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毛泽东与蒋介石》7.07 蒋介石、林彪重庆谈判


一九四二年九月十四日,林彪作为毛泽东的代表,和伍云甫、周励武一起,离开延安,乘卡车前往西安。天有不测之风云。那卡车在山道上颠簸,出了故障。当林彪来到西安之时,已是十七日傍晚五时,蒋介石已离去……

经毛泽东同意,林彪前往重庆,会晤蒋介石。于是,也就开始了“蒋介石—周恩来、林彪重庆谈判”。林彪乃一员武将,且性格内向,不擅言谈,不擅外交。何况那时林彪只是一位师长,人称“林师长”,跟身为最高统帅的蒋介石地位相差悬殊。毛泽东怎么会派林彪作为谈判代表呢?

毛泽东精于用人之道。他派出林彪,原因有二:其一,林彪乃黄埔军校第四期学生,与蒋介石有着师生之谊,说得上话;其二,平型关一战,使林彪名震中国,有着“抗日名将”之誉,在国民党统治区也受人敬重。

那时,林彪刚从苏联回来不久。林彪在苏联养伤,一住便是三年多……

林彪受伤,事出偶然。那是一九三八年三月一日,在山西隰县北面,林彪正带着战士在对日军进行侦察。为了便于接近日军阵地,林彪和战士们全穿上了日军的军服——反正在平型关战斗中,缴获一大批日军军服,有的是!林彪一副日军军官打扮,腰挎日本指挥刀,骑着大洋马,神气活现。他万万没有想到,国民党阎锡山部队把他们真的当成了日军!一阵枪响之后,才知是误会,却为时已晚,林彪已倒在血泊里!

林彪的伤势颇重,子弹从右胁进,右背出,肺及脊骨严重受伤。毛泽东闻讯,急派医生从延安赶去,护送林彪回到延安。半年之后,又送林彪去苏联医治。直到一九四二年一月五日,林彪才从苏联回到兰州,转往延安……林彪奉毛泽东之命来到重庆时,已是十月七日。毛泽东为林彪制定的与蒋介石的谈判方针是“重在缓和关系,重开谈判之门”。

在重庆上清寺曾家岩,那里有座求精中学。中学隔壁有一幢灰砖二层小楼,名曰“桂园”。那里是张治中的私宅。在重庆的军政要人之中,这样的住宅算是中等的。十月十三日午后,蒋介石忽地光临张宅。当蒋介石步入会客室时,除了主人张治中之外,两位浓眉客人已在那里等候。内中浓眉舒展者乃周恩来,另一位八字浓眉者乃林彪。

蒋介石选择了张治中的家作为会谈地点,并选定张治中为谈判代表,是因为张治中在黄埔军校时,与周恩来有着深谊,又是林彪的老师。

林彪见了蒋介石,口称“校长”,表明他不忘当年黄埔军校师生情。林彪首先向蒋介石转达了毛泽东的问候。林彪说,毛泽东很希望一晤蒋介石,只是不巧他“适患伤风未来”。蒋介石当即表示对毛泽东“病情”的关心,并托林彪代他转达对毛泽东的问候。如此这般,在“转达”之中,结束了寒暄。

紧接着,谈话进入了主题。林彪在表示了中共拥护蒋介石为民族领袖之后,便谈及中共中央关于“三停”、“三发”、“两编”的意见。“三停”,即停止全国军事进攻,停止全国政治进攻,停止对《新华日报》的压迫;“三发”,即释放新四军被俘人员(即发人),发饷,发弹;“两编”,即允许中共领导下的军队,编为两个集团军。

蒋介石听罢,说了这么一番话:“我对团结统一是有诚意的,这不是政治手段,希望大家在统一政令下工作。国内政治问题,我希望整体解决,而且越快越好,也不要零零碎碎,拖拖拉拉。只要我一天活着,我就会为此努力。我会奉行公道原则,不会让你们吃亏,这点可放心。”

蒋介石还就国共关系说道:“中共是爱国的、有思想的,有许多的人才,国家也爱惜人才,并一视同仁。过去合作革命五年,不料十年内战,时光白白过去了,这是教训,若国共问题解决,国家必能一日千里。”林彪见蒋介石说得如此慷慨,便提起了新四军,希望蒋介石能够承认如今以陈毅为代军长的新四军。不料,这话触动了蒋介石的心病,他不悦道:“承认新四军,等于不承认政府。你今后不要跟我提新四军了。再提我是不听的!再提我是不听的!”说罢,蒋介石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得太直了,又赶紧对林彪说:“因为你是我的学生,所以我有什么,就跟你说什么。对别人我就不说了。”

林彪跟蒋介石的第一次会谈,就这样不了了之,结束了。

就在林彪到达重庆不久,国民党联络参谋郑延卓到达延安。毛泽东和郑延卓谈了两次。郑在延安住了两星期。

郑延卓打算回重庆之际,请毛泽东亲笔修书一封,交他带给蒋介石。毛泽东当着他的面,写了这么一封信给蒋介石:

介公委员长政席:

前承宠召,适感微恙,故派林彪同志晋谒。嗣后如有垂询,自当趋辕聆教。郑委员延卓来延,宣布中央德意,惠及灾黎,军民同感。此间近情,已具告郑兄,托其转陈,以备采择。郑兄返渝之便,特肃寸楮,借致悃忱。

毛泽东

林彪到了重庆,却想不到这一回的会谈,竟变成了马拉松会谈。一谈就谈了八个来月!国民党方面,常常由张治中出面,会谈也就在张治中家里。

后来,张治中这么回忆:“周、林一道来,谈谈歇歇,歇歇谈谈,前后经过八个月之久。”林彪“虚此一行”。会谈拖拖拉拉,没有什么成果。毛泽东在一九四三年一月十六日致周恩来、林彪的电报中指出,蒋介石“除面子问题外,是否还有借以拖延之目的”?这样,一九四三年六月四日,周恩来、林彪在会见张治中时提出,林彪要回延安,希望行前一晤蒋介石。

其实,这时毛泽东已决定周恩来也一起回延安,但周恩来未向张治中提及——因为自皖南事变后,周恩来多次希望回延安汇报,蒋介石总是“挽留”。

六月七日,周恩来、林彪会见蒋介石。周恩来当面向蒋介石提出与林彪一起回延安,蒋介石答应了。这样,阔别延安三年的周恩来,终于有机会“回家”了!

六月二十八日,周恩来、林彪、邓颖超等一百多人乘卡车离开重庆,经西安返回延安。一路风雨,到达延安已是七月十六日了。

中共留下董必武在重庆主持工作。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毛泽东与蒋介石 作者: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