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89. 以诚相待,傅作义仍是犹豫再三


深夜,繁星满天,孟家楼沉浸在一片宁静中。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司令员、平津前线前委书记林彪正在和聂荣臻交谈,研究第二天与傅方代表如何谈判。他们分析认为,傅作义的和谈办法可谓一举三得;放弃抵抗,保全了古都、商业城市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可以讨好人民2 实行改编,不缴械,不失面子,他和他的部下容易接受,而且给出路,可以讨好部属;让出地盘,可以讨好共产党。这是取得多方满意的好办法,是傅作义和他的亲信心腹苦费心机设计的。

夜,更深,更寂。他们连夜把与傅方代表接触的情况以及分析判断意见,电告了西柏坡。

1 月9 日凌晨,中共中央军委给林彪、聂荣臻发来电报,要求与傅方代表正式会谈中,注意运用策略,回答如下几点:1.平、津、塘、绥均应解决,但塘绥人民困难尚少,平津人民困难甚大,两军对峙,军民粮食均有极大困难,故应迅速解决平津问题。

2.为避免平津遭受破坏起见,人民解放军方可照傅方提议,傅方军队调出平津两城,遵照人民解放军命令开赴指定地点,用整编方式根据人民解放军制度改编为人民解放军,并由双方代表3 日内规定具体办法,于1 月12日下午1 时开始实施。平津两处办理完毕后,即可照此办法解决塘绥问题。

3.政府中有进步人士。平津报纸不只中共一家,是中共民主纲领中原来就有的,故不成问题。

电报指出:上述几项,估计傅作义对第2 项是不能实行的。如果他能实行将军队开出城外,我们也有办法将其缴械,故大胆答应傅方提议,表示仁至义尽,你们即应与周北峰讨论实行此条的具体办法,例如军队出城所取道路、驻地及其它事项,逼傅在12日开始实行,使张东荪看了认为我们是宽宏大量,完全是为了保全平津人民的生命财产而出此。

另外,对于要傅开口子、扣军官,实行里应外合这一点,现在不要提,待攻天津再说;如张东荪不愿久待,即可派车送他来中央所在地,并派人妥为照料。

1 月9 日下午10时,林彪、罗荣桓、聂荣臻、刘亚楼等来到八里庄,与周北峰、张东苏进行正式谈判。中共平津前线主要领导人都来了。

林彪首先说:“张、周两位先生,你们昨天和聂司令员谈的,我们都知道了。今天我们谈一下傅作义将军的打算、要求和具体意见。”

周北峰说:“昨天夜间,我已给傅先生打了电报,告知我们安全抵达蓟县,并与聂司令员见了面,约定今天正式会谈。傅先生的复电很简单,只有‘谈即后报’四个字。”

林彪说:“那好吧,咱们今天会做初步的会谈。你们这次来是只谈北平问题呢,还是傅将军势力范围的所有地区都谈呢?”

这个问题聂荣臻昨天已问过了,林彪今天再次提出,说明它极为重要。周北峰照昨天说的重复了一遍,说:“以平、津。塘、绥为中心的所有他的统辖地一起谈。”

罗荣桓说:“那好,既然我们有了共同点,就请周先生电告傅将军:平、津、塘、绥可以一起谈。不过,希望他这次要下定决心。我们的意见是,对傅将军的所有军队一律解放军化,所有地方一律解放区化。按照这一总的原则,首先解决平津问题,由傅将军下令把部队调出城外,在指定地点进行整编,改编为人民解放军。对于傅部的起义人员一律不咎既往;所有在新保安、张家口、怀莱战役中被俘军官一律释放;傅将军的总部及他的高级干部一律予以适当的安排。”

周北峰头也不抬地作着记录,他的笔尖挪得很快,显然担心漏掉任何一点哪怕是不很重要的意见。

他停下笔,稍作思考后问:“诸位将军,你们对傅先生本人的安排有什么考虑?”

聂荣臻说:“只要傅将军放弃抵抗,下定决心走和平道路,我们会赦免他的,并会有妥善的安排。除此之外,别无出路。希望他早下决心,当机立断。”

张东荪说:“首先解决平津问题,把国民党守军全部调出城外,开到指定地点,用整编方式改编为解放军,这个办法好。我看傅先生是能接受的。”

会谈到中午时结束。林、罗、聂、刘与周北峰、张东荪、李炳泉共进午餐。当天下午,周北峰把首次正式会谈的情况,通过崔载之留在八里庄的电台向傅作义作了汇报。傅复电表示,希望谈得具体些,越具体越好。

周北峰、张东荪焦急地等待着第二次会谈。

第二天深夜,林彪、罗荣桓、聂荣臻、刘亚楼来到八里庄,进行第二次会谈。

第二次会谈一开始,周北峰就急不可待地提到实质性问题,说:“关于军队解放军化、地方解放区化的问题,怎么搞法?傅先生希望谈得具体些。”

林彪没有回答,却反问道:“傅将军有什么具体意见和具体要求?”

