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毛泽东与蒋介石》1.14 毛泽东头一回痛斥蒋介石


在汉字之中,“旦”字的造型构思颇佳:一轮红日冲出地平线,那正是“旦”。一九二六年三月二十日的广州,太阳尚未出现在东方,那些“枕戈待旦”的军队已经奉蒋介石之命,全副武装,开始行动了。

蒋介石“终夜议事”,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与他同在广州东山、相隔不远的毛泽东,在楼下跟沈雁冰不时打听着街上的动静,而毛泽东之妻杨开慧则在楼上陪着孩子睡熟了。夜色之中,一队队兵士奉“校长”之命,影影绰绰穿过街道,分头执行任务。一队人马上了中山舰,解除了全舰的武装。文德楼李寓被兵士包围,新婚不久的李之龙被从床上拖起,当场逮捕。海军局被占领。省港罢工委员会遭围,工人纠察队被解除武装。苏联顾问团住宅受到监禁。周恩来被软禁。汪精卫住宅被军队以“保护”名义包围。广州全市实行戒严。接到蒋介石密令,何应钦把驻守潮汕的第一军中的中共党员全部扣押……这是震惊广州、震惊中外的一天,这一事件史称“三二○事件”,或称“中山舰事件”、“广州事变”。导致这一事件的发生,是由于黄埔军校交通股长兼驻省办事处主任欧阳钟在电话不明的情况下,擅自作主,声称是“奉校长命令”。李之龙则只是依照命令办理而已。欧阳钟之叔欧阳格,当时任海军军官学校副校长,与蒋介石关系密切。事件发生时,前往中山舰缴械和抓捕李之龙的,便是欧阳格。蒋介石本来就对中共、苏联顾问团及汪精卫积怨甚深,借口中山舰驶往黄埔,声称“中共密谋发动武装政变”,一下子就把事态扩大了。事件发生之际,毛泽东甚为关注。——虽说他当时在中共并非主要领导人员。他马上要去找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一位工友告诉毛泽东,说他在文远楼附近,见到陈延年的秘书。据秘书说,陈延年到苏联顾问团宿舍去了。于是,毛泽东要去苏联顾问团那里。“路上已戒严,怕不安全,我陪你去。”作为秘书,沈雁冰关切地对毛泽东说。他俩同行,离开了东山庙前西街三十八号小楼。

在苏联顾问团住处附近,毛泽东和沈雁冰见到许多士兵。有两个士兵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我是中央委员、宣传部长。”毛泽东抬出了他在国民党中的“官衔”。然后,他指了指那位瘦削、穿长袍的大作家道,“他是我的秘书。”士兵一听来者是“大官”,也就放行了。他们进了大门,毛泽东把沈雁冰留在传达室,自己走进里边的会议室。沈雁冰如此回忆毛泽东当时对于蒋介石突然袭击的激愤情景:我在传达室先听得讲话的声音,像是毛泽东的。后来是多人讲话的声音,最后是高声争吵,其中有毛泽东的声音。又过一会儿,毛泽东出来了,满脸怒容。我们回到家中坐定,毛泽东脸色平静了。我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毛泽东回答:据陈延年说,蒋介石不仅逮捕了李之龙,还把第一军中的共产党员统统逮捕,关在一间屋子里,扬言第一军中不要共产党员。据苏联军事顾问代表团的代理团长季山嘉说,蒋介石还要赶走苏联军事顾问团。我有点惊异,问:那怎么办?毛泽东回答:这几天我都在思考。我们对蒋介石要强硬。蒋介石本来是陈其美的部下,虽然在日本学过一点军事,却在上海进交易所当经纪人搞投机,当时戴季陶和蒋介石是一伙,穿的是连裆裤子。蒋介石此番也是投机。我们示弱,他就得步进步;我们强硬,他就缩回去。我对陈延年和季山嘉说,我们应当动员所有在广州的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员,秘密到肇庆集中,驻防肇庆的是叶挺的独立团……中央执、监委员到了肇庆以后,就开会通电讨蒋,指责他违犯党纪国法,必须严办,削其兵权,开除党籍。广西的军事首领李宗仁本来和蒋有矛盾,加上李济深,这两股力量很大,可能为我所用。摆好这阵势对付蒋,蒋便无能为力……茅盾:《中山舰事件前后》,《新文学史料》,一九八○年第三期。这是毛泽东平生头一回跟蒋介石对抗、交手。不过,他只能向陈延年、季山嘉陈述自己的见解,提出自己的建议,却不能要求中共照自己的意见去办。他毕竟还不是中共的决策人。起初,陈延年表示赞同毛泽东,但季山嘉表示反对。“季山嘉这样一反对,陈延年也就犹豫起来。”虽说毛泽东再三跟他们辩论,声调越来越高,嗓门越来越大,也无济于事。“三二○事件”实际上是蒋介石发动的一次政变。他动用手中的枪杆子,一箭三雕,获得大胜:第一,拘捕了李之龙(李之龙当时蒙受双重冤屈,中共内部“疑心李之龙受反动派利用”。后来,他在一九二六年六月获释,随军北伐。一九二八年二月六日在广州遭捕,翌日被国民党海军第四舰队司令杀害于广州黄花岗),打击了中共。第二,汪精卫自称“受惊”,“心龂不宁,眼眩头晕,不能视事”,提出“暂时休假”。三月二十五日他突然“失踪”,蒋介石掌握了党、政、军大权。

第三,威逼苏联派来的首席军事顾问季山嘉离粤回国,苏方表示同意。

蒋介石初试锋芒,一举成功。不过他毕竟羽毛未丰,况且中共势力颇强,加上国民党内反蒋势力也不小,他不得不作一些收敛。他声称:“三月十八号中山舰案,是与中国共产党本部没有关系的。我绝不承认三月十八号那天的事件,共产党有什么阴谋在内……”蒋介石又声言,“对人不对俄”。他要求撤换季山嘉,但要求原苏联顾问加伦返任。

这么一来,蒋介石既保住了“联共”、“联俄”的左派形象,又在实际上取得了大胜利。蒋介石受到了中共总书记陈独秀的赞扬。一九二六年四月三日,陈独秀在中共机关刊物《向导》上著文,称“蒋介石是中国民族革命运动中的一个柱石”。陈独秀还致信蒋介石,对他大大称赞了一番:事实上从建立黄埔军校一直到三月二十日,都找不出蒋有一件反革命的行动,如此而欲倒蒋……这是何等助长反动势力,这是何等反革命!介石先生!如果中国共产党是这样一个反革命的党,你就应该起来打倒它,为世界革命去掉一个反革命的团体;如果是共产党同志中哪一个人有这样反革命的阴谋,你就应该枪毙他,丝毫用不着客气。

《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二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一九八三年版。陈独秀的这些话,使蒋介石颇为得意……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毛泽东与蒋介石 作者: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