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日出日落三八线》序篇 三八线并非鸿沟 东北亚渴望和平


三八线,朝鲜军事分界线。

位于三八线上的板门店,原来是朝鲜半岛上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1953年7月27日, 朝鲜停战协定在这里签订,从而名扬于世。这里是朝鲜半岛分裂的最具象征性的地方。

时光飞逝,今天的板门店已今非昔比。从平壤乘车出发,沿着平坦宽阔的高速公路,不 用两小时就能抵达板门店。非军事区内,当年的停战谈判场所和停战协定签字大厅保持着原 样,签字大厅是一座具有朝鲜民族风格的飞檐斗拱的大厅,掩映在一片绿荫之中。一条公路 通向板门店共同警卫区,在这个长800米,宽700米的近似圆形的共同警卫区里,军事停战 委员会会议室、中立国监察委员会会议室等7座木制单层建筑物一字排开,一条水泥路铺设 在建筑物之间,象征着不可侵犯的军事分界线。在这些建筑物的两侧,北方建造的“板门 阁”和南方建造的“自由之家”相对而立。“板门阁”显得凝重深沉,“自由之家”是个小 凉亭,显得小巧别致。

平时的板门店寂静冷清,双方只有几名士兵值勤。横亘在板门店东面的砂川河清澈透 明,从北向南,缓缓地流向远方。

但是,北南对话或军事停战委员会会议举行时,这里顿时热闹起来。双方值勤的士兵各 就各位。最活跃的是前来采访的北南方的记者和外国记者。他们穿梭于军事分界线南北或交 流信息,或讨论问题,或索取材料。到板门店采访的记者大都是熟面孔,有时久别重逢显得 很亲切。1993年3月19日,前朝鲜人民军随军记者李仁模被释放时,就重演了这种热闹场 面。

1950年7月,年仅33岁的李仁模在战争期间随人民军部队南下采访,当年底被俘,以 间谍罪在狱中度过了43个春秋。

1989年7月,一位南方女记者发表《李仁模手记》,介绍了他的坎坷人生,这篇文章 引起了朝鲜各界的关注。北方将遣返李仁模列入北南总理会谈的日程,但一再遭到南方的拒 绝。金泳三就任韩国总统后,1993年3月16日,双方就此达成协议。

1993年3月19日一早,天空被阳光照耀着,年已76岁的李仁模搭乘直升机从南海岸 的釜山抵达板门店,当他进入交接场所——中立国监察委员会会议室时,充满激情的乐曲响 起了,李仁模分别了拓年的妻子和女儿呼喊着猛扑过去,抚摸着李仁模的手和肩膀。此时, 亲人们百感交集,热泪滚滚。李仁模越过三八线返回朝鲜,吸引了北南方和外国的新闻界。 大批记者云集板门店采访,其场面超过任何一次北南对话。

自从1953年7月28日军事停战委员会在这里举行第一次会议后,至1991年2月13 日,军事停战委员会已经举行过459次会议。然而,近几年来,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基本处 于瘫痪的状态,没有举行过会议,原因是美国在1991年3月单方面将军事停战委员会“联 合国军方面”首席委员的职务移交给了韩国,而韩国不是朝鲜停战协定签字的一方,美方的 这一举措违反了停战协定,理所当然地遭到朝中方面的反对。

近年来,板门店更多地成了朝鲜北南对话的场所。双方在板门店举行过的诸如经济会 谈、红十字会谈、体育会谈以及国会会谈预备会谈等等,次数难以精确统计。双方越过板门 店军事分界线的代表团和各类人员也为数不少。尤其是北南方总理级高级会谈已在平壤和汉 城举行过多次,双方总理和随行人员都是直接越过三八线进入对方地区的。军事分界线看来 并不是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也不能阻断朝鲜民族的同胞骨肉情。

