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学网主页
主页 儒家 道家 佛经 法家
百家 兵法 中医 正史 历史
易经 南怀瑾 小雅 自助建站 书城

《历史选择了毛泽东》8.05 季米特洛夫警告过王明


一九三八年八月,又一架军用运输机从莫斯科飞往中国,上面也坐着一位重要人物。此人从莫斯科带回共产国际的重要指示。他,便是王稼祥。

王稼祥是在一九三六年底前往莫斯科的。他拖着病体,好不容易跨雪山,过草地,到达陕北。由于病情越来越严重,中共中央决定派红军总卫生部部长贺诚陪同他去莫斯科治病。当时,王稼祥穿过国民党军队的封锁线,来到上海。在上海,潘汉年通过宋庆龄的关系,说是一位植物学教授要去比利时考察,弄到了国民党政府的护照。这位“植物学教授”,便是王稼祥。一九三七年六月下旬,王稼祥在贺诚的陪同下,终于来到了莫斯科。在苏联,王稼祥得到了精心的治疗,身体日渐复元。当王明决定回国时,他接替王明,出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王稼祥的这一任命,是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决定的。当时年已五十六岁的季米特洛夫,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富有声望的活动家。他是保加利亚共产党的领袖。一九三三年,由于希特勒制造“国会纵火案”,谎称共产党人纵火,因此正在德国的季米特洛夫被捕。九月,季米特洛夫在莱比锡法庭上,当众揭露法西斯阴谋,一时间成为全世界瞩目的新闻人物。最后,法庭不得不宣布他无罪。

苏联派出专机到德国。季米特洛夫出了监狱,直接上了飞机,飞往莫斯科。不久,季米特洛夫出任共产国际总书记并主管中国事务。据王稼祥回忆:

我到莫斯科不久之后,就进医院开刀。在出院之后,因身体虚弱,被送到南俄疗养,这已经是一九三七年秋冬之交的时候了。后来,在疗养院中接到莫斯科电话,要我立即回到莫斯科。我回到莫斯科后才知道王明、康生要回国。季米特洛夫在接见王明、康生、邓发和我时,说要留一个中国同志在共产国际工作,并问到我的意见。我说,我想回国工作。季米特洛夫于是说,我们决定把你留下来,因为你懂俄文,而决定邓发去新疆工作。

在王明、康生回国前夕,斯大林接见了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

斯大林知道王稼祥经过长征,非常熟悉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情况,就问他:“红军现在还有多少人?”王稼祥据实回答:“我们红军遭受了严重的创伤,胜利到达陕北时,只剩下三万人。”这时,王明在一旁插话道:“还有三十多万人。”王稼祥立即更正道:“斯大林同志,是三万多,不是三十多万。”斯大林听罢,说道:“我们共产党人,应该重视的红军战士,是有理想、拿枪的战士,是能打仗的勇敢战士,而不是吃粮食的人。”王稼祥说:“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红军,在毛泽东主席的领导下,正在逐渐壮大。”斯大林高兴地说:“你们红军在毛泽东同志领导下,是一支胜利的部队!”斯大林转向即将回国的王明、康生说:“请把我的话转告给毛泽东同志,并祝他健康!”斯大林当着王明的面,表示支持毛泽东,于是季米特洛夫就更加信任毛泽东。季米特洛夫非常正直。他曾跟王明共事,很快就发觉王明和中国国内领导人关系紧张,而且王明夸夸其谈,又没有实际工作经验。正因为这样,当王明回国之际,季米特洛夫特地把王明和接替王明的王稼祥一起找来谈话。据王稼祥回忆:

季对王明说:你回中国去要与中国同志关系弄好,你与国内同志不熟悉,就是他们要推你当总书记,你也不要担任。

对于中国党的路线,我的印象没有听过(共产)国际说过路线不正确的话。

对于张国焘的问题,记得季米特洛夫说过张国焘在中央不是一个好家伙。

周国全、郭德宏、李明三:《王明评传》,第二百九十五页,安徽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九年版。

据任弼时回忆,季米特洛夫曾跟他说起,在王明回国之前叮嘱过:虽然你在(共产)国际工作了多年,而且是执委成员和书记处书记之一,但你回国去并不代表(共产)国际,而且你长期离开中国,脱离中国革命实际,所以回去以后,要以谦逊的态度,尊重党的领导同志,中国党的领袖是毛泽东,不是你,你不要自封领袖。周国全、郭德宏、李明三:《王明评传》,第二百九十五页,安徽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九年版。尽管季米特洛夫在王明回国前,已给他打了“预防针”,可是王明回国后依然故我。说实在的,王明在中共党内的资历,远不如张国焘。他能够趾高气扬,是因为当初得力于共产国际米夫的支持。到了后来,米夫失势,反而成了王明的部下!一九三八年,米夫甚至被苏联专政机关处决,那时米夫不过三十六岁!王明回国后,采取“恶人先告状”,背地里托回国的苏联人向季米特洛夫打小报告,告毛泽东,反而弄巧成拙。

