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77. 蒋介石在徐州的一个战略集团最后消失在冬日的黄昏里


在蒋介石催促杜聿明突围的时候,华东野战军司令部拟定了总攻杜聿明的计划,并向中央军委和总前委作了报告。

这时,粟裕从屋檐下滴下来的雪水中想到了下一个重大的作战行动——渡江战役,这是毛泽东在12月12日给刘陈邓。粟谭的电报中详细阐述的一个重大战略问题。粟裕考虑,渡江的时间最晚不能超过4 月底。因为4 月底以后,江水暴涨,江面将大大增宽,不知会增加多少伤亡;如果避开洪水,那将是秋后了,蒋介石就有了喘息的机会。于是,他和张震致电中央军委毛泽东以及邓小平,要求立即对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迅速结束淮海战役,使部队早日休整,以便实现中央军委和总前委的战略意图,在4 月底之前完成渡江战役,打到江南去。

1 月5 日,华东野战军再次向中央军委和正在中央汇报工作的刘伯承、陈毅作报告。报告在概述了12月16日至1 月4 日的战场情况后,提出:业于6 日向敌发起军事攻击,首先歼灭李弥兵团,以孤立社、邱,尔后再定第二步作战。

这时,华北傅作义集团已被分割包围于北平、天津、塘沽,歼灭杜聿明已不再影响华北战场的态势。因此,毛泽东。邓小平均立即回电,同意发起总攻。

邓小平一面组织中野部队休整,一面做好了对付蚌埠、怀远之敌北援的兵力部署,又将中野第1 、2 、3 、6 纵队配置于涡阳、蒙城一线,作为淮海战场的总预备队,随时准备围歼可能突围逃窜之敌,以便让华野放开手脚,全力进行攻击。

这边,粟裕调整部署,立即下令总攻。总攻时间非常凑巧:发起攻歼黄百韬兵团的战斗是11月6 日;发起总攻黄维兵团的战斗是12月6 日;这天,1949年1 月6 日,围歼杜聿明集团的战斗开始。

1 月6 日下午3 时30分,华东野战军向拒绝投降的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各式山炮、野战炮、步兵炮、轻重迫击炮一齐向敌人阵地发起猛烈轰击。半小时炮火准备之后,华东野战军担任第一线突击的10个纵队25个师,分为三个集团,从东。北、南方向开展攻势,以围歼李弥集团为重点,向杜聿明集团阵地猛烈攻击。东集团由第10纵队司令员宋时轮、政委刘培善统一指挥,包括第3 、4 、10纵队和渤海纵队、冀鲁豫军区独立第1 、3 旅;西集团由谭震林、王建安统一指挥,包括第1.9 、12纵队;南集团由韦国清、吉洛统一指挥,含第2 、8 、11纵队。另以7 个纵队担任外线堵击及作为预备队。

突者未突,攻者已攻!华野的总攻一起,包围大军即实行大胆的穿插分割战术,突人敌人阵地,先将其外围据点,一口一口地吃掉。只战了半天,杜聿明集团的东西两面阵地,都被突破了。

6 日夜,攻击集团攻克杜聿明集团坚固设防的13个村落据点,歼敌1 万余人;7 日又连续攻占20多个村落,并占领李弥兵团司令部驻地青龙集。李弥兵团被基本歼灭,邱清泉兵团的阵地也被突破。

这样一泻千里似的崩溃,不仅所有的国民党军的指挥官心惊胆战,即使平时狂妄不可一世的邱清泉也恐慌万分,终日呆坐在战役态势图前垂头丧气,自言自语地说:“真正崩溃了!真正崩溃了!”到第二天晚上,战况发展到最激烈的时候,他索性喝得大醉,用被子蒙着头睡在床上不闻不问。

杜聿明没有料到我军攻击得如此猛烈、如此迅速,他看到李弥兵团全线溃退,邱清泉兵团南北防线也被突破,急忙收缩兵力,调整部署,并向蒋介石告急,要求9 日预备轰炸,10日投毒气弹,以掩护突围。

8 日,华东野战军各攻击部队也调整部署,并抓紧时间赶挖堑壕,这一天又攻克5 个村庄。9 日上午,华东野战军继续向敌发起攻击,连续攻克杜聿明集团纵深要点,直逼杜聿明。邱清泉指挥中心。

落日的余辉,把陈官庄战场镀上了一层金色。

陈官庄犹如一片台风席卷之后的废墟,一块收割了战争之果的原野,一个新的生命诞生后血污斑斑的产房……

黑色的土,黑色的雪。战争把一切都涂成了黑色。

9 日黄昏,杜聿明、邱清泉离开陈官庄,逃至邱清泉兵第5 军驻地陈庄。邱清泉、李弥向杜聿明提出当夜突围,杜聿明则主张按蒋介石决定10日上午在飞机施放毒气弹的掩护下突围。但邱清泉、李弥坚持认为白天突围无望。杜聿明无奈,只得同意连夜分头突围。

