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毛泽东与蒋介石》9.16 古都北平在没有硝烟中交接


就在辽沈战役刚刚结束,淮海战役尚在进行时,毛泽东又在下另一步棋了。

毛泽东把目光投向了华北。在北平、天津、张家口这三角地带,驻守着傅作义集团,有四个兵团,十三个军,连同地方保安团,总共有六十多万人,是一块“大肥肉”。毛泽东部署平津战役,他采用的战略,既不同于辽沈战役先掐住锦州这“咽喉”的打法,又不同于淮海战役先瞄准黄伯韬兵团来个“中间突破”的打法。这一回,他采用“声西击东”法。

毛泽东的“声西击东”的战略,是佯装攻西面的北平,而真正的目的是取东面的天津。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十一日,毛泽东给林彪、罗荣桓发去《关于平津战役的作战方针》电报,明确指出:“三纵决不要去南口,该纵可按我们九日电开至北平以东、通县以南地区,从东面威胁北平,同四纵、十一纵、五纵形成对北平的包围。”“但我们的真正目的不是首先包围北平,而是首先包围天津、塘沽、芦台、唐山诸点。”

毛泽东采取围北平而取天津的战略,是因为考虑到傅作义集团已是惊弓之鸟。蒋介石在东北和淮海的大败,使傅作义集团惶惶不可终日。蒋介石以为,东北已失,淮海危急,平津难保,而宁沪兵力单薄。为此,蒋介石曾命令傅作义率部南撤,放弃平津,退守宁沪。傅作义呢,他并非蒋介石嫡系。他想保存自己的实力,西撤察哈尔、绥远一带,怕入宁沪会被蒋介石所支配。为此,傅作义向蒋介石建议,暂守平津。蒋介石同意了。

毛泽东深知蒋介石、傅作义的心态,担心一受惊恐,傅作义很可能南逃,而从天津经海路而南逃是一条可能的路。因此,毛泽东不能不先切断傅作义集团的退路,却又不能让傅作义看出来,所以就来了个“声西击东”。毛泽东在着手部署平津战役时,几乎不动声色。他绝不惊动蒋介石,更不去惊动那已是惊弓之鸟的傅作义。

面对着蒋介石和傅作义,毛泽东悄然下了三步棋:

毛泽东的第一步棋,是“急棋”。他秘密急调林彪部队入关。他特别嘱咐,在林彪入关之后,仍要在《沈阳报》上发表林彪在沈阳的消息,以求迷惑视听,稳住傅作义。蒋介石、傅作义以为,辽沈战役刚刚结束,林彪部队必定要进行休整。傅作义万万没有想到,毛泽东一纸命令,林彪大军迅速入关,已经悄然挪到他的鼻子底下!毛泽东的第二步棋,是“缓棋”。他驰电淮海战场,命令暂缓捉拿“网中之鱼”杜聿明集团。毛泽东在《关于平津战役的作战方针》中透露了他这一“缓棋”的用意:“为着不使蒋介石迅速决策海运平津战役诸敌南下,我们准备命令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粟裕于歼灭黄维兵团之后,留下杜聿明指挥之邱清泉、李弥、孙元良诸兵团(已歼约一半左右)之余部,两星期内不作最后歼灭之部署。”毛泽东说明了他的担心:“唯一的或主要的是怕敌人从海上逃跑。因此,在目前两星期内一般应采围而不打或隔而不围的办法。”毛泽东下的第三步棋,是“暗棋”。这步“暗棋”是极端秘密的,直到若干年后才渐渐露出真相。简直不可想象,坐在西柏坡土屋里的毛泽东,居然对北平城里傅作义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诸如傅作义在家里发脾气,咬火柴头,唉声叹气,以致想自杀,毛泽东全都清清楚楚。毛泽东怎么会对傅作义的动态如此了解?那是因为中共在傅作义家中,布了一颗“暗棋”!

傅作义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长女傅冬菊竟然是中共地下党员!傅冬菊原本在天津大公报社工作。在那里秘密地加入了中共。这里所说的“秘密”,是因为考虑到她的特殊身份,比一般的中共地下党员更为秘密。她只保持单线联系,以至后来中共占领北平时,中共北平党组织还准备发展她入党呢!

