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毛泽东与蒋介石》2.08 射向汪精卫的子弹帮了蒋介石的大忙


走笔行文至此,该掉过笔头,写一写本书的另一主角——蒋介石。那时的蒋介石,面临着三大对手:就国际而言,日军步步进逼,威胁着他的生存;就国内而言,毛泽东领导的中共,被他视为心腹大患;就党内而言,汪精卫跟他面和心不和,争权夺利日烈。

自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八日汪精卫出任国民政府行政院长,三月六日蒋介石出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形成了“蒋主军、汪主政,蒋、汪共同主党”的“蒋汪体制”。然而,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一日,一阵突然响起的枪声,击碎了勉强维持了三年多的“蒋汪体制”……那天,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在南京举行。会议按照预定的程序,一步接一步进行着:清早七时,全体代表到紫金山中山陵谒陵。上午九时,会议在中央党部礼堂开幕,由汪精卫作报告。汪精卫的报告不过二十来分钟。报告毕,一百多名中委走出礼堂,在门口拍照留念。中委们分成五排,前排坐,后排站。前排正中的两把椅子,理所当然是留给蒋介石、汪精卫坐的。汪精卫已经坐定,而蒋介石的位子却空着。等了一会儿,说蒋介石有事,不来拍照了。于是,九时三十五分,一阵喀嚓声之后,摄影完毕。就在中委们回身朝礼堂走去时,在记者群中忽地发出“打倒卖国贼”的呼喊,紧接着连响三枪,均命中汪精卫:一枪中左臂,一枪中左颊,一枪中背部肋骨。

汪精卫踉跄倒下。

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吓懵了张静江,他连忙趴在地上。孔祥熙赶紧钻到附近一辆汽车底下。倒是张群镇静,回过身子一把拦腰抱住那开枪的记者。那记者这时又连鸣两枪。说时迟,那时快,张学良飞起一腿,踢掉了记者手中的短枪。这时,汪精卫的卫士,击倒了那记者。蒋介石闻枪声,带着卫士赶来。他来到汪精卫身边,半跪着,扶起汪精卫的头,那模样极为关切。正在淌血的汪精卫,以为自身性命难保,吃力地对蒋介石说道:“蒋先生,你今天大概明白了吧。我死之后,要你单独负责了。”这时,正在一侧的汪精卫之妻陈璧君,对蒋介石不客气了。在她看来,拍照时蒋介石不在场,显然是蒋介石要对汪精卫下毒手。她当着张学良、陈公博、褚民谊等中委的面,对蒋介石大声说道:“你不要汪先生干,汪先生就不干,为什么要派人下此毒手!”顿时,蒋介石如同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辩!他只得强忍着,陪着陈璧君,把汪精卫急送中央医院救治。此事乃爆炸性新闻,马上被各报刊以醒目地位加以报道,标上“中央震惊”、“举国震惊”之类大字标题。议论如沸,蒋介石一时成了猜疑的中心。蒋汪之间,早已面和心不和,所以连陈璧君都当着蒋介石的面说出那样的话,更何况别人会说是蒋介石杀汪!不过,也有明显的令人费解之处:蒋如要杀汪,何必当着全体中委的面杀他?其实,那天蒋介石见现场颇乱,张学良、阎锡山及西南的一些地方实力派都带马弁二名,记者又那么多,生怕出事,便坐在休息厅里,不愿去拍照。汪精卫见蒋介石没有下来,特地去请他。

蒋介石对汪精卫道:“今天秩序很不好,说不定要出事,我决定不参加摄影,我希望你也不要出场。”汪精卫闻言,说:“各中委已伫立良久,专候蒋先生。如我再不参加,将不能收场,怎么能行?我一定要去。”事情果真被蒋介石料中。汪精卫一去,便倒在血泊中!杀手究竟是谁?当场被汪精卫卫士击倒的,是晨光通讯社记者,叫孙凤鸣。原本是十九路军的一名排长。他受伤颇重,送入医院已是垂危了。他断断续续地说:“我是一个老粗,不懂得什么党派和主义,要我刺汪的主使人就是我的良心!”虽然孙凤鸣被列为“要犯”,蒋介石下令全力抢救,以查清此案,宪兵司令谷正伦守在他的床前,但孙凤鸣只说那么几句话,再不愿说什么,于翌晨死去。此案惊天动地,自然要深究细查。后来,才弄明白,只是孙凤鸣、华克之、张玉华、贺坡光这四位青年策划的,并无大人物指使。孙凤鸣要刺杀的,原本是蒋介石。他们认为,蒋介石对日军步步退让,只有杀了蒋介石才能拯救中华民族。

谁知蒋介石诡诈多疑,那天不下来参加摄影,孙凤鸣便把子弹射向了汪精卫。

这四位青年中的华克之,如今年已九旬,仍健在。他后来奔往延安,受到毛泽东的接见。他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潘汉年手下的秘密工作者。一九九二年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华克之传奇》,记述他传奇的一生。

那四位小人物,刺杀汪精卫。虽说汪精卫未死,然而重伤使他不得不暂离政坛,出国治疗。诚如一九二五年廖仲恺被刺,成了蒋介石晋升、夺权的绝好机会;这一回,汪精卫被刺又成了蒋介石独揽大权的绝好机会——虽说刺廖和刺汪,确实与蒋介石无关。刺客的子弹射向蒋介石的政敌,理所当然给蒋介石帮了大忙。

国民党的四届六中全会,是为召开“五全”大会作准备的。汪精卫遭刺后的第十一天——十一月十二日,国民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南京召开。十二月七日,则召开国民党五届一中全会,蒋介石当选为国民党中央常委会副主席——主席虽是胡汉民,但受蒋排挤而在国外。蒋介石又兼任了原先由汪精卫担任的行政院长。这样,蒋介石也就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蒋汪体制”——“蒋主军、汪主政,蒋、汪共同主党”的局面,从此画上句号。这时,毛泽东在中共方面的地位,与蒋介石颇为近似:在党务方面,虽然名义上张闻天是总负责,但实际领袖是毛泽东;另外,毛泽东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又是红军的最高军事首长之一(虽然中央军事革命委员会主席此时是朱德)。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毛泽东与蒋介石 作者: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