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55. 鏊兵碾庄,蒋介石为虚假的胜利高兴得手舞足蹈


黄百韬兵团西逃的计划彻底破产,只得在碾庄地区负隅顽抗。

以碾庄为中心的地区,位于运河以西,陇海路两侧,只有十几个村庄。国民党第7 兵团退到此地区,迅速筑成了以地堡群为骨干,并有纵横交错的堑壕、交通壕的环形阵地,每村有独立的火力支撑点,村与村形成兵力、火力相互支援。黄百韬将兵团部设在碾庄,所属之第64、44、100 、25军分驻在东。南、西、北四侧。

自11月11日起,华东野战军担任围歼黄百韬兵团的各纵队从四面八方向敌开展猛攻。由于准备不足,炮火未能及时跟上,以致连续攻击三天,进展缓慢。

毛泽东已经预料到蒋介石要派兵增援黄百韬,并在战役发起前指示华野用一半以上兵力阻援、打援。

遵照毛泽东的指示,粟裕对阻援打援作了周密部署。11月11日晚,担任正面阻击的第7 、10、11纵队进至预定位置,并利用河流、村庄、山坡等有利地形构筑工事。12日,阻击部队同邱清泉、李弥兵团展开激战。

蒋介石坐在南京心急火燎地算计着邱、李兵团的进度。第二天,他又电令刘峙、杜聿明,督促他们倾全军东援,星夜挺进,务于当夜到达碾庄附近解围,免误大局。他还电告黄百韬:“已令杜、邱星夜向东挺进,务于本夜到达碾庄,夹击共军,希激励官兵,鼓起最后五分钟之革命精神,坚守待援。”看起来整个部署非常周密。

同一天,邱、李兵团向东推进三至六公里。对此速度,杜聿明和邱清泉都感乐观。邱清泉甚至电告黄百韬:“能于一二日内盼与兄部会师。”

但是,邱清泉兵团同空军协调出了问题,双方互相指责,闹得一塌糊涂,致使邱兵团几乎没有进展。

在南京的蒋介石又按捺不住了,再次电令刘峙、杜聿明:“黄兵团陷于苦战,我军胜败决定于最后五分钟,徐州方面应尽量减少守备部队,彻底集中兵力向东挺进,击灭共军,求得最后胜利。”

华东野战军方面攻击集团也遇到了困难。各纵队歼敌心切,先到先打,由猛烈追击仓促转人攻坚,炮兵大部又未能及时跟上,缺乏火力支援,致使攻击部队每攻击一处均要经过五次以上反复争夺,结果连攻三日,伤亡较大,进展缓慢。

14日晚,粟裕、陈士荣、张震在华野司令部周家召集攻击集团指挥员开会,重新调整部署,提出以先打弱敌,后打强敌,攻其首脑,乱其部署的战法,采取攻坚手段,发挥夜战特长,利用近迫作战接近敌人,插入各村之部,进行逐点夺取,逐个歼灭。攻击集团的第4 、6 、8 、9 、13等五个纵队统由山东兵团谭震林、王建安指挥。

同时,为了加强攻坚力量,华野又将有很强火力的特纵分置四面,配合各攻坚部队对碾庄发动攻击。

面对黄百韬的顽强抵抗。面对中野部队西阻黄维、南抗李延年的艰难处境,粟裕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但他仍坚定地按照11月14日夜决定的战术原则,层层剥皮,进逼碾庄。

华东野战军对黄百韬兵团加紧攻击,可急坏了蒋介石。他立即催促邱、李两兵团加紧东进,解救黄百韬。在徐州东北面约25里的铜山和郊县之间有一条公路,是徐州通往碾庄圩的必经之路。敌军要增援黄百韬必须从此经过,我军要阻敌援军也必须控制这一通道。就在这一通道上,有一座高150 米叫寺山的小山,守山口成了控制公路的咽喉。

