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58. 总前委再次陈述决心先打黄维的理由


当黄维兵团东进淮海战场时,刘伯承立即组织中野部队进行阻击。

中野第1 纵第20旅在阜阳颖河东岸顽强阻击两天后,稳步后撤。从11月18日起,中野第1 、2 纵开始了对黄维兵团的正面阻击。

蒙城黄家阻击战算是第一个回合。

这一天,黄维以其中坚第18军第11师等部为前锋,在强大炮火支援下,强渡涡河,向东突击。中野第1 、2 纵从第一线阵地到第二线阵地,与敌反复争夺。这一仗持续了两天两夜,黄家一带片瓦无存,浓黑的烟云散发着尸体烧焦的糊味。

黄维兵团突破黄家,以第14军第85师为前锋,向板桥集发起攻击。昨天,这里还是中野第1 纵司令部,司令员杨勇在这里指挥黄家阻击战。而此刻炮火硝烟之中的板桥集,再也寻不到昨日的形迹了。

又是一场苦战。黄维动用了飞机、坦克、大炮,能用的重武器都用上了,企图以双方无法想象的强大火力冲开一条血路,却未能如愿。

与此同时,华野歼灭黄百韬兵团的战斗还在艰苦地进行,李延年兵团又步步逼近。

11月19日和22日,是第一阶段作战最紧张的时刻,也是毛泽东与总前委五虎将频繁磋商决策先打谁的关键时期。

此时,邱、李两兵团正全力东援,而李延年、刘汝明两部正集中固镇附近,李企图攻击解放军侧背,黄百韬所剩兵力不多,但凭坚固守,华东野战军难以同时兼顾,黄维十几万大军已逼近蒙城东西地带。

19日10时,毛泽东致电华野并告刘陈邓,指出:“你们集中2 、3 、7 、10、12、冀11、苏11及鲁中共八个纵,精心组织一次对邱李之作战,以歼其四五个师为目标,心愿不要太大,你们觉得兵力是否足够。我们觉得最好是使用这样多的兵力,不要增多,以便将谭王五个纵于结束黄百韬后,迅速移至曹村、夹沟地区休整,准备打黄维。刘峙令黄维戌贫到宿县,他是没有估计到中野1 纵在蒙城、宿县间的阻击及2 、6 纵准备对黄维后尾的打击在内,事实上黄维大约要二十三四日才能到宿县,如果我中野1 、2 、6 纵作战得力,还可能使黄维多推迟几天到宿县。如果我陈谢、叶飞准确地歼灭了李延年,又歼灭了或者驱逐了刘汝明,则黄维在宿县即处于我谭王(在夹沟)、陈谢、叶(在固镇)的包围之中,尔后即可全力歼灭黄维,如像在碾庄歼灭黄百韬那样,获得一个伟大胜利。这时对于北面之邱李等部,则取钳制手段,待歼灭黄维后,再打邱李。我们认为你们应按这个方针去部署兵力。假如今晚明晨解决了黄百韬,则奇马两日谭王五个纵在碾庄附近休息,养梗两日即移至曹村、夹沟地区,准备休整一星期左右,即协同中野全力打黄维。这样部署是否适当,望考虑电告。”

这封急电发出不久,毛泽东接到粟、陈、张18日21时来电,称华野全力在北线打黄、邱、李兵团,目前不能分兵协力中野打南线之敌。据此,毛泽东于当天17时再电刘、陈、邓。粟、陈、张并谭震林、王建安:“顷接粟陈张18日21时电,已知华野全军用于北线打黄、邱、李,目前不能分兵协力中野打南线之敌。应即照粟陈张部署实施。请刘陈邓适当应付南线之敌。但请粟陈张注意对邱、李各军不要打得太多,以先歼一部为宜。”

