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92. 和平解放的脚步声愈来愈近


和平解放北平是一种不流血的斗争方式,这并不意味着不用斗争就可以解决问题。毛泽东深深地感受到这种斗争的尖锐、复杂和微妙。正在进行的第三次谈判是和平解放北平的关键,任何一个事件或任何一个细节处理不好,都可能造成历史的遗憾。连日来,毛泽东在西柏坡与周恩来、朱德等密切注视着谈判的进程,并不断给平津前线指挥员发出指示。16日18时,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了致林罗聂的电报,提出关于与傅方谈判的补充意见。

毛泽东指出:傅方要求军队出城,不要开得太远及各部驻地不要过于分散,这是惧怕缴械的表示。第一步可以答应他们这样,使他们放心出城,地点似可指定通县、香河、三河区域。第二步再照你们所拟办法将彼军分散插驻我军各纵之间,实行整编。第二步办法现在不要过早提出。关于补给,第一期由傅方负责我方协助,第二期由我方负责傅方协助,第三期全由我方负责。关于攻城,毛泽东指出:“积极准备攻城。此次攻城,必须做出精密计划,力求避免破坏故宫、大学及其他著名而有重大价值的文化古迹,你们务必使各纵首长明了,并确守这一点。让敌人去占据这些文化机关,但是我们不要攻击它,我们将其他广大城区占领之后,对于占据这些文化机关的敌人再用谈判及瓦解的方法使其缴械。即使占领北平延长许多时间,也要耐心地这样做。为此,你们对于城区各部分要有精密的调查,要使每一部队首长完全明了,哪些地方可以攻击,哪些地方不能攻击,绘图立说,人手一份,当做一项纪律去执行。为此,你们必须召集各攻城部队的首长开会,给以精确的指示。为此,你们指挥所要和每一个攻城部队均有准确的电话联系。战斗中每一个进展均须放在你们的指挥和监督之下。”

当天下午,双方代表继续会谈。会谈更加融洽了,傅方代表态度更加诚恳了。

林彪首先发言。他说:“毛泽东主席今晨来电说,他得知邓先生出城来谈判,很高兴,并致欢迎之意。邓先生8 日电示榆林方向派人去见他的事,他已知道了,也表示欢迎。”

邓宝珊听了林彪转达毛泽东对他致意的话,非常高兴,激动地说:“愿为保全文化古都,尽我全部力量,不辜负毛先生的厚望。”

双方代表就和平解决北平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后,聂荣臻谈了解决绥远问题的初步设想。他说:“绥远的问题,我党中央指示绥远再谈。如果北平的和平解放能顺利完成,使中国数百年的文化古都及文物古迹能够完整地回到人民怀抱中,绥远问题就好谈了。”

双方对博部队的改编原则与具体办法,以及“华北剿总”和部队中团级以上人员安排等问题交换了意见。会谈一直进行到深夜,整理归纳出十项条款。周北峰认为,这些条款傅作义是能够接受的,原先他还担心中共会因天津战役而抬高要价,看来他多心了。一块石头落地,他变得轻松了。

最后,林彪、罗荣桓、聂荣臻和邓宝珊、周北峰分别在《北平和平解放初步协议》上签了字。晚饭后,林彪、罗荣桓。聂荣臻一起来到邓宝珊下榻的小四合院,与傅方代表握手告别。林彪说:“从全国形势看,死守北平是不可能的事了。但为了保全古都及市民生命财产安全,我们甚望和平解放北平,谁不可能再拖延时间。限本月21日首先开出一个军到城郊地区,然后再陆续开出。为了指挥傅部军队出城行动,可以在德胜门外设双方参加的指挥所。此后,我方再派军政负责人人城。”

邓宝珊说:“林将军所谈几点,我看完全可以照办。”

林彪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递给邓宝珊说:“请邓先生将这封信转交给傅将军。”

邓宝珊拿着信说:“有句古训为‘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我想,一个人如果不怀千岁忧,总有一天会遭到后人的耻笑甚至责骂的。我也这样劝过傅先生。傅先生以及我本人,还有诸位先生,总有一天要黄土覆面的。在我们化成了灰后,后人写段历史时总会是公正的。”

邓宝珊询问北平和平解放后傅作义去何地为宜,以此试探中共方面对傅作义的处理。林罗聂答复邓宝珊,傅作义的位置有两个,一去台湾,一留北平。并以吴化文为例说明,只要傅作义真能站到人民方面来以赎前罪,中共方面不会亏待他。

接着,邓宝珊又问他是否能接替傅作义的担子,试探中共方面是否容纳他。林罗聂当即表示仍由傅作义继续负责办理和平解决北平问题为宜。

邓宝珊提出:“贵军是否派一代表人城,便于进一步的联络与商谈,这也是傅先生所希望的。”

林、罗、聂交换意见后,罗荣桓当即答应:“好吧,既然博先生、邓将军都希望我军派代表人城联络,那我派苏静处长作为我军的第一名代表,与邓将军一同人城。周北峰将军是否暂留这里,继续联络?”

晚上,罗荣桓将苏静叫到自己的住处,向他交代任务:“中央电示,要我们挑选一个对党忠诚、对党的政策有比较深刻和系统的了解、有随机应变能力、能独立作战,对和谈全过程了解的同志,准备人城。林总、聂总都说你符合中央要求,所以我们就确定你首先人城,与傅方签订一个实施协议的方案,监督与督捉协议的实施与落实。”

罗荣桓稍停,又说:“你的安全问题,我们也考虑过了。虽说有点危险,但问题不大。从目前形势看,傅作义还不会出尔反尔,‘两国相争,不杀来使’,你就放心去吧!”

“个人安危我没放在心上,”苏静说。“过去只身入虎穴,同敌人打交道也不止一次。我是说,我的水十不高,任务完成不好,傅作义变了卦怎么办?”

“变卦,对傅作义也没有什么好处。退一步说,即使闹翻,也没有什么可怕的,站在你身后的是亿万中国人民和强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他们不放你回来,那也有办法,我们手里有他们的军师长,攻城时再抓上一批,总可以把你换回来。”

1 月17日上午9 时,邓宝珊偕苏静等人乘坐一辆吉普车驶出五里桥,踏上了回北平城的道路。

最终,傅作义同意了毛泽东的和平条件,也开始实施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步骤。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