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41. 攻克郑州,控制铁路枢纽


毛泽东、周恩来有一种预感,认为将要进行的淮海战役绝不仅仅是一个华东野战军的作战,也绝不是一个战场上的作战,它将会演变成一场如辽沈战役一样的大战,而这场大战需要一直并肩作战的中原、华东两大野战军的密切配合才能获得全胜。所以,毛泽东一开始就考虑到了中原野战军的使用问题。

在解放战争第二年作战中,华东野战军可以说一直在配合中原野战军作战。

1947年8 月,刘邓大军开始千里跃进后,全国主要战场就由山东转向中原地区,原来是刘邓配合陈粟打破敌人对山东的进攻,转变为陈粟配合刘邓挺进大别山,战略重心由内线转到了外线;从1948年夏季到淮海战役发起前,又转变为中原野战军配合华东野战军。现在,战争局势的发展需要中原野战军配合华东野战军进行协同作战。

1948年10月11日,毛泽东获悉孙元良兵团东进的消息,即指示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即速部署攻击郑徐线,牵制孙兵团,以免其加至徐州方面,妨碍华野的作战。

刘伯承、陈毅、邓小平深刻领悟毛泽东的意图,立即着手部署:陈毅、邓小平率中原野战军主力杨勇第1 纵、陈锡联第3 纵、陈赓第4 纵、秦基伟第9 纵并一部地方部队东进举行郑州战役,准备以攻击手段吸引孙元良兵团和邱清泉兵团一部回援;刘伯承与中原野战军副政委邓子恢、参谋长李达,指挥中原野战军陈再道第2 纵、王近山第6 纵及中原军区部队,牵制黄维、张涂兵团;以陕南部队伪装主力,使敌误以为刘伯承率中原野战军主力仍在豫西。刘伯承生动地比喻说:“粟裕在东边挟敌额,邓陈北上截敌腰,刘邓李在后揪敌尾,这必置敌人于死地。”

10月12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致电中央军委,报告了郑州作战计划。电报说:我们遵令决定以陈锡联率第1 、3.9 纵攻郑州之敌,预定18日开始战斗,以陈谢率第4 纵18日到襄城,并继续移靠攻郑部队,加强攻郑后备力量,并准备打援,另以陕南部队留下方城、赊旗镇地区伪装主力,吸引麻痹黄维与张淦兵团。第6 纵现位于唐河、枣阳间之湖阳镇,争取补充棉衣,暂缓北调,并相机扑歼图犯枣阳之敌第20师一部,以保障王宏坤部之后背,使其对吴绍周部队放手作战。

毛泽东于第二天复电刘、陈、邓,批准了举行郑州战役的计划,以陈锡联、陈赓率第1 、3 、4 、9 纵主力规定之时间攻击郑州,并部署阻援及打援,并属咐说,只要郑州攻克,中原野战军在北面就取得了主动。

当天,邓小平在军区直属队连以上干部会土传达了中央政治局九月会议精神。紧接着,邓小平、陈毅在宝丰县皂角树村召集第1 、3 、4 、9 纵队领导开会,专门研究部署攻打郑州的方案。

根据敌人的部署及更有力地协助华野作战,10月13日西时,刘伯承、陈毅、邓小平致电中央军委,对攻郑时间和华野作战开始时间提出建议。电报说:“我们原定18日夜开始进攻郑州,求歼守敌并调动孙元良兵团西援,配合华野淮海作战。但现在孙兵团仅调民权附近,杜聿明兵团集结商丘周围。在我攻郑开始后三四日,孙兵团即可赶到增援,杜兵团亦可能尾同前来。如此,则我攻城未下,打援无力,势必被迫退出战斗,而杜兵团又可及时东返,于华野帮助不大。因此,我们考虑拟将攻郑时间推迟在淮海作战开始前五日开始行动,同时建议华野准于25、26日开始作战,我们则推迟两日于20日开始攻郑。”

根据敌情,为加紧完成淮海战役准备,中央军委同意了这一建议,决定推迟攻击郑州。

在确定了详细方针后,毛泽东又于10月15日致电饶漱石、粟裕、谭震林,并告刘伯承、陈毅、邓小平:“(一)据华东所获情报,邱孙西兵团向鲁西南进攻计划业已证实。其出动时间估计在酉贺左右,月底可能占领金、鱼。成、单、曹、定、菏甚至郓巨一带,其目的是阻塞你们出汴徐线道路,并使你们误认其将收复济南,因而仓卒部署应敌,不得休整,并不敢出苏北。(二)在此种情况下,你们淮海战役计划不但不应变更,而且给你们极大便利。(三)望将九、广两纵开至完济地区,以主力控制运河,担任防守,以一部协同鲁西南地方兵团在金、鱼、成地区应付该敌。(四)其余全部速作准备,按照我们所提意见,首先集结临沂、邹县之线,待邱孙进至相当位置之际,即齐头南进举行淮海战役。韦吉部仍在现地隐蔽,和主力同时行动,不要先动,以免惊动敌人。(五)刘陈邓攻击郑州时机,应待邱孙向北深人再行决定,不可过早。对郑攻击时应以有力兵团绕至郑州、中牟之间,从东边向郑州攻击,因敌准备放弃郑州,苦无口实,你们一至即可能逃跑。”