而在此之前的19日9 时,即毛泽东发出19日10时电之前,刘、陈、邓向军委建议:“综合我当面之敌,有黄维十一个师(第54军未计人)。我们的打法,须从整个会战和三五个月时间着眼。如华野能于12日夜以前解决黄百韬,即可过关。届时如果已将邱、李包围,自应继续歼击。如果邱、李缩进徐州,或仅包围一部则我应歼灭已包围之部,主力位于徐州以南、以东休息,抽出四五个纵队协同我们歼击黄维、李延年运动之敌,尔后攻击徐州。如果于歼黄百韬后,以七八个纵队钳制邱、李,以六七个纵队先打黄维、李延年,似为上策。以我们现有六个纵队,单独对付两路大军困难颇多。如取正面防御,必须分散兵力,不能歼敌,且仍有一路透过增援徐州之危险。如采取机动作战,不受保障徐州作战之限制,则可逐个歼敌,但对粟陈张作战不无影响。如果实行钳制黄维,打李延年五个军,至少需五个纵队,但以一个至两个纵队钳制黄维均无把握。依我军态势,如李延年沿津浦东侧急进,很不顺手,故我们仍拟只以九纵与李、刘五个军周旋,集中五个纵队,先歼黄维一两个军,再协同华野对付李延年。实行此方案必须粟陈张对李延年预有处置。是否妥当,请军委速示,粟陈张提出意见。”

8 个小时之后,也就是毛泽东发出第二封电报的同时,19日傍晚,刘、陈、邓再次申述他们先打黄维的决心和对战局的分析,电报说:“1.我们决心先打黄维的理由,已详19日9 时电。2.徐东作战据我们观察,歼黄百韬使用了华野六个较能攻坚的纵队,历时已十二昼夜,尚未解决战斗。如再以其余部队,其中只有两三个较能攻坚纵队,加以部队必已相当疲惫,刀锋似已略形钝挫,以之歼击较黄为强的邱、李,诚非易事。我们认为,徐海作战必须从三五个月间着眼,必须分作三四个战役阶段,每阶段都需要有休息,整补俘兵,才能保证必胜。因此,在目前情况下,特别是李延年黄维北进的条件下,最好力争迅速歼灭黄百韬,尔后即将主力集中于徐东、徐南,监视邱李孙三兵团,争取休息十天半月,同时以尚未使用之五个纵队或三个纵队用于南线,协同我们歼击黄维、李延年,这个步骤最为稳当。如我们不这样,过低估计本身困难,而在南线又无保障,两路大敌不北进的情况下,我们六个纵队,除4 纵外均六个团,9 纵只来五个团,平均每纵不到两万人,炮兵很弱,故只能用于一处,马上打邱、李,既无胜利把握,且可能陷入被动。如何?请考虑。”

毛泽东在西柏坡仔细倾听来自淮海前线指挥员的声音,决定让中野全力打黄维,而由华野第6 纵接替中野第9 纵负责对付李延年,遂于19日19时发出了当天有关打黄维的第三封电报:“刘陈邓并粟陈张,告谭王:19日9 时电悉。我们18日24时电和19日10时电的基本方针是和刘陈邓大体上一致的。本日下午接粟陈张18日21时电,以华野全军使用于打北线邱李孙(我们早几天亦有此主张),并且已经部署好,所以我们于本日下午昨电又认为可以按照粟陈张部署,而将对付南线黄刘李全责委托刘陈邓。现接刘陈邓19日9 时电,知刘陈邓以主力歼击黄维,以一个纵队对付刘汝明,而无力顾及李延年。在此种情况下,粟陈张方面必须将对邱李孙之作战,在目前短期内只限制于歼敌四五个师的范围,以便抽出必要兵力对付李延年。我谭王五个纵除为解决黄百韬残部所必须之兵力外,余部应即速西移,担负歼灭李延年的任务。只有歼灭了至少阻止了李延年,粟陈张的侧翼才不受威胁,才能保证继续歼灭邱李孙。此事请粟陈张妥善处理,是为至盼。”

收到此电后,粟裕、陈士辑张震于20日2 时致电军委,表示说:“我们完全拥护军委指示对南线先打李延年,再打黄维之方针,并已准备派11纵及13纵于20日晚南下,21日晚可到时村东西地区待机。为求得迅速歼灭李延年,明(21日)晚我们尚可从攻碾庄部队中抽一至两个纵队南下,参加歼灭李延年军之末期作战。估计以中野3 、4 、9 纵,加华野两个纵队,可以首先发起战斗。如中野尚有三个纵队担任阻击黄维兵团,尔后攻碾庄之4 、6 、8 、9 纵中,可抽出两个或三个纵队,加到对付黄维兵团方面去。我们对邱、李兵团难于截断其退路,只能争取歼其一部,故只使用八个纵队包围、钳制徐州之敌即可。”

到这时,关键性决策已有了眉目,刘陈邓、粟陈张两个野战军前线统帅与最高统帅部毛泽东和军委共同制定了打黄维兵团的方针,他们都感到黄维兵团就要从淮海战场上消失了。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