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全集  小雅 民歌 书城

《日出日落三八线》07章 百万兵集结朝鲜 三八线双方对峙


(1)大战前夕的彭德怀心情异常平静。

4月上旬,朝鲜半岛严寒消退,进入了生气勃勃的春天。被硝烟熏黑了的树木顽强地抽 出了新枝;被炮火翻耕的土地上,星星点点的小草铺成了一片嫩绿;河间的冰层破裂成碎 块,拥挤着向下游流淌。1951年的春天就这样悄悄地走来了。

志愿军司令部于4月9日迁移到朝鲜中部的临津江西岸,群山环绕的空寺洞。这里离激 烈战斗的前线只有很少的路程。附近的山岭上,美机投下的汽油弹烧着了树木,闪出红红的 火焰。

掩蔽洞外有几间破旧的木板房,彭德怀就住在这里。

他的卧室兼办公室内,军用地图几乎占满了一面墙壁。一张粗糙笨重的大方桌立在房子 的中间。桌上摆着炮弹壳做的笔筒、两瓶墨水、一个打开了的四方墨盒,桌子四周摆着几条 长凳。彭德怀坐的也是这样的长木凳。房子的另一头,摆了一张帆布行军床,白床单、黄被 子平平整整的,床头旁几个炮弹箱垒在一起,上边立着半根蜡烛,还有几本书。

正在散步的彭德怀昂起脑袋,默默望着头顶那片明朗而深逮的天空,没有人知道他在想 什么。但是,许多人看出,彭德怀苍老了许多,额头的皱纹如车辙辗过似的深刻,眼囊也显 见的凸出了。

他在想什么?

解方刚刚提供了两个新情报。一是敌人海军加强了对朝鲜东部最大的海港元山及东海岸 港口城市新津、清津的炮击、封锁和对沿海岛屿的侦察、袭扰活动:二是敌人正在调遣援 兵,似有大动作。美国军方宣布,从本土调两个师赴日本,准备增援朝鲜战场。敌人一线地 面作战部队已有34万人。敌人加紧进行登陆准备,可能先在东海岸的元山、通川登陆,配 合陆上进攻,企图打到三九线以北,对志愿军造成极大危胁。

志愿军第19兵团、9兵团及大批待种兵已开进朝鲜,向预定的作战地区开进。志愿军 一线作战兵力已有3个兵团11个军54.8万人,加上后勤部队18万人。

双方在狭小的朝鲜半岛集结了百万兵力,新的决战如张弓之箭。

彭德怀对这次战役寄予了厚望。

他刚刚召开会议,布置了第五次战役,参加会议的有彭德怀、邓华、洪学智、韩先楚、 解方、杜平,第9兵团司令员兼政委宋时轮,第19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委李志民,第3 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副政委杜义德。还有各军负责人。会议还邀请了朝鲜人民军部分高级 军官。

会场设在一个大掩蔽洞里。

彭德怀环视了一下与会者。他拿出几张纸铺在桌上,显然是他的讲话提纲。可是,他讲 话时很少看。他声音洪亮他说:这次主要是研究第五次战役的作战问题。

他说话时有很重的南方口音,快得象连珠炮,他很不耐烦慢条斯理他说话,他特别强调 了中央关于“战争准备长期,尽量争取短期”的方针。

彭德怀着重分析了战场形势,他说:种种迹象表明,敌人在第四次战役中进攻三八线 后,不但还要继续北进,而且从我侧后登陆配合正面进攻的可能性也大,其目的是为了占领 三九线。这将对我造成极大的威胁。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避免陷于两线作战的不利境地, 我军必须先敌发起攻击。

他缓了一口气,又说:第四次战役打到此时,敌人已十分疲惫,伤亡、消耗尚未补充, 预备兵力尚未赶到,我军立即组织反击最为有利。但是,我军第二番轮战部队的集结进展也 尚未全部完成,还要再等一段时间。如果敌人进展快,我即于4月20日开始反击,如果敌 人进展慢,我便于5月上旬组织反击。

彭德怀对在场的高级军官们说:这个仗怎么打,大家可以畅所欲言。

第二番轮战部队的高级军官刚刚进入战场,都想大显一番身手。他们情绪高涨,议论风 生,都认为与前四次战役比,这次战役的部署,无论是投入的兵力、战线的阔度、还是预期 的战果都要大得多,是一个了不起的、振奋人心的部署,都要抢硬仗打。

