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毛泽东与蒋介石》9.08 蒋介石为“光复中共赤都”兴高采烈


胡宗南兵马未动,三月三日深夜,毛泽东在延安的窑洞里,却正在细细研读着胡宗南的进攻延安的绝密计划!“谋事不密则害成。”胡宗南深知这一点,尤其是与中共作战,更要讲究出其不备。他生怕泄露机密,进攻延安的作战计划连他手下的师长、军长都不知道。他只告知部队要集结而已。可是,那绝密计划竟已落到毛泽东手中。胡宗南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身边的机要秘书竟是中共地下党员!此人名唤熊向晖,乃是奉周恩来之命,早在一九三七年便打入胡宗南身边,翌年起任胡宗南机要秘书。熊向晖的真实身份,在中共方面,也只有周恩来、董必武、蒋南翔三人知道熊向晖:《地下十二年与周恩来》,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一九九一年版。最初,周恩来只吩咐他作“闲棋”、“冷子”,作长期埋伏的打算。

周恩来的这一步闲棋下得不错。熊向晖在胡宗南身边“闲置”了多年,终于在关键的时刻,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三月二日夜,乘胡宗南外出,熊向晖把胡宗南的作战计划背熟。翌日夜,熊向晖秘密来到西安新华巷一号,把绝密情报告诉中共地下党员王石坚,由王石坚的无线电台把胡宗南的作战计划发往延安,发到了毛泽东手中。这样,毛泽东迅速得知,胡宗南定于三月十日拂晓,对延安发起闪电总攻。胡宗南手下的十五个旅的部署、进攻路线,毛泽东也了如指掌。

毛泽东于三月六日以中共中央军委的名义发出电报,通报了胡宗南的作战计划,并指出:“此次胡军攻延带着慌张神情,山西仅留四个旅,西兰公路及陇海线均甚空虚,集中全力孤注一掷,判断系因山东及冀鲁豫两区失败,薛岳去职,顾祝同调徐,胡宗南实际上主持郑州军事,急欲抽兵进攻豫北,故先给延安一个打击。”《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十六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一九九一年版。三月七日,熊向晖又密告王石坚,胡宗南的总攻延安时间推迟三天,为的是等美军驻延安观察组撤离。这时,王石坚告诉熊向晖,上次去电延安之后,延安已复电,说已把胡宗南作战计划呈报毛泽东、周恩来,他们称赞“很及时、很得用”。果真,胡宗南部队在三月十三日晚,进入预定位置,十四日拂晓发起总攻击。紧接着,熊向晖又密告延安,此时胡宗南的作战方式是:“采取‘蛇蜕皮’、‘方阵式’进军方法,派前卫占领阵地,依次掩护本队前进,前尾相顾,左右相连,走山不走川,遇小股敌人即行歼灭,遇大股敌人可先绕道,吸引于延安附近围歼。”如此这般,毛泽东对胡宗南的动向,可谓一清二楚。面对胡宗南南、西、北三路大军的进攻,毛泽东用了林冲的战略,避其锋芒,让他一步。根据“存人失地,地终可得”的原则,毛泽东作出重要决策:放弃延安!三月十九日清晨,胡宗南部队攻入延安时,延安已是一座空城。胡宗南兴高采烈地给蒋介石发去“光复中共赤都”报捷电报:“我军经七昼夜的激战,第一旅终于十九日晨占领延安,是役俘虏五万余,缴获武器弹药无数,正在清查中。”胡宗南的电报所称“七昼夜的激战”、“俘虏五万余”,乃系虚构。因为毛泽东让他一步,早已作撤离延安的准备,胡宗南一路顺风,并无“激战”,也无大批俘虏。接到胡宗南的电报,蒋介石自然比胡宗南更为兴高采烈。蒋介石在翌日晨,发布嘉奖电:宗南老弟:将士用命,一举而攻克延安,功在党国,雪我十余年来积愤,殊堪嘉尚,希即传谕嘉奖,并将此役出力官兵报核、以凭奖叙。戡乱救国大业仍极艰巨,望弟勉旃。中正蒋介石的“雪我十余年来积愤”一句,道出了他内心的真话!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毛泽东与蒋介石 作者: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