考虑到争取傅作义投降,事关重大,傅冬菊接到秘密指示,要她从天津回到北平工作。于是,傅冬菊回到了父亲身边。

傅冬菊第一次试探父亲的态度,说是有个同学是共产党,愿与他商谈合作之事。傅作义当即反问:“是真共产党还是军统?你可别上当!要遇上假共产党,那就麻烦了。”当傅冬菊再三说明她的同学是真共产党,傅作义又问:“是毛泽东派来的还是聂荣臻派来的?”初次的试探,傅冬菊发觉父亲是有与共产党合作之意。因为他无此意的话,就会一口回绝的。那时,傅冬菊差不多每天都秘密前往北平东皇城根中共地下党员李中家里,跟中共联络员崔月犁见面。这样,傅作义的一举一动都在中共掌握之中。崔月犁曾回忆道:“有时头天晚上发生的事,第二天一早就知道了;上午发生的事,下午就知道了。”

各种各样的社会关系,都被中共动员起来。华北学院的教授兼政治系主任杜任之,是中共党员。他的胞弟杜敬之是傅作义的军医,他们又是傅作义的同乡。中共委派杜任之前去联络。傅作义的《平明日报》采访部主任李炳泉,也是中共党员。他与傅作义的“剿总”总部联络处长李腾九有着亲戚关系,他同样受中共委派,与傅作义联络……毛泽东接连下了这三步棋。在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完成种种部署之后,中共部队打响了平津战役的枪声,一举歼灭新保安傅作义三十五军军部。二十四日,攻克了张家口,歼灭傅作义部队五万四千多人。这样,北平、天津、张家口这三角地带,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吃”掉了一角。紧接着,驻守天津的国民党陈长捷部队陷入了重围。这下子,使蒋介石为之震惊。

一九四九年一月三日,蒋介石致电傅作义,加以勉励:“就华北言,匪众虽多,其装备补给则不如我,其素质训练,又远不如我。”蒋介石还说:“抱定有匪无我,有我无匪之决心,激励所部,鼓起灭此朝食之勇气,造成高度坚强力量,发扬我革命军人冒险犯难,以一敌十之精神,抢占机先,稳扎猛打,奋斗到底,坚持最后五分钟,为戡乱高潮创造辉煌战史之一页,深信克敌制胜,完成戡乱建国之功,端在此战也。”大势已去,蒋介石的这番空话,无济于事。

毛泽东决定先取天津。

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乃傅作义在保定军校学习时的同学。陈长捷在天津修筑了坚固的城防工事,扬言起码可以守上半年,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城防工程图纸,却被中共地下党员描了一份,送到了林彪手中,又由林彪派人送交毛泽东。

中共派人与陈长捷商谈投降之事,被陈长捷所拒绝。一月十四日,毛泽东下令对天津发动总攻。经过二十九个小时的激战,天津于十五日落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手中。十三万蒋军被歼,陈长捷被活捉。同日,毛泽东任命黄敬(即俞启威)为天津市市长。

天津失落,北平震惊。鉴于傅作义有受降的意向,北平的幕后活动大大加快了步伐。傅作义派出了他的副手、华北“剿总”副总司令邓宝珊作为全权代表。据崔月犁回忆,她在北平华北学院院长王捷三家中,初晤邓宝珊。一见面,邓宝珊就对崔月犁说:“我是了解共产党政策的,我有个孩子在延安学习过,我见过毛主席,陕北电台的广播我经常听。”邓宝珊作为傅作义的代表,秘密出城与林彪进行谈判。林彪则派出参谋处处长苏静作为联络代表,又随邓宝珊秘密进入北平城。傅作义的长女傅冬菊,在这关键的时刻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终于,在一月二十二日下午六时,中外记者蜂拥于北平中山公园水榭,捕捉重大新闻:傅作义的代表阎又文在那里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傅作义总司令文告,公布中共与他和平解决北平之双方协议。文告称,为迅速缩短战争,获致人民公意的和平,保全工商业基础与文物古迹,使国家元气不再受损伤,一举促成全国彻底和平的早日实现,将双方协议,除有关军事细节从略外,公布如下……于是,秘密的谈判,也就公之于众。从这天开始傅作义把二十万军队撤离北平市区,前往城外指定地点,听候改编。

一月三十一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入北平城。这样,这座古都在一片和平的气氛中,转入中共手中。

毛泽东对北平的和平解决方式,作出高度评价。他在《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中指出:这种方法是在敌军主力被消灭以后必然地要出现的,是不可避免的;同时也是于我军于人民有利的,即是可以避免伤亡和破坏。因此,各野战军领导同志都应注意和学会这样一种斗争方式。这是一种斗争方式,是一种不流血的斗争方式,并不是不用斗争可以解决问题的。从此,平津战役画上句号。在这一战役中蒋介石部队被歼灭和改编的达五十二万人,只有驻守塘沽的五万人得以从海上逃跑。

国共主力进行决战的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这三大战役,历时一百四十二天,蒋介石部队被歼的总数为一百五十四万多人。

对于蒋介石这一惨败,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在写给杜鲁门总统的信中,倒是说得颇为客观:国军在具有决定性的一九四八年内,没有一次战役的失败是由于缺乏武器或弹药。事实上,我们的观察人员于战争初期在重庆所观察的腐败现象,已经使国民党的抵抗受到致命的削弱。它的领袖们对于他们所遭遇的危机已经证明是无力应付的。它的部队已经丧失斗志,它的政府已经失去人民的支持。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毛泽东与蒋介石 作者: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