为了更便于举行北南会谈,北南方在80年代中期分别在板门店军事分界线的自己一侧 修建了新的会谈场所,北方取名“统一阁”,装饰得富丽堂皇;南方取名“和平之家”,也 修建得新颖别致。北南会谈如今已经很少使用板门店的中立国监察委员会会议室,而大都在 “统一阁”和“和平之家”轮流举行。1992年5月,北南方根据达成的协议在板门店分别 设立了北南方联络事务所,专门负责北南对话的联络事宜。联络事务所就设在“统一阁”与 “和平之家”内。

如今的板门店已是各国旅游者的一个观光点,到北方访问的外国代表团和旅游者一般都 被安排去参观板门店。南方也把板门店作为一条旅游路线。美联社记者于1992年12月从这 里报道:冷战即将从人们的记忆中泯灭,如果你错过了看柏林墙,那么,你还有机会体味冷 战时期风风雨雨的机会——请到板门店来。

1991年,10万名外国游客参观了板门店。

1992年,也有这么多人。

在板门店亲眼目睹朝鲜半岛分裂现状的外国人,几乎都能切身感受到朝鲜民族希望实现 国家统一的强烈愿望。

随着世界形势的变化和朝鲜半岛的缓和,中断多年的中国和韩国的关系也进入了一个新 的时期。

1992年,两国开始了建交会谈。韩国组成了预备会谈代表团。由青瓦台外交安全首席 秘书金宗辉负责。代表团一再强调,必须对新闻界严守秘密。为了保密,代表团成员口头提 出辞职,有的以有病在家疗养为借口,有的调到外交安全研究院。

5月13日,他们秘密去了北京。为了不被人发觉,他们没有乘坐大韩航空公司的飞 机,而坐了外国公司的飞机,分头经由东京和香港去北京。

在北京钓鱼台,双方代表团举行了两天的会谈。

韩方表示了同中国建交的愿望。

6名中国代表团成员了解韩国情况令韩国代表团成员吃惊。他们都在朝鲜留过学,不仅 知道韩国的经济和社会情况,甚至知道谁会出马竞选总统。

6月2日,钓鱼台,中韩举行了第二次预备会议。

6月20日,第三次预备会谈举行,双方就建交公报和首脑会谈达成原则协议。

7月28日,双方在钓鱼台草签了联合声明,卢泰愚派金宗辉秘密去华盛顿,说明韩中 建交进展情况。8月18日,外交部长官李相玉召见台湾官员,通报了韩中不久将建交的问 题。

8月24日,朝鲜战争爆发42年后,北京,钓鱼台国宾馆,芳菲苑宽敞明亮的大厅里, 在铺着绿色丝绒布的长条桌中央,竖立着中国的五星红旗和韩国的太极旗。上午9时,中国 外交部长钱其琛和来访的韩国外务部长官李相玉在长条桌旁坐定,同时提笔,在中韩两国建 交公报上郑重地签了字,为中韩关系翻开了新的一页。签字仪式历时3分钟,近百名中外记 者在现场采访,闪光灯不停地闪烁,中国中央电视台史无前例地通过卫星向中国和世界作了 现场实况转播。

下午,中南海紫光阁,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会见了李相玉,他说:“中韩建交不仅符合 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而且有利于朝鲜半岛的缓和与稳定,有利于亚大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 与发展。

李鹏还说:中国很关注朝鲜半岛的形势,对北南对话取得的进展感到高兴。中国同朝鲜 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关系很好;中韩建交后,中朝关系还会继续发展。中韩建交也有助于 朝鲜北南双方继续对话、改善关系。

同日,汉城,韩国总统卢泰愚就中韩建交发表声明:韩中两国数千年期间在历史上、地 理上、文化上是最邻近的邻邦,有着悠久的联系,一直维持着睦邻友好的关系。但是,进入 20世纪后,由于日本的侵略、冷战体制、朝鲜半岛的分裂、中国的内战,以及韩国战争, 造成一段非常不幸的历史。两国因此在几代人期间没有建交,关系很不自然。在数千年的韩 中交流历史中,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的隔绝。两国建交具有世界性的意义。

