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56. 粟裕说:淮海战役紧张过两次,第一次就是围歼黄百韬兵团


就在刘峙在徐州庆祝所谓“徐东大捷”时,在周家的华东野战军司令部,粟裕指挥部队已基本上肃清了碾庄圩外围的据点,黄百韬的末日已经来临了。

11月15日,华东野战军攻击集团暂停对黄百韬兵团攻击,调整部署、调整火力,并进行迫近作业。16日,谭震林。王建安下达对黄百韬兵团攻击命令。当晚,各纵在80门大口径火炮编成的三个炮兵群支援下,以碾庄以南、以西各村落为目标发起猛攻。

我军改变打法后,立即从黄百韬手中夺取了好几个村庄,碾庄圩外围的阵地,一时出现险情。黄百韬见状,十分惊慌,连忙向顾祝同求救。

顾祝同为此特地派了一个空军科长,驾机空投陆空通信电台一座,因飞机发生故障,这位科长就随电台跳伞了。从此敌阵地情况危急时,空军立即派飞机轰炸;空中情况危急时,地面立即应援。黄百韬依靠此举,一时遏制了我军的攻势。

面对这种情形,顾祝同、刘峙竟大吹大擂,宣传碾庄大捷,说什么解放军实行“人海战术”也无济于事,不得不溃退,碾庄圩阵地前伏尸遍野,血流成河。南京的何应钦闻讯拍案惊呼:“黄百韬真是英雄!”立即派飞机送勋章给黄百韬。

就在国民党军为黄百韬大吹大擂之时,黄百韬兵团的处境愈来愈不妙了。

11月17日,视黄百韬为心腹的顾祝同乘飞机飞往碾庄上空,用地空联络电台同黄百韬直接通话,不得不告知黄百韬:“好自为之吧!”

11月18日,碾庄历历在目。

为扫清碾庄外围,粟裕第一次动用了他的坦克部队。

国民党军队根本想不到共产党军队会有坦克,看见几十辆坦克威武地开过来,竟一起跳出掩体哇哇地大喊大叫,欢呼雀跃,他们以为是邱清泉的援兵到了。

谁知这些坦克驶近阵地时突然开火,机枪一齐扫过来,在这些国民党军队的官兵还迷迷怔怔地不知所措之时,就一排排如收割的麦子刷刷地倒下了。这些坦克是济南战役中缴获的,属日本血统,资格很老了,大部分没有炮,只有机枪。步兵被地堡内的火力阻击时,坦克便驮着爆炸手开到敌人地堡跟前,让爆炸手不慌不忙地下来放炸药包,将敌人的地堡一个个炸开了花。

至11月19日,黄百韬兵团第100 军和第44军被全歼,第25军和第64军也被歼灭一半。黄百韬兵团只剩大约8 个团的兵力,据守在碾庄及东北两面约六平方公里的七个村庄里。

黄百韬兵团剩下的部队分属于第64、25军,战斗力都比较强,其中第64军为粤系军队,第25军是黄百韬的基本部队。

碾庄周围设有两道迂墙和水壕,分为外圩和内圩,两圩之间相隔百米,其间布满地堡群,外圩水壕宽达二三十米,深一二米。整个碾庄圩成了一个兵挨兵、工事挨工事的堡垒。

为一举歼灭碾庄敌人,粟裕等以攻歼碾庄圩守敌为目的,再次调整了部署;第8 、9 纵从东南和正南方向担任主攻;第4 纵由北面进攻,第6 纵在坦克配合下从西进攻。

11月19日上午10时,随着粟裕一声总攻碾庄圩命令的下达,整个黄淮平原颤动起来了。

粟裕命令对碾庄地区实施长达30分钟的炮火急袭。

这一天,黄百韬也命令他的炮兵对解放军发射完它的全部炮弹,并呼叫了空军作战飞机投放轰炸。30分钟的炮击,碾庄落下了数万发炮弹,将这座曾有Zbo 余户人家的村庄夷为平地,只有几堵幸存的高墙如同沉重的破帆,在黑烟中晃动。

攻击开始,守敌负隅顽抗,圩墙下的机枪和圩后的大炮构成一道道火墙,挡住华东野战军攻击部队。指战员们冒着浓烟烈火向前冲击,脱下棉衣涉过结着冰凌的水壕,搭起人梯爬上圩墙。夜空中,红色弹道如同无数飞舞的火龙,冲向碾庄圩。碾庄变成一片火海。

