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40. 未能实现的“进攻山东共军的计划”


蒋介石也在紧锣密鼓地研究、部署徐州集团的行动。

济南失守后,国民党军徐州防线已经完全暴露在华东野战军的攻击矛头之下,国民党方面从上至下都在猜测:解放军下一个打击目标将指向哪里?

济南解放后,华东地区的敌我形势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华东野战军在粟裕率领下解放了山东大部,华东解放区与华北解放区连成一片。华东野战军大部集结在徐州、济南间的津浦路的两侧休整,准备更大规模的作战;中原野战军主力则在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率领下集结于河南禹城、湖北襄成、叶县等地,两大野战军约60万人,背靠着华东、华北两大解放区,随时可以直下淮海,夺取徐州,对国民党统治区的心脏——南京构成严重的威胁。

对此,国民党统帅部也十分害怕,判断华东、中原两野战军下一步将向陇海线以南的徐州地区发动大规模的进攻。根据这一判断,蒋介石今华中“剿总”总司令白崇禧率第3 、12兵团向我豫西解放区发动进攻,以牵制中原野战军,阻止中野东进与华野会合;华东“剿总”总司令刘峙指挥徐州附近的第2 、6 、7 、13兵团以及第一、三、四、九绥靖区的部队,在徐州地区加强防务,随时阻止我华东野战军由鲁西南或鲁南南下。

9 月25日,蒋介石在南京黄埔路他的官邸召集国防部长何应钦、参谋总长顾祝同以及陆、海、空、联勤的总司令召开紧急会议,寻求新的作战方略。

一开始,蒋介石就向陆海空联勤四位总司令询问了徐州的战备情况,这几个司令官对徐州的防务缺乏信心,一致认为徐州储粮少,补给不便,大军难以在徐州持久作战。

忧心忡仲的蒋介石把头转向参谋总长顾祝同,问道:“墨三,你看呢,徐州能不能守?”

顾祝同正了正身子,神态严肃地回答道:“委座,依属下之见,徐州易攻难守,且离南京道长路远,兵员粮弹补充很困难,兵力调动惟靠徐蚌线,一旦该线被截断,就会陷于重围,且徐州乃古彭城所在地,楚汉相争时,西楚霸王项羽就是败于此地。此地不可守。”

顾祝同的话让蒋介石不寒而栗,素来迷信的蒋介石对此十分顾忌,他沉默不语了。

这时,何应钦壮着胆子说道:“委座,据总长所说,徐州是不能守,我看不如早做退守淮河的大计。”

蒋介石轻轻地嗯了一声,沉思良久,才开口说道:“徐州难守,也不能守,那我们就退守淮河,退守淮河来确保南京外围。如果陈毅部(指华东野战军——作者)南下,我们在淮河与他决战。至于连云港、海州嘛,李延年抓紧抢粮在海州坚守,要刘经扶做退守淮河的准备,一定要在11月上旬完成退守淮河的计划。”

蒋介石决定采取以攻为守,确保津浦路、、陇海路和平汉路这个双十字架,阻止中原和华东野战军会合的作战方针。

做出决定后,蒋介石心中又感到不踏实。事实上,就这样轻易地放弃徐州,他很不甘心,且放弃徐州会震动很大,美国可能会因此对他失望。

思之再三,第二天蒋介石又改变了主意,他觉得首先要搞清楚华东野战军的行动意图,然后才能做出决断。于是,他命令国防部参谋次长刘斐和国防部二厅(情报)厅长侯腾立即派出大量间谍,深人山东解放区,以便弄清粟裕下一步的行动意图。

接到蒋介石的命令后,刘斐和侯腾立即派出100 多名特工,携带104 部电台,前往山东解放区。结果,只有四部电台在教会的掩护下得以进入解放区,其他都落网了。而进去的四部电台,也困于解放军区人民群众监督很紧,发不出任何情报。

当刘斐将这一情况向蒋介石汇报后,蒋介石气得破口大骂:“娘希匹!你们这群废物,共军对我们的情况了如指掌;而你们却对敌方知之甚少,前方的指挥部报来的情况又多是虚假的,对敌人的行动知道得太少。我命令你立即给我搞清楚粟裕部的企图。”

由于一直无法摸清华东野战军的真正举动和进攻方向,蒋介石对放弃徐州、通守淮河之举,便一直悬而未决。就在蒋介石对徐州防务撤守不定之际,蒋介石的心腹、徐州“剿总”副司令杜聿明携带一份“进攻山东共军的计划”,由徐州飞回南京,准备向蒋介石汇报。