8月27日,汉城,中华人民共和国驻韩国大使馆举行了庄严的开馆仪式。这是一所年 代悠久的建筑,清朝时即归中国所有。1882年8月,韩、清签署了《水陆贸易章程》,当 时总办陈寿棠出任驻朝鲜商务委员后,大使馆现址即为其公馆。之后,陈寿棠将其改为“清 商会馆”。由于来汉城从商的清朝商人愈来愈多,会馆规模愈来愈大。到袁世凯1885年11 月来韩国担任总督时,公馆的面积扩增至2万多平方米。

今天,中国大使馆临时代办裴家义和外交官在大使馆内的旗杆前列队肃立,一面崭新的 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升旗前,举行了悬挂“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馆”馆牌仪式。自此,中国 驻韩国大使馆正式建馆。

人们注意到,中韩关系改善的影响已明显存在。抵达北京首都机场的旅游者迎面碰到的 一块大广告牌上写着:”欢迎到北京来——现代公司。”现代公司是韩国的一家汽车制造公 司。

另一块广告牌是为韩国航空公司做的广告。尽管它还没有飞往北京的航班。该航空公司 已在北京租了一个办事处,但里面还空无一人,它的牌子用一块布蒙起来,正等待两国政府 达成一项航空协定。

中国的百货公司大量出售韩国的电视机和其他电子产品。

在韩国商人向中国进军浪潮中,10大知名财团争先恐后。

9月27日,北京,韩国总统卢泰愚抵达北京首都机场,开始为期4天的国事访问。卢 泰愚于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后进入宪兵学校和陆军士官学校,开始了军人生涯。 1981年7月以上将军衔退役从政。先后任内阁政务长官、体育部长官、内务部长官、汉城 奥运会与亚运会组织委员会委员长、大韩奥运会委员长等职。1987年12月当选为总统。

下午16时许,专机降落,这位第一次来华访问的韩国总统面带微笑,走下飞机。他对 前来迎接的中国政府陪同团团长、对外经济贸易部长李岚清说:“我很高兴能来中国访 问。”

9月28日上午,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国家主席杨尚昆举行欢迎仪式。时逢中国第 43个国庆节,天安门广场花团锦簇,市民们流连忘返,使广场呈现出浓郁的节日气氛。 1950年国庆节时大胆作出出兵朝鲜决策的毛泽东肖像悬挂在城楼上,14盏红灯高挂,每盏 直径3米,重100斤。

欢迎仪式后,两国领导人举行了正式会谈。杨尚昆热烈欢迎卢泰愚一行的来访。

关于双边关系,杨尚昆说:“两国是近邻,一衣带水,隔海相望,几乎是鸡犬之声相 闻,历史上交往密切,文化传统有许多相似之处。由于历史原因,在过去的时间里,两国处 于相互隔绝的不正常状态。令人高兴的是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和朝鲜半岛的缓和,中韩两国 实现了关系正常化,两国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

当年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杨尚昆对朝鲜战争记忆犹新,对朝鲜半岛的缓和极为关注。 在高度评价两国关系的发展后,他说:“近年来,朝鲜半岛局势走向缓和,北南关系逐步改 善,最近北南总理会谈又取得了积极的成果,为今后的交流与合作奠定了基础,这是令人高 兴的事。我们一贯支持朝鲜半岛局势的缓和,支持北南双方的接触与对话,支持整个朝鲜的 和平自主统一,中国政府和人民将继续为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作出自己的努 力和贡献。”

第二天,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国务院总理李鹏也分别会见了卢泰愚一行。他们也表 达了中国人民支持朝鲜人民和平统一的愿望。

40多年前,为了保卫东方和世界和平,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 江,付出了伤亡30多万人的代价,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至今长眠在朝 鲜半岛上。中朝人民并肩歼灭了39万美国兵,第一次打败了美国“不可战胜”的神话,保 卫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保卫了中国的安全。

