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毛泽东与蒋介石》3.02 华清池笼罩着紧张气氛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凌晨,是扭转中国历史的时刻。一时间,位于西安之东的临潼县华清池,成了举世关注的焦点。

华清池,坐落在临潼县城之南骊山西北麓,早在唐朝贞观十八年(公元六四四年),便于此建汤泉宫。唐朝诗人白居易在其名作《长恨歌》中,便写及杨贵妃沐浴华清池的情景: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一九三六年十月二十二日,从南京“避寿”而来西安的蒋介石,住进华清池,把那里作为行辕。行辕,即行馆、行宫。十月二十九日,蒋介石东赴河南洛阳“避寿”,然后于十二月四日上午,又住入华清池。那时的华清池,共有八间客房。内中五间在院内东南隅,依山临水,人称“五间厅”。另三间在东首,称“三间厅”。朱柱、青瓦的五间厅,在绿树掩映之中。一号房成了侍从室。二号房为蒋介石卧室。三号房是蒋介石的办公室。四号房为会议室。五号房则为秘书室。这样,五间厅便成了行辕的中枢。四周有宪兵和蒋介石的侍卫严密警戒着。那里,原本没有电灯。为着蒋介石的到来,在那安装了一台发电机,使五间厅及其四周有了明亮的电灯。蒋介石与毛泽东不同的是,他每天记日记。即便是在西安事变那生命攸关的日子里,他依然记日记。他曾依据日记口述,由“文胆”陈布雷捉刀,写出《西安半月记》——在此前不久,他五十大寿之际,亦由陈布雷为之代笔写出《报国与恩亲》。毛泽东与之截然不同,他几乎不发表这类文字。在《西安半月记》中,蒋介石记述:十二月十一日,早起在院中散步,见骊山上有二人向余对立者约十分钟,心颇异之。及回厅前,望见西安至临潼道上有军用汽车多辆向东行进,以其时已届余每日治事之时间,即入室办公,未暇深究……这就是说,那天他已发觉有点异常的动向,只是“未暇深究”。傍晚,蒋介石“招张杨于与各将领来行辕会餐,商议进剿计划”。“张杨于”,即张学良、杨虎城、于学忠。于学忠是山东蓬莱人,原在吴佩孚手下任长江上游副司令。吴佩孚倒台,他转入奉系,任东北保安司令部长官公署军事参谋官。一九三○年九月,任东北军第一军军长。一九三五年六月,调任陕甘边区“剿匪”总司令,又任甘肃省政府主席。在东北军中,他的地位仅次于张学良。

蒋介石所说的与“张杨于”商议“进剿计划”,亦即准备于翌日下达第六次“剿共总攻击令”。不过,“杨于”未到。张学良本来也不去华清池的。因为那天晚上,张、杨、于联名在西安城里绥靖公署新城大楼宴请蒋系军政大员。傍晚,蒋介石来电要张学良去华清池,张学良只得从命。蒋介石与张学良共席,他发觉“汉卿今日形色匆遽精神恍惚,余甚以为异”。汉卿,亦即张学良。蒋介石直至“临睡思之,终不明其故”。其实,张学良“形色匆遽精神恍惚”,是因为他急于赶回西安城。他先是赶到新城大楼,和杨虎城见面,主持宴会,直至十时席终人散,他才又匆匆走向金家巷。

金家巷五号矗立着A、B、C三幢三层新楼,原是西北通济信托公司建造的。

一九三五年秋新楼刚竣工,正值张学良由汉口迁西安,便租下这三幢楼,人称张公馆。青砖朱窗,典雅宁静。张学良踏着青砖铺成的台阶进了楼,东北军的高级将领已在客厅静候了。张学良步入客厅,向东北军高级将领们庄严宣告,他和杨虎城将军决定,拘押蒋介石,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张学良派出手下三员大将,前往临潼,执行这一历史性使命:第一员大将是他的卫队营营长孙铭九。他是张学良的心腹,向来参与机要,完全信得过。只是觉得孙铭九乃留日士官生,尚缺乏实战经验。因此,他又加派另外两员大将,即骑兵第六师师长白凤翔和该师第十八团团长刘桂五。白、刘二人皆出身绿林,枪法极好。据云,夜晚见亮不用瞄准,抬手即中。然而,两人皆非张学良嫡系。张学良敢用他们二人执行如此机密又如此重大的使命,除了因为他们都坚决抗日之外,还因为之前已对他们进行了一番考验。据刘桂五回忆:记得有一次,我同副司令(引者注:指张学良)在一起,他拿出一个小盒子,盒内忽然冒烟,他赶快跑开,并连声说:“不好,炸弹!炸弹!”我拿起来急速扔到窗外。他到我身边说:“你怎么不跑?”并摸摸我的心口跳不跳。我说:“我能自己跑开,丢下副司令不管吗?”他笑着说:“你真行,有胆量。”……在三天前——十二月八日下午二时,张学良召见刘桂五。见面时,张学良并不搭话。刘桂五正感到奇怪,张学良忽地猛然一拍刘桂五的肩膀。刘桂五一愣,问道:“怎么?副司令,我有什么错?”张学良笑道:“我是想看看你遇事沉着不!”笑罢,张学良才向刘桂五透露了要对蒋介石实行“兵谏”的意思,并要刘桂五执行拘押蒋介石的任务。刘桂五当即答应了。张学良说:“我带你去见委员长,你向他请训,借此机会熟悉那里的环境,便于执行任务。”到了临潼,张学良把刘桂五介绍给蒋介石,自己却走开了。这使刘桂五极为感动。后来,他曾对同事陈大章说起:“副司令让我单独跟委员长在一起,一点都没有担心我会‘卖主求荣’,对我够信任的!”刘桂五提出,白凤翔最好也能参加这一重大行动。张学良接受了他的意见。

白凤翔那时驻守在甘肃固原,接到张学良电报,马上乘小汽车赶到西安……白凤翔从张学良那里带回两箱十二枝手枪,他吩咐副官把枪一一擦好。副官不知何用。白凤翔解释道:“西安附近的七曲山上有一只老虎伤人,要准备去打老虎!”后来,他的部下们才明白,“老虎”原来在华清池里!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毛泽东与蒋介石 作者:叶永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