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87. 傅作义上了共产党的“战犯名单”


此时,傅作义痛心疾首,懊悔万分。嫡系主力三个军已全部被解放军吃掉。这是他赖以起家发迹的老本,与蒋介石争斗的筹码,也是与共产党和谈的资本。现在一切都没有了。

而且对傅作义的打击接踵而至。

12月25日,“新华社”发表陕北权威人士谈战争罪犯名单部题的电讯稿,列出以蒋介石为首的43名头等战犯。其中,傅作义的名宇在第31位。在宣布战犯的同时,中共还发表了一篇短文,指出:“像傅作义这样的战犯不惩罚不可能,减轻惩罚是可能的,其出路是缴械投降,立功赎罪。”

在中南海的傅作义从新闻秘书送来的材料中看到了这个消息,暴怒地把材料往沙发上一扔,随即又拣了起来,不置可否地掂在手中,一字一句地细读了一遍。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名字会出现在中共的战犯名单上。傅作义难以理解,为什么在这时候把他置于这样的难堪的地位?他感叹道:“这样做不违背中共的宽大政策吗?这一定是中共一批青年干部干的,毛先生一定不知道。”他就怕一旦平津问题和平解决后,得不到中共的谅解,把他作为战犯处决。今天,他的名字上了“黑名单”,他再也经受不住这样的精神刺激,嚎陶大哭,哭喊着:“完了,一切都完了,政治生命也完了!”

“战争罪犯”这顶帽子,沉重地打击了傅作义。他感到自己的政治生命完了,在城内闭门谢客,精神恍惚,经常一个人独坐,不思饮食,自言自语。与傅作义亲近的人看见他如此情况,都为之担心。他的副秘书长王克俊还把周围的手枪都收了起来,以防他自杀。但是,跟随他的人谁也无法解除他心中的郁闷。他思来想去,决定把谈判代表崔载之召回。

代表傅作义出城与中共谈判的崔载之,得知新保安、张家口相继被攻克之后,非常焦急,连续发电给傅作义,劝傅作义不发通电,要慎重考虑中共方面的条件,军队放下武器,守城是没有出路的。电报发出后均未得到回音,直到12月26日李腾九发来急电,要崔载之返回北平。电文称:“总座为国家。为人民及保全平津文物与工商业基础,毫无任何政治企图,其意即帮助成功者速成功,而不是依附成功者求自己发展。因之,如果缴械亦先从傅身缴起,吾兄迭次来电意风均甚好,希望即返平面谈。”

看来,傅作义对中共中央把他列为“战犯”的作法产生了误解,想中断已经开始的谈判。

苏静得之此讯,即刻把情况报告给前线司令部,司令部立即以林彪名义同时发出两个电报,一个是发给苏静的:“望嘱傅之代表稍待,然后再返北平。”另一电发给中央军委:“博之来电转上,该电似非真意似另有企图,我们拟准其回去,并告以傅作义战犯,现如能下令缴械,则对其本人及其部属可以优待,军委有何指示,盼复之。”

一切还未来得及,崔载之就走了;李炳泉和报务员、译电员带电台仍留在八里庄,以保持联络。

傅作义召回崔载之,似乎要把已经开始的谈判中断下来。但是,中共方面并未因此放弃努力。中共地下党组织和平津前线指挥部一直关心着傅作义,密切注视着他的动态。在此之前,身为中共地下党员的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根据地下党指示,从天津回到北平,一方面陪伴她的父亲,一方面将傅作义的情况报告一封又一封地发到平津前线司令部,然后又转给中央军委和毛泽东。

这时的傅作义,一不能倒戈蒋介石,二不能投降,三不能做俘虏,因此,只有发通电呼吁和平,然后下野。为了应对最后的局面,傅作义派飞机将华北“剿总”副总司令邓宝珊从榆林接来,同时,又两次请燕京大学教授、民盟副主席张东荪等人,要他们向中共寻求一台阶使其下野。傅作义所采取的这些行动,说明他正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

毛泽东是理解傅作义的,他知道,傅作义有自己的历史,也有自己的性格,不到万不得已是不可能上梁山的。

傅作义曾对自己亲近的人说,走罢战求和道路,要准备冒三个死:第一,几年来,自己曾不断对部属讲“勘乱、剿共”的话,现在秘密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部属若想不通,定会打死他;第二,这件事如果做不好,泄露出去,蒋介石以叛变罪处死他;第三,共产党也可以按战犯罪处决他。

