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61. 阻击南坪集,诱敌入口袋


黄维不会想到毛泽东和淮海战役总前委已经为他的兵团造好了饭,他继续严格按照蒋介石“打通徐蚌,会师徐州”的命令,指挥所部北上,其第18军由杨伯涛指挥已经渡过了涡河。

直到这时,黄维在杨伯涛的提醒下,才发现有些不对头:原来各自为战的华东、中原两大野战军已经靠拢到一起,过去一贯采取侧击、尾击、袭击等变化多端的运动战的共军,这次对12兵团北进,在涡河以南根本不理不睬,而在涡河以北处处构筑工事,堡垒式掩体星罗棋布,利用河川有利地形设置整密的防御阵地,改采了迎头堵击的作战方式,一副大打硬打的架势。更有大批的、公开的宣传如火如茶,形成了狂热之势,这在以前也是少有的。这样一分析,黄维感到本部已进入非常严重的地段,于是,一面向蒋介石报告当前情形的严重性,要求蒋介石准许其暂缓北进,等候吴绍周的85军后续梯团的到达,一面制定了以蒙城为核心的作战计划。

可是,蒋介石根本不相信黄维的报告,急令他迅速北进,不得违误。黄维明知此去凶多吉少,却也只好硬着头皮整军出发。到20日上午,该兵团即全线推进到侩河以南地区,准备向宿县推进。这段路程,一直比较顺利,没有遇到解放军的大部队阻击。可是,没有“顺利”多久,黄维便发现解放军在东自东平集、经南坪集以迄孙幢之线,由东至西横了一道阵地,且兵力强大,工事坚固。在曹市集、檀城集亦有大批共军集结。

南坪集位于蒙(城)宿(县)公路中间,一片平原,地形开阔,紧靠治河南岸,便于机械化部队和大兵团的展开。一座老而坚固的石桥横跨在侩河上,公路通过石桥伸向宿县。黄维要渡河北上支援宿县,必须经过南坪集北面的石桥。

刘、陈、邓既决定在淝河与侩河之间的有利地形上,歼灭黄维兵团,又看准了黄维急于北进,就其装备估计黄维一定要先冲向南坪集,因此,在战略上,决定利用敌人急于速进的心理,采用诱敌深人的战法,把黄维引到预设的口袋中。在战斗布置上,则因部分纵队仍未赶到预定地点,决定由陈康的第4 纵在南坪集挡住敌人。所以,把预先准备摆在南坪西南面的兵力,调到了南坪集。

在中野纵队以上干部作战会议上,陈赓建议:“四纵背靠侩水,在南坪集对黄维摆开阻击阵势。背水作战敌人无法包围我们,而敌人过河必须夺桥,南坪集只有一座坦克能过的桥,可利用敌人夺桥予以重大杀伤。”

陈赓请求道:“让我回部队指挥吧,黄维是我的老同学。在黄埔军校时,黄维打架就不是我的对手,战场上也不会是我的对手!”

刘伯承高兴地说:“陈赓这个建议很好,就由4 纵守南坪集,时间为三天。”

陈赓带着参谋骑马来到南坪集。他决定将黄维继续诱至淝河、洽河间歼灭。他要在南坪集以第4 、9 两个纵队的兵力,挡住黄维的12万人。

23日清晨,黄维兵团撤到洽河南岸,尔后逐次交互掩护向东南固镇方向转移。黄维兵团刚到达侩河南岸南坪集,就发现我军早已严阵以待。在左翼的敌第10军也发现,在洽河南岸有我军大军集结,并有小部队向其左后侧袭击。

黄维闻听这一消息,这才感到问题的严重,一时进退两难。这时,蒋介石、刘峙来电,严令黄维快速前进,尽快进驻宿县,打通徐蚌线交通。

在蒋介石、刘峙的督促下,黄维只好硬着头皮,率部向南坪集正面约30华里的中原野战军第4 、9 纵队防守的阵地发动攻击。

当天上午,黄维的四个军在空军掩护下,成纵队摆开庞大的阵势向南坪集攻击。我第4 纵将士顽强抵抗。敌人轮番攻击,不停地发起冲锋,全都被打了回去。

霎时,数百门榴弹炮、山炮、重迫击炮喷出的上千发炮弹倾泻在洽河南岸南坪集解放军阵地上,中原野战军的将士冒着生命危险,匍匐在裸露的阵地上,阻击着黄维兵团的疯狂进攻。

连绵秋雨,洒落在淮海平原上,南坪集火炮连天,激战至黄昏,南坪集阵地前,横躺着千余具国民党兵尸体,黄维兵团无法前进一步。

人夜后,黄维亲自赶到第18军,督令该军军长杨伯涛率部偷袭南坪集,强渡洽河。

陈赓纵队与敌激战一天,正打得如火如茶,忽然接到上级命令:“连夜撤退到洽河北岸去。”

刘伯承得知黄维兵团疯狂地进攻我阵地,便命令陈赓、秦基伟在佯作抵抗后,立即放弃阵地,把黄维兵团诱至侩河北岸,引人中原野战军预设的口袋中。

刘伯承在电话上对陈赓说:“你们的任务完成了,‘牛’被拉出来,而且被打伤了。各纵队全赶到了,实现战役目的的条件已经成熟。”

对于我阻击部队的主动后撤,黄维还以为是他的夜袭奏效了。于是,毫不犹豫地催动大军向前进发,抢渡洽河。

解放军主动撤走,黄维的障碍去除了,心情也由紧张转为轻松。黄维哪里知道,他的第12兵团已经进入刘陈邓为他设的网。当黄维兵团硬着头皮撞过来时,中原野战军有意给他挡了一掌,然后潜运内力,把掌一收,终把对方吸过来了。南坪集本是刘陈邓捕捉黄维兵团的一个口袋,他们有意在袋口摆上一块石头,现在,黄维拼命一冲便“自行人网”了。

11月23日夜间,陈赓率部主动撤出南坪集阵地后,黄维错误地认为解放军已被击退,急令第18军全部进入治河北岸,第14军在南坪集东南地区集结,第10军与解放军保持接触。

11月四日,黄维兵团主力第18军过了侩河,不知不觉中进入陈赓预设的囊形阵地之中,情报人员报告说,共军仅纵队番号就有七个,宿县公路有共军大部队纷纷运动,在蒙宿公路两侧,发现解放军构筑了鱼鳞式大纵深阵地,兵力雄厚,黄维这才觉察上了圈套。态势极为不利,而且北淝河、涡河已成为兵团背后的障碍和威胁,兵团后方联络也被完全截断。黄维意识到,如再坚持北进,将有被围歼可能,所以心里乱糟糟的,不安地来回踱着步。

这时,杨伯涛进言道:“司令,我们所处的情况非常恶劣。共军布下天罗地网,有意诱我深入。我们已入圈套。

依我看,趁东南还没发现敌人,立即向固镇靠拢,与李延年联合起来再往北打。“

黄维觉得杨伯涛的意见不无道理,但又与蒋介石要攻取宿县的命令相违背。怎么办?他背着手,在屋里不停地转。终于,他下狠心似地站住了,说:“命令已渡河的第18军、第85军迅速撤回河南岸,第10军掩护第18军、第14军掩护兵团部依次撤退,部队到双堆集地区集结。立即行动!”

黄维作此调整为时已晚,他的兵团刚开始收缩,中原野战军七个纵队便立即展开全线出击。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