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51. 杜聿明不捡烂摊子,蒋介石大骂“娘希匹”


黄百韬被围、第63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南京,国民党统帅部一片慌乱。蒋介石也急得手足无措,深感徐州缺乏得力的统帅。这时,他想到了在东北的杜聿明。

辽沈战役经过近两个月的较量,在东北的国民党军大部被歼,廖耀湘兵团全军覆灭,沈阳丢失,杜聿明在那里已经无所作为了,还是徐州需要他。于是,蒋介石一份急电发到葫芦岛。杜聿明接到电报后,首先回到北平。

在杜聿明到达北平的第二天中午,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邀请杜到华北“剿总”司令部吃饭。席间,傅作义问杜聿明:“光亭兄,可知徐蚌近况?”

杜聿明回答说:“我因近日忙于葫芦岛撤退,对徐州方面了解不多,也不知近日发生了什么变化。”

傅作义说:“不瞒老兄,徐州形势很是不妙啊!8 日冯治安部张克侠、何基洋等率部叛变,共军已经从东面逼近了徐州,听说7 兵团的形势十分不利。光亭,徐州可是一个烂摊子啊厂听了傅作义的话,杜聿明不禁心中一片慌乱,急忙问道:”徐州其他部队的情况如何?“

傅作义说:“大概都还在徐州附近,详细情形我也不太清楚。”

杜聿明听了后,感到既诧异又惶恐。他不明白,蒋介石不是早说计划将主力撤到蚌埠附近,为什么至今仍未实施,一阵恐惧涌上杜的心头。

本来,杜聿明对徐蚌战场还是很有信心的。在徐州一线有邱、李、孙、黄四大主力兵团,且基本上都是蒋介石的嫡系,这要比东北的情况好多了。没想到徐州方面的情形如此糟糕,杜聿明顿觉徐州好像是一个刑场,他一到徐州,不是被打死,就是被俘虏。他开始后悔答应老头子前去徐州主持军务了。去,被动挨打,前景不容乐观,毫无办法;不去,又怕失信于老头子,同僚们也会笑自己胆怯避战。

思来想去,杜聿明决定还是等到了南京再说。

11月9 日晚上,杜聿明回到南京,直奔顾祝同家,正赶上顾祝同与刘峙通电话。

杜聿明听到顾祝同说:“叫黄百韬在碾庄待命,等明天中午决定后再通知你。”

顾祝同见杜聿明来了,立即对着电话大声说道:“光亭在这里,你同他讲话吗?”说着,顾祝同就把电话交给了杜聿明。

杜聿明一接过电话,就听刘峙大声说道:“光亭!你快点来吧,我在等着你!”

杜聿明越听越感到为难,只好说:“好吧,等见了老头子后再说吧。”

话说出口,杜章明似乎感到有些不妥,他怕刘峙怀疑他不愿去徐州,于是,假装关切地问道:“黄百韬的情况如何?”

刘峙回答说:“现在主力已退到碾庄圩,敌人已到运河以东,黄兵团过运河桥损失很大,现在稳定一点。”其实这天晚上解放军已渡过运河及不老河,将黄百韬重重包围,而刘峙和顾祝同还在梦中。

顾祝同也对杜聿明谈起张、何起义,徐州险被共军乘虚而人的情况。随即顾祝同又对杜聿明谈到,他今天一整天就忙于将徐东的李弥兵团的部队调回徐州,以巩固防务,并令邱兵团且战且退,向徐州集中等情况。

杜聿明一听,显得十分惊奇,问道:“为什么徐州附近我军主力不顾徐蚌会战计划,及早撤退到蚌埠呢?”

杜聿明力求补救国民党摇摇欲坠行将倾覆的半壁河山。

顾祝同似乎觉得杜聿明是在责备他,一下子火了,生气地说:“你讲得好!时间来不及啊,李延年未撤退回来,共军就发动攻势了。”

杜聿明知道不好再追问,便转移了话题。顾祝同气消后,再次委婉地要杜聿明在第二天向蒋介石汇报后,就立即去徐州指挥。

杜聿明见顾祝同这么急着要他去徐州前线,感到顾要将他推人一个无底的深渊,强压恼怒,缓缓地说:“国军将领中的能人大有人在,光亭不才,我想最好还是另选他人为好。”

顾祝同很不高兴,说:“光亭,你不要再推托了,非你去不可了。现在谁去收拾这个局面都有很大风险。但党国正处在危难之中,相信你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那当然。”杜聿明勉强地说,“不过,我刚从北平回来,身心都感到非常劳累。我想总长您是不是在总统面前另荐他人吧。当然,如果总统不允,我当然愿意为党国尽忠。”

顾祝同不太情愿地说:“我试试看吧。不过你还是做好去的准备。”

当天下午,顾祝同向蒋介石作了汇报,但是,还没等顾祝同说完,蒋介石就破口大骂:“娘希匹!大敌当前,谁再推托,动摇军心,格杀勿论!”

向顾祝同求情不成,杜聿明只好又去拜访国防部长何应钦,希望他能从中周旋,代为说情。谁知,何应钦比顾祝同更急切地希望杜聿明立即赶到徐州。

杜聿明无可奈何。从何应钦的住处出来,坐在汽车上想到这两天在南京什么不都顺,心情十分矛盾,不想去徐州,但他又不敢不去,他怕触怒了老头子。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想起了夫人曹秀清,希望她能从上海赶到南京,替自己打掩护,借口腰疼不能起床,推掉前去徐州的责任。

想到这里,杜聿明立即驱车前往去找他弟弟杜子丰,问道:“你嫂子什么时候从上海赶来?”

杜子丰回答道:“嫂子说不来了。”

杜聿明闻听十分失望,坐在那里直发呆。

第二天,蒋介石在黄埔路官邸召见了杜聿明,不容杜聿明争辩就向他宣布了命令,任命他为徐州“剿总”副总司令,全权指挥徐州地区各兵团,希望他能力挽徐蚌之狂澜,并要他立即赶往徐州,说:“你到徐州,一定要解黄百韬的围。我已经替你把飞机准备好了,你今晚就去!”

蒋介石走后,顾祝同拉住杜聿明说:“你们俩都在徐州指挥,有些不大方便,叫刘经扶到蚌埠指挥,好肥?”

杜聿明说:“指挥这样的大兵团作战,情报、补给是一项极其复杂的业务,总部一离徐州,我的机构不健全,势必瘫痪,影响作战。请总长放心,我同刘老师不会发生磨擦的。”

停了一会儿,杜聿明又说:“请允许我提一个要求,就是解黄百韬之围的战略战术、兵力部署,我不一定按照会议决定的做。”

杜聿明对管作战计划的第三厅厅长郭汝瑰一向不信任,所以有此话。顾祝同明白其意,其实只要社去徐州,说什么都行,便说:“可以可以,你怎样决定,就怎么办好了。”

然而,此时此刻,杜聿明考虑的并不是怎样打胜徐蚌这一仗,而是一旦战败,如何才能从战场上逃生。为此,他要求何应钦拨一辆新式吉普车供他专用,以便危急时逃离战场。何应钦当即把自己的包车让给了杜。

当天晚上,杜聿明飞往徐州。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