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95. 不大不小的新闻稿风波


1949年2 月1 日,新华社发表毛泽东起草的题为《和平结束北平战事经过》的新闻稿。新闻稿的全文,公布了1949年1 月历日毛泽东为林彪、罗荣桓起草的致傅作义的公函。这是一封最后通碟性质的信,信中措词严厉的部分写道:“贵将军接受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的‘剿匪勘乱’之伪令,率领所部数十万反动军队向着绥远、察哈尔、河北、热河及山西北部人民解放军区和人民解放军发动残酷的进攻。‘先后攻占……。贵部军行所至,屠杀人民,奸淫妇女,焚毁村庄,掠夺财物,无所不用其极。在贵军管辖地区则压迫工、农、学、商广大人民群众,出粮、出税、出力、敲骨吸髓,以供所谓’戡乱剿匪‘之用。在贵将军及贵属之统治之下,取消人民的一切自由权利,压迫一切民主党派及人民团结使其丧失合法地位,压迫青年学生们的爱国运动……”信中最后写道:“城破之日,贵将军及贵属话反动首领,必须从严惩办,决不姑宽,勿谓言之不预。”

新闻稿并指出:“此公函系于一月十六日在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当面交给傅作义将军的谈判代表邓宝珊将军和周北峰将军者,当日邓宝珊将军偕同林彪将军的代表人城联络。傅作义将军即决心接受人民解放军的指示,令其所部出城听候改编为人民解放军。此后数日,又经数度接洽,解决关于双方交接过渡期间的若干问题。傅作义将军于二十一日将协议诸点(但完全)经国民党中央社公告,傅部即于二十二日开始履行协议。至本日(三十一日)傅部主力移动完毕,人民解放军开始人城接收北平防务。”

谁知,傅作义看到这篇新闻稿后,情绪很激动,2 月3 日即写信给林彪、罗荣桓、聂荣臻,表示他在解放战争中追随蒋介石,负有罪责,应受人民的惩处,要求对他个人按战犯加以惩处,请求指定看守所,他去报到。

在这封信里,傅作义表示出强烈的震惊和不满。原来,1 月16日林彪将公函交给邓宝珊,请他转交给傅作义。在送走林、罗后,因信未封口,邓宝珊便先看了,看完后很惊讶,感到信中言辞激烈,当着苏静的面对周北峰说:这封信太出乎意料,措辞很严厉,傅作义不一定会受得了,打算暂不交给傅看,以免节外生枝,把事情搞僵,甚至推翻协议,使谈判功亏一篑。于是邓便将信压了下来。

苏静立即将这一情况向林、罗、聂作了汇报。林彪表示邓宝珊暂时不交给傅也可以。

1 月25日,总前委要苏静出城到宋庄汇报工作。苏静一进门,罗荣桓就面带笑容地问:“由邓宝珊给傅作义的那封信,交给傅看了没有?”

苏静回答说:“不清楚。”

聂荣臻说:“你今天还要回去问一下邓宝珊,若还未交,你要催促邓并同他一起去见傅,务必要告诉邓在今明两天让傅作义看到那封信。”

当天晚上,苏静赶回城内,找到邓宝珊,问他:“你进城时带给傅作义将军的信交给他没有?”

邓宝珊愣了一下,困惑不答。苏静便提出与他一起带上信去见傅。邓宝珊与苏静一同乘车来到中南海居仁堂,受到傅作义的热情接待。在交谈中,邓宝珊乘机到傅的内屋去了。苏静在与傅作义告别时,未再问及交信的事,便与邓宝珊同回住处了。

后来,邓宝珊又将信交给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傅冬菊也因信中措词严厉而没有交给傅作义。所以,当傅作义在2 月1 日的新闻稿中看到这份公函时,便倍感突然。

在傅作义向林罗聂表示不满的当天,毛泽东致电林彪、罗荣桓、聂荣臻、叶剑英、彭真,指出:对博态度如新华社公开所表示的,他过去做的是错的,此次做的是对的。他的战犯罪我们已经公开宣布赦免,断不会再有不利于他的行动。他不应当搞什么中间路线,应和我们靠拢,不要发表不三不四的通电,应发表站在人民方面即我们方面说话的通电。如果他暂时不愿发这样的通电,也可以,等一等,想一想再讲。以上态度应向傅作义本人及其左右公开明确反复说明,特别是对邓宝珊、周北峰、王克俊、阎又文诸人你们要多做工作。目前留傅作义住在北平(城内或城外),对改编傅部和争取太原、武汉、南京、上海的局部和平解决都有必要,目前不要让他飞到绥远去。将来他去绥远或他处都是可以的。人城后,请林彪和傅。邓见面扯开谈一次。

毛泽东对傅作义是充分理解和宽容的。此时,虽然他还不知道傅作义向林罗聂表示不满的情况,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非常有必要同傅作义坦诚地交换意见。

2 月8 日,根据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林彪、聂荣臻、叶剑英在北京饭店宴请傅作义,与他扯开谈一次。中共方面参加的还有陶铸、苏静、南汉宸。

下午3 时许,当傅作义和邓宝珊坐的车子缓缓驶人北京饭店门前的空地时,林、聂、叶等快步走下台阶迎接。傅作义急忙下车,抢先与他们—一握手致意,尔后一同步人一楼小会议厅,开始了推心置腹的谈话。

林彪说:“北平问题和平解决,使文化古都未遭受破坏,树立了北平方式的新榜样,傅将军对此是有贡献的。希望你今后继续为人民服务,共产党对所有对革命事业有贡献的人都不会亏待。我们的理想是建立革命政府,发展生产,必须党内与党外共同合作才能办到。”

傅作义以自我责备的口气说:“过去心里矛盾很大,主观上有心替人民做事,实际上反而当了有钱人的保镖,参加国民党进行的内战是错误的。解放军占领沈阳后,我便认为这仗是不能再打了,今后愿为人民服务,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对部队改编和政权接收,你们不要有顾虑,怎么办好就怎么办。”

“傅将军说得很好。”林彪说:“我们1 月16日写的那封信,是符合傅将军过去行为的事实,事后公布此信,乃是将你过去的错误作一结论,以便根据北平和平解放协议进行新的合作。共产党人政治上任何时候都是清清白白、明辨是非,既不因傅将军过去之罪抹煞今日北平之功,也不因傅将军今日北平之功而含糊过去之罪。”

林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又接着说:“这次北平获得和平解放,傅将军做得很对,是有功绩的。正因为如此;傅将军的战犯罪应该赦免,这已公开宣布了,今后也不会再发生不利于将军的事情。至于华北国民党在新保安、张家口、天津等地的失败,并非个人才能问题,我军在东北、华北战场上的胜利,也非个人才能问题。胜败完全取决于民心的向背!国民党违反人民的利益,为人民所反对,必定要失败。无论在什么战场,由什么人指挥,都毫无例外地遭受失败,非仅华北一处如此。只有站在人民立场,才会胜利。”

在谈话中,聂荣臻对中共的民主政策做了解释,他说:“我们的民主是对90%以上的人实行民主,对极少数反动分子实行专政,我们的民主是代表绝大多数人的。”

叶剑英对傅作义所谈对部队改编和政权接收问题的态度表示钦佩,并指出傅作义自我批评之重要。

邓宝珊不时满意地点头,表示同意大家的意见。他说:“我的心愿与中共完全一样,只不过我不是中共党员而已,但今天的谈话把一切问题都说清楚了。”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