味着什么呢?那只能说,我们对人民犯下了滔天大罪!大家看,我们现在就站在这样严重的任务面前,我们对待自己,难道还能有其它第二个要求么?没有了!要求只能是一个,那就是:只准打好,不准打坏!”

10月22日清晨,第10纵队及第1 纵队第3 师进入阵地,立即构筑工事。

23日清晨,廖耀湘兵团先头部队沿新立屯、芳山镇南下,直逼第10纵前沿阵地尖山子、胡家窝棚警戒阵地。

上午9 时,随着一阵激烈的炮响,尖山子顿时隐没在滚滚硝烟之中,前哨战打响了。

10月24日,廖耀湘以五个师的兵力,在200 余门重炮和200 余架次飞机支援下,向黑山、大虎山长25公里弧形阵地正面展开猛烈攻击,坚守黑山以东高家屯、101 高地、92高地和石头山一线的第10纵队第28师指战员,与敌展开浴血激战,一次次击退敌人的攻击,几处阵地曾一度丢失,又很快被预备队夺回来。

梁兴初、周赤萍向野战军司令部报告战况,林、罗、刘回电:“盼你们加强决心,深人动员,务须使敌在我阵地前尸横遍野而毫无进展。只要你们守住黑山三天,西逃之敌必遭全歼。”

黑山争夺战的焦点,集中在高家屯阵地之101 高地。防卫101 高地的是第28师。敌人集中了几乎全部炮火向101 高地施以最猛烈的轰击。占领92高地后,立即出动两个营向101 高地扑来。

此时的101 高地,早已是弹坑累累,碎石成堆,几乎所有土木火力点都被炸坍塌了。守卫101 高地的解放军只剩20余人,他们在这毫无依托、遮蔽的石头山上,利用弹坑滚进滚出,以密集的手榴弹连续打退数倍于己的敌人四次冲锋。

凶恶的敌人纠集残部以羊群般的队形,从三面合围上来。

101 高地上只乘五名战士,手榴弹全部打光。在一场激烈的肉搏战之后,101 高地终于被敌人占领。

情况万分危急!高家屯阵地一旦被敌人夺走,敌人必将直逼黑山城下,并趁此突破整个黑山防线。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第28师师长贺庆积表现出了高度的沉着和果断,他立即命令所属12门山炮,向101 高地之敌发起狂风骤雨般的轰击;同时命令第82团三营,在炮火准备之后,立即反击高家屯。

12门等待已久的山炮发话了,101 高地顿时血肉横飞,嚎陶四起。

下午16时20分,反击部队向101 高地发起冲锋。借着山头的滚滚尘烟,将士们飞速冲击,突然出现在敌人面前,阵地上顿时刺刀飞舞,杀声震天,激战半小时后,101 高地守敌180 多名全部被歼。

与此同时,高家屯阵地其它高地的敌人也被打退了!

廖耀湘不甘失败,于10月25日再次组织力量向黑山发动更为猛烈的攻势。整个高家屯阵地,见到的不再是一朵朵炮烟,听到的不再是一阵阵轰击,而是一个持久不息的巨雷炸响,一股浓黑的乌云在翻卷,好像山就要倒了,地就要陷了。

一场激烈、残酷的阵地争夺战,再一次在高家屯阵地展开。

一轮又一轮的冲锋被打下去了,敌人一次又一次往上冲,他们依仗着兵力和装备的优势,先后夺去石头山和92高地然后集中力量向101 高地发起潮水般的冲击。

解放军将士向敌人反冲锋,成束的手榴弹势如弹雨,机枪火力密如火网:向拥挤成团的敌人不断倾泻。

双方反复争夺20多次,相持到下午2 点,阵地前敌尸堆积成山,不论督战队如何高声喝斥,敌人的冲锋群再也没有人敢前进一步。

这时,敌人指挥官又拿出其“老法宝”,用金钱利诱,组织所谓“敢死队”,只见那些手执“金圆券”的督战官在山脚下连连吆喝道:“弟兄们!廖长官知道你们勇敢善战,现在组织‘敢死队’,参战者每人奖励10万元!头一个冲上去的,奖金再加一番厂可是,喊了半天,谁也不动。于是,督战官又喝道:”每人再加5 万!勿失良机,弟兄们冲呀!“

仍然没人动。最后不知加到多少,才勉强组成一支300 余人的“敢死队”。

可是,在英勇的解放军将士面前,“敢死队”很快变成了“送死队”。

101 高地在经过整整两天的炮击之后,山头被削去两米,变成“99”高地了。解放军战士伤亡很大,已经不足百人,而且许多还是身负重伤,坚持不下火线。

人越来越少,武器和子弹也越来越少,101 高地终因弹尽人寡,于下午4 时被敌人攻占了,又一次打开了黑山的门户。

梁兴初再次组织力量向高家屯实施反冲锋,战至6 时50分,终于收复高家屯阵地。

就这样,从23日至25日,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等部在黑山、大虎山阵地整整死守了三天,每天都连续抗击廖兵团四五个师规模的轮番集团冲锋,为主力部队回师东调赢得了宝贵时间。

此时,廖耀湘因其精锐之师在大黑山、大虎山遭到惨重伤亡,加之东北野战军锦州部队已回师到达北镇地区,感到重占锦州非但无望,且他的兵团也危在旦夕,于是便决心放弃沿北宁线正面进攻重占锦州的计划,改向营口、大洼地区撤退,并将此决心报告了在沈阳的卫立煌。卫立煌即复同意,并称:“万不得已时,可退回沈阳。”

营口成为廖耀湘兵团及沈阳国民党从海上撤退的惟一通道了。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