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65. 邓小平说:只要消灭了南线敌军主力,中野就是打光了也是值得的


中原野战军原定的作战方针是,乘廖运周起义,敌突围不成陷入混乱之机,实行猛烈穿插分割,争取速战速决。但黄维兵团毕竟是蒋介石的“精锐之师”,黄维一看形势不对,马上收拢部队,就地构筑工事转人固守,一面寻机向解放军阵地反扑,一面在双堆集建立比较坚固的防御工事。从27日起,两军形成对峙。

双堆集一带地形开阔,东南有一座十几米高的土堆,西边有一条南北向的小河,此外尽是些分散的村庄,树木很少,敌我在这里作战都没有什么地形和地物可利用。

在开始的战斗中,黄维利用第12兵团的火力优势夺取了双堆集附近一些有利的地势,然后以双堆集为核心,凭借周围二十几个小村庄,构筑了集团工事,组织环形防御,各种火炮、轻重机枪、喷火器全都派上用场,控制了几乎每一寸土地。黄维把这叫“硬核桃”战术,声言“要让共军啃掉牙胀破肚皮,败北于阵前”。还一再向蒋介石表示:“刘邓一下子吞不了我们!”

面对如此顽固的敌人,中原野战军的任务是艰巨的。双堆集外围战争都是些无遮无掩的开阔地,是敌人火力控制的范围,砸碎黄维的“硬核桃”的确并非易事。

解放战争开始后,中原野战军长期处于运动战中,现在一下子包围了10多万国民党的精锐部队,仓促间转入攻坚战,不仅攻坚战的经验不足,而且也缺乏攻坚的重武器;因此,在包围黄维兵团后,各纵队发动的攻坚战损失很大。不少前线指挥官急得眼睛直冒火星子,高声喊道:“打仗还能不死人?命是公家的,我们同黄维老贼拼了,拼完就算。”

面对这种情况,总前委立即召开了各纵队领导会议,研究制定如何敲碎敌人的“硬核桃”战术。

在淮北小李家总前委作战室里,中原野战军的十几位驰骋疆场、骁勇善战的将领正围桌而坐,一个个凝神静气,神情专注,烛光将他们的影子投到墙壁上,凝成一幅浓墨般的图画。

“同志们,我们终于把黄维包围在双堆集了,现在就要看我们如何吃掉国民党的这个主力兵团了。”刘伯承说,“但是,我们是从大别山里出来的,火力比不上敌人,吃掉黄维我们还有困难,我们的任务很重啊!”

在座的诸位将领体会太深了,困难是太大了。包围黄维兵团的中原野战军全部兵力只有七个纵队外加两个旅,部队自转战大别山后,就一直未能得到补充和休整,部队不仅很疲劳,而且普遍不满员。在武器上也比黄维兵团差远了,整个野战军除了有限的几十门野炮、山炮、步兵枪和20多门迫击炮外,基本的作战武器就是轻重机枪、步马枪和手榴弹,弹药也不足。

而黄维兵团一律美式装备,坦克、装甲车、火炮,再加上飞机,其火力十分强大,超过中野几倍。

如今,好不容易才将黄维这个宿敌团团包围,下一步怎样才能吃掉这个铁疙瘩?尤其是黄维拥有坦克、飞机,随时可以突围,而我们战士的血肉之躯又怎样才能挡住敌人的突围呢?牺牲,身经百战的将领们谁惧怕牺牲!可是,如果牺牲了仍堵不住黄维兵团又怎么办?面对这一难题,大家一开始都沉默不语。

坐在刘伯承身边的邓小平比以前更瘦了,头上齐整的短发,显得十分刚健;微微发红的双眼,却是那样炯炯有神;紧抿的嘴唇使他的下巴棱角更显分明,透出一种刚毅的神色。

在凝重的气氛中,邓小平也一言不发。他看看众将领,杨勇、陈锡联、陈赓、王近山、秦基伟、王秉漳、苏振华、杜义德、张国华等,一个个神情严肃。作为他们的老上级,对于这些生死与共、风雨同舟的战友,他十分了解。他丝毫不怀疑这些同志的杰出指挥才能,这些经过无数次战争考验的将领,哪个不是有勇有谋,敢打敢拼?然而,现在面对的是青一色美式装备的蒋介石的嫡系部队,要靠这些满腔热血的将领及其所指挥的战士们的血肉之躯去与敌人的坦克、飞机硬拼,这需要多么大的勇气,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呀!

