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毛泽东与蒋介石》9.09 毛泽东笑谓胡宗南“骑虎难下”


南京一片欢腾。《中央日报》以头版头条报道“国军收复延安”的消息,并发表社论《国军解放延安》。街头挂起青天白日满地红之旗,贴着“庆祝解放延安”、“庆祝陕北大捷”大标语,鞭炮声此起彼伏……此处颇有意思的是国民党也用“解放”一词。“解放”一词,其实古已有之,《三国志·魏志·赵俨传》中,便有:“俨既囚之,乃表府解放。”蒋介石的“解放”,是指从中共手中夺回之意。毛泽东更为常用“解放”一词,则是指从蒋介石手中“解”而“放”之。中共中央的机关报,那时叫《解放日报》;理论刊物叫《解放》周刊。国共决裂之后,中共军队不再称“八路军”、“新四军”,而是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就在“国军解放延安”的一片欢呼声中,陈诚在二十日举行记者招待会,声称:“余曾有言,如果真正作战,只需三个月即可击破共军主力,但过去是因和谈关系,国军多是挨打。”陈诚还说,今后“非至共军全部解除武装不止”。三月二十一日,蒋介石又致电胡宗南,把“雪我十余年来积愤”,延伸为“雪二十一年之耻辱”,把账算到了一九二六年!蒋介石的电报称:“延安如期收复,为党为国雪二十一年之耻辱,得以略慰矣。吾弟苦心努力,赤忱忠勇,天自有以报之也。时阅捷报,无任欣慰。各官兵之有功及死伤者应速详报。至对延安秩序,应速图恢复,特别注意其原有残余及来归民众与俘虏之组训慰藉,能使之对共匪压迫欺骗之禽兽行为,尽情暴露与彻底觉悟。十月后,中外记者必来延安参观,届时使之有所表现,总使共匪之虚伪宣传完全暴露也。最好对其所有制度,地方组织,暂维其旧,而使就地民众能自动革除,故于民众之救护与领导,必须尽其全力,俾其领略中央实为其解放之救星也。”据熊向晖回忆,胡宗南进入延安,他陪同“参观”。在枣园,胡宗南步入毛泽东住过的窑洞,看得很仔细。他居然拉开毛泽东的书桌抽屉,细细检视。他发觉,抽屉里有一纸条。拿起一看,上面写着:“胡宗南到延安,势成骑虎。进又不能进,退又不能退。奈何!奈何!”胡宗南看毕,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据熊向晖在胡宗南身边多年观察:“合乎他心意的,他哈哈大笑;道出他心病的,他也哈哈大笑。”毛泽东的“势成骑虎”这句话,正是一语道破了胡宗南的心病。确实,胡宗南在攻占延安之后,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地步。毛泽东对付胡宗南,采用了“蘑菇”战术。如他所言:“如不使敌十分疲劳和完全饿饭,是不能最后获胜的。这种办法叫‘蘑菇’战术,将敌磨得精疲力竭,然后消灭之。”《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一二二二至一二二三页,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一年版。

毛泽东在山险路艰的陕北,跟胡宗南“蘑菇”,把胡宗南部队磨得又累又饿。胡宗南生怕毛泽东有诈,“每次进攻,全军轻装,携带干粮,布成横直三四十里的方阵,只走山顶,不走大路,天天行军,夜夜露营,每日前进二三十里”《战局的转折点》,新华社一九四七年四月十八日社论,《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十六卷,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一九九一年版。

据云,这是“国防部指导下的新战术”。

尽管胡宗南小心翼翼,还是一回回进入毛泽东设下的伏击圈,连吃败仗:

就在占领延安后的第六天,在延安东北的山势险要的青化砭,胡宗南三十一旅近三千人被歼,旅长李纪云被俘;四月十四日,胡军四千多人被歼于陕北羊马河;五月二日至四日,在陕北蟠龙,胡军六千七百人被歼……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毛泽东与蒋介石 作者: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