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96. 西柏坡的历史性会见


与林彪、聂荣臻、叶剑英畅谈之后不久,傅作义通过周北峰向叶剑英表示,打算亲自去石家庄拜见毛泽东主席。傅作义的这一要求很快得到了回复:中共中央欢迎傅先生会见。

适逢“上海和平使者团”颜惠庆、邵力子、章士钊、江庸等抵达北平。2 月20日,毛泽东邀请颜、邵、章、江到西柏坡,同时也邀请傅作义、邓宝珊一道同来。

2 月23日,傅作义、邓宝珊与颜惠庆、邵力子、章士钊、江庸同机到达石家庄,当大乘车前往西柏坡。

中共中央安排周恩来最先出面热情欢迎了傅作义、邓宝珊及随员阎又文。周恩来对傅作义说:“傅将军以人民利益为重,和平解决北平问题,避免了战争将给北平人民带来的重大损失。欢迎你同我们合作。将要召开的新政治协商会议,你既没有党派,也是有功将领,是有代表性的,可以参加。”

随后,在周恩来。朱德的陪同下,毛泽东亲自来到招待所,看望傅作义和邓宝珊。

傅作义见到毛泽东后,急忙走上去,先举手行了个军礼,然后与毛泽东握紧双手。

毛泽东风趣地说:“过去我们在战场见面,清清楚楚;今天,我们是姑舅亲戚,难舍难分。蒋介石一辈子要码头,最后还是你把他甩掉了。”

傅作义一听,积聚在内心的种种疑虑顿时冰消雪化,毛泽东已把他当成亲戚和朋友看待了。他面带愧色,叹着气,内疚地说:“主席。我有罪!我半生戎马,除抗日外,罪恶不小。”

毛泽东和蔼地说:“和平解放北平,宜生功劳很大,人民是不会忘记你的。”

傅作义由衷地说:“这是因为你们的英明,大势所趋,我才不得不……”

周恩来说:“可是选择走什么道路完全靠主观。蒋介石就不会这样做,到死他也不会。我们对你是了解的,你是爱国将领,为国家为民族立过大功。在抗战时期,你的部队与八路军120 师在晋北联防抗日,我们合作得很好。”

毛泽东说:“你不同于蒋介石的那些亲信心腹,你是靠自己奋斗出来的。”

朱德说:“你的部队也不同于蒋介石的嫡系,在抗战时期是有纪律有战斗力的,曾经受过人民的赞扬。”

傅作义越听越激动,热泪盈眶。他一生还从来没有被别人的语言如此打动过。翻腾的心潮简直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他真想说些感激之类的话,表表衷情。但是,他最终没有这样做,共产党人的豁达大度使他悔恨万分,只是用发颤的声音不停地说:“惭愧,惭愧……”

这时,毛泽东点燃一支香烟,对傅作义说:我们俘虏你们的人员都给你放回去,你可以接见他们。我们准备把他们都送到绥远去。

傅作义清楚,这些俘虏当然包括在张家口、新保安、怀来请战役中郭景云、安春山、孙兰峰等部的被俘人员。他听了毛泽东的话,不无惊讶地说:给我,我怎么处理呢?还要送到绥远,为什么?

毛泽东解释说:国民党不是一贯宣传共产党杀人放火,共产共妻吗?他们到了绥远可以现身说法,共产党对他们一不搜腰包,二不侮辱其人格;可以帮助在绥远的人学习学习,提高认识。这些人我们以后还要用哩!

傅作义默默地由衷地点了点头,诚挚地说:“我只想尽快解决绥远问题。我的路走对了,更想念董其武、孙兰峰他们,总希望他们早日站到人民一边,为人民做些有益的事情。”

“关于绥远问题,”毛泽东说:“有了北平和平解放的方式,绥远问题就好解决了,可以先放一下嘛!让董其武做好内部工作,待条件成熟时举行起义。目前保持绥远军政现状,过一个时期后,再按我们制度整编。还是以前说的,给你们编两个军,方式要比解决北平问题更缓和、更宽容。至于归绥是否保留、榆林是否与绥远一同解决等具体问题,就留待双方代表商谈吧。”

听到这里,傅作义心中涌起一阵阵感激之情。绥远是傅作义的起家之地,绥远问题一直牵动着他的心。毛泽东说要等待他们起义,这就给绥远的部队留出了最好的出路。而且,毛泽东还让被俘人员也回到绥远去,这就意味着让他们去绥远参加起义,以后一律按起义人员对待。想到这里,傅作义连忙说:“绥远战事未休,我于心不安,已准备委托王克俊、周北峰。阎又文代表我协助董其武将军与贵方代表洽谈。”

“那好哇!”周恩来看看阎又文,又看看傅作义,爽朗笑道:“你的原政工处副处长阎又文同志可是我党的地下党员啊!”

同志?中共党员?傅作义乍然间心头一震,不由地向阎又文投去一缕疑虑的目光。顷刻,他哈哈一乐,朗声说道:“贵党党员办事公正,我信得过,很放心。”说着话锋一转,感叹道:“要是我身边没有这些贵党党员,我也许还执迷不悟,不会选择走这条道路的。”

毛泽东幽默地说:“这么讲,你是叫我们党给‘赤化’喽?!”

在场的人都笑了。

周恩来说:“绥远问题的解决,不可操之过急。我想,等到适当的时候,傅先生亲自去一趟。另外,绥远现状暂时维持一段时间,对傅先生和你部下在兰州、重庆等地的家眷安全返回北平团聚会有帮助。我已分别跟负责地下工作的有关同志打了招呼,要他们设法保护你们的家眷,到时帮助尊夫人等取道香港返回北平。”

听着听着,傅作义的眼睛又湿了,泪水很快溢出眼眶。他掏出手帕擦了擦,硬咽着说:“我傅作义为走人民道路本已把家庭、生死置之度外。可万没想到,你们为我们想得这般周全,连家眷的返回都考虑到了。这,这太叫人感动啦……可惜呀,我觉悟得太晚……”

“不晚,不晚,革命不分先后嘛!”毛泽东打断傅作义的话:“对于你们来说,走革命的道路,要过好几个关,但主要的是军事关。这一关过好了,以后的土地改革关、民主改革关,将来还有社会主义关就好过了。”

毛泽东的宽容、理解与关怀,深深地打动了傅作义的心。他当即向毛泽东表示,他要坚决走革命道路,回北平后传达主席和中共中央的指示和关心,做好部队的改编工作,做好绥远起义的准备工作,尽快发表拥护共产党的和平通电。最后谈到傅作义个人问题,毛泽东问傅作义将来愿意做什么工作、傅作义说:我想,我不能在军队里工作,最好让我回到黄河河套一带去做点水利建设方面的工作。

毛泽东说:你对水利工作感兴趣吗?那黄河河套水利工作面太小,将来你可以当水利部长嘛。那不是更能发挥作用吗?军队的工作还可以管,我看你还是很有才干的。

毛泽东的会见彻底打消了积郁在傅作义心头的疑虑与不快,使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挥师决战 作者:赵鲁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