生性幽默风趣的陈毅此时也紧锁眉头,瞪着双眼,一言不发。

整个会场烟雾缭绕,邓小平、陈毅、王近山、杜义德等人都在埋头抽烟。

“咳,咳。”烟雾熏得刘伯承咳嗽起来。为了打破这沉闷的气氛,刘伯承微笑着诙谐地说道:“黄维还没有打倒,你们倒是把我熏倒了。”

刘司令员的这句话一下子把大家都逗笑了,几个正在抽烟的将领听了,感到很不好意思,立即把手中的香烟给掐灭了,会场气氛活跃起来了。

邓小平开口说话了:“同志们,截止到现在,我们已将黄维压缩在东西不到20公里、南北10公里左右的10多个村庄中,12万敌军全都憋在这里,他们是不甘心的,他们很快就会想办法突围的。我们必须站稳脚跟,坚守阵地,打退敌人的进攻。”

听邓政委这么一说,大家都议论开了。有的说,敌人敢突围,我们就和他拼了;有的说,黄维敢跑,我们就插到他们中间,把敌人分割开来,将他们一部分一部分地消灭。

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当中,杨勇站起来说:“司令员。政委,我认为面对火力很强的黄维兵团,我们应抓紧时间构筑工事,设置更多的障碍,建立纵深的防御阵地,坚决阻击敌人的突围。”

“对!我赞同杨勇的想法,我们决不能让敌人突围成功。”陈毅也发话了,“过去我们打的是运动战,现在我们要打阵地战。打运动战我们行,打阵地战我们也行。”

“我们不仅要巩固阵地,在各个方向上加强防守,我们也要有重点地防御,把力量放在主要方向上。”刘伯承补充道。

这时,第4 纵司令员陈赓站起来表示:“黄维想突围,没门!我们4 纵有破釜沉舟的决心,我们将不惜一切牺牲承担最艰巨的任务,即使打到只剩下一个班,我陈赓甘心当班长,一定坚持到最后胜利!”

在陈赓的带动下,王近山、张国华、王维刚、王秉璋、陈锡联、秦基伟也都一个个站了起来,代表各纵表示决心:誓死坚守阵地,坚决打退黄维兵团的突围。

看到这些热情洋溢的将领,邓小平心中一阵激动。他把拳头朝桌上用力一砸,大声说:“只要消灭了南线敌军主力,取得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中野就是打光了也是值得的。中野打光了,其他野战军照样渡江!中国革命照样能够胜利!”

经过这次会议,刘、陈、邓立即调整了部署。总前委决定将中野第4 、9 、11纵及豫皖苏独立旅放在任家以北、东坪集。沈集、邵围子地区;第6 纵、陕南12旅放在周庄、小张庄以西地区;第1 、2 、3 纵放在小张庄、马庄、任家地区,从三个方向加强对黄维兵团突围的阻击和堵截。

各纵队到达指定地点后,立即加紧构筑防御工事,挖掘堑壕、交通壕,建立纵深几千米的防御阵地。

11月28日,刘陈邓从敌人固守着眼,提出坚决持久围歼敌人新方针,决定采取集中兵力、火力,先打一点,逐村攻击,各个歼灭的战法,并将这一方针报告中央军委。

11月29日6 时,毛泽东致电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并告粟裕、陈士渠、张震、谭震林、王建安、李迎希,指出:“从敌人固守着眼,集中火力,各个分割歼击,准备以十天或更多时间解决此敌,此种计划是稳当和可靠的。”“解决黄维兵团,是解决徐、蚌全敌66个师的关键。必须估计敌人的最后挣扎,必须使自己手里保有余力,足以应付意外情况。因此,粟裕张震在解决固镇、曹老集之敌以后,华野2 、6 、10、11、13等五个纵应立即集结休息,作为歼灭黄维的总预备队。”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