当晚,杜聿明向蒋介石发出最后一份电报,报告说:“各部已混乱,无法维持到明天,只有当晚分头突围。”然后用电话通知残部要他们“自决”。打完电报电话后,杜聿明颓然跌坐在破竹椅子上,一言不发。邱清泉故作镇静地说:“现在陈庄三面已被包围,只有西南方一个缺口可走,大家突出重围后,谁能到达南京,谁就向总统报告这次失败经过及今晚的情况。”

于是,杜聿明走在第一,邱清泉第二,谭辅烈第三,李汉萍最后,四人鱼贯地右手搭在前人的左肩上,由第200 师工兵营营长作向导,从陈庄西南方缺口突围。这几个人刚出陈庄,就因为天黑辨不清方向,加上兵慌马乱,很快就各自走散了。

10日清晨,华东野战军全线发起最后攻击。第4 、10纵队在第3 纵队的配合下,攻克杜聿明指挥所陈官庄。同时,第4 纵队另一部与第1 纵队配合,攻下了邱清泉兵团第5 军军部驻地陈庄。

邱清泉突出陈庄后,神经已经失常,疯子似地东奔西跑,高声大叫“共产党来了!”到10日晨天色大明后,他仍然在张庙堂阵地附近乱转。突然一梭子弹射来,邱清泉倒地身亡。

10日早上,杜聿明一行人被解放军俘虏,送到某支队政治部。支队政治部陈主任一眼看穿这一定是国民党军的一个大官,带着一群卫士企图漏网的。陈主任指着杜聿明问:“你是干什么的?”

杜聿明编造说:“我是13兵团的军需。”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高文明!”

“你们兵团有几大处?”

“六大处。”

“六大处的处长叫什么名字,写给我看。”

“高文明”从衣袋里拿出一支崭新的派克钢笔,在纸上写了半天也写不出来,他的手臂上露出一只游泳表。

“高文明”被看押在一间房子里,到外小便一次回到房里后就拾起一块小砖头,对着自己的头敲几下,敲破了头,把血涂了一脸,就倒在地上一声不响,闭起眼睛装死。他这一装死不要紧,可急坏了身旁的侍从,他们大叫大嚷起来:“副总指挥!副总指挥!”

解放军战士拿了一张杜聿明的照片,和“高文明”一对,完全一样,只是少了一撮小胡子。

10日下午,李弥带着他司令部的几个人逃到了第9 军第3 师的指挥所,指示该师师长周藩给解放军写条子,谈判投降讲条件,好让他们得个机会混出去。

解放军答复说:“你们要立即投降,主官出来报到,部队放下武器,集合听从点收,不得再延误,否则就立即攻击。”

李弥说:“他们要主官出去报到,看你们哪一个愿意去吧?”他同时放声大哭起来,边哭边说:“我不能死呀!我死不得呀!我若能回去,对你们的家属我一定要照顾的。你们都可以放心!”

周藩明白他的意思,就安慰他说:“好吧,不用哭了!我去就是了,你们放心吧!”

临走的时候,李弥又眼泪汪汪地说:“你们去吧,如果我能回去,我会照顾你们的家属的,你们放心吧!”他还哀求周藩等人不要揭露他,让他逃回去。周藩等人报以同声相哭。最后,周藩向李弥行鞠躬礼告别。

李弥逃回南京后,蒋介石没有责怪他,又让他重整兵马。解放初,李弥带着一帮人逃到云南、缅甸交界处,做起了毒品生意,形成了一个独立王国。

当天10时,战斗基本结束,最后两部残敌在下午4 时前后被解决。至此,杜聿明集团1 个“剿总”前进指挥部、两个兵团部、8 个军部、20个师全部被歼,杜聿明被俘,邱清泉被击毙,李弥只身逃脱。

又一个黄昏到来了,蒋介石在徐州的一个战略集团最后消失在这冬日的黄昏里。

战役结束后,解放军淮海前线司令部发言人向记者发表谈话,告知全国人民:这次大歼灭战,从开始到最后解决战斗,只经过四昼夜,残敌十几万人就全部覆没,平均每天消灭敌人四五万人。这么多的敌人,被歼灭得这样快,正好比一个雪球,投在烧滚的水里一样。

在整个淮海战役过程中,蒋介石共出动驱逐机和轰炸机1340多架次,支援地面部队作战,并骚扰、破坏人民解放军的后方运输线;出动运输机120 多架次,输送人员并空投作战物资。其间,轰炸机还利用南京、北平等地的机场,对人民解放军实行“穿梭轰炸”,但均因“指挥不统一,与陆军协同未臻密切,致未能尽量发挥效能”。

淮海大战使蒋介石几乎丧失了苦心经营几十年的全部嫡系精锐部队,蒋介石再也没有什么气力了,无论他作何种努力,也无法挽回失败的命运了。

淮海战役历时66天,歼敌55.5万人,基本上解放了长江以北的华东、中原地区,使国民党的首都南京处于人民解放军的直接威胁之下,蒋介石的统治陷入了土崩瓦解的境地。

淮海战役使蒋介石元气大伤,蒋家王朝迅速走向覆灭的深渊。毛泽东早已酝酿成熟的平津战役,又已经等着蒋介石……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