10月17日,中野发现黄维兵团三个师正掩护军需品送往南阳,其中一个师已南调广水对付中野王宏坤部。刘、陈、邓认为,在这一情况下,如果再推迟攻取郑州时间,可能丧失这个好战机,因此,决心在黄维兵团还没有回头时攻取郑州,并准备于10月18日夜由禹、襄地区开进,21日夜进攻,求得五天或七天内攻克,只要六七天打下郑州,就很主动,对华野配合也更有利。

毛泽东认为攻郑时机未到,复电刘、陈、邓等说:你们攻郑时机似以再推迟两三天为好。因为你们不但要顾到黄维可能北援,并要顾到孙元良可能酉援。如果对于黄维方面也大体适合,选择10月23日、24日或25日攻郑开始时间较好;如果你们觉得这个时间仅对孙元良方面适合,而对黄维方面根本不适合,则照你们的计划行动。

10月18日,邓小平、陈毅颁发了郑州作战的基本命令。杨勇、苏振华、陈锡联、阎红彦、陈康、谢富治、秦基伟、李春芳等分率各纵队进入指定地点。在华北军区第14纵及附近地方部队的配合下,准备发起郑州战役。

19日下午,邓小平、陈毅和张际春从皂角村出发,驰往郑州前线第4 纵司令部指挥。

同一天,粟裕、谭震林发出部队开进命令,令华野各部于10月21日至24日先后开始行动,向预定地区前进。

华野部队还没有开始行动,粟裕发现国民党军有些新的调动,黄维兵团部分东调阿湖、城头、瓦窑等地,李弥兵团由徐州东调炮车、八义集。根据这一情况,10月21日午时,由粟裕起草,饶、粟、谭联名致电中央军委,建议修改作战部署:根据敌情变化,我除先以一部在鲁西南暴露,佯攻迷惑敌人,调敌回顾,以便迅速实现围歼黄兵团外,必须加强运河车站南北两侧正面阻援兵力,以保证主要突击方向成功。根据各纵现在位置与休补状况,战斗预定于11月5 日发起,提议修改部署如下:以苏北兵团全部及第1 、6 、9 纵、鲁中南纵等7 个步兵纵队共20个旅附特纵主力,担任分割围歼阿湖、阴平、高流、新安、瓦窑地区的黄百韬兵团8 个旅。以第4 、8 纵担负袭歼炮车、运河车站之敌第9 军,控制铁路两侧及运河西岸,准备阻援。以第10、7 纵袭歼韩庄之敌,尔后以主力围歼贾汪之敌,后相机攻占柳泉地区。第13纵围歼台儿庄守敌,或以主力直攻宿羊山。塘之敌。以第3 纵、广纵进入鲁西南地区,协同冀鲁豫两个独立旅,组织对鱼台、丰县、杨山、商丘地区之敌牵制攻击,抑留孙元良兵团,不得东西增援,其余主力拟暂集结现地待机。

毛泽东于22日复示饶、粟、谭,并告陈邓、中原局:“(一)完全同意你们21日午电部署,请即照此执行。(二)陈毅邓小平二同志现用陈谢电台在郑州附近指挥作战,你们及进入鲁西南之3 纵均应经陈谢台与陈邓密切联系,以利配合。(三)3 纵、广纵及鲁西南两个旅应于30日以前进至商标线以北地区,距敌大约一百华里左右,摆成一字形阵线,断绝行人来往,不要向商汤线攻击,使敌早日觉察我在该方不过是佯攻部署,要在东面微日发起战斗之同时(或者早一天即支日),才向商汤线及丰县之敌举行牵制性攻击,否则可能不起大的作用。”

陈、邓到达第4 纵司令部的当天,得知蒋介石决定停止实行其所谓“以攻为守”的计划,而孙元良兵团又正向除州、蚌埠间转移,遂于10月21日午夜命令部队开始包围郑州。

郑州之敌见解放军大队人马兵临城下,1 万余守军遂于22日拂晓弃城北窜。负责从北面攻城的第9 纵司令员秦基伟,发现敌人的逃跑动向后,一边调整部署,一边请示陈邓首长,并很快定下歼敌于运动之中的决心。

邓小平在电话中告诉秦基伟:“决不能让它跑掉!”

“我的网已经形成了。”秦基伟充满自信地说。

陈毅接过电话说:“你把这个仗给我打好,我到你那里给你唱《借东风》。”

随后,第9 纵将逃敌全歼于郑州以北黄河以南的狭小地区,生俘少将参谋长余辉廷。郑州宣告解放。

听到郑州解放的喜讯,毛泽东说:郑州解放、陇海、平汉的铁路枢纽为我掌握,对整个战局发展极为有利。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