听了大家的看法后,彭德怀心里很高兴,但宽厚的嘴唇微微动了动,还是没有显出笑 容,眼神仍是严峻的。他说:这场战役关系到改变朝鲜战局,是一场大恶仗,要根据毛主席 的指示,消灭敌人几个师,粉碎敌人登陆计划,夺回战场主动权。

他的这番结束语是不容商量的。

4月10日,彭德怀电告毛泽东并下令各军准备于20日左右开始出击。如敌人停滞不 前,则于5月上旬再出击。以便有充分时间进行休整补充。

4月13日,毛泽东复电,同意彭德怀对敌情的判断和下一个战役的部署方案。

毛泽东的回电指出:

“(1)完全同意你的预定部署,望依情况坚决执行之。

(2)为防敌从元山登陆,拟须以42军主力位于元山城内及其附近,确保元山,请酌 定。”

大战前夕,彭德怀的心情异常平静。他在山坡散完步,又杀了几盘棋。

由于敌人登陆的征兆越来越明显,彭德怀果断决定:4月22日发起战役。

21日15时,彭德怀批准发出给各兵团、军的“关于五次战役具体部署”的电报,主要 内容是:以一部分兵力从金化至加平线劈开战役缺口,将敌人东西割裂。鉴于敌人主要兵力 部署在西线,将志愿军主力集中于西线实施突击,东线由朝鲜人民军担任牵制美军的任务。 西线志愿军又分为左、中、右三个突击集团。第9、19兵团为左、右突击集团,对西线敌人 进行战役两翼迁回,第3兵团为中央突击集团,从正面突击。力求在歼灭三八线以北的美伪 军几个师,得手后再向纵深发展,首先集中力量歼灭伪1师、英29旅、美3师、土耳其 旅、英27旅、伪6师,然后集中力量会歼美25师24师。

彭德怀在电报上特别批注:此部署只准口头传达到师长,不得用文字与电文下达。

(2)周恩来说:要让“三杨开泰”。

4月22日,酝酿已久的第五次战役终于打响了。

17时,中朝军队在西线以12个军的优势兵力,突然全线发起猛烈的反突击。左翼第9 兵团迅速突破敌人防御,于23日午夜突入敌人纵深30多公里,突击到“三八线”以南地 区,完成了战役分割任务。担任中央突击集团的第3兵团从国内到达出发阵地仅10天左 右,还没有和美军作战的经验,在突破敌人纵深后,遭顽强抵抗,经过激战歼灭美3师一 部。担任右翼突击集团的19兵团和人民军第:军团发起进攻后,于23日凌晨突过临律江, 攻占了江南几处要点。这是19兵团赴朝以来投入的第一场大仗。

之前,一支支部队进抵临津江北岸。任务是突破临津江,歼灭当面的英29旅、伪、 师,并切断美5师、美25师南逃的退路。

处于激战前的片刻寂静中,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想起赴朝前毛泽东、周恩来的厚望。

早在1950年12月17日,毛泽东就提出让19兵团赴朝参战。他在一封电报中提议:

“如果在两三个月内有使用更多兵力的机会,亦可考虑将杨得志兵团使用上去。但杨兵 团亦须加强装备,补充人员(该兵团11万人,能作战者约9万人)。如使用该兵团,亦以 在明年1月下旬或者2月开动为适宜。”

12月21日,毛泽东在另一封电报中又一次提议:

“杨得志部现已集中徐州、济南间地区,开了干部会,朱总去讲了话。如有必需,3月 中参战无问题。目前仍以在徐、济间整训一时期为宜。待要使用之前一个月可开至沈阳、安 东间,补一部新兵(该兵团9个师,平均每师只有6千余人,极不充实),如友方装备那时 已到,可将装备改换即开朝鲜参战。”

更令杨得志难以忘怀的是,1951年2月5日,中南海,西花厅,周恩来接见了即将赴 朝的杨得志、李志民。

在一间陈设简朴的办公室内,周恩来让他们坐定之后说:你们为祖国而离开祖国,我在 北京为你们送行,就是这么个意思。

周恩来的一番话似乎平常却充满深情,厚道的杨得志一时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恩来介绍了金日成和朝鲜人民军的情况,也讲述了彭德怀当时指挥的第三次战役的巨 大胜利,还讲了志愿军赴朝参战后在世界上引起的各种各样的反映。

这时,周恩来站起来,语重心长他说:你们19兵团,还有杨勇、杨成武同志指挥的两 个兵团,都有着光荣传统,战斗力很强。我曾经说过,要把你们“三杨”拿出去,叫做“三 杨开泰”!周恩来的话使杨得志情不自禁站起来。

