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毛泽东与蒋介石》2.06 杨虎城曾两度申请加入共产党


周恩来跟张学良会谈后向毛泽东作了汇报,又匆匆离去。翌日—— 一九三六年四月十四日,毛泽东致电周恩来:“张杨两部关系由你统一接洽并指导之,以其处置随时告我们,我们一般不与发生关系,对外示统一,对内专责成。”毛泽东此处提及的“杨”,即杨虎城。杨虎城与毛泽东同庚,都生于一八九三年,他是陕西蒲城人氏。杨虎城本名杨,这是一个很冷僻的名字,念“忠”。后来以号为名改为杨虎臣,据其女杨拯英告诉笔者一九九一年四月二日采访于西安。,杨虎城与谢葆真恋爱时,情书署“呼尘”,即“虎臣”谐音。一九二六年,他主持陕西军务,在吴佩孚部将刘镇华入陕时,他和李虎臣一起坚守西安,人称“二虎守长安”。为表守城之志,两人均改名“虎城”,即杨虎城、李虎城,一时传为佳话。后来,杨虎城竟以此名传世。杨虎城在一九二四年加入国民党,旋任国民军第三师师长。一九二九年投归蒋介石,任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十四师师长。不久,任十七路军总指挥,兼任陕西省政府主席,成为陕西权重一时的人物。他的军队大多是本地兵,称“西北军”。与张学良的东北军一样,西北军也非蒋介石嫡系。

一九三三年三月,蒋介石派嫡系胡宗南部队进入甘肃,以钳制杨虎城。同年六月三日,蒋介石突然宣布解除杨虎城的陕西省政府主席之职,委派邵力子替代。于是,蒋、杨矛盾日益明显。自从张学良的东北军入陕,张、杨两将军很快就结为挚友,因为他们都主张抗日,主张联共,而且又都与蒋介石有着矛盾。比起张学良来,杨虎城与中共的关系更深,杨虎城甚至两次申请过加入中国共产党……早在一九二七年,当杨虎城出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十路军总司令时,他的四周便一片“赤色”:军部秘书长蒋听松是中共党员,军部政治处处长魏野畴是中共党员,第一师参谋长寇子严、第二师政治处处长曹力如也都是中共党员。他办了个军事学校,校长南汉宸也是中共党员——后来,南汉宸曾出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中国人民银行总行行长、中国银行董事长。给了杨虎城以极大影响的,还有一位让人意想不到的小小女子。她便是前文已经提及的谢葆真。

据杨拯英告诉笔者,谢葆真原名谢宝珍,西安人,比杨虎城小整整二十岁。

一九二七年,十四岁的谢葆真剪掉了辫子,换上军装,成为冯玉祥的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部政治部所直辖的前线工作团团员。这个工作团,近似歌舞团。政治部部长乃中共党员刘伯坚,他早在一九二二年便加入共产党,担任旅欧总支部书记。工作团团长乃中共党员宣侠父,一九二三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受刘伯坚、宣侠父影响,小小年纪的谢葆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谢葆真被调往正驻守在安徽省太和县的杨虎城部队的政治处宣传科工作。杨虎城爱上了这位年轻活泼的女性。杨虎城在与南汉宸、魏野畴谈话时,好几次提及,希望能让谢葆真帮助他读书学习。南汉宸、魏野畴知道杨虎城所说的“读书学习”的含义。于是,他们向中共河南省委请示——太和县在安徽西北部,与河南相邻,杨虎城部队中的中共组织当时受中共河南省委领导。一九二八年一月,中共河南省委批准了谢葆真和杨虎城结婚。于是,三十五岁的杨虎城和十五岁的谢葆真,在一九二八年春节前夕步入太和县教堂,举行了婚礼。对于杨虎城来说,这是他的第三次婚姻。第一次:一九一六年,二十三岁的他和罗培兰结婚;第二次:一九一九年,二十六岁的他和张惠兰结婚。

在和谢葆真结婚的宴会上,有人问:“杨将军,你为什么爱上小谢?”杨虎城坦然答道:“我知道她思想进步。结了婚,她可以直接帮助我。”谢葆真即接着说道:“我不要你山盟海誓,只要你革命就行了!”杨虎城高高举起酒杯:“好!为革命到底,白头到老,干杯!”杨虎城决意和谢葆真结合,是知道小谢的政治身份。也正因为这样,杨虎城才会向南汉宸、魏野畴提出要小谢帮助他读书学习——他知道南、魏的政治身份。

杨虎城在一九二七年冬,便曾提出申请,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中共河南省委致中共中央的报告中,便写及:杨本人近来因环境所迫,非常同情我党,并要求加入我党,要求我们多派人到他的部队中去,无论政治工作人员和军事工作人员都欢迎。丁雍年:《西安事变前的中共和杨虎城的关系》,载《杨虎城研究》,陕西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一年版。但是,中共河南省委又认为,“杨军系土匪和民团凑合而成”。为此,他们没有同意杨虎城加入共产党——只是批准了谢葆真和杨虎城结婚。

一九二八年四月,杨虎城和妻子谢葆真及秘书米暂沉(中共党员)赴日本疗养,在日本再度向中共东京市委提出申请,要求加入共产党。他说他要“做一个贺龙”。中共东京市委即向中共中央请示。

一九二八年十月九日,中共中央函复中共东京市委:杨虎臣入党问题中央已允其加入,交由你们执行加入手续。加入手续如下:须三个同志的介绍,候补期为半年。再望你们与他谈一次话,指明两点:(一)目前党的任务主要是争取广大的群众以准备暴动,而不是马上就要实行总暴动,总暴动是我党的前途,目前当不是一个行动的口号而是一个宣传的口号,尤不是每个同志一加入就派回国来暴动。(二)每个党员加入后如在工作上需要时,党仍须调其往他处工作,不应给某个同志以固定时期的修(休)养。丁雍年:《西安事变前的中共和杨虎城的关系》,载《杨虎城研究》,陕西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一年版。此函由于传递延误,送达东京时,杨虎城已于一九二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回到上海,中共东京市委错过了为杨虎城办理入党手续的机会。杨虎城呢?他误以为中共不同意他入党,既然两度申请均未获准,从此他也没有再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申请——虽说中共中央一九二八年十月九日函已批准他加入中国共产党。不过,杨虎城对中共一直有着亲切感。何况,他的妻子谢葆真、秘书米暂沉均为中共党员,不断沟通着他与中共之间的联系。后来,当他出任陕西省主席时,居然任命南汉宸为省政府秘书长——虽说那时南汉宸自一九二八年因中共河南省委遭破坏而失去组织关系。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毛泽东与蒋介石 作者: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