在这里,李弥兵团第8 军动用了两个团的兵力,在六辆坦克的掩护下,向守山口发动了凶猛的攻击。第10纵第28师一个营的兵力在光秃秃的山梁上,在岩石缝中顽强阻击敌人。他们放过国民党军坦克,专门射击随坦克跟进的步兵,打退敌军数次冲锋。激战两天,在寺山的山坡上,国民党军尸横遍地,血流成河。李弥兵团在寺山被阻两天,没有前进一步。

就这样,虽然损失惨重,但在蒋介石的督促下,邱、李两兵团还是拼着血本向前推进。为了解救黄百韬,邱、李两兵团先后发动了数百次的冲锋,在付出重大伤亡的前提下,平均每天只能向前推进三四公里。敌军的进攻连连受挫。

就这样,杜聿明一直在督令邱清泉、李弥兵团东援,蒋介石也三番五次地发出电令,邱、李兵团东援的出发地距碾庄不过十多公里路,炮声相闻。但是,无论邱、李兵团怎样疯狂进攻,始终不能突破华东野战军的层层阻击,只好眼望着黄兵团一点点被吃掉。一向气势很盛的邱清泉曾经不无沮丧地电告黄百韬:“弟部连日猛攻,匪顽抗异常,每村每山匪均死守。甚盼兄部向西出击,在曹八集附近会师。”

东援之军没有任何进展,急得蒋介石在南京直骂娘。他一面电斥邱清泉说:“共军不过两三个纵队(实际上有七八个纵队),为什么两个兵团还打不动?”一面派顾祝同、郭汝瑰飞往徐州督战。

顾祝同一到徐州,立即召见了刘峙和杜聿明。顾祝同说:“光亭,老头子派我们来,是要我们督促尽快攻打碾庄圩,救出黄百韬。”

郭汝瑰埋怨进展太慢。显得十分疲劳的杜聿明叹了口气说:“打仗不是纸上谈兵,画一个箭头就可以到达。况且敌人已先我占领阵地,兵力也在陆续增加,究竟有多少,我也未搞清。战斗十分艰难,每一个村落据点,都得经过反复争夺,死伤数百人甚至上千人,才能夺取,难啊!”说完把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几个人一面议论,一面发牢骚,最后也没有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只是让黄百韬坚守。顾祝同对杜聿明说:“光亭,你务必严令邱、李加紧攻击。”

在顾祝同的督促下,邱清泉、李弥、孙元良全力驱动国民党士兵向解放军阵地上发动疯狂进攻。

不料,邱清泉将其主力第74军投进去,全军溃败,陷入解放军的重围。

邱清泉请求杜聿明速派总预备队第72军前来增援,该部也为解放军所牵制。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邱清泉只好将身边仅有的一点预备队和几辆坦克、重炮调上去,才使第74军免遭全歼之灾。

邱、李增援十分缓慢,黄百韬的情形又十分危急,一日数电请求加快增援。杜章明在万般无奈中,对邱、李下了死命令,要求他们必须在两天内突破解放军阵地,与黄百韬接近。

第二天清晨,邱、李两兵团在空、炮、战车火力的掩护下,再次向我军阵地发起疯狂的进攻。上午9 时前后,邱、李发现张楼、房村的解放军已经后撤。午后,邱、李兵团进占大许家解放军阵地前沿,离碾庄圩只有10多公里了,邱、李两人立即向徐州“剿总”发电,报告了这一战绩。在徐州的刘峙得知这一消息后,欣喜若狂,高兴地说:“这回对得起总裁了!”

在南京的蒋介石得知这一消息后也高兴得手舞足蹈,命人组织力量大肆宣传,同时派出代表团、慰问团,携带大批勋章、奖章和白银前往徐州犒劳三军。刘峙则下令徐州燃放鞭炮。

其实,这是真正的虚假胜利。原来,为了减少伤亡,同时也为了吸引邱、李兵团东进,便于苏北兵团直插徐州和东援之敌之间,切断东援之敌的后路,为下一阶段歼灭东援的邱、李兵团奠定基础,总前委命令在徐东担任阻击任务的部队,在基本上完成阻敌东援、保证包围碾庄圩的部队有充足的时间消灭黄百韬兵团的前提下,主动撤出大庙阵地,退至大许家一线,放东援之敌前进一步。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