周恩来提及的“三杨”都是久经沙场、战功显赫、颇有指挥才干的高级将领。后来于 1955年同时授予上将军衔。井分别担任解放军总参谋长、副总参谋长。

轰隆的炮声,使杨得志的思绪回到眼前的临津江。

40年后,他在接受采访时,依然清楚地记得那次突击:

他是第一次面对这条穿过朝鲜中部的大江,江面宽百米,由于受海潮的影响,江水时深 时浅,涨潮时水深齐岸,落潮时也有一米以上。江南岸是连绵的群山,敌人构筑了坚固的阵 御体系,堑壕、地堡、铁丝网、地雷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山头,江中布有铁蒺黎。

突破临津江是相当困难的。

杨得志把兵团指挥所设在江岸的一些矮小的掩蔽洞里,洞子小得很,直不起腰来。连地 图也没法张挂,只好贴在雨布上,再把雨布挂起来。又逢绵绵春雨,洞里不住地滴水,在地 上激起一个个小水潭。就在这样的环境恶劣的掩蔽洞里,杨得志组织和指挥着战斗。各部队 的情况送到洞里;给各部队的作战命令又从这里发出去。

他下令:开始攻击。

敌人全力阻击,密集的炮火向江岸、江心轰击,飞机不停地轰炸扫射,每个桥梁、渡 口、徒涉点都被严密地封锁了。

杨得志迎着江风,清楚地看到江面和主要突击方向的情形:江岸延绵20公里都弥漫着 硝烟和炮弹的烟尘,敌人汽油弹打着了的树林在熊熊地燃烧,但是,这都阻止不了渡江部 队。士兵们勇敢地冒着炮火,涉过百尺宽、齐腰深的江水,向对岸冲去。

4月22日23时,杨得志接到了前面部队的报告:部队胜利突破天险临津江。

突破临津江,占领了江南岸桥头阵地后,各部队迅速向敌人纵深推进。

杨得志指挥所紧跟着过江。那天下着小雨,雨雾蒙蒙的。杨得志看到岸上到处是被炸烂 了的铁丝网、被排出的地雷,公路两旁还有被炸毁的坦克。缴获来的坦克正开向江北岸。路 上,迎面可看到士兵们兴高采烈地押送着一群群的俘虏走下战场。俘虏们形形色色,一个个 无精打采,蓬头垢面,有的裤子穿得前后颠倒,有的还吃着志愿军士兵给他们的干粮。俘虏 们说:他们被打败之后,好几天没吃上饭,是被搜山时搜出来的,还有的钻进山洞里饿极 了,听到志愿军士兵喊话以后出来缴枪的。

63军187师561团20岁的士兵刘光子一人俘虏63个英国兵的事,成了当时部队流传 的一大新闻。除了刘光子战绩突出之外,还因为被俘的这些英国兵是英军著名的29旅格罗 斯特团的。

战后,63军召开英模代表大会,杨得志听取了刘光子的发言,深受感动。

原来,志愿军过江之后,主力继续南进,于25日18时突破了伪1师及英29旅主要防 御地带。著名的格罗斯特团的士兵被突然的打击打得狼狈不堪,如惊弓之鸟,,股股地向南 逃窜。

天刚蒙蒙亮时,一小股英军士兵跑到了刘光子埋伏的小山脚下。敌人以为这里是安全地 带,可万万没有想到,这里竟埋伏着志愿军士兵。这些疲倦不堪、浑身尘土的英军士兵刚想 喘口气,有的在小河沟边洗脸,有的寻找东西吃,有的准备躺下睡一觉。这时突然响起了一 阵枪声,敌人一下乱作一团,有的吓得呆若木鸡、端着枪不动,有的缩着脑袋、胡乱朝天放 着枪,有的干脆低着头、直打哆嚏,有的丢下枪支、满山乱跑。

这时,战场上掀起了捉俘虏的热潮。士兵们象猎人似的围猎那些在山野里抱头鼠窜的英 国士兵。

刘光子抓起手榴弹和冲锋枪朝敌人冲去,一直冲到一块大岩石后面蹲下来,朝着慌乱的 敌人投出一颗手榴弹。没想到,从石头下边呼啦啦地涌出来一大群敌人。刘光子端起冲锋 枪,跳上大石头,大喊一声:不许动,缴枪投降!这些英国士兵一个个动也不敢动。刘光子 不会说英语,这两句“不准动,缴枪投降”的喊话,是到前线后才学会的。他急中生智,突 然想起来还带着宣传品,便一把给俘虏们扔过去,又作了手势,命令俘虏排好队,举手朝山 上走去。当他一个人押着俘虏往回走时,才在路上暗晴地数了数,整整63个。

格罗斯特团团长卡思,先是躺在尸体堆里装死,被志愿军士兵发现后,只好从尸体堆里 爬出来,自动摘下缀有“荣誉”帽徽的军帽,垂着脑袋,走入俘虏行列。

志愿军年轻的士兵好奇地打量着这些英国皇家陆军。一人突然喊道:真怪!怎么他们帽 子上有两个帽徽呢?

