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73. 调好胃口,大开吃戒


就在黄维、胡琏准备在飞机、毒瓦斯的帮助下突围时,我军加紧了对双堆集之敌的攻击。经解放军连续突击,步步紧逼,敌第12兵团的兵越来越少,地盘地越来越小,黄维的所谓“硬核桃”阵地已经荡然无存了。

在包围圈中,一切可食、可烧、可用的东西都已荡然无存。在内无粮草、外无援兵、天寒地冻。伤者无法就治、死者暴尸阵地的惨局面前,敌军土气十分低下,阴森的气氛和绝望的情绪笼罩着整个敌营。

第85军被歼后,王近山指挥中野第6 纵队和华野第7 纵队先夺大王庄,再克尖谷堆,这是黄维兵团整个阵地的骨干,直接威胁敌第18军军部。

面对解放军依托堑壕逐步蚕食的战术,黄维兵团的高级将领坐在地堡里,面面相觑,一筹莫展,毫无对策。

12月12日,中原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向被围的黄维联合发出《促黄维立即投降书》,命令黄维立即投降。

在前沿阵地上,我军阵地的喇叭里反复播放着《促黄维立即投降书》。这一强大的政治攻势,在敌军心理上起到了巨大的威慑作用。

但是,十分顽固的黄维拒绝投降,决定顽抗到底。他要求蒋介石派大量飞机用凝固汽油弹大规模轰炸,在规定时间和区域造成火海,以掩护他的兵团突围。

蒋介石立即空投亲笔信,答复道:决用空军全力拯救你的突围,可径行同空军总部联络。同时,还给黄维空投了空军施放毒瓦斯弹和使用毒气防护办法的说明,准备施放毒气掩护突围。随即,黄维兵团开始秘密进行各种准备。

对于顽固不化的黄维,总前委领导下定了坚决予以消灭的决心。

在一个傍晚时分,落日的余辉刚刚消退,天空中亮出几颗寒星,几辆吉普车从小李庄出发,直奔双堆集方向。坐在车上的,就是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等总前委的领导人。他们在指挥部研究完南线阻击李延年、刘汝明的计划后,又赶赴双堆集前线,了解各纵队的进展情况并视察战场,定下总攻双堆集的计划。

沿途,他们看到,到处都是火光,这些火光是支前的人民手中的火把。成千上万的担架、大车、小车、担子和驮马从四面八方赶来,火光、人流、车流把这寒冷的冬天渲染得热火朝天。

看到这场面,三人激动不已。三人最先来到第1 纵队杨勇、苏振华的指挥部。“怎么样,看你们的眼睛都红了,几夜没有睡觉了吧?”邓小平关怀地说。

身材修长的杨勇不好意思地摸摸头说:“几天不睡觉算不了什么,仗打不好可不好受。”

“怎么,遇到难啃的骨头了?”刘伯承问道。

“没什么,虽说黄维的18军难打,但还是对付不了我们的夜猫子。白天他们打,夜里我们打,打得他日夜不得安宁。不过,敌人也很顽固,一个阵地,夜里我们夺过来,白天他们又夺回去,这样来回拉锯,双方都有很大的损耗。”

“这样拼下去,虽然疲惫了敌人,但也消耗了自己,不合算,我们得改进方法。”邓小平说。

“嗯,我看也得改进打法。”陈毅赞同地说。

“从各个纵队的作战情况看,我们的战士作战勇敢,不怕牺牲,斗志高昂,但是我们的火力不如敌人,在双堆集前沿1000米有一个开阔地,这是我们进攻的最大障碍,我们得先让突击部队好好地休息一下,养精蓄锐,不能这样再进行拉锯战。我们要组织部队进行逼近敌人的作业,把冲击地域尽量向前推,接近敌军的阵地。在我们发动总攻时,能一举突破敌军的阵地,达到进攻的效果。”刘伯承提出意见。

“对!这样才能扬己之长,击敌之短。”邓小平赞同地说,“我们立即通知其他各纵队都采取这种作战方法,争取在总攻时,能一举突破敌军的阵地。”

12月14日晚,总前委命令各纵对黄维兵团发起最后的总攻。以南集团为主,在东西两集团配合下,攻击双堆集核心阵地,中野第6 纵队和华野第7 纵队各一部攻克双堆集机场南端阵地,中野第4 、9 纵队攻克双堆集东和东北面两个村庄,华野第7 纵队主力攻克双堆集南制高点尖谷堆阵地。至此,双堆集和黄维兵团部核心阵地全部暴露并陷于孤立。

黄维预感自己末日已到,决定立即突围,以求侥幸保存一部分力量,他要求空军立即实施原定的支援掩护计划。黄维。胡琏把各军的军长、师长召集在一起,传达了“四面开弓,全线出击,觅缝钻隙,冲出重围”的突围计划,并决定在当晚黄昏后行动。