半个月来,蒋介石也三番五次派人来北平,给傅作义施加压力。12月15日,蒋介石派军令部长徐永昌到北平,企图利用徐曾在晋军同傅共事的关系,劝傅作义将部队撤到塘沽、青岛,待机南撤。同月23日,蒋介石又派其次子、陆军装甲兵司令部参谋长蒋纬国携他的亲笔信到北平,诱劝傅作义率部从津、塘海运南逃。接着,蒋介石又要傅作义到南京参加军事会议。

对于蒋介石的诱劝,傅作义都委婉地顶了回去。但是,傅作义承受不了来自军事和政治方面的失败,尤其不明白中共方面为什么要将他列为战争罪犯。

其实,中共中央公布战犯名单,是为了打击国民党的和谈欺骗,澄清中间派别中的混乱思想。况且,采用非正式的即权威人士发言的方式公布,并在广播中说像傅作义这样的战犯只要缴械投诚是可以减轻惩处的。这样做对于傅作义是有利的。这一原委,毛泽东1949年1 月1 日2 时给林罗刘的电报中做了阐释。

毛泽东指出:新保安、张家口之敌被歼以后,傅作义以及在北平直系部属之地位已经起了变化,只有在此时,才能真正谈得上我们和傅作义拉拢并使傅部为我所用。因此,你们应认真做傅作义的工作。

毛泽东就中共中央的原则立场和政策以及和平解决平津问题的诚意,拟出原则意见,指示林彪通过北平市党委直接告诉傅作义,这些意见是:傅作义目前不是要发通电。此电一发,他即没有合法地位了,他本人和他的部属都可能受到蒋系军队的压迫,甚至被解决。我方亦不能接受傅作义所想的一套作法,傅作义此种做法是很不实际的,也是很危险的。傅作义反共甚久,我方不能不将他和刘峙、白崇禧、阎锡山、胡宗南等一同列为战犯,我们这样一宣布,他在蒋介石面前的地位即加强了。傅作义可借此做文章,表示只有坚决打下去,除此以外再无出路,但在实际上则和我们谈判,里应外合,和平地解放北平或经过不很激烈的战斗解放北平。傅作义立此一大功劳,我们就有理由赦免其战犯罪,并保存其部属,北平城内全部傅系直属部队均可不缴械,并允许编一个军。傅作义致毛主席电已经收到。毛主席认为傅作义在该电中所取态度不实际,应照上述两项办法进行方合实际,方能为我方所接受;傅作义派来谈判之代表崔先生态度很好,兹后尽可再出城联络,传达双方意见。惟我们希望傅作义派一个有地位的能负责的代表偕同崔先生及张东荪先生一道秘密出城谈判,傅作义此次不去南京是对的,今后亦不应去南京,否则有被蒋介石扣留的危险。

毛泽东还告诉林罗刘:上列意见最好由北平市党委派一个可靠同志经过傅作义亲近的人的引见,当面直接告诉傅作义,并告傅保守机密。

林彪、聂荣臻看完电报,正在发愁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时,刚从八里庄返回司令部的苏静建议道:“是否就派李炳泉同志去?前几天,城工部长刘仁同志证实李炳泉是我党地下党员,出城前曾代表地下党与傅作义接洽;傅作义又委托他与其代表崔载之一起出城寻找我方谈判。现在我方再委派他返城向傅作义传达我方意见,必然受到傅作义的重视;并且有李腾九、崔载之的引见与保驾,不仅能很快见到傅作义,同时,李炳泉同志的安全也是很有保障的。”

林、聂同意这一建议,要苏静将李炳泉接到司令部,聂荣臻对李炳泉说:“为了保密,也为了你的安全,电报不能携带,只能向傅作义背诵或讲明意思。”

李炳泉说:“请两位司令放心,我看上几遍,就能背诵,保证原文传达!”

1 月2 日,李炳泉回到北平,很快便见到了傅作义。傅作义听罢诸意见之后,如释重负,情绪大为好转。但是,他仍未表示完全接受中共方面的条件。

这一天,张东荪、彭泽湘也来到中南海见了傅作义。傅作义在谈到北平和平解决时指示,他已下决心,并愿意绥远问题与平津问题一同解决。具体步骤是:第一,停战;第二,派代表出城会商。会商内容为政治经济机构之移交和军队统帅调遣驻地等。傅作义声明,会商只为手续,绝无讨价之意,傅个人无任何要求,绝不担任何职务。但是,傅作义又要中共方面答应两点,即中共领导之平津绥政府应为人民政府;军队之处理不用缴械方式。

对于解放军方面来说,虽然已包围平津多日,随时可发起攻击。但是,平津前线司令部仍然遵循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耐心等待傅作义在和平解决平津问题上作出努力。

傅作义放弃了通电起义的想法,同意重开谈判,在通向和平的道路上迈进了一步。尽管他还是有点访惶,但希望总是在经过朦胧之后才会诞生。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