季米特洛夫最初从陈云汇报遵义会议情况时,知道毛泽东的经历,支持了毛泽东。王稼祥在遵义会议上便坚决支持毛泽东。应该说,由于王稼祥留在莫斯科,担任中国共产党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在共产国际高层中大力宣传毛泽东,这使斯大林、季米特洛夫了解毛泽东、支持毛泽东,起了很大的作用。须知,在中共的领袖人物之中,绝大部分曾在苏联学习,唯有毛泽东从未去过苏联。这一回,因为王稼祥决定回国,所以改由任弼时担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任弼时是在一九三八年三月受中共中央派遣前往莫斯科的。虽说任弼时过去执行过王明路线,在中央苏区时整过毛泽东,特别是主持宁都会议,撤过毛泽东的职。但是后来,在实际斗争中,他逐渐转为拥护毛泽东。此时,他向季米特洛夫汇报了毛泽东在中国的斗争情况和在共产党内享有的威信。任弼时如实的汇报和对毛泽东的称赞,使季米特洛夫更增加了对毛泽东的信任感。

王稼祥从莫斯科带来共产国际极为重要的指示——中共究竟应该以毛泽东为领袖,还是由王明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王稼祥还随身带着一只皮箱,里面装着三十万美元现钞——共产国际支援中国革命的一笔经费。飞机降落在新疆迪化之后,不能再飞往兰州。一支八路军车队前来接他以及他带回的一批军用物资。车队取道兰州赴延安。车队离开兰州之后,在茫茫黄土地上前进。途中,突遭土匪拦劫。为首的土匪,络腮黑胡,双目射出凶光。车上那三十万元美金现钞,顿时处于最危险的境地。王稼祥在土匪头子手枪的逼迫下,先是打开几只大木箱。打开一看,箱里尽是一些俄文书籍和杂志,土匪们毫无兴趣。他们的目光,集中在一只小皮箱上。王稼祥镇定自若地打开那只小皮箱,取出自己的衣物及一些国民党银行印行的纸币,送给土匪们,又摘下手表,送给土匪头子。他说明自己是八路军,没有钱财。土匪见他和车队的人都一色灰布八路军军装,就叫他们转过身去。过了好久,背后没有动静。王稼祥回头一看,土匪早已不见踪影。幸亏王稼祥机智,在迪化把三十万元美金转移到大木箱里,上面铺了书籍,躲过了飞来横祸。

自从受土匪惊扰之后,车队加快车速,日夜兼程,不敢在路上逗留。司机极度疲惫。车近延安时,王稼祥乘坐的那辆卡车的司机打起瞌睡来,车子一下子翻进沟里。众人大吃一惊,赶紧停车,跳进山沟,把王稼祥从车内拉出。王稼祥居然安然无恙,从地上拾起眼镜,眼镜也没有摔碎!原来,那辆卡车翻下去时,正好有一棵大树挡了一下……王稼祥经过两番“历险记”(据王稼祥夫人朱仲丽一九九一年七月八日对本书作者口述)终于安抵延安。

中共中央决定召开六届六中全会,因为自一九三四年一月在瑞金召开六届五中全会以来,已经相隔四年多没有开过中央全会,许多重大的事情需要讨论解决,尤其是王稼祥带来了共产国际的重要指示。中央决定由王稼祥打电报给王明,要他来延安听取共产国际的指示并出席中共六届六中全会。

王明毕竟在莫斯科多年,可能他已从其他途径获悉共产国际指示的精神,因而拒绝前来延安。他复电王稼祥,要王稼祥到武汉向他个别传达,甚至要中共六届六中全会迁到武汉召开。王稼祥把王明复电交给毛泽东看,经毛泽东同意,又以王稼祥名义,给王明发去措辞强硬的电报:请按时来延安参加六中全会,听取传达共产国际重要指示。你应该服从中央的决定,否则一切后果由你自己负责。到了这等地步,王明看了电报,不得不于九月十五日前来延安。这样,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从九月二十九日起在延安召开。会议开了四十天,到十一月六日才结束。

王稼祥担任了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秘书长。会上,由王稼祥详细传达共产国际文件和季米特洛夫的口头指示,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作题为《论新阶段》的报告。王稼祥所传达的季米特洛夫的指示,使王明颓然失色,从此失去他的“王牌”——来自莫斯科的“尚方宝剑”!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实际是毛泽东战胜王明的会议。

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的领导地位,而中共的这一领袖的更换,在当时尚未得到共产国际的认可。共产国际,又称“世界共产党”。须知,中国共产党从诞生之日起,就宣布自己接受共产国际的领导,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中共领袖的更换,照理是必须得到共产国际的批准的。遵义会议是在特殊的情况下召开的——中共和红军处于危急之中,而当时又与共产国际失去了联系,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不经共产国际批准而自己选择了自己的领袖。也正是由于缺乏共产国际批准这一组织手续,毛泽东才一直让张闻天担任中国共产党名义上的最高领袖——因为张闻天毕竟是在苏联学习过,受到共产国际直接培养。

到了中共六届六中全会,情况就大不一样:遵义会议之后,毛泽东领导中国共产党和红军走出了最困难的境地,赢得了很大的胜利,毛泽东的领袖地位不仅在中国共产党内得到一致公认,而且得到了共产国际的认可。毛泽东在面临王明的严重挑战时,共产国际明确支持了毛泽东。从此,毛泽东在党内的领袖地位完全巩固——尽管这时中共中央负总责的,名义上还是张闻天。正因为这样,毛泽东在中共“七大”时,曾高度评价中共六届六中全会所起的作用:“大家学习党史,学习路线,知道中国党历史上有两个重要关键的会议,一次是一九三五年一月的遵义会议。一次是一九三八年的六中全会。”“六中全会是决定中国之命运的,六中全会以前虽然有些著作,如《论持久战》,但是如果没有共产国际指示,六中全会还是很难解决问题的。共产国际指示就是王稼祥同志从苏联养病回国带回来的。”


分类:共和国历史 书名:历史选择了毛泽东 作者:叶永烈