杜聿明认为,济南虽然丢失,但豫东战役后经过3 个月整补的徐州“剿总”主力并未真正参加战斗,仍然有充沛力量,完全可以利用解放军中原、华东野战军分离之际,放弃陇海路上一些城市,集中可以集中的兵力,自徐州以西经鲁西南北出兖州、济宁、大汉口地区,寻求解放军一部击灭之,“一举收复泰安、济南”,以求改变目前的被动挨打局面。

杜聿明还准备向蒋介石建议,以华中“剿总”主力在豫西方面牵制、阻止中原野战军东进。为此,他专门致电华中“剿总”总司令白崇禧,请求他率部进击豫西,牵制中原野战军。白崇禧对杜聿明的计划很赞同,他满口答应配合行动。白崇禧的支持使得杜聿明信心百倍,十分得意。

杜聿明来到南京时,正赶上蒋介石飞往北平,指挥华北方面的作战。

10月2 日,杜聿明急匆匆赶到北平请示蒋介石。此时,正在救援锦州组织侯镜如、廖耀湘两个兵团东西对进的蒋介石,正在为东北作战不利而焦虑不安,一见到杜,就直截了当地问:“南京方面来电说,你找我有事?”

杜聿明正襟危坐,毕恭毕敬,答道:“我听说校长要放弃徐州,所以来求见您,向您陈述坚守徐州的计划。”

“光亭,你认为可以守徐州?”蒋介石问道。

“校长,徐州乃中原重镇,不守乃是重大失策。徐州不仅要守,而且要积极地守。我认为要守住徐州,必须主动出击,只有主动出击,才能阻止共军的进攻,才能守住徐州。”杜聿明有些激动地说。

“光亭,我也没有放弃徐州的意思嘛,只是我还没有做出防守徐州的计划。”蒋介石搪塞道。

杜聿明见状,立即从包中抽出一叠材料递给蒋介石:“校长,这是我考虑的通过出击来防守徐州的计划,请校长指教!”

蒋介石从杜聿明手中接过材料,看也没看就放在一边,说:“待研究后再说。”

第二天,蒋介石召见杜聿明,对杜说:“我考虑了很久,徐州的事情可以照你的计划实施,你回去同顾总长商量着办。”

杜聿明拿着蒋介石的亲笔批示,飞回南京找到顾祝同。顾祝同看到蒋介石的亲笔批示显得有些踌躇不安,他一再问杜聿明:“发动进攻,有把握吗?”

杜聿明很自信地说:“关键在于华中的黄维兵团是否能将刘邓部牵制住。如果能牵制住的话,徐州方面打陈毅部各纵队是有把握的。”

“万一刘伯承部窜了过来怎么办?”顾祝同还是不放心。

杜聿明打保票说:“我们采取稳扎稳打的战法,即将主力集中,形成一个圆形态势,使敌人钻不了空子,吃不掉部队,敌人也是奈何不了我们的。”

经杜聿明的再三鼓噪,顾祝同心有所动,答复说:“这样的稳扎稳打是可行的,等我同白健生商量后再告诉你。”

过了两天,顾祝同对杜聿明说:“白健生同意你的计划,你去徐州照计划实施就是了。”

杜聿明遂返回徐州加紧部署,他首先让孙元良兵团离开郑州,向徐州方向移动,以加强徐州方面的力量,准备出击华东野战军。遗防交第十二绥靖区的第40军接替。随后,他请华中“剿总”白崇禧派黄维兵团、张涂兵团向豫西解放区进攻,以钳制中原野战军。

10月15日,在杜聿明的要求下,邱清泉第2 兵团开始向北移动,杜聿明本人也收拾行装,要离开徐州去前线亲自指挥邱、孙、李、黄(百韬)四个兵团向华东野战军发动进攻。可是,这个计划尚未实行,就胎死腹内了。

就在这时,东北野战军攻占了锦州全城,并歼灭了范汉杰集团。卫立煌全军撤向关内的陆上通道被完全关闭。东北战场形势十分紧张,而卫立煌又不听话,蒋介石十分恼火,顾不得中原战场而带着杜聿明赶赴东北挽救危局,任命杜为东北“剿总”副司令,全权指挥东北各军。随着杜聿明被调走,他的所谓“出击华野”的计划也就随之夭折了。

后来,杜聿明在回忆录中说:“15日清晨,我正上车出发到前方去指挥时,忽然蒋介石从南京来电,叫我不要施行这一计划,在徐州机场等他一同到东北去。于是,这个计划由于东北人民解放军声势浩大的辽沈战役,打乱了国民党军的战略部署而未实施。徐州国民党军此后二十一天(至11月6 日)一直停止于原来状态未动。”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