11月20日清晨,红旗插上黄百韬兵团司令部,碾庄圩被解放军攻占了。敌第25军残部4000余人逃到碾庄圩北面尤家湖村。黄百韬本人率领1000余人逃到碾庄圩东面大院第64军阵地,进行最后挣扎。

11月21日晚,谭震林、王建安指挥的攻坚部队向黄百韬发动了总攻。40分钟的炮火准备之后,在华东特纵的坦克部队的引导下,陶勇率华野第4 纵从北面、王必成率第6 纵从西面、张仁初率第8 纵从东南面、聂凤智率第9 纵从正南面对碾庄圩之敌发动了猛烈的攻击。华东野战军主攻集团以第9 纵攻击第64军军部大院上村;第8 纵攻击大院上东边的小院上村;第4 纵攻击尤家湖村。当晚,各部发起攻击,激战一夜,于22日清晨先后攻占大小院上和尤家湖。

黄百韬率残部第25、64军各一个师,龟缩在三里庄、沙墩等几个小村庄,一面继续挣扎,一面急电蒋介石、杜聿明请求支援。

蒋介石命令杜聿明不惜一切增援黄百韬,为其解围;他也向所有的增援部队下了一道死命令,要求不惜一切代价,进行全线出击,救出黄百韬。

然而,此时经过一个星期的恶战,遭到沉重打击的邱、李兵团已经丧失了锐气。邱、李这两个行伍出身的将领,凭着多年与我军作战的经验,感到突破人民解放军的阻击阵地已是不可能的了,东援已经无望了。如果继续亡命东进,很有可能像黄百韬一样落入人民解放军的手中,难逃覆灭的厄远。因此,邱、李虽然也指挥部队向前乱冲,但是他们的后腿和尾巴始终不肯离开徐州,主力也不敢离徐州太远,以防后路被断,他们的增援是有限的,决不敢像杜聿明所要求的那样全力以赴。

在增援彻底无望的情况下,黄百韬立即命令第64军军长刘镇湘率残部向碾庄圩西北方向突围。就在这时,人民解放军又向第64军发起了攻击。

敌军的突围被粉碎了,黄百韬逃到一个茅棚里躲了起来。不久,解放军的喊杀声由远而近,“活捉黄百韬”的呼声震天动地。黄百韬在彻底绝望中举枪自杀身亡。

战至下午4 时,四散突围的敌人被全部歼灭。

这一仗,华东野战军在中原野战军的有力支援下,斩去了国民党军徐州集团的右臂,全歼黄百韬兵团5 个军10万余人。

蒋介石眼看着黄百韬全军覆没,无可奈何,只有哀叹。他在11月25日给刘峙、杜聿明的电报中说:“查此次徐州会战,我东进各兵团行动迟缓,未能彻底奉行命令,致陷友军于覆灭,实有失军人武德。”“此次作战共消耗各种炮弹12万余发,而我军每日进展尚不及一公里,如此消耗浪费,不计成效,亦我革命军人之奇耻大辱。”

碾庄战斗结束后,华东野战军司令部里灯火通明,粟裕与谭震林等一起总结歼黄作战经验教训,大家的心情既兴奋又沉重,因为几个主要方向的纵队伤亡人数都在Zop 人以上,有的竟达5000余人。

“这一条经验非常重要,是我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粟裕用一个手指点着桌子说,“在江淮平原作战,由运动战转人攻坚战的时候,不可急于求成,而应加强堑壕作业,隐蔽接近敌人,将堑壕挖到敌人跟前再发起攻击,逐点争夺,逐个消灭。”

会议结束后,粟裕将大衣一裹,走出作战室,消失在夜雾里。后来,已是共和国大将的粟裕,在和他的妻子楚青谈起淮海战役时说,解放战争他紧张过两次,第一次就是围歼黄百韬兵团,“上至中央军委,包括毛主席,下至我们,开始对黄百韬兵团的战斗力估计不足啊!后来我们碰了钉子,可又不敢向主席叫苦,只有豁出来打。主席天天来电催问战况,我心里很急。部队打得很苦啊……”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