这标志着什么呢,事后才知道,这就是英军中唯一缀有两个帽徽的著名的格罗斯特团。 早在1801年,在远征埃及的殖民战争中,该团因为突破包围,转败为胜,受到英皇赏赐, 从此,该团每个士兵帽子的前后都缀有“皇家陆军”的帽徽。在时隔150年后的今天,他们 在朝鲜战场上威风扫地。

刘光子荣立一等功,被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二级孤胆英雄”的称号,并获得了“朝鲜 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战士”荣誉勋章。

4月24日,西线中朝军队全线向南发动进攻,全部抵达或越过三八线。

彭德怀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原设想以14个军的绝对优势兵力,以猛烈的突击,一举再 将敌军打回三八线以南,相机重新攻占汉城。

但李奇微掌握了志愿军士兵必须自带粮食、白天大兵团不能作战、只能乘夜间采取迂回 穿插、分割包围战术的规律。在中朝军队开始进攻后,李奇微采取节节抗击,逐步撤退的战 术,其主力部队每天下午先撤退,留少数摩托化部队与志愿军保持接触作掩护,当志愿军利 用黄昏发起攻击时,其掩护部队迅速撤退20至30公里布防;当志愿军步行追击至拂晓停止 时,恰好暴露在敌人炮火控制之下,被其炮火杀伤而难以活动。这样,中朝军队经过3天3 夜的进攻,虽然迫使“联合国军”逐步撤至三八线以南的第二线阵地,但其被围部队大部分 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跑掉。中朝军歼敌不多,没有达到预期目的。

4月26日,彭德怀向毛泽东报告:

“新到日本之敌军共有15万余。估计敌或以一部加强正面,同时有在我后方登陆的可 能。此役原拟于5月上旬开始,但为了推迟敌之登陆,避免同时两面作战,因此提前于4月 22日开始。但各项准备均不充分,敌在战术上前进时步步为营,后退时节节抗击。致作战3 昼夜,没有达到迂回议政府、截断敌人退路的计划,估计战果有限,不足以打破敌登陆企 图。朝鲜地形狭窄,海岸线长,港口多,敌有强大海、空军,这些是其登陆的便利条件。志 愿军党委多次考虑下一战役须准备打敌登陆部队,因此我军主力目前不宜南进过远。敌军一 旦登陆成功,我之咽喉即被扼住,我正面部队即使能打到釜山,亦最终不得不被迫撤退。此 次我军拟在突破敌军抵抗后,以5个军相机追击至三七线为止,如敌扼守汉江及汉城桥头阵 地,我则以小部队监视袭击之,使敌后备兵团增援正面,推迟其登陆时间,减弱其登陆力 量。为应付万一,我必须立即修好熙川至阳德公路,以保障主要运输供应线。深盼军委对空 军加速准备,配合作战。”

此时,彭德怀最担心的是敌人重演仁川登陆,占领朝鲜蜂腰部、使中朝军队陷入腹背受 敌、两面作战的一幕。

北京,中南海,毛泽东和周恩来等最为担心的也是这个问题。他们复电彭德怀:“目前 自应以敌人会很快登陆作准备,免陷被动。”

4月26日,中朝军队继续向敌人纵深发展进攻。28日,敌人主力被迫撤至汉城及北汉 江、昭阳江以南,继续组织防御。这时,新任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将美骑:师也调 到汉城,组成密集火网,诱志愿军攻城。

彭德怀识破了敌人的诡计,认为在汉江以北歼敌的战机已失,命令西线主力停止进攻, 只派一部兵力逼近汉城,一部逼近汉江,一部渡过昭阳江,与敌人保持接触,掩护主力准备 转移到东线作战。

