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91. 毛泽东发表声明令傅作义坐卧不安


邓宝珊一行先来到通县的解放军平津前线总部。大约一个小时后到达通县以西五里地的五里桥村。这里距离解放军平津前线总部所在地宋庄只有五里路。汽车开进一座宽敞的大院,邓宝珊、周北峰下了车,看见林彪、罗荣桓、聂荣臻三位将军已经站在大门外迎候。车内的傅方代表赶紧下车与对方握手。

林彪说:“欢迎,欢迎!邓将军你们一路辛苦了,请先到屋里休息吧!”

大家握手问候完毕,林彪等表示休息一夜再说,而周北峰却恳求说:“不累,不累,我们还是现在就谈吧。”周北峰深知此时时间对傅方意味着什么,一分一秒也不能耽误。

于是,双方立即开始了会谈。

聂荣臻十分严肃地说:“周先生,我们上次谈得很清楚,1 月14日午夜是答复的最后期限。我们曾通过北平城里的同志向贵方作过多次催问,这一点你是知道的,但你们迟迟不作答复。现在只剩下几个小时了,我们已经下达了攻打天津的命令,这次谈判就不包括天津了。你们有什么意见?”

周北峰这才发现上次在八里庄参加谈判的刘亚楼参谋长没有在场,大概是去指挥进攻天津的作战了。他好像受到沉重的一击,立即意识到现在在谈判中能讨价还价的时间和资本几乎没有了,他没有说话,而是转脸看着邓宝珊。

邓宝珊也有些怅然,没想到一见面中共方面就给来了一个下马威。他虽然知道这责任在于傅作义犹豫不决,解放军只好先在天津动手,但不相信解放军能在短时间内拿下天津。他对聂荣臻说:“我们出来,傅先生已下了决心,天津就别打了。”

聂荣臻说:“你我都是军人,你也知道,仗一打响就不好收拾了。”

一阵沉默。

邓宝珊对周北峰说:“用你的名义打个电报,将这个情况报告总司令,请他作指示。

接着,1 月17日,解放塘沽,国民党塘沽守军5 万余人从海上逃跑。

天津、塘沽、新保安、张家口解放后,百万解放军云集北平周围。北平傅作义20余万守军已成囊中之物。

就在人民解放军对天津发起总攻的这一天即1 月14日,毛泽东发表《关于时局的声明》,提出了同南京国民党政府及任何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军事集团进行和平谈判的八项条件。声明明确指出:“虽然中国人民解放军具有充足的力量和充足的理由,确有把握,要不了很久的时间之内,全部地消灭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残余力量;但是,为了迅速结束战争,实现真正的和平,减少人民的痛苦,中国共产党愿意和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任何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军事集团,在下列条件的基础上进行和平谈判。这些条件是:(一)惩办战争罪犯;(二)废除伪宪法八三)废除伪法统;(四)依据民主原则改编一切反动军队;伍)没收官僚资本八六)改革土地制度;(七)废除卖国条约;(八)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接收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所属各级政府的一切权力。”

毛泽东指出,这八项条件反映了全国人民的公意,只有在此条件之下所建立的和平,才是真正的民主的和平。如果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中的人们愿意实现真正的民主的和平,而不是虚伪的反动的和平,那末,他们就应当放弃其反动的条件,承认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八个条件,以为双方从事和平谈判的基础。否则,就证明他们的所谓和平,不过是一个骗局。

毛泽东在声明中向人民解放军指挥员、战斗员发出号令:在南京的国民党反动政府接受并实现真正的民主的和平以前,你们丝毫也不应当松懈你们的战斗努力。声明最后强调指出:“对于任何敢于反抗的反动派,必须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之。”

天津的告急,毛泽东的声明,使北平城的傅作义坐卧不安,他和蒋介石一样面临着万分痛苦的选择。

1 月15日上午,天津大战中国共双方军队高级将领在战场上的最后一次正式和谈开始了。

这次会谈持续了一整天,直到深夜才结束。双方代表商谈的主要内容是:北平国民党军开出城外的地点、改编方案、补给、团以上军官的安排原则、军政机构移交和接管办法,等等。商谈范围只限北平一地,绥远问题不列人此次会议议程。

中共方面出于保护北平古城的考虑,在商谈一些具体问题上作了较大的让步,对于傅方提出的要求和方案都尽量给予满足和采纳。

这次商谈,是在边打边谈中进行的。战场上的进程和态势,直接影响着傅方谈判代表的心态。邓宝珊原以为“固若金汤”的天津起码也能坚持个把月时间,可以捞取一些资本,没想到解放军仅用四个小时就攻占了天津全城,俘虏了陈长捷。当他和周北峰得知天津失守的消息后,极为震惊,深感北平更孤立了,只有迅速促成和平解决北平问题,才是上策。

