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66. 三十六计退为上策,蒋介石下令撤兵徐州


李延年兵团并进无望,黄维兵团突围未成,双堆集阵地不断遭到解放军的攻击,包围圈日益缩小。北线杜聿明指挥的部队进展艰难,蒋介石在南京如热锅上的蚂蚁,夜不能寐,食不甘味。11月28日,眼看徐蚌战场形势不妙,他再次电召杜聿明火速赶回南京,商议解决的办法。

杜聿明接到蒋介石电令后,火速赶到南京。此时的南京一片萧条,光秃秃的枝权在寒风中颤抖,杜聿明感到一阵凄凉,刚刚温暖了一会儿的心又像掉进冰窖里了。

前几天,蒋介石亲自布置,分别在上海、徐州两地给杜母庄氏贺70大寿,气氛之热烈,场面之隆重,寿仪之丰厚,都是空前的。蒋经国受老头子委托,赶赴上海,送去了10万金圆券的寿礼,杜聿明的老母亲和妻子曹秀清感动得热泪盈眶。

在徐蚌前线的杜聿明得知后,受宠若惊之态更是难以形容。在徐州的祝寿仪式上,杜聿明慷慨激昂地说:“我杜聿明受此大思,感激涕零。君子怀德义,士为知己者死!在此国难之际,我决无苟且之心。为取得徐蚌会战全胜,即使是粉身碎骨,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就是这么说,其实杜聿明和在场的国民党官员心里很明白,老头子一番苦心,无非是让杜氏拼死为他卖命而已!

杜聿明心事重重地来到蒋介石的官邸会议室,顾祝同、郭汝瑰、何应钦等已经到了。

顾祝同一见到杜聿明,好像见到亲兄弟一般,显得分外热情,快步迎上来,将杜聿明拉到了一小客厅,十分忧虑地说:“光亭,黄维危在旦夕,这可如何是好,啊?”

杜聿明难以掩饰心中的愤怒,国防部老在搞瞎指挥,叫我能有什么办法?本来说好要增加兵力再作决战,结果却连一个兵影子也未看到!于是反问道:“原来决定再增加几个军的,为什么连一个军也没有增加呢?弄到现在,已形成骑虎之势。”

顾说:你不了解,到处牵制,调不动啊!

“既然知道不能抽调兵力决战,原来就不该决定要打,使黄维兵团陷入重围,无法挽救。目前挽救黄维的惟一办法,就是集中一切可集中的兵力与共军决战。否则,黄维完了,徐州不保,南京亦危矣!”

顾祝同也很丧气,说:“老头子也有困难,一切办法都想到了连一个军也调不动。现在决定放弃徐州,出来再打,你看能不能安全撤出来。”

听到要从徐州撤出,杜聿明感到后背发凉,看来败军之将是当定了!他沉思良久才说:“既然这样困难,从徐州撤出问题不大。可是要放弃徐州,就不能恋战;要恋战,就不能放弃徐州;要‘放弃徐州,出来再打’这就等于把徐州三个兵团马上送掉。只有让黄维守着,牵制共军,将徐州的部队撤出,经永城到达蒙城、涡阳、阜阳等地区,以淮河作依托,再向敌人攻击,以解黄兵团之围。”

杜聿明的打算是有很深的用意的,万一到淮河附近打不动时只有牺牲黄兵团,自己率部逃往华中。

正在这时,何应钦慌慌张张地走进小客厅,没头没脑地问:“怎么样?就不能打了吗?”

杜聿明便把刚才的意见讲了一遍,何应钦听后,垂头丧气地说:“也只好这样了。”

正说话当中,蒋介石身披黑斗篷,满脸通红、窘态毕露地走进会议室,连连点头说:“好,好,就开会。”

先由郭汝瑰在“敌我态势图”前报告作战计划。他说:“目前共军南北两面是坚固纵深的工事,我徐蚌各兵团攻击进展迟缓。如继续攻击的话,旷日持久,只能白白增加伤亡,不可能达到与黄维兵团会师的目的。因此,建议徐州主力经双沟、五河与李延年兵团会师,然后西进,以解黄兵团之围。”接着,他又滔滔不绝地讲了一通实施这一方案的理由。

杜聿明感到此方案狗屁不通,忍不住大声问郭汝瑰:“在这河流错综的湖沼地带,大兵团如何运动,你考虑没有?”