黄维的突围计划报到蒋介石那里,蒋认为第12兵团夜间突围,地面部队将会失去空中掩护,突围成功的希望不大。于是,他立即派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乘飞机赶到双堆集制止黄维。

15日上午,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飞抵黄维兵团上空,通知黄维:空军不能照计划实施。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按既定方案突围!”一生治军严谨、从不违抗上级命令的黄维,第一次违命了。逃命要紧,驱使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违背蒋介石的命令。无奈,黄维只好自己断然处置了。他决定当日黄昏突围。黄维的突围命令一下达,各部即争先恐后逃命。

就在各部准备突围时,黄维、胡琏怕坐战车夜间行动得不到空军的支持,于是,他们在下午4 点多钟就命令第11师和仅有6 辆坦克的战车部队进行突围。黄维、胡琏分乘两辆坦克,跟在后面往外冲。

黄维、胡琏的提前行动,根本就没有通知各部,结果在各部突围之前,就暴露了企图。

解放军对黄维的突围早就作了“预算”,拟定了围歼计划。一经发现黄维突围,立即调动部队实行堵击、追击。

面对气势汹汹的敌军坦克,解放军战士在堑壕中,沉着应战,放过坦克,专打跟随其后的步兵。在解放军的猛烈轰击下,冲在前面的一辆坦克慌不择路,开人双堆集西边的河中,陷入泥潭,剩下的几辆坦克四处乱窜。

经过一夜的猛冲,黄维也未能冲击我军的包围圈。第二天天刚亮,蒋介石派出的20余架飞机飞临双堆集上空,向我军阵地上丢下成串的炸弹。

在炸弹的爆炸声中,黄维带着敌人成批再次往外猛冲。

然而,无论敌军飞机怎样猖狂,敌人的坦克是怎样凶猛,我军将士从一个弹坑跳到另一个弹坑,接近敌人的坦克,用成捆的手榴弹塞进敌人坦克的履带中。就这样,又有两辆敌军的坦克被炸得趴下了。跟在后面的两辆坦克见势不妙,开足马力向南面冲去。

这两辆坦克碾过人群,冲过堑壕,逃出了战场,直向蚌埠方向逃去。这两辆坦克上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黄维和胡琏。

黄、胡二人分乘的坦克,丢下残部,好不容易才从硝烟弥漫的战场上逃脱。

胡琏的坦克沿着通往蚌埠的大道,往南逃窜。忽然迎面来了一支民兵队伍,胡琏的心一下子提上了嗓子眼,谁知这些民兵还以为是解放军坦克,竟两边公开为坦克让道。

胡琏见此情景,立即催促驾驶员说:“快!快!此处共军还不晓得战场真实情况大胆开!于是,坦克呼啸而过。这以后,胡琏的坦克再也不敢走公路了,只从田野中抄取捷径,直奔蚌埠。临近中午,坦克没有油了,两个驾驶员只好扶着胡琏逃回蚌埠。

与胡琏相比,黄维的情况就糟多了。坦克刚走不远,坦克的发动机就坏了,黄维不得不打开坦克的顶盖,爬下坦克。就在这时,追踪而来的我军战士也赶到了。黄维吓得什么也顾不上了,一头钻进了一片麦地。追赶来的我军某部特务营的战士在麦田里展开了搜索,战士傻小六、范介明终于在一个拐角发现了趴在地上的黄维。

傻小六、范介明端着枪冲了上去,高喊道:“不许动,干什么的?”

黄维结结巴巴地说:“我是14军军部上尉司书。”

于是,这两个战士将黄维带到了俘虏收容所。不过,狡猾的黄维还是很快被识破了身份。收容所的同志对他进行审问,问他是哪年人伍的,黄维迟疑了半天答不上,这引起了收容所同志的怀疑。

当问到“上尉司书”每月的薪水时,黄维慌乱地说“70多元”,到底对几元,他回答不上。

收容所的同志又找来第14军军部的几个俘虏,让黄维来认,他一个也认不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在宿县新解放过来的战士李永志走了进来,一见黄维就说:“他就是黄维。”原来这位新战士以前当过黄维的马夫。

黄维知道再也瞒不过,只得承认道:“我是黄维。”

不可一世的国民党军第12兵团司令黄维就这样成了我军的俘虏。

就在黄维被俘之前,第12兵团第18军军长杨伯涛、兵团副司令兼第85军军长吴绍周也被俘。

激战到12月15日夜11时,黄维兵团被全歼,从而彻底孤立了杜聿明集团。

与此同时,华东野战军第6 纵队和随后加入战斗的中原野战军第2 纵队、华野渤海纵队第11师及豫皖苏军区三个军。豫西两个团,对由蚌埠向北增援黄维的李延年兵团,进行了顽强阻击。直至黄维兵团被全歼,李延年兵团在12天进攻中被杀伤1.3 万余人,且距黄维兵团还有30公里。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