解放军攻克天津成了一副催化剂,而陈长捷的“现身说法”,则对促进和谈也有着一种奇特的作用。

1 月16日拂晓,刚当俘虏不久的国民党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在解放军战士的押送下,乘车来到通县五里桥。在张宅一间大屋里,他见到了邓宝珊和周北峰。这是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的一次精心安排,目的在于让傅方代表尽快签署和平协议。对于邓、周来说,这真是富于戏剧性的一幕!

一见面,陈长捷就指着邓、周大声吼道:“你们这些家伙,躲在这里,以和谈为名吃饱了饭磨牙玩,就是不签字!让我陈某人和13万弟兄们当牺牲品,作为你们讨价还价的资本。呸!我们完了,看你们还找谁垫背!”

陈长捷的到来,使邓、周感到很意外。面对陈的怒斥,俩人感到很委屈,有口难辨,难道他们就不想快点签字吗?

陈长捷待情绪稳定了下来,开始缓慢地讲起了自己的真实感想。他说:“现在大局已定,为蒋介石的不义战争作垂死挣扎,不赶快觉悟,不起义反正,即便逃到天边也是死路一条。天津的事实就是这样。”

“人家共军的战略战术,实在高明,变化莫测。毛泽东指挥战争正确适当,达到了使国军完全听从他的调遣……共党的情报工作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使他们对天津城防的设计、运用和兵团部署都了如指掌,得以恰当选定主攻方向,一举打破城防体系。相反,我们的情报工作却一团糟……守军的士气普遍低落,不愿再战,而共军官兵英勇顽强,很有战斗力。天津城防阵地的暗堡和一些支撑点工事不是被他们的炮火所摧毁,就是三五成群的战士摸爬到眼前,一组继一组,一人继一人,用炸药包、爆破筒、手榴弹进行爆破,有的还与碉堡一起炸毁,真是不怕死。如果我们的官兵也有这种精神,也许还能坚持。

讲到这里,陈长捷抵下头,陷入沉思。

当天,毛泽东以平津前线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名义起草了致傅作义的函,向其指明两条出路:(1 )自动放下武器,取得人民谅解,予以减轻或赦免;(2 )离城改编。部队离开北平,开人指定地点,改编为人民解放军。

毛泽东在起草这份函文时使用了一些激烈的言词,目的是让傅作义醒悟,让傅作义及其所属认清出路,而最终实现和平解放北平、保全古都的愿望。函文警告说:“如果贵将军及贵属竟敢悍然不顾本军的提议,欲以此文化古城及二百万市民生命财产为牺牲,坚决抵抗到底,则本军将实行攻城。……城破之日,贵属诸反动首领,必将从严惩处,决不姑宽,勿谓言之不预。”

毛泽东称这份文件为“通碟”。

当天,毛泽东收到了林罗转来傅作义于14日16时、15日15时发给邓宝珊的电报,以及林罗向中央军委报告攻克天津的电报。

傅作义在14日16时的电报中提出:部队出城后,开驻地区距离较近为宜;部队开出后,确定对方开始补给时间,未开始前仍由我方继续补给;部队出城后对方部队保持一定距离;城内一切由双方派员成立联合机构维持秩序。在15日15时的电报中,傅作义说:吾人求和平之心诚恳、单纯,毫无它意。对方进攻天津几经继续,今更激烈,弟意在此时期再有一人一物之伤亡损坏,为国为人民均所不应。

毛泽东分析,傅作义致邓宝珊各电,证明他已动摇,但还有许多反动观点及妄想。例如傅14日还有指挥陈长捷夺回突破口,施用炸药抵抗,而在15日15时电内又谓在此时期再有一人一物之伤亡损坏,为国家为人民均所不应。他自己不下令停战,而要解放军停战,傅作义所提在北平成立联合机构一点,也有分享政权之意。所以,毛泽东指示林彪、聂荣臻,须将致傅通牒交与傅方代表,并说明此一通碟是准备于必要时公开发表的。要求林、聂应向邓宝珊、周北峰及同来的人切实做一番工作,坦白诚恳向他们说明利害,并应迅速准备派出适当代表,带随员及电台人城工作;此人应懂得全部策略态度并要机警有应付能力。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