这样,五次战役的第一阶段到4月29日就结束了,作战地图上的箭头表明:7天内, 中朝军队全部进抵或越过三八线,歼敌2.3万人。

李奇微承认:南韩军队的所作所为使我感到苦恼。实施进攻的中国军队再次将一支又一 支的南韩部队追赶得抱头逃窜。溃败之中,这些部队又丢弃了大量贵重而难以补充的武器装 备。中国人又采取了他们惯用的办法,借助月光,在各种轻重火炮和迫击炮的掩盖下发起了 进攻。这次攻势开始干朝鲜中部的山区,拂晓时在整个朝鲜半岛全线展开。敌人采取了南韩 军队非常不适应的战术:以大量步兵实施夜间进攻,不顾伤亡,一边几乎是在距炮兵弹幕近 在飓尺的地方跟进,一边猛投手榴弹。战线上又四处响起狂乱的军号声和粗野的吼叫声,敌 人的步兵则穿着胶鞋悄悄地爬上黑暗的山坡,渗入我方阵地。

中国人狠狠打击南韩军队,迫使其仓皇逃回“犹他线”以南。以后,敌人进入了这一缺 口,力图包围两翼的美国部队。范弗里特将军立即令第1军和第9军在这一威胁面前逐步撤 往“堪萨斯线”,放弃新近夺取的全部阵地,换取宝贵的时间并严惩敌军。其他部队则迅速 封住了由退却的南韩第6师留下的缺口,防止了敌人进一步利用其突然取得的有利地位。

敌人以一次突然的打击把南韩第:师赶到了“堪萨斯线”以内。从而暴露了英军第29 旅的左翼。尽管第:军一再设法援救格罗斯特团的第:营,但该营仍为敌军所打垮。

中国人一切断汉城以东东西走向的主要公路,就集结兵力,准备向首都发起大规模突 击。他们事先就吹嘘该城不久就要回到他们手中。当位于汉城正北的议政府受中国人威胁 时,我们被迫将其放弃。接着,范弗里特着手建立一道新防线,以固守汉城,并将敌人阻止 在汉江以北。

美国第8集团军司令部,李奇微对作战地图沉思良久。最后判断,

志愿军在第五次战役第一阶段结束后,可能从中线突击。因而调美第7师、伪2师,加 强美第9军的防御。

《韩国战争史》称:李奇微从敌人部署情况预测,敌人可能以中共军为主力,从中西部 战线发起进攻,以中共军队3个军和北韩1个军团为助攻方向,向汉城方向进攻。

他估计错了。彭德怀大智大勇,确定志愿军第二阶段的主攻方向不是中线,而是东线。

彭德怀为什么将战场从西线转移到东线呢?在第一阶段的攻势中,中朝军队西线右翼集 团向南前进了50多公里,直抵三八线以南的汉城地区,将整个战线形成了由西南逐渐向东 北延伸的一条斜线态势,使防守在东线的李承晚军队暴露。彭德怀判断,美军主力决心死守 汉城,志愿军难以取胜,而东线韩国的军队的战斗力较弱,比较好打。他临机应变,决定立 即向东转移兵力,以李承晚军队为主要打击对象。首先集中力量以歼灭县里地区伪3、7、 5、9师为主要目的,然后视情况继续歼伪首都师、伪11师。

5月16日18时,志愿军的大炮怒吼了。密集的炮弹准确地落在敌人阵地上,在炮火掩 护下,志愿军第3、9兵团6个军及朝鲜人民军3个军团于当晚全线突破了东线县里地区敌 人阵地。

东线战役开始后,彭德怀昼夜守在指挥所。他有一个习惯,战役发起后,就让参谋不断 地在地图上插小红旗,标明哪个部队突破了,是什么时候突破的,各部队进行到什么位置。

5月18日晨,被紧紧包围在县里地区的伪3、9师开始突围,志愿军20军与朝鲜人民 军第七军团乘机发动进攻,战至19日,敌人大部被歼,残敌丢弃了重装备,溃退进深山丛 林中。

与时同时,在中线的志愿车第3兵团也发起攻击,歼灭美军4个营和法军营大部及李承 晚军队一部。牵制了美军第7师,使其无法东援。

中朝军队在东线发进攻后,部署在西线的第19兵团3个军和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于5 月16日夜以一部兵力在汉城方向和汉江上游实施佯攻,对敌军阵地积极攻击,形成迂回汉 城和渡江南进的姿势。彭德怀声东击西的妙棋果然见效。当一部分兵力在汉城以西渡江时, 李奇微连声惊呼:汉城正面临着第二次危机。

直至5月20日,美军统帅部才发觉,志愿军主力已东移。急令西线美军3个师及3个 旅于当天向西线志愿军19兵团阵地猛烈攻击。19兵团逐步转入防御,同日,美军第10军 主力沿战线东移,美3师也自汉城东南方向迅速东援。美军是摩托化部队,移动的速度很 快,西线至东线150多公里的距离。不到一天就全部到达,堵塞了中朝军队的战役缺口。敌 人又形成了东西相接的完整的防线。