周北峰说:“我出城前与傅先生拟定了一个初步意见,请诸位将军考虑。傅先生的意见基本是:军队以团为单位出城整编,不要用投降方式解决;对于新保安、张家口等作战中被俘的人员一律释放,不作战俘对待;文职人员都吸收到新的单位继续工作;军队、行政、文教等人员都予以安排,给予生活出路。”

林、罗、聂都在认真听着,不时还在纸上写些什么。刘亚楼埋头作着记录。

“还有吧,说下去。”罗荣桓说。

“傅先生还说,他一贯主张政治民主,经济平等,言论和信仰自由,北平的《平明日报》继续出版发行。另外,他是追随蒋介石做了些不利于国家不利于民族的事情。在他的带领下,随他工作的人员或多或少都犯有不同程度的错误甚至是罪恶。这一切都由他一个人承担,对于他的所属军政人员的以往罪过,请不要再追究了。”周北峰补充道。

针对周北峰提出的这些问题,罗荣桓说:“凡是你刚才所谈的各地作战被俘人员都可以一律释放,并不追究他们以往的责任;凡是愿继续工作的都可以留下安排适当的工作;不愿工作而要还乡的人员都可以资遣井发给资遣费及证明书,令其还乡,并属咐地方政府对其还乡后不予歧视;允许傅将军把部队改编为一个军;他本人不但不作战犯看等,还要在政治上给他一定的地位。”

周北峰满意地点点头,说:“我回去把你们的意见陈述给傅先生。我想,他一定会高兴的。”

1 月11日上午10时举行第三次会谈。这次会谈是在融洽的气氛中进行的,双方主要就有关傅部几十万军队和一些文职人员的安排情况等问题交换了意见,并对前两次会谈记录作了增删和订正。午饭后,刘亚楼送来整理好的“会谈纪要”一式两份。双方看后,都说没有新的意见。于是,林彪、罗荣桓。聂荣臻依次签字。傅方代表由周北峰在“纪要”上签了字。

俄臻郑重地对周北峰说:“所议各项作方务必在1 月14日午夜前答复,这在‘附记’中有明确规定。今天是1 月11日,还有四天时间,应该说够用了吧?”

周北峰说:“好吧,我现在就返城,争取早日答复你们。”

1 月12中午,周北峰回到北平城自己家中,并立即与傅作义的秘书长王克俊打电话:“王秘书长,我已平安返回,吃过午饭就到总部去。”

王克俊向傅作义作了报告。

周北峰放下电话,洗了洗脸,正准备换衣服吃饭,电话铃突然响了。周北峰抓起电话,耳机里传来王克俊的声音:“总司令请你立即来,午饭到这里吃吧!衣服也不用换了,你的车有特别通行证,可以一直开到总司令办公处。我们等着你,越快越好厂周北峰来到中南海居仁堂时,傅作义正在大客厅里主持召开军事会议,特地从会场出来见周北峰。

在傅作义的办公室,周北峰汇报了几句,傅作义就急切地问:“你来电不是说已签了协定,有文件吗?”

“不是协定,是一个会谈纪要。”周北峰边说边从内衣里取出文件交给傅作义。

傅作义先是看了看签名,然后才从头至尾地把“会谈纪要”看了一遍。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唉声叹气。

周北峰见傅作义把后面那个很重要的附记给漏掉了,便提醒他说:“这个文件是我们谈完后归纳整理的,最后一段附记中说所议各项务必于元月14日夜午前答复。”

傅作义还是一言不发,低头思考良久,对周北峰说:“你可以电告解放军,你已安全回到北平。”

“那文件的事?”周北峰急忙问道。

傅作义抬起眼皮,扫了扫桌上的文件,板着面孔说:“过两天再说吧!”

周北峰感到很茫然,总司令为什么急着让他出城谈判,如今有了初步结果,反倒变得这样冷漠?

不日,傅作义通过李炳泉复电平津前线司令部,电文中心意思是推迟部队出城日期。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