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35. 辽沈决战结束,毛泽东说应给蒋介石发个大奖章


毛泽东以他那敏锐的洞察力紧紧地把握着战争中的每一个环节,并以宏伟的气魄,一环紧扣一环地推动着辽沈战役的发展。当辽西歼敌已成定局之际,10月27日23时30分,毛泽东致电林彪等,一再提醒占领营口,阻敌海上退路。“(一)围歼五个军,俘敌数万,极为欣慰。(二)当面敌人解决后,望以有力兵团(不少于三个纵队)星夜兼程东进,渡辽河,歼灭营口、牛庄、海城一带之敌,阻塞敌人向海上的逃路。(三)廖兵团被歼后,蒋介石将从葫芦岛运一部兵力加强营口,并令沈阳一带敌军向营口迅速退却,此点你们必须充分估计到。(四)如果在目前数日内,沈阳一带敌军已经正在向营口逃跑,则你们全军须迅速向营口、海城方向进击。”

又过了一小时,毛泽东得知林、罗、刘已部署大军迅速向鞍山、海城前进,准备歼灭沈阳南下之敌后,再次致电林。罗、刘,要求他们立即抽出几个纵队于28日兼程东进。电报说:“刚发27日23时半电给你们,接到你们27日18时电及11时半电,你们业已部署大军迅速向鞍山、海城前进歼灭沈阳之敌,甚好甚慰。希望你们立即抽出几个纵队于明28日兼程东进。如能于29日渡过辽河,则沈阳逃敌跑不掉,否则,沈阳之敌有于30日退到营口的可能。”

遵照毛泽东的指示,10月28日,林、罗、刘立即命令:第1 、2 、7 、8 、9 等五个纵队分头东渡辽河,向沈阳和营口疾进。

第1 、2 纵队不顾连续10天作战的疲劳,以每小时9 公里的速度向沈阳疾进。

10月31日,第1 、2 纵队进抵沈阳西郊,与第12纵队和各独立师对沈阳形成合围。

此时,东北“剿总”司令官卫立煌见大势已去,自己远走高飞,逃到葫芦岛,将沈阳这个烂摊子交给第8 兵团司令周福成。

11月1 日,东北野战军对沈阳发起总攻。拂晓,各部队突破第一道防线,残余国民党军纷纷出降,重炮*团将18门完好的美式重炮交给解放军。

11月2 日,东野部队直下沈阳、营口,沈阳守军全部被歼,沈阳解放。

沈阳之战,共歼国民党军一个“剿匪”总司令部、一个兵团司令部、两个军部、七个师、三个骑兵旅等,共计13.45 万人,俘第8 兵团司令以下将级军官106 名。

就在东北野战军围歼廖耀湘时,由于林彪一度判断敌不向营口撤退,而把调往营口的独2 师调回,国民党第52军军部和一个整师钻了空子,乘船从海上逃走。

对此,毛泽东批评东野“这是一个不小的失着”。

11月2 日,第9 纵队攻入营口市区,歼灭第52军一个师又一个团,并击沉轮船一艘。营口战斗结束。至此,历时52天的辽沈战役胜利结束。

11月4 日,毛泽东致电林、罗、刘:“迅速彻底干净歼灭各敌,光复沈阳极为欣慰,望向全军传令嘉奖。”

11月9 日,锦西、葫芦岛的国民党军随杜聿明从海上逃跑。

随着锦西、葫芦岛的最后解放,东北全境解放,获得新生。战乱不断的黑土地终于平静下来。

战争的天乎完全倾斜了。

战争的进程之迅速,大大出乎毛泽东的预料。开战之初,毛泽东计划辽沈决战分三步走,每个阶段大体用2 个月,加上间隙休整4 个月,共计用10个月解决东北问题,现在满打满算只用了7 个半星期的时间。

在这场历时52天的大决战中,东北野战军以伤亡6.9 万人的代价,消灭了国民党军47.2万余人。至此,国民党蒋介石失去了一个支撑其反动统治的战略集团,共产党毛泽东则获得了一个加速胜利进程的强大战略机动兵团。

据说,辽沈战役大捷的消息传到西柏坡后,毛泽东与周恩来曾有这样一段对话——周恩来:“主席,你还漏掉了一个应奖的重要人物,那就是蒋总统。”

毛泽东连连说:“对对,是应该给他发个大奖章,若不是他天上、地下、海上、陆上一通乱忙。搞乱了自己的阵脚,我们也许不会胜得这么快呢!”

辽沈战役的胜利,显示了毛泽东驾驭大规模歼灭战的高超的指挥才能。这次战役的胜利,首先建立在正确确定战役突击方向的基础上。选择首攻锦州,造成“关门打狗”之势,继而分批歼灭敌人,战争的全部主动权均在我军的掌握之中。其次,在作战的方法上,辽沈战役尝试了大规模运动战与大规模阵地战相结合的办法,很好地贯彻了毛泽东的决战意图。此外,在围攻城市中,实施了军事打击和政治瓦解相结合的方法,使得长春不战而得,为以后的北平方式提供了榜样。

辽沈战役的伟大胜利,对于整个解放战争的进程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它从根本上动摇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引起了全国战局的急转直下,吓得蒋介石吐了两次血。

辽沈战役,时间之短暂,战绩之辉煌,不但全国为之欢呼,世界也为之震惊,国际舆论纷纷评论,发出了惊呼——美联社记者写道:“东北已成其勾销的问题了,华北现在能守住吗?……政府军能够守住甚至包括长江在内的任何防线,如京、沪及其它南方的沃土防线吗?”

《纽约时报》写道:“问题不仅是……在远东的一场内战的胜败问题,世界的均势改变了,而且,它是朝着美国希望的相反方向变化的。”

路透社记者写道:“国民党在满洲的挫折,现在已使蒋介石政府比过去20年存在期间的任何时候,都更加接近崩溃的边缘。”

英国《泰晤士报》评论:“中共占领东北,又将出现一个由北向南的征服形势……以现在看来,中国如果要统一,似乎将从东北出发了。”

曾在官方报纸上发表署名文章,认为丢失延安,“中共显然是失败了”的苏联,也在大报的显著位置,刊登了解放东北的伟大胜利。即是蒋介石本人,也在1956年写的《苏俄在中国》一书中承认:1945年以后,“对东北问题的处置”,“更是我们政策和战略上的一个重大错误。将我们国军精锐主力调赴东北,陷入一隅,而不能调动自如,争取主动;最后东北一经沦陷,华北乃即相继失守,而整个形势也就不可收拾了”。

1948年11月14日,毛泽东根据辽沈战役以后敌我力量变化的新形势,为新华社写的题为《中国军事形势的重大变化》一文,指出:中国的军事形势现已进入一个新的转折点,即战争双方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人民解放军不但在质量上早已占有优势,而且在数量上现在也已经占有优势。这是中国革命的成功和中国和平的实现已经迫近的标志。“

毛泽东还豪迈地预言:“这样,就使我们原来预计的战争进程,大为缩短。原来预计,从1946年7 月起,大约需要五年左右时间,便可能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反动政府。现在看来,只需从现时起,再有一年左右时间,就可能将国民党反动政府从根本上打倒了。”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