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60. 蒋介石欲搞“南北夹击”


蒋介石站在南京官邸的落地窗前,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外面是一片凋零的草地,一阵阵寒风吹来,使得那些低伏的枯草瑟瑟发抖。蒋介石在心中历数着几个月来的失败:先是济南失陷,接着整个东北也落人共军之手,现在黄百韬兵团在徐州会战中全军覆没……他想着想着,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股愤恨。他恨他的那些将领们,他们辜负了他的希望。他更恨共产党和毛泽东。他不知道上帝既然造就了他蒋介石,为什么还要造一个毛泽东。从井冈山时期起,20多年来,他一直在同毛泽东较量。他曾战胜过多少军阀和地方势力,但是战胜不了毛泽东和共产党的军队,他感到自己的气力已尽,但毛泽东和共军却仍然是那么生机勃勃。他憎恨毛泽东和共产党,并把这些仇恨发泄在对他们的称呼上,他称他们为“匪”、“赤匪”或是“共匪”,他要“剿匪”,为此成立了许多个“剿匪”总部。自1930年以后,蒋介石一直在驱使他的军队清剿共产党。有一次,他几乎要成功了。毛泽东和中央红军退出了中央苏区,被迫开始二万五千里长征,蒋介石调动了所能调动的部队围追堵截,红军从30万人减少到四五万人,但还是奇迹般地生存了下来。蒋介石的计划破产了,而毛泽东的预言却实现了。

抗日战争中,蒋介石躲到了安全的大后方,毛泽东领导的几万红军却化整为零,变成无数支游击队,像胡椒粉那样洒向日本军队占领的广大区域,开展游击战争,在敌后建立根据地。毛泽东及其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没有被日本人消灭,相反他们却在战斗中成长壮大了。

蒋介石总想置毛泽东于死地,红军时期自不必说,就在他发动全面内战之际,又发出了对毛泽东的“通缉令”。但他一次次地失败了,而现在搬起石头却砸到了自己的脚上。想到被他投人徐蚌战场的黄维、李延年、刘汝明、邱清泉、李弥和孙元良前途未卜,他不得不再度强打精神,重新制定作战计划,以图挽回失败的危局。

黄百韬兵团在碾压圩被歼,华东野战军腾出了主要兵力。这股强大的力量可以直取徐州,也可以直下江淮地区,包围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对此蒋介石感到十分后怕。

在南京的蒋介石如坐针毯,11月24日在他的官邸召开了徐蚌作战会议,除顾祝同、何应钦、美国军事顾问巴大维等人外,在徐州的刘峙、杜聿明也应召到会。

会议一开始,蒋介石就对徐州的几个国民党将领大加训斥:“我给了你们几十万人的兵力和大批的美式装备,为什么就是攻不破共军的防线,黄兵团的结局,你们要负一切责任的。”

说到这里,蒋介石指着刘峙说:“经扶,你说为什么我们的部队就不能像共军那样竭力作战?”

在蒋介石咄咄逼人的气势下,刘峙说:“校长,共军实在太厉害了。他们根本就不怕死,我们的三个兵团也是尽了最大努力。”

“放屁,娘希匹。”蒋介石打断刘峙的话,愤愤地骂了起来,“我就不相信,共军就那么厉害,难道他们的脑袋是铁打的不成?我认为你们失败的原因,一是没有信心,从心理上先输给了共军;二是你们的心没有他们齐,老是想到自己的利益,怕自己的实力受到削弱。这怎么能取胜呢!”蒋介石越说越生气。

看到刘峙诚惶诚恐的样子,蒋介石也无可奈何。这时,坐在蒋介石旁边的顾祝同轻声地提醒道:“委座,徐州方面需要重新调整部署。”

听了顾祝同的话,蒋介石又立即恢复了他平时慢声细语的口气,道:“诸位都知道,粟裕部队随时可以包围徐州。徐州方面很危急,今天让各位前来,就是要定下徐州战守之计。”

蒋介石的话音刚落,美国军事顾问巴大维不满地抱怨说:“在徐蚌会战之前,我们就建议,徐州不能守,应当把徐蚌的各兵团撤到淮河以南,而你们就是不听。现在,黄百韬完了,我们还是认为徐州方面的兵力应撤回南方。”

巴大维的建议引起在座诸将的响应,大家议论纷纷。最后,国民党统帅部做出了撤出徐州、退守宿县以南地区的计划,以避免重蹈黄百韬兵团的覆辙,蒋介石要求在徐州附近的几个兵团立即收缩战线,其计划内容为:以徐州主力向南攻击,另以黄维、李延年兵团分别由西南、南向宿县推进,三军合力打通徐蚌线。

蒋介石要求在蚌埠的刘汝明第6 兵团、李延年第8 兵团火速北上,与徐州主力南下配合,实施南北对进。同时还命令已到皖西的黄维兵团,继续向宿县攻击。

在做出这些部署后,蒋介石又命参谋总长顾祝同到蚌埠统一指挥南线两路国军的行动。

会上,杜聿明又提出新的建议。11月22日,刘峙把杜聿明请到他的办公室,说打算放弃徐州,向西撤退。杜聿明觉得刘峙似乎太泄气,因此给刘峙打气,说如果能再调三五个军加到李延年兵团,协同黄维兵团南北夹攻,打通津浦路这一段,未尝不是一步好棋。

杜聿明壮着胆子说出了他的想法,蒋介石赞成“南北夹击”,并叫杜聿明马上回徐州部署攻击。杜聿明只好说:“这一决策我同意,但是兵力不足,必须再增加五个军,否则万一打不通,黄维兵团又有陷入重围的可能。”

蒋介石说:“五个军不行,两三个军我想法子调。你先回去部署攻击。”

当日下午J 杜聿明返回徐州,决定以李弥兵团守备徐州,邱清泉兵团沿津浦路以东,孙元良沿津浦路以西向南攻击。

杜聿明对实现打通津浦路的计划抱有一线希望。然而,他万没想到,这个三军对进计划从一开始就遇到了挫折。

徐州方面,华东野战军以8 个纵队21个师的兵力分作两个梯队,在徐州以南宽达50公里的正面和纵深30公里的区域构筑了三道防御阵地。11月26日,邱清泉、孙元良兵团在步炮、战车配合下向华东野战军阵地发起猛攻,一时间,炮声隆隆,火光冲天,但在华东野战军顽强阻击下,一天只前进了5 公里。

蚌埠方面,中原野战军也构成了坚强的防线。11月25日,在蚌埠以北固镇地区的李延年兵团开始北攻,被中原野战军阻击于任桥、龙王庙、花庄集一线不得前进。与此同时,华东野战军五个纵队先后南移,准备求歼李延年兵团,李延年发现解放军南下后,未经蒋介石许可便慌忙撤回蚌埠。

此时,三军对进计划,只有黄维孤军冒进至侩河以北,钻进了中原野战军预设的囊形阵地。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