郭汝瑰被问得哑口无言,会场一时议论纷纷。经过一阵乱嚷之后,会场复静了下来,蒋介石仍显得很不耐烦。顾祝同见状,走到蒋介石身边低声说:“光亭想和总统到小会议室谈谈。”

蒋介石很想听听这位爱将有何高见,马上起身往小会议室走去。顾祝同、杜聿明跟着走了进去,留下其他人大眼瞪小眼,乱糟糟议论开了。

几个人走进小会议室坐下,杜聿明先谈了一番军队生死存亡之道,接着讲了与顾祝同商量过的撤退方案。

蒋介石听了杜聿明的分析,觉得十分合理,当即表示同意。随后,几个人又来到大会议室,蒋介石提出杜氏的计划,征求大家的意见后,撤出徐州的大计就这样定了下来。

同一天,杜聿明单独向蒋介石谈了撤退路线以后,立即飞返徐州。

会议结束后,刘峙和杜聿明乘飞机飞往徐州。飞机在飞过双堆集上空时,杜聿明同被包围的黄维通了电话。

黄维一听是杜聿明在同他说话,诉说道:“当面敌人非常顽强,应尽快想办法,这样打是不行的。”

杜聿明也没有什么高招,只好安慰他说:“今天老头子已经定下大计,会很快救你脱出重围的。”

黄维还想说些求救的话,杜聿明的飞机已经飞远了。

等杜聿明返回徐州,蒋介石又忙于蚌埠方面的布置。门月30日,蒋介石派到海州去的特派战场视察员李以助刚回到南京,军务局长俞济时便对他说:“你另有任务,总统要你继续到蚌埠前线去视察,带总统亲笔信两封,分给刘、李两司令官,叫他们尽力解围。你好好地监视,他们是怎样打法?奉行命令的情况如何?对刘兵团的行动要特别注意,有事来不及请示,即和李吉甫(即李延年)商量,同时也要使刘经公(峙)知道,然后补报。

于是,李以助12月3 日早上即带了两个卫士和一个译电员,由南京到了蚌埠。这两个卫士,都是奉化人,是从蒋介石的警卫员中挑出来的,名义上是保卫李以助,实际上是监视其行动的。李以助和蒋介石直通电的密码本,则掌握在译电员的手里,蒋介石有什么来电,非经过这个译电员,李以助则无法知之。

蒋介石的这套战场视察制度,是在孟良崮惨败、张灵甫被击毙之后建立起来的。蒋介石对下级重重的监视制度,你替他卖命,他却不一定相信你。尤其是在冯治安部在徐州以北起义后,他对刘汝明更不放心,而所有的杂牌部队的将领,因为蒋介石对冯治安,十天之内换了两副面孔,也无不心寒。

刘峙、杜聿明带着撤退计划回到徐州后,他那个计划,连作战厅长事先也不知道,但在他离开南京的当天,这个所谓“军事机密”便已泄漏出去了。杜聿明刚回到徐州,在徐州的政治、经济及党务机关的负责人,都前来要求让他们先行撤退。这说明,南京会议的决定已有人通知他们了。一时之间,徐州机场弄得拥挤不堪。

晚上,杜聿明召集邱清泉、李弥、孙元良开会部署,决定立即按照蒋介石的意图采取行动,指挥徐州部队撤退。30日晚开始撤离徐州,在此之前发动全面攻击迷惑解放军,撤退路线为西出徐州,经萧县向西南,第一步到达永城,第二步到达蒙城、涡阳、阜阳间地区,以淮河为依托,再向解放军进攻,撤退采取所谓“滚筒式战术”,逐次掩护退却。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