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69. 孙元良丢下杜聿明只身逃跑


杜聿明的“转进”,再次为华东野战军集结兵力赢得时间。

国民党军于12月3 日晚匆忙调整部署,准备按蒋介石的命令向滩溪口方向进攻。各部队刚刚到达指定位置,却发现四周全是解放军了。

邱清泉兵团以第五军的两个师为前锋,向南滚进;李弥。孙元良两兵团在东西两侧逐次跟进。

一时间,淮北平原,东起张寿楼,西迄赵破楼,北自袁圩,南止李石林,由炮火和拼杀形成的一股方圆40余里的战争台风,向南方缓缓移动。“台风”所及,房倒屋塌,草木焦萎,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12月3 日,华东野战军各路追击大军纷纷迫近。4 日,将社聿明集团30万人合围在徐州西南65公里处的陈官庄地区。“台风”艰难地向南推进到陈官庄地区,就只能原地打转了。

于是,华东野战军的包围之势便形成了。包一个,吃一个。吃了黄百韬再包黄维。现在正在吃黄维,杜聿明的三个兵团近30万人,又慢慢地被围了起来,又要等着被吃掉。

这样,淮海大战形成了三个分战场:北线,华野包围着杜聿明集团三个兵团;中间,中野及华野一部包围着黄维兵团;南线,华野阻击着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

是日夜,彻夜未眠的杜聿明一边严令各兵团按原定战法依次突进,一面再次电告蒋介石,请求空投粮弹。

蒋介石见社聿明行动迟缓,不觉怒从心中起,立即复电说:“弟部粮弹无法空投,切不可存此希望。应勇敢迅速突破当面之匪南下,与黄兵团会师,勿延为要。”

杜聿明看过电报,好像被泼了一盆冷水,非常丧气。

邱清泉则破口大骂:“国防部混蛋,老头子也糊涂,没有粮弹,几十万大军怎么能打仗呢?”

在十分危急之中,孙元良和邱清泉仓皇来找杜聿明。

邱清泉对杜聿明说:“良公认为目前情况不利,要重新考虑战略,我认为他说得有道理,请他再讲讲,我们研究一下。”

杜聿明说:“可以,我们到李丙仁那里去吧厂于是,三人一同来到李弥的兵团司令部。孙元良说:”目前林彪已率大军南下,我们攻击进展迟缓,掩护阵地又处处被突破,再战下去前途不容乐观,现在突围尚有可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目前只有请总座当机立断,才可以拯救大军。“孙元良善于言辞,讲得十分动听。

邱清泉也想开溜,当即附议说:“良公的见解高明。”

邱、孙二人竭力鼓动李弥一道突围,李弥说:“请主任决定,我照命令办。”

杜聿明见他们悲观失望、不知所措的样子,一股无明火升起,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如果三天以前大家按这句话办,就可以全师而归,对得起老头子,今天做恐怕晚了。共军重重包围,能杀出一条血路还有希望,否则重武器丢光,分头突围,既违抗命令,又不能全师,有何面目见老头子呢?”

邱清泉有点不好意思,还吹牛说:“不要紧,我们还有力量,亡羊补牢,犹未晚也。”

杜聿明没有理他,接着说:“只要能打破一方,一个兵团突破一路还有一线曙光,我也同意。万一各兵团打不破敌人,还不如照他的命令坚持打到底,老头子有办法就请他集中全力救我们出去,否则我们只有为他效忠了事。依我判断,林彪人关后南下,至少还有一个月。在这一月之内,我们牵住共军,请老头子调兵与共军决战,还是有希望的。如果目前林彪已南下,老头子调兵也来不及,关键就在这里。”

听了杜聿明如此一针见血的分析之后,大家仍无动于衷,只想着自家部队的存亡,谁也未表示愿意为蒋介石效忠,纷纷议论如何寻找空隙逃出包围圈,尤以孙元良主张最力,邱清泉、李弥附和孙的主张。

杜聿明见此情形,心里也没底了,觉得打也靠他们,突围也要靠他们。只好说:“只要大家一致认为突围可以成功,我就下命令,但各兵团必须侦察好突破点,重武器、车辆非到不得已时,不能丢掉,笨重物资可先破坏。你们能做到这一点,我就可以下命令。”

邱清泉见杜聿明有些难过,就说:“总座,我保驾你安全突围。”

杜聿明苦笑了一下。

会议一直开到午后3 时左右,大家一致认为要分头突围,到阜阳集合。决定后大家各自散去。

邱清泉回到陈官庄,看到到处都摆放着重武器,主意又变了:妈的,这些都是我们的宝贝,老头子甚为看重。突围,突围,把这些宝贝丢了,怎么向老头子交待啊?他越想越不对劲,马上吩咐副官,通知军长以上将领来开会。

杜聿明也被请来了。会议气氛很消沉,杜聿明的神情很不安定。开会时他先发言,认为情势紧张,部队士气低落,厌战情绪严重,向南攻击想打过去是有困难的;黄维兵团亦被包围,自身难保,无法支援,中央又抽不出部队来解围,与其等待被消灭,不如采取紧急行动实行突围。

杜聿明还要大家提出各人的意见。除邱清泉和高吉人未发言外,其他人都同意突围。于是会议决定立即突围。

就在这时,第74军军长邱维达赶到,听说突围,极力反对,咆哮如雷,说:“你们怕死,想突围逃跑,那是办法吗?怎么不集中力量,硬打出去?突围有被各个歼灭的危险,应该考虑这个不利的后果,我第74军包打第一线。”

邱清泉见邱维达还有勇气,马上又来了劲头,大叫道:“突围,突围,死路一条2 维达是好样的,就按他说的办。”这样一来,大家又都没有话说了。

杜聿明见此情形,也随风转舵,说:“有把握打出去,当然是上策,突围的行动不妨暂停止。”

结果会议又不欢而散。

会后,杜聿明接到蒋介石来电,要部队全力南下,解黄维之围。杜遂遵照蒋介石的命令,重新部署,准备作最后挣扎。恰在这时,李弥也改变了主意,不突围了。

孙元良已经打定主意要突围,为此他作一番部署,特地下令通信营把所有电话线截断,电台也停止收发报,并特别指出指挥部来的电报一概不收,惟恐杜聿明变卦,下令不再突围。

第16兵团各军接到突围的命令后,与司令官一样逃命心切,疯狂地打光了所有的炮弹,接着把大炮全部毁掉。

孙元良兵团阵地上隆隆炮声气坏了邱清泉,他命令各军:要是第16兵团的人从我兵团的阵地上突围,杀无赦!

当晚8 时,孙元良第16兵团各军、师按预定部署,向西突围。但很快就被解放军阻挡住。除极少数人逃出包围圈外,绝大部分人都作了俘虏。孙元良毕竟是个老滑头,当他的手下人一个个被俘虏的时候,他躺在尸首堆里装死,等周围渐渐平静下来之后,他才慢慢爬起,判明方位后,钻进一家农舍,用钱换了一套农民穿的衣服,又混进难民队伍,然后像一个输光了的赌徒,灰溜溜地回到南京向老蒋复命去了。

蒋介石见孙元良孤身逃回,不由得满腔怒火,大骂:“娘希匹!”但不管怎样,孙元良能跑回来,还是表明了他的忠心,所以也就不再追究。在询问过前线的情况后,让孙回四川老家招兵买马,重振军威。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