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毛泽东与蒋介石》1.04 国民党“一全”大会冷落了蒋介石


一九二四年一月十六日,当蒋介石到达广州——当时中国革命的中心,那里已呈现出一片热闹、繁忙的景象。茶楼星罗棋布在全城每个角落。人们在悠悠然饮茶之际,正议论着国共合作,孙中山总理要召集国民党“一全”大会——原本最关心生意经的广州市民,眼下也关心起政治来了。一队队士兵在街上荷枪而过,腰间围着又宽又厚的子弹带,看上去仿佛套着个救生圈一般。人力车夫们拉着那些操南腔北调的国民党“一全”代表,奔走于刚刚铺好沥青的大街上。

万郊怒绿斗寒潮,检点新泥筑旧巢。我是江南第一燕,为衔春色上云梢。

正在广州的中共才子瞿秋白写了这首诗,附在信中,寄给在上海的恋人王剑虹。国民党“一全”大会海内外代表,共计一百九十六人,其中一百六十五人到达广州(台湾)罗家伦:《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代表名单》,《革命文献》,一九五五年第三辑。如此众多的代表之中,居然没有蒋介石!在“汉口特别区”的代表中,倒有一位名唤“彭介石”!一批著名的国民党人,名列代表名单之中:廖仲恺、戴季陶、于右任、谭延闿、程潜、吴铁城、柏文蔚、叶楚伧、孙科……女代表有何香凝、陈璧君等。一批著名的共产党人,也名列代表名单之中:陈独秀(未出席)、李守常(李大钊)、谭平山、林祖涵(林伯渠)、沈定一、毛泽东、罗迈(李维汉,未出席)、王尽美……据李加福考证,国民党“一全”代表之中,有中共党员二十四名。据余齐昭在《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期间若干史实考》《中山大学学报》,一九八四年一期。一文中的考证,中共党员在国民党“一全”代表中为二十三人。李加福加以补充考证,认为余文漏了中共党员李永声,应为二十四人《中山大学学报》,一九八五年一期。论历史,中国国民党比中国共产党要早得多,然而,国民党的“一全”大会却比中共“一大”晚了差不多三年!这是因为中国国民党走过了曲折的道路。

追溯中国国民党的起源,不能不回溯它的缔造者孙中山的历史足迹:一八九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二十八岁的孙中山在美国檀香山,借卑涉银行经理何宽的寓所,召集二十多位侨胞开会,成立了反清组织兴中会,通过了孙中山草拟的《兴中会章程》。该会的秘密誓词为“驱除鞑虏,恢复中国,创立合众政府”,这句话精辟地道出了该会的宗旨。自兴中会诞生,各地响应,纷纷成立反清团体。一九○五年八月二十日,在日本东京赤坂区坂本珍弥宅,孙中山主持召开了中国同盟会成立大会。中国同盟会是以兴中会和华兴会为基础,联络光复会部分成员建立的。大会推举孙中山为总理。今日人们习惯于称政府首脑为总理,而彼时孙中山以政党首脑而出任总理。中国同盟会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为纲领,这一纲领后来被概括为“民族”、“民权”、“民生”三民主义。

中国同盟会领导了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武昌起义,推翻了清王朝,结束了中国漫长的封建专制统治。这一年是中国旧历辛亥年,史称“辛亥革命”。一九一二年元旦,四十六岁的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成立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一九一二年,也就成了中华民国元年。一九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中国同盟会联合统一共和党、国民共进会、国民公党、共和实进会,在北京成立了国民党,孙中山出任理事长。一九九二年六月二十三日中国新闻社北京电讯报道了北京市有关部门在抢修虎坊路两侧的湖广会馆时,发现并确定了此处乃是国民党的诞生之地。

翌年十一月四日,国民党被袁世凯勒令解散。一九一四年七月八日,流亡日本的孙中山在东京驻地精养轩成立中华革命党,出任该党总理。中华革命党实际上就是原先的国民党。中华革命党处于秘密活动状态,外界仍称之为国民党。于是,在一九一九年十月十日,孙中山又改组中华革命党,称中国国民党——在国民党之前加了“中国”两字,以示区别于一九一二年成立的国民党。该党以孙中山为总理,以“巩固共和,实行三民主义”为宗旨。如此这般,中国国民党倘若追溯其源,可从一八九四年的兴中会算起,比起中国共产党的历史要悠久得多。不过,倘若仅就中国国民党正式成立而言,则只比中国共产党早两年而已——正因为这样,中国国民党的“一全”大会反而比中共“一大”迟了近三年。

中国共产党简称“中共”,不论外界或中国共产党自己,都用这一简称。至于“共党”,则是后来蒋介石对中国共产党的“专有”简称——中共自己从不称“共党”,虽说“共党”一词似乎并不含贬义。

中国国民党倘若依照“中共”那样简称,那就成了“中国”了,与国家之称“中国”混为一谈。照理,应简称为“中民”,但是因为在中国共产党之前,已有了国民党,也就习惯地简称为国民党——虽说这一简称不甚准确,因为别的国家也有国民党。

据蒋介石自述:“光绪三十三年加入同盟会。”一九○七年,经陈其美介绍,在日本加入同盟会。正因为这样,蒋介石说:“我是二十一岁入党。”那一年,蒋介石正好虚岁二十一。在蒋介石看来,加入同盟会,亦即加入国民党。

一九一三年十月二十九日,由陈其美的盟兄弟张人杰监誓,蒋介石在上海秘密加入了筹建中的中华革命党。那时,孙中山正在筹建中华革命党,至翌年七月八日才正式成立。蒋介石成了最早加入中华革命党的几个人中的一个。蒋介石在加入中华革命党之后一个多月,由上海来到日本东京,由盟兄陈其美介绍,第一次见到孙中山。如其自述:“直到二十七岁,总理才对我单独召见。”此处他所说的依然是虚岁,而总理则是指孙中山——国民党人习惯于称孙中山为总理,诚如共产党人习惯于称周恩来为总理,只是一个为党的总理,另一个为政府总理。

在国民党内论资历,蒋介石当然比不上陈其美、胡汉民、廖仲恺那一批元老,不过也不算浅。照理,当选国民党“一全”代表,蒋介石是够资格的——他已是入党十七年的老党员了。然而,在长长的代表名单里,居然没有“蒋中正”三字。如果他“避居”在老家溪口,目不见也罢,此时此刻他却应召前来广州,眼前晃来晃去的身影皆是“一全”代表,蒋介石的心中未免不是个滋味。就党内地位而言,蒋介石显得太低了!最使蒋介石不悦的是,由孙中山指定的浙江代表杭辛斋,名列浙江六名代表之首,因病缺席(杭辛斋在大会期间的一九二四年一月二十六日去世,“一全”大会致电哀悼),孙中山宁可空其席位,也未让蒋介石替补!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毛泽东与蒋介石 作者: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