5月21日,彭德怀致电毛泽东说:

“以前各役携带5天粮食可以打7天仗,因就地可筹借部分补充之。现带7天粮食,只 能打5天仗,因在战斗中消耗,就地不能筹补。现洪川之敌顽抗不退,使我东线作战部队无 法运输接济,而美第3师东调后堵塞了洪川、江陵间缺口。我军第五次战役西线出击伤亡3 万,东线出击伤亡万余。一月之内进行了东、西两次作战,部队有些疲劳,需休整总结经 验。现第一线运输极端困难,且雨季已近,江河湖沼尽在我军之后,一旦山洪暴发,交通全 断,顾虑甚大。此役未消灭美军的师、团建制,敌还有北犯可能。根据上述,我军继续前 进,不易消灭敌人,徒增困难,不如后撤,使主力休整,以逸待劳,寻机歼敌。”

翌日,毛泽东复电:根据目前情况,收兵休整,准备再战,这个处置是正确的。

5月22日,中朝军队停止攻击,结束了第二阶段战役。

6月10日)敌人停止了进攻,第五次战役到此结束。

这次战役结束后的第3天,美国陆军副参谋长魏德迈在美国参议院作证时承认:朝鲜战 争是个无底洞,看不到联合国军有胜利的希望;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雷德利惊呼:把战争扩大到共产党中国,会把我们卷入一个 在错误的地方“、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敌人进行一场错误的战争;

美国在连连失败之后,被迫接受了停战谈判。《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评论说:一个美 国司令官,在美国政府命令下,插起了白旗前去和敌人举行谈判,在美国立国175年的历史 中,还是第一次。

(3)彭德怀急电救援180师。

6月25日,空寺洞,树林里搭了一个很大、很宽、很长的掩蔽棚。棚子是用粗木搭 的,上面覆盖着土,搭上了树叶,从空中看不见,可以防止空袭。

彭德怀在棚子里召开了一个军长、政委参加的会议。会上,彭德怀总结了第五次战役的 经验教训:

第五次战役自4月22日至6月10日历时50天。志愿军共投入15个军(含人民军4个 军团),歼敌8.2万余人,粉碎了敌人妄图在侧后登陆、配合正面进攻、在朝鲜蜂腰部建 立新防线的企图,摆脱了志愿军在第四次战役中的被动局面。经过这次战役的较量,也迫使 敌人对中朝军队的力量重新作出估计,不得不转入战略防御,并接受停战谈判。第五次战役 规模是很大的,敌我双方兵力在百万以上。没有消灭美军一个团的建制,只消灭一个营的建 制有6、7处。消灭伪军一个师,其余消灭的都是不成建制的,因我军技术装备大落后。全 歼美军一个团,一个人也未跑掉,只在第二次战役中有过一次,其余都是消灭营的建制多。 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共同组织力量将东线的敌人打退。60军180师在转移时,部署不周, 遭敌人机械化兵团包围袭击,损失了数千人。

彭德怀把60军军长韦杰叫了起来。

韦杰是1927年入伍的高级将领。1951年入朝,就参加了第五次战役。

彭德怀说:韦杰,你们那个180师是可以突围的嘛,你们为什么说你们被包围了?你们 并没有被包围,敌人就是从前面过去了。晚上还是我们的天下嘛,后面也没有敌人,中间也 没敌人,就是过去了吗,晚上完全可以过来嘛,为什么要说包围了?哪有这样把电台砸掉, 把密码烧毁的、接着,又问:你这个韦杰,军长怎么当的?命令部队撤退时,你们就是照转 电报,为什么不安排好?

这时,会场上鸦雀无声,除了彭德怀讲话的声音,没有人作声:

原来,5月22日,李奇微发现志愿军北撤时,改变了以往稳扎稳进的战术,以坦克、 炮兵和摩托化步兵组成了突击部队,在大批飞机掩护下,向志愿军纵深迅速穿插,配合后续 部队包围志愿军后撤部队。

当时,志愿军全线出现了多处空隙。5月24日,志愿军第60军所属180师后撤时,正 好赶上美军从一条公路插过去。他们就隐蔽在山里,敌人并没有发现他们。180师师长郑其 贵是安徽人,1929年参加红军,1951年入朝后参加了这次战役。他看见白天公路上敌人的 坦克轰轰隆隆地开过去很多,就以为自己是被包围了。其实,他那个地方离志愿军控制的地 区就隔一条公路,完全可以晚上撤回来。但是,郑其贵怕敌人测向,发现他们的位置,命令 把电台砸了,把密码烧了。这样,军、兵团和志愿军司令部无法与他们联系。他们藏的那座 山很大,树林很密,他们不发出信号,接应的部队不知他们藏在哪里。

