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毛泽东与蒋介石》2.18 “小开”架起新的国共之桥


在中共的三位密使——董健吾、张子华、周小舟,以三条不同的途径多方奔走,国共之间日渐沟通,正式谈判的条件日臻成熟了。前文已经写及:一九三六年九月下旬,一支奇特的队伍从“红都”保安出发,前往西安。这一群人之中,大多穿国民党军服,唯有一人西装革履。在这支化装成“国民党军事委员代表团”的队伍中,那位“马夫”叶剑英是真正的首脑,而那位戴礼帽、挟黑皮包、穿西装的“秘书”,则是中共特科要员潘汉年。潘汉年身上,带着周恩来在九月二十二日写成的致蒋介石亲笔信。这是一封极为重要的信件。周恩来写道:

介石先生:

自先生反共以来,为正义与先生抗争者,倏已十年。先生亦以清党剿共劳瘁有加,然劳瘁之代价所付几何?日本大盗已攫去我半壁山河,今且升堂入室,民族浩劫,高压于四万万人之身矣!近者,先生解决西南事变,渐取停止内战方针。国人对此,稍具好感。唯对进攻红军犹不肯立即停止,岂苏维埃红军之屡次宣言、全国舆论之迫切呼吁,先生犹可作为未闻耶?先生为国民党及南京政府最高领袖,统率全国最多之军队,使抗日无先生,将令日寇之侵略易于实现,此汉奸及亲日派分子所祈祷者,先生与国民党之大多数,决不应堕其术中。全国人民及各界抗日团体尝数数以抗日要求先生。先生统率之军队及党政中之抗日分子,亦尝以抗日领袖期诸先生。共产党与红军则亟望先生从过去之误国政策抽身而出,进入于重新合作共同抗日之域,愿先生变为民族英雄,而不愿先生变为民族罪人。先生如尚徘徊歧路,依违于抗日亲日两个矛盾政策之间,则日寇益进,先生之声望益损,攘臂而起者,大有人在。局部抗战,必将影响全国。先生纵以重兵临之,亦难止其不为抗战怒潮所卷入,而先生又将何以自处耶?

奉上八月廿五日敝党中央与贵党中央书,至祈审察。迫切陈词,伫候明教。顺祝起居佳胜!不一。

周恩来

九月二十二日

《周恩来统一战线文选》,二十一至二十三页,人民出版社一九八四年版。

潘汉年随叶剑英进入西安城,在那里秘密会晤了张学良。他还与从广州前往陕北的中共密使张子华作了长谈。

毛泽东和叶剑英之间,保持着密电往来。十月十四日下午四时,毛泽东致电叶剑英:“在进攻未停止,恩来未出动以前,准备派在沪之潘汉年同志进行初步谈判,此项请告毅并转年。年何日去沪,毅何日去宁?”《文献和研究》,一九八五年第三、四期。电文中的“年”,即潘汉年;“毅”,即张学良。接毛泽东此电,潘汉年便离开西安,直奔上海……潘汉年此人,有着非凡的活动能力:红军长征前夕,前往国民党陈济棠部队秘密谈判的便是他。

红军长征至遵义,召开了遵义会议。张闻天找他谈话,派他和陈云前往上海,然后又去苏联莫斯科共产国际汇报遵义会议的情况。在苏联,他参加了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工作。在莫斯科,潘汉年又跟国民党政府驻苏联大使馆武官邓文仪接触。

王明告诉邓文仪,将派潘汉年回国,作为国共谈判的联系人。邓文仪把回国后如何跟陈果夫联络的途径告知了潘汉年。

一九三六年五月初,潘汉年抵达香港。按照邓文仪提供的途径,潘汉年给陈果夫去了一信。不久,陈果夫派出了干练的张冲前来香港,跟潘汉年晤面,然后陪他坐船到上海,再前往南京,入住扬子饭店。陈果夫又派出曾养甫跟潘汉年密谈。不过,陈果夫托曾养甫转告潘汉年:“你来自莫斯科,是王明所派,只代表驻共产国际的代表团,不能代表国内的中共当局。你最好去一趟陕北,带来毛泽东的意见——我们的谈判的对手是毛泽东!”七月上旬,潘汉年返回上海。正值张学良和他的“秘书”刘鼎在上海。潘汉年当即通过刘鼎,跟张学良在上海一家大饭店里见了面。机智灵活的潘汉年,又通过刘鼎,于八月初从上海朝陕北进发。八月八日,他来到陕北,向中共中央汇报了共产国际的情况以及和国民党政府代表接触的情况。不久,他到陕北安塞,和叶剑英一起做驻守那里的东北军的工作。接着,他又来到西安,秘密会晤张学良。八月二十六日,毛泽东给他发来电报,称他为“小开兄”——他风度潇洒,如同小老板,在上海便得了“小开”的雅号。毛泽东的电报,全文如下:小开兄:(甲)因为南京已开始了切实转变,我们政策重心在联蒋抗日,李毅兄继续保持与南京的统一是必要的。(乙)你来信及南京密码今日收到,但张子华未到。现急需兄去南京谈判并带亲笔信与密码去,谈判方针亦须面告。但如不能取道肤施,则往返需时过久。能否取道肤施,即复。二十六日二十二时《文献和研究》,一九八五年第三、四期。“小开”接到毛泽东电报,赶回“红都”保安,面聆毛泽东关于去南京谈判的机宜。不久,“小开”一身西装革履,出现在那支奇特的队伍中。这位“秘书”与“马夫”叶剑英一起,进入西安城……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毛泽东与蒋介石 作者: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