40多年过去了,由于美国的干涉,朝鲜战争留下的停火线——举世闻名的三八线依然 存在,一个血缘的民族仍在分裂。

朝鲜半岛的天空被阳光照耀着,大地处处是鲜花和绿草。但是,战争的阴影依然存在。 1953年10月1日,美韩签订了《韩美共同防御条约》,美军根据这一条约,在停战后长期 驻扎于韩国。

朝鲜战争时,参战的美军兵力总数达8个师,32.7万人。停战后,从1954年到1957 年,撤走了6个师,剩下7万人,进入60年代,驻朝美军兵力逐渐减少,约6.2万人。进 行70年代,维持在4万至4.5万人左右。

目前,驻韩美军有120个基地。其中,100个为地面部队基地,18个空军基地,2个海 军基地。其中,最重要的2个地面部队基地是第2步兵师的东豆川基地和第8军的龙山基 地,驻韩美军的大部分人为美国第8军兵力,其主要组成人员为第之步兵师,2万人。

位于汉城中心的美国第8军龙山基地,占有龙山区全部面积的一半。基地墙上到处贴着 “美国军用设施,禁止无故出入”。正门入口有警卫人员一一检查出入者。基地内最重要的 建筑物为韩美联合司令部大楼,这是一幢朝鲜式屋顶和砖瓦的二层楼。

东豆川是一座小城市。但是,到了美军基地正门外,情景就大不一样,服装店、鞋店、 酒吧间等招牌全都是英文的。每当夜幕降临时,黑白肤色的美国人从各个建筑物痛了出来, 酒吧间霓虹灯闪烁迷人,商店灯火通明招徕顾客,嘈杂的音乐声震耳欲聋。浓装艳抹的女人 在贴着“禁止本国人出入”的酒吧问进进出出,到处可见。美军士兵经常戏弄过路的妇女, 受到当地人的厌恶。

驻韩美军空军主要部队第7空军司令部位于乌山。驻韩美军可以控制韩国军队的具体机 构是韩美联合司令部。司令为美军四星将军,副司令为韩军四星将军,参谋长为美国三星将 军,副参谋长为韩国二星将军。

“协作精神”演习是韩美联合军事训练,开始于1976年,每年举行一次,是在朝鲜半 岛发生局部武装冲突时,能够根据既定战略进行相应报复的训练,以对付朝鲜为目的。但也 有人把它看成是对在太平洋日益扩大的前苏联军事力量的军事示威。参加人数最多时达20 万人。1989年以后,演习规模有所缩小。

1993年3月9日,美韩开始“协作精神93”联合军事演习。这是自1976年以来举行的 第17次。参加演习的兵力总共有12万人,美军有5万人。除了现驻韩国的3.6万人外, 其余来自美国本上、夏威夷、关岛和冲绳等地。美国动用的武器装备有“独立号”航空母 舰、新型日一1B远程战略轰炸机、F-117A隐型战斗轰炸机”、“爱国者”导弹等。演习内 容包括海上登陆作战、空中协同作战和地面作战等。这是战后西方国家举行的最大规模演习 之一,理所当然遭到朝鲜各界的强烈反对。

朝鲜人民军司令官金正日于3月8日发布了命令,宣布朝鲜全国、全民和全军进入准战 时状态。

3月9日,平壤市10万人举行了集会和示威,强烈遣责美韩军事演习。

朝鲜各报也发表文章指出,在北南关系取得重大进展的情况下,举行“协作精神”演习 毫无道理。演习不利于北南对话继续取得进展,对朝鲜北方产生压力,阻碍了朝鲜半岛缓 和。

3月19日,为期10天的“协作精神93”演习结束。

3月24日,平壤,朝鲜人民军司令官金正日宣布,解除准战时状态。

美军在朝鲜半岛剑拔弯张,这不能不使人回想起40多年前,正是由于美国的粗暴干 涉,扩大了朝鲜战争,威胁了中国的安全。那是一段并不遥远的历史。战争留给人类的是对 历史的回顾,对未来的思考。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日出日落三八线 作者:徐京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