5月26日,180师召开紧急党委会。

会议气氛非常沉闷,每个人都沉默寡言,紧锁眉头,摆在他们面前的现实十分严峻:电 台被毁,与上级联络中断,弹药快要用尽,粮食早已吃完。由于没有经验,让可供食用的数 百匹骡马跑散了。忍饥挨饿达3大的全师被围官兵,在重兵压境之下,如何摆脱困境呢?

终于,有人提出了采取在国内作战时各自分散突围的办法。在朝鲜战场,地形不熟、语 言不通,分散后力量不集中,很难突破敌人的防线。

然而,师长还是命令分散突围,最后,师长及少数跑散了的人陆续回来了一些。

郑其贵因临危动摇,指挥失措,受到军纪处分。后来回国,先后任吉林省军区副参谋 长、白城军分区司令员。1990年去世。5月27日,美军又一次发起了攻击,被围人员中, 少数抵抗到了最后英勇牺牲,其余大部分则因弹尽粮绝,无力抵抗而被俘或失败。这是志愿 军入朝以来损失最严重的一次。

毛泽东和彭德怀极其关心180师的突围。

毛泽东致电彭德怀询问:“60军180师的情况如何?甚以为念。”

彭德怀亲笔疾书电文,命令救援180师。

60军军长韦杰接电文后,立即命令部队接应180师突围。但是,所有接应均未成功。

彭德怀认为,180师师长的作法是极端错误的。他如果不命令分散突围,是完全可以把 部队撤回来的,因为敌人没有发现他们,只是把他们与大部队隔断了。另外,美国机械化部 队晚上是不敢行动的,他们完全可以利用夜晚往回走嘛。12军的第91团,比180师插得远 多了,孤军深入,还是很有秩序地、完整地撤回来了。180师师长只看见公路上敌人汽车、 坦克不停地过,就慌了,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彭德怀气愤他说,这是志愿军的耻辱。

这次会议一直到中午才结束。

入朝8个月了,战场的夜晚首次出现较长时间的宁静,但这种宁静不是万籁俱寂,只是 相对于激烈的拼杀而言。在引而不发的两军阵前,时而几发炮弹打破宁静,时而照明弹又划 过天空。在照明弹短暂的光亮下,双方士兵抓紧时间,在三八线两边修复着工事,整理着枪 支弹药。阵地之后,双方的统帅者也在瞻前顾后,重新运筹。

彭德怀凝视着夜空,天上缀满了闪闪发光的星星,银河斜躺在青色的天宇上。

他感慨万千:从1950年10月至1951年6月为时8个月,志愿军连续进行了5次战 役,取得了抗美援朝战争决定性的胜利。从双方军事位置上看,战线从鸭绿江边又被推回到 400公里以南的三八线附近,同时,据志愿军统计,中朝军队共歼敌23万余人,其中美军8 万人(美国公布的数字是美国战斗损失5万人)。志愿军作战减员也达16余万人。志愿军 在既无飞机掩护,又无坦克支援,仅拥有少量炮兵的情况下,能够同拥有现代化装备的敌军 作战并取得胜利,这在世界战争史上是少有的。现在,战线基本上固定在三八线附近了。

然而,彭德怀此时的心情并不轻松,在夜幕的掩护下,双方都在准备迎接更长期、更艰 巨的战斗。

(4)毛泽东预见:战争进入战略对峙阶段。

1951年6月初,中南海。

杨成武走进丰泽园,眼睛突然一亮,几棵大海棠树,开满了密密层层的淡红色的花,繁 花从树枝开到树梢,斑斑驳驳的阳光洒在庭院里。

丰泽园的颐年堂内,毛泽东召见了即将赴朝的20兵团司令员杨成武。

杨成武是1929年参加红军的;跟随毛泽东走过二万五千里;抗日战争时任晋察冀军区 第一军分区司令员,冀中军区司令员,重创日军,声名大振;解放战争时任纵队、兵团司令 员;新中国成立后,任京津卫戍区副司令员,刚刚接到就任志愿军20兵团司令员的命令。

杨成武行军礼的时候,毛泽东很随和地打个手势,说:坐下吧。请坐。

在抗美援朝战争爆发40周年之际,杨成武在北京接受采访时,深情回忆了那次难忘的 会见:

落坐后,毛泽东就说,我听恩来、荣臻同志说,你们兵团已做好了入朝的准备,这很 好。

杨成武向毛泽东报告,指战员的士气很高,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都表示不怕牺 牲,要多打胜仗。

毛泽东说:是的,我们要有准备,思想的准备,物质的准备,再打它几个胜仗。为了取 得最后的胜利,我们要继续在全国进行抗美援朝的宣传。

毛泽东谈到朝鲜战场局势时说:目前,中朝军队将敌人打到三八线附近,收复了朝鲜北 半部领土。战争双方已转入了战略对峙阶段。敌人是不会轻易认输的,所以我们还得准备打 它几仗,现在中央已决定,今后要“采取轮番作战的方针”,以21个军分三批在朝鲜轮番 作战。你们这次去,对部队也是一个很好的锻炼。

毛泽东边抽烟边喝茶边谈。他时而拿一支烟,并不马上抽。而是说着话,手上捏弄着 烟,把烟捏松。当几句话告一段落,才拿根火柴,使劲擦着,点上烟。他有时一杯茶喝光, 只剩茶叶时,便把杯子端起来,用两个指尖当筷子,把茶叶扒到嘴里,慢慢地咀嚼,缓缓地 咽下去。他还保留着湖南人吃茶叶的习惯。所有这些动作使谈话产生一种特有的气氛。大家 都无拘无束,随着毛泽东的谈话,自由地插话,整个气氛融洽、热烈。

毛泽东说:呵,是的,你们是京津卫戍部队。他以浓重的湖南乡音,伴以随意的手势, 回到朝鲜战争的话题上来。谈战争如聊平常事,千军万马犹从眼底过。当一位工作人员走进 门来,在毛泽东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毛泽东忽然站起身说:吃饭,我们一起吃饭去。

毛泽东要留吃午饭,这是杨成武没有想到的。他有点为难,说:主席,你吃饭去吧,我 们走了。

不,吃了饭再走,一顿便饭。毛泽东边说边以手势招呼大家往门外走。

时间近正午,颐年堂门外阳光明媚。门前空地上搭着一个简易席棚,席棚下的阴凉里有 一张木质方桌,桌上的菜是几碟家常菜,特别一点的就是摆了:瓶酒和几个酒杯。酒是红葡 萄酒,杯子是高脚玻璃杯小

毛泽东举起一杯酒,说,我祝你们一杯酒!

杨成武站起身来说:主席,应该是由我们来敬你的酒。

不,我来祝你们的酒!祝你们到了朝鲜,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共同打胜仗!我们的 战争是正义的,是反侵略的,是为了保卫东方和世界和平。

大家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毛泽东又接着刚才的话题说:抗美援朝,也就是为了保卫我们自己的国家。志愿军要尊 重朝鲜人民和朝鲜人民的领袖金日成同志,谦虚谨慎,尊重朝鲜人民的风俗习惯,爱护他们 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不拿朝鲜人民一针一线,这是胜利的基础,要和朝鲜人民亲如兄弟 般地团结在一起,为战胜共同的敌人而奋斗。

毛泽东第二次举起一杯酒:再来一杯!

大家饮了第二杯酒。

毛泽东说:经过五次战役,我们的战略反攻已经完成了保家卫国、援救兄弟邻邦的主要 任务,现在实行战略防御就是要巩固前一阶段的战果。入朝后一定要眼观全局,在全局上有 个正确的指导思想,这就是准备持久作战,准备打阵地战,同时争取和谈,以结束这场战 争,当前,美国一面表示要进行停战谈判,一面又宣称要继续抗击和惩罚中国人民志愿军和 朝鲜人民军。你们在军事上必须准备持久作战,积极防御。要坚持这个战略方针,不能轻易 放弃一寸土地。不能轻易后撤……换句话说,你们20兵团入朝后,在朝鲜东线的主要任务 就是要在敌人正面不增兵、侧后不登陆的情况下,把防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

杨成武说:主席,我们都记住了。他想代表20兵团敬上一杯酒,刚要举杯,毛泽东却 第3次举起酒杯:来,干了这杯酒。

毛泽东喝第3杯酒时说,要注意战场上的局势,注意军事的和政治的形势。

杨成武深受鼓舞,3杯美酒,几番叮嘱。每番叮嘱都包含了重要的内容。

7月2日,黄昏时刻,杨成武乘吉普车缓缓越过鸭绿江桥。后来,他指挥部队参加了 1951年阵地防御作战和1952年巩固阵地作战。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日出日落三八线 作者:徐京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