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毛泽东与蒋介石》2.15 张子华穿梭于南京与陕北之间


“红色牧师”的那位“随员”,不声不响,继续穿梭于陕北和南京之间……张子华没有和董健吾一起离开瓦窑堡。他东渡黄河,前往山西前线,去见毛泽东。他向毛泽东、张闻天、彭德怀作了详尽汇报。一九三六年三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山西石楼附近召开扩大会议。会议讨论了关于与国民党谈判的问题,批准了毛、张、彭致董健吾电报中所提出的五项意见。

会议还就谈判问题,作出决定:今后与国民党军队的谈判,集中于军委;与国民党的谈判,集中于党中央常委;全部由常委指挥。一九三六年四月下旬,一位重要人物从陕北来上海,当即与鲁迅长谈,传达了中共中央对文艺工作的意见。此人便是冯雪峰。冯雪峰来沪,除了与鲁迅、沈钧儒等建立联系外,还建立了一个与延安通报的秘密电台。

与冯雪峰同行,一起离开陕北的,是张子华。张子华来到南京,秘密会晤了曾养甫。张子华转达了中共中央的五项意见,希望南京方面就联共抗日也提出条件。不久,陈立夫听了曾养甫的报告,作出反应。曾养甫打电话约谌小岑来家里,谌小岑一进去,便见陈立夫在座,陈立夫当场口授了四条意见,由谌小岑抄录后,转给了张子华。这四条意见是:

一、欢迎共方的武装队伍参加对日作战;

二、共方武装队伍参加对日作战时与中央军同等待遇;

三、共方如有政治上的意见,可通过即将成立的民意机关提出,供中央采择;

四、共方可选择一地区试验其政治经济理想。

另外,覃振还交给张子华一封信,托他转给林伯渠。覃振和林伯渠有着旧谊,他们同是湖南人,都于一九○五年在日本加入同盟会。一九○八年,覃振在长沙密谋起义,因事泄被捕,被判处终身监禁,辛亥革命光复长沙后出狱。他在国民党“一全”大会上当选中央执行委员。此后,担任国民政府司法院院长。

林伯渠则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财政部部长。覃振致函老友林伯渠,重叙情,亦是为了国共再度携手。

张子华深知肩负的使命何等重要,星夜兼程,从南京奔赴陕北。这一回,他已是熟门熟路了。他赶到了陕北延川县大相寺,中共正在那里召开方面军团以上干部会议,毛泽东、周恩来、博古、彭德怀等都在那里。张子华向毛泽东等当面作了汇报。这时,正值周恩来赴肤施天主教堂跟张学良会谈不久,毛泽东曾明确提出由周恩来负责与国民党的联络工作。于是,五月十五日,周恩来在大相寺,亲笔写了两信,托张子华(亦即“黄君”)带往南京。

周恩来的一封信是写给谌小岑的,全文如下:

别了十五六年,几如隔世。黄君来,得知老友为国奔走,爽健犹昔,私衷欣慰。十余年来,弟所努力,虽与兄等异趣,但丁兹时艰,非吾人清算之日,亟应为民族生存,迅谋联合。此间屡次宣言,具备斯旨。今幸得兄相与倡和,益增兴感。黄君回,面托代罄积愫并陈所见,深愿兄能推动各方,共促事成。养甫先生本为旧识,幸代致意。倘愿惠临苏土,商讨大计,至所欢迎。万一曾先生不便亲来,兄能代表贲临,或更纠合同道就便参观,尤所企盼。国难当前,幸趋一致,矧在老友,敢赋同仇。春风有意,诸维心照不宣。《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十六页,人民出版社一九八四年版。这封信表明,在“别了十五六年”之后,周恩来又与谌小岑恢复了直接联系。信中又向“养甫先生”,表示欢迎“惠临苏土”。周恩来的另一封信,是写给他与张学良的“同师”张伯苓先生。周恩来写道:不亲先生教益,垂廿载矣。曾闻师言,中国不患有共产党,而患假共产党。自幸革命十余年,所成就者,尚足为共产党之证,未曾以假共产党之行败师训也。去岁末,复闻先生于“一·二八事变”后,曾拟挺身入江西苏区,主停内战,一致对外。惜当时未得见先生,而先生亦未得见苏维埃与红军历次抗日宣言,向使当时果来苏区,红军北上抗日之路,或可早开,又何致直至去岁始得迂回曲折,以先锋军转入陕甘!经二万五千里历十一省之长征,在事为难能,在红军抗日之意更可大白于天下,而战胜声威,为抗日保存活力,或亦先生所乐闻欤?……《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十四页,人民出版社一九八四年版。

周恩来在信中,希望老校长张伯苓也为国共合作、共同抗日出力。林伯渠也给老朋友覃振写了复函。

张子华带着周恩来、林伯渠亲笔信,返回南京。这样,国共之间开始书信往返。张子华在南京曾养甫家中递交了周恩来、林伯渠的亲笔信之后,突然失踪了!张子华到哪里去了呢?他被曾养甫下令关进了监狱。如此重要的密使,怎么会身陷囹圄?虽然关于张子华被捕的原因,有种种说法,近来渐渐显露出其中真实的原因:蒋介石通过曾养甫—张子华这一途径,与毛泽东、周恩来暗中来往,在国民党内是极端机密的,就连陈布雷这样的贴身秘书也不知道。张子华当时要求谌小岑在南京为他弄一住房,他以中共代表身份公开宣传抗日。蒋介石闻讯,连忙下令把他抓进狱中,以免像“红色牧师”那样走漏风声!一周后,中共上海地下党发觉张子华失踪,指令左恭出面向谌小岑要人。谌小岑对曾养甫说:“两国相争,不斩来使,何况我们正在讲和呢!”曾养甫这才放出张子华,由谌小岑亲自陪同,由南京前往上海。曾养甫让张子华去上海,为的是避开南京众多的耳目。张子华给了谌小岑一份密电码和上海信箱号码,便于谌小岑在南京跟他保持秘密联系;曾养甫则给了张子华汉口电台的呼号,让张子华与汉口保持无线电联系,由汉口转告南京——倘若直接与南京联系,容易走漏风声……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毛泽东与蒋介石 作者: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