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52. 切断徐蚌线,完成徐州合围


刘峙听说杜聿明要到徐州来,十分高兴,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谁知,从傍晚接到南京方面的电报后,刘峙和参谋长李树正在徐州“剿总”足足等了五个钟头,还是没有等到杜聿明。

“是不是杜聿明不来了,南京方面会不会改变主意?”刘峙心里直打鼓,他生怕杜聿明不来,让他独自一人负责徐州作战。于是他又吩咐人给南京打电话,南京方面回答说已经起飞了。

“是不是飞机在空中出了什么事?”李树正喃喃地说道。

两人都想到这一层了。刘峙颓丧地倒在沙发里,李树正焦急不安地来回走动着。

说来也怪,从南京到徐州,驾驶该机的飞行员常飞这条航线,每次都能顺利到达。可是这一次却迷失了方向,飞机直接往北飞,一直飞到黄河边,驾驶员才发现错了,连忙回头,直到深夜12点左右,还没有找到徐州。这时,飞机的指示灯表示,飞机的油将耗尽,若再找不着的话,飞机就有坠毁的危险。就在这时,飞行员在左侧发现了灯光,徐州终于到了。

飞机降落到徐州机场已是深夜1 点钟,杜聿明怀着一种沮丧、绝望的心情来到徐州前线,指挥徐蚌会战。

杜聿明从南京飞到徐州,蒋介石向徐州战场派去了他以为可以力挽狂澜的股肱之臣,并令的他精锐主力第12兵团10万人投入徐蚌会战。

也正是这一天,毛泽东命令第2 、6 纵等部火速跟进,逶迤东来。

杜聿明好不容易才赶到徐州,一下飞机,就急忙驱车赶到徐州“剿总”司令部。走进“剿总”司令部大院门口,就看到身材臃肿的“猪将军”刘峙从里面匆匆出来迎接,后面跟着李树正。

“光亭,可急死我了。你终于来了,徐州这下有救了。”刘峙像拿住了稻草一样欢迎着杜聿明。

“刘老师过奖了。”杜聿明是黄埔军校毕业生,而刘峙曾是黄埔军校教官,所以杜一直称刘为老师。

走进屋里,杜聿明也顾不上休息,就急切地询问目前各兵团的情况。他对刘峙说:“刘老师,在南京临行前,总裁一再叮嘱我东援一事,不知现在情况如何?”

刘峙见杜聿明提起前线之事,顿时愁容满面,叹了一口气道:“光亭,东援谈何容易!现在各兵团都有损失,困难很大啊!”

坐在一旁的李树正也回答说:“光亭兄,不怪刘老总忧心,目前徐东黄兵团被围,李兵团在撤退途中,也遭到共军袭击,损失很大。而邱兵团和孙兵团还正在向徐州集结,只有等邱孙二兵团到来,才能实施东援。”

杜聿明一听,更是着急,说:“如此说来,东援还没有展开呢!那么黄兵团的情形如何?”

“黄兵团正被困在碾庄。第63军损失惨重,但兵团主力尚存,正在碾庄一带加固工事,准备就地固守。”

杜聿明说:“刘老师,请放心。委座派我前来,就是要协助你搞好东援一事,我们一定要将黄百韬解救出来。”

第二天,杜聿明就在徐州“剿总”主持召开了军事会议。在会上,杜聿明命令刚刚赶到徐州的邱清泉和孙元良率部火速会合李弥兵团,向徐东发动攻势,解救黄百韬。

会议结束的第二天,邱清泉率第5 军、第70军赶至徐东,与李弥兵团的第8.9 军组成“东进兵团”,在徐东的贺村至潘塘30公里宽的战线上摆开阵势,在大炮、飞机和坦克的掩护下,向曹八集一带我军的阵地发起了疯狂的攻击。

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

就在杜聿明由南京飞往徐州的当天,中原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也到达中野指挥部所在地毫县,与陈、邓会师。解放军的南线决战又增加了一位军中俊杰。

华东和中原两大野战军按照毛泽东的各项电令,分别向徐州地区预定目标发起进攻,淮海决战全面展开。刘、陈、邓想借杜聿明全力东援黄百韬、无暇顾及宿县地区的防务之机,立即发动宿县的战斗,斩断徐蚌线,从南面威逼徐州,迫使杜聿明不敢倾徐州全力东援,支持华野阻击部队的作战。

这一天,刘、陈、邓立即遵照中央军委、毛泽东的指示,制订出攻取宿县,斩断徐蚌线的作战方案:命令陈赓指挥第4 纵队和在商丘附近的华东野战军第3 纵队、两广纵队,直插徐州和宿县之间,从南面逼近徐州;陈锡联指挥的中野第3 纵队和秦基伟指挥的中野第9 纵队直接奔袭宿县,攻取重镇宿县,杨勇指挥的中野第1 纵队进入宿县西部地区,作为战略总预备队。决定于11月12日发起徐蚌作战。

徐蚌线,指津浦路徐州至蚌埠段,是纵贯黄淮平原的交通动脉,徐州国民党军几个兵团的补给完全依靠徐蚌铁路。所以,徐蚌线是徐州刘峙集团几个兵团与南京联系和逃向长江以南的要道。守住了徐蚌线,进可以攻,退可以守,所以国民党统帅部一直把徐蚌线作为防守重点。

徐蚌线上有几个十分重要的战略要点,其中首当其中的是离徐州不远的宿县。宿县是徐州和蚌埠两重镇之间的中转站,是徐州通向江南的第一个咽喉要道,如果解放军攻下宿线,不仅可以斩断徐蚌线之敌的联系,切断徐州之敌的后方补给线,而且可以从南面威逼徐州,使徐州成孤立态势。这样,徐州之敌不仅不能倾全力支援黄百韬,而且自身也难保。所以,攻取宿县成为淮海战役中决定性的一步。

11月12日,陈、邓下达了徐蚌线作战命令,中野陈赓、谢富治的第4 纵在华野第3 纵、两广纵队的协同下,于宿县以北向徐州方向发起攻击;中野陈锡联的第3 纵和秦基伟的第9 纵一部则不惜一切夺取宿县。

陈毅从华野调了炮兵支援作战。

对于宿县的防务,蒋介石一开始也是非常重视的。在淮海战役发起之前,曾将徐西的孙元良第16兵团、刘汝明第四绥靖区部队撤到宿县一带。可是战役发起后,我华东野战军以雷霆万钧之势,进逼徐州。徐州的刘峙吓坏了,连忙将徐蚌线上的孙元良兵团收缩至徐州,这样,国民党军在宿县的力量就被削弱了。守卫宿县的部队剩下一个整编师、两个交警总队、一个装甲营和一个军官补训队,依据坚固的城防工事顽抗。

刘峙一直担心徐州有失,命孙元良第16兵团离开宿县去徐州护驾。而邱清泉探得当面华野第3 纵、两广纵队纷纷南下,以为去图谋黄维。他们机关算尽,却失了一着,没想到解放军有这么大的胃口,竟要切断津浦线关门打狗。

此刻,宿县已经被中野第3 纵陈锡联的部队团团围住。

陈赓率中原野战军第4 纵队一马当先,赶至宿县以北,一举歼灭由宿县向徐州靠陇的孙元良后卫部队3400余人,尔后进至徐州以南的曹村,对徐州城形成威逼之势。

刘峙得知中原野战军已进至徐州以南,非常惊慌,连忙从邱清泉第2 兵团抽调两个师向陈赓第4 纵队阵地发动进攻,企图趁陈赓部在徐州南还未站稳脚跟之际,一举将其击溃。然而,刘峙太小看了陈赓部的战斗力。在陈赓的指挥下,中野第4 纵队先后击退了国民党军的十多次疯狂进攻,牢牢地钉在了徐州以南。

隔断了敌徐州与宿县的联系后,陈锡联指挥的第3 纵队和秦基伟指挥的第9 纵队迅速逼近宿县。

15日下午5 时30分,陈锡联指挥第3 纵队对宿县发动了总攻,30门重炮一齐向宿县城开火,猛烈的炮火打得宿县地动城摇,砖石横飞。

炮火攻击之后,突击队紧接着进行爆破。经过连续爆破,突击队分别在东西两面突人城内,与守敌展开了逐街争夺战,激战到当天24时,全歼守敌1.2 万余人,俘敌津浦路护路司令部副司令兼宿县城防司令中将张绩武。

在我中野3 纵攻下宿县的同时,我中野9 纵和豫皖苏军区的独立旅也占领了蚌埠以北的固镇,控制了徐州以南的曹村庄到固镇之间的铁路沿线300 公里。

鏖战持续了六天,解放军拿下宿县。以宿县为中心的广大地区已控制在我军手中。至此,我中原野战军成功地切断了徐蚌线,斩断了徐蚌间敌人北援南逃的通道,完成了对徐州的战略包围任务,把徐蚌地区的国民党大军分成了南北两段,使徐州之敌完全孤立起来,并切断了其惟一陆上退路,保障了华野围歼黄百韬兵团,并在部署上使原定在淮阴、淮安、海州地区展开的会战,发展为在以徐州为中心,陇海、津浦线两侧广阔地域内进行的大规模南线决战。

13日,毛泽东致电刘、陈、邓,称赞说:“刘陈邓已抓住孙元